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三章 意外发现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宋建安道:“没有啊,每年我们老乡聚会都没听过这个名字啊。”

王桥失望道:“可能你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毕业了。”

宋建安好奇道:“蛮哥,她是你女朋友吗?”

王桥叹了一口气,回道:“故人矣。”

宋建安道:“没事,同乡会在Chinaren上建了一个校友录,我家里没有拉互联网,我现在把我在里面的账号密码给你,你找个电脑上网去看一下,只要她在厦大读过书,正常都会有记录。”

多少夜里,王桥都在幻想和秋云重逢的画面。“这么多年了,她不来联络我,肯定有他的苦衷,我不能去打搅她平静地生活!”王桥始终这么劝自己,他曾多次鼓起勇气想去找秋忠勇直截了当的问,但也都因为这个原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消念头。“也许还是默默地关注的他最好!”王桥对自己说。

秋云和王桥在牛背坨不期而遇,在此之前双方没有任何交集,在一起的那一年双方也几乎没有共同的好友,所以一旦断了音讯,彼此就如石沉大海,很难再从第三人的嘴中获得对方消息。王桥如饥似渴打开电脑,输入账号密码,登上校友录,在厦大静州校友录里面一页一页、一遍一遍的查找秋云的名字,但可惜一直都没有看到。

点上一支烟,王桥点开校友录相册,一张一张的搜索秋云的痕迹,终于,王桥的眼睛定格在一张合影上,背景是厦大外著名的南普陀寺,五个年轻人站成一排,站在最边上秋云的笑靥像鼓锤般敲击着王桥的内心,照片的落款写着“厦大研究生院静州老乡会1997年中秋留影”,王桥盯着略微发黄的照片有些失神,“秋云,我们还能见面吗?”王桥下载好照片,把秋云从中截取出来,用打印机打印,打印机是黑白的,王桥总觉得不满意,但又舍不得扔掉,王桥用手指摸索着纸上秋云的脸庞,将照片夹在父亲送自己的《中国通史》里面,抱着书,王桥躺在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思绪万千、辗转难眠。

第二天,宋建安打来电话道:“蛮哥,怎么样,找到秋云了吗?”

“看到有她的一张合影。”

“没有别的信息了吗?”

“没了。”

“照片给我,我拿去给你问一下,我认识教务处的人。”

“算了,你能问到啥。”

“放心蛮哥,总会给你些有用的信息。”

“好吧,那我打印一张给你,谢谢建安了。”

遗憾的是,充满期待的王桥,却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却一直等不到宋建安的消息。

又过了半个月的一个休息日,驻村干部王健打来电话,道:“王镇,有个急事给你汇报,三社这边的饮用水污染了!”

王桥对着电话喊道:“啥子事?说清楚,有没有人员不适。”

王健道:“三社这边江大满有个养猪场,村民说他们偷排污水,现在部分村民没得水喝,现在拿起修路的锄头铲子喊在江大满门口喊话,江大满现在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现在工地也停下来了。”

王桥一听,心想:“此事可大可小,说它大他因为他关系到村民的饮用水安全,说小呢是因为三社水源都是活水,只要截住源头,应该影响不大。”便道:“你不要慌,喊上江老砍,我马上带几个人过来。”

王桥带上郭达和防疫站的工作人员来到江老砍院坝,江老砍道:“王镇,辛苦了,天气这么还要你跑。”

王桥道:“不说空话,边走边说,这个江大满,你认识吗?”

江老砍道:“就是都姓江,平时点个头,没过多交往,他表哥在县里是卖土猪肉的,兄弟两个一个养,一个卖,日子算过的好的。他们养了几十头土猪,雇了几个村民在喂猪。”

听着江老砍介绍,几个人盯着烈日来到江大满门口,这边聚集了20来个村名,听到领导来了,有个妇女跑过来道:“领导,江大满自管自己发财,尽然偷排猪屎到二号溪,我们是觉得最近喝的水味道有点怪,这两天好几个人都头痛做呕,你要给我们做主!”

王桥把手往下一压道:“大家不要急,我们还没有了解真实情况,这边我带着防疫站的同志,先进去了解下情况。”

王桥在村民心中很有威信,大家也就点头作罢。江老砍喊道:“江大满,出来开门,王镇来了,要是没做亏心事,躲起来搞啥?”

不一会,江大满走了出来,开了门,王桥带着几个人走了江大满的养殖场。

八九月分,天气还是相当热,养猪场里臭气喧天,一行走进去后,频频干呕,江大满赶忙递过来几个口罩给大家。

郭达道: “我还从来没去过这么臭的地方,比旱厕都恼火,背时猪在这个环境也吃得下。”

王桥道:“江大满,你猪的屎尿平时怎么处理的?”

江大满无辜道:“我们都是弄到粪池里的,王镇可以来看嘛!”

几个人来到粪池边,隔得远远的往下一瞟,确实没有满出来。

这时候,拿着二号溪取样水的工作人员过来道:“王镇,我初步推断,这个水里面确实有猪粪成份。”

“你确定没有偷排猪粪?”王桥再次问道。

“当真没有,我自己一家人也吃二溪的水。”江大满道。

这时,王桥想起一个老熟人,一看手机,信号都没有,借来江大满的座机过了过去:“乔所长,我王桥,有个问题要请教你,这边乡坝都的养猪场的便池会不会污染水源。”

乔勇一听是王桥,笑道:“我真是作孽,怎么你们一遇到屎尿才想的到我?”

王桥哭笑不得,道:“这边是急事,你分析下。”

乔勇道:“化粪池没有初步做一下防水,是有渗漏可能的,如果土质松软又在地下水源附近,极有可能污染的,这个还是要专业施工稳当点。”

王桥一听,心里有数了,道:“乔所长,有空来指导下,我这边有个养猪场规模不小,可能要好好弄一下。”

乔勇道:“当然没问题,但希望王镇找我乔勇不要光为了屎尿。”

王桥道:“哈哈,改天喝酒,把乐主任喊到一起!”挂了电话,王桥对江大满道:“专业人士说了,你这个屎尿渗透到地下水了。你不是故意,但也有责任,现在起不能在用这个粪池,挖出来转移了,再马上重新修一个不漏的,我会找人来现场指导。”两人又针对如何安抚村民做了沟通。

江大满自己也喝这水,自己也是隐隐做呕,马上答应王桥并安排人手去挖粪池。来到院坝里,王桥道:“大家听我说,刚才防疫站的工作人员说了,确实有猪粪渗漏,但不是江大满偷排,但好在发现及时,江大满他们正在转移粪便,最近是丰水期,水源马上可以自洁。这几天江大满还会去一号溪水源拉饮用水给大家用,过几天我再找防疫站的人来看一下!”

“不得行,我娃儿现在一直说想吐,怎么办?姓江的要负责!”一个妇女拿着铁锹道。

江老砍这个时候出来,道:“王镇说了,过几天再来看水质情况,你们吼有啥子用,到时候要是还是不对,再来找江大满不迟,那娃儿不舒服就跟我们去卫生所看一下。其他人,那边工地都等着你们开工,设备多放一天就要几大千,都散了吧!”

村民都给江老砍和王桥的面子也就四散开了。王桥道:“江大满,我看了下你养的猪,吃的都是粮食,脑壳也比家猪大,应该是正宗土猪,现在城里人吃得叼,你的养猪场有市场,所有有必要好生弄一下。”

江大满道:“王镇厉害,这是介于野猪和家猪杂交品种,肉质紧,吃的也都是猪草、野果、红苕,没有喂饲料。但是这边交通不便,只有摩托车绑一条去卖,也赚不到啥子钱。”

旁边郭达插话道:“王镇他们这下把路修好了,你们就发财了,该花的钱要花,修个正规化粪池,粪肥还田,顺便把沼气也利用起来。”

王桥道:“王健,你按郭主任的意思给农技站打个招呼,喊农技站的技术人员来实地看一下,莫因为交通问题就忽略这些远凼。”

看着牛车从一号溪拉过来几车饮用水,王桥便叫防疫站的人确认无虞。到了中午,江大满热情的邀请王桥等人吃饭,毕竟交通不便,回去也都下午了,几个人也就留下来去了江大满家。

江大满从自家灶房里面割了一大块腊肉,砍了几根腊排骨,叫老婆洗干净后丢在锅里煮上,又叫其打了一盆自家做的豆花。江大满则在后面的院子里面杀了一直8斤重的雄鸡公,点起柴火做起了柴火鸡。不一会,一顿丰盛的农家宴,摆在堂屋的桌子上。

王桥很久没有吃到老味道的正宗腊肉,看到薄可透光、晶晶亮亮的腊肉,不觉吞了口水,夹起一片放在嘴里,正宗土猪肉的口感加上烟熏过的香味交织在一起,让王桥欲罢不能。王桥道:“这个就是你们养猪场的肉吗?”

江大满骄傲道:“是,王镇,不是我吹,凡是吃了我们猪肉的没得一个不说好,我们的猪,吃的野味,喝的山泉,哪里是那些饲料猪可以比的。”

王桥心里一转:要是可以和艾敏合作起来专门生产腊肉,到是不错的项目。农民制服,自己还可以发点小财。

这一顿饭由于味道好,大家都吃得开心满足,揣着江大满硬塞的两块腊肉,王桥和几个人回到镇里。

刚坐到办公室没多久,王桥接到了期望已久宋建安的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