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五章 真的忘不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自从和李宁咏分手以后,王桥除了和晏琳有过一次肌肤之亲,就完全没有性生活,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看着眼边婀娜的李宁咏,王桥喉头生理性的开始发干,脑中也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性幻想,想到在电力局宿舍里面活色春香的大战:李宁咏甩着秀发,香汗淋漓,指尖紧抠着王桥坚实的后背……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几百米,王桥还是主动打断了沉默道:“没看出你体力这么好啊,大气都不喘一口。”

李宁咏道:“我平时都在健身房跳操,你应该知道吧?”

想起以前曾经陪李宁咏去过 一次健身房,王桥道:“是哦,我搞忘了。”

李宁咏道:“还好,你还没有忘了我叫李宁咏。我没有背水,把你的水给我喝一口吧?”

王桥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过去,李宁咏打开瓶盖,仰着头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咽喉性感的滚动、被香汗打湿的前襟……强烈的视觉冲击着王桥燥动的内心。王桥开了一瓶矿泉水,淋在自己头上,试图让自己内心重归平静,“快点,马上就要超过最前的队伍了!”王桥朝后面的队友喊道,自己也运足一口气,拿着旗帜冲到李宁咏前面。

走了一会,到了半山腰,王桥往后看看自己队友,发现李宁咏竟然跟丢了,王桥对身边另一个女性队友问到:“小李呢,我们不是走一起的吗?”“她给我说她累了,休息一下,让我们走前面。王桥突然觉得于公于私都应该多关心一下李宁咏,这样故作冷漠也没有气度,即便分手了也算是老熟人,想到这,便往回找李宁咏,拐了一个弯才发现李宁咏躺在石头边脸色苍白,王桥冲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会事?”

李宁咏回道:“刚才被这个植物刮了一下,现在痒得我发慌,走不了了。” 说着,捞起裤脚,只见白净的皮肤出现很大一片红斑,然后,就用无辜的眼神看着王桥。

王桥无奈道:“可以走吗?要不我扶你下山吧,去医院看下。”

李宁咏点点头,跟着王桥开始慢慢下山了,不知是真的难受还是故意夸大,李宁咏走两步停一步,不时还发出哎哟的呻吟声,王桥实在看不下去了,道:“你实在难受的话,我就背你下去吧。”说着蹲下身子背着李宁咏下山了。

虽然腿伤了,但李宁咏还是那个凹凸有致的李宁咏,大家都穿得极薄,又被汗水浸湿,李宁咏的前胸贴着贴在王桥的后背,王桥脑中不争气的想起了在电力局宿舍鸳鸯戏水的画面,李宁咏也不约而同得想起当时王桥背着她冲上电力局宿舍,扔上床后一阵厮杀的画面……说心里话,对于第一个肌肤之亲的男友,双方更多是懵懂和探索,谈不上享受,现任男友杨臣刚进入社会早,被烟酒应酬掏空了身体,外观已经发福走样,每当杨臣刚想占有李宁咏身体的时候,李宁咏潜意识总会想到和王桥亲热的画面,也就不止一次的拒绝杨臣刚。只有王桥让李宁咏无论从生理到心里都找到了做女人的最高层次的快乐,想到这里,不由得脸上一阵发烧。

这个时候陆军从身边路过,仔细看清了才知道是这一对老情人后,忍不住心里骂道:“骚货!”想到自己为了政治生涯而娶的黄脸婆,对比于尤物李宁咏,陆军心里又开始泛酸。

很快,王桥把李宁咏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断定:刮伤李宁咏的植物是一品红,有些人对它茎中汁液非常过敏,皮肤接触后可致红肿、发热、奇痒和局部丘疹,不过还好,情况不算严重,医生为李宁咏进行了外部清理,两人就出了医院。

王桥道:“我就不背你了,你应该也能自己走了,要不你叫你家人来接你?”

李宁咏道:“这么着急走,你是怕我吗?”

王桥想想也不如希望借此机会两人把事情理清楚,不能在一起也不要当敌人,邱宁勇对自己摊牌谈判的场景,总让王桥觉得这不光是摊牌,更是一种宣战。

王桥开门建山道:“既然你选择分手,想必有了更好的选择,我们还能聊啥?”

李宁咏道:“王桥,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事情出来后,我不是不接你的电话,是我妈把我的手机收起来了,不准你联系我 ,后来还把我弄回静州,让我们断了联系。”

王桥轻叹一口气,道:“以前的事情,不说也罢。再说了,我在档案局干了半年,你也没有找过我,你妈把你锁起来了?”

李宁咏继续道:“我的家庭情况是你知道的,典型的政治家庭,我爸和我大哥还有些中庸,我二哥和我妈就是墙头草,哪里好就往那边偏,哪里有问题就赶快闪,当时发生那种情况,他们根本由不得我选择。”

王桥暗道:李宁咏在我面前说自己妈和二哥的不是,说明对我还算是交心。但想了想还是道:“我就是一个草根,以后不晓得还会飘到那里,他们的选择是为了你好。”

李宁咏亲眼看到邓建国亲热的和王桥握手,知道王桥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内心也确实打心眼喜欢王桥,便道:“我真的不喜欢他们操办我的恋爱,你不知道活在纠结中,活在我妈的唠叨中真的很烦。”

听到李宁咏这么说,王桥心里倒是生出不少感动,两人边走边聊,李宁咏还聊着两人一起的那些开心事,不知不觉就越靠越近了,王桥体会着熟悉的身体,内心那份执拗的抗拒也显得不那么坚定。

“叔叔,你给阿姨买支花吧!”一个卖花的小童出现在两人面前,王桥本想给小孩解释两人的关系,但知道这种牛皮糖般的卖花童是不会听道理只想卖出那五元钱一支的玫瑰。也就干脆砍了树子免得乌鸦叫,买了一支交给李宁咏。而李宁咏收了这只王桥半推半就买来的玫瑰,心跳竟然还隐隐加速。

“蛮子,我们去喝点东西吧,我还有事想给你说。” “蛮子”是王桥和李宁咏在交往期间的爱称,王桥听罢,心里又是一阵涟漪。

找了一个小酒吧,寻一个隐秘的卡座,点了两瓶红酒,,李宁咏坦诚地、娓娓道来自己和杨臣刚的事情,原来杨臣刚的父亲是省发改委的副主任,发改委的位置显赫自不必说,如果攀上这个高枝,刚勇两兄弟的仕途自然不会局限于昌东县的公检法。但当时秋老虎的深谋远虑,现在却让李宁咏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旗子,李宁咏喝了一大口红酒,抱怨道:“我自己家庭条件也算不错了,自认是衣食无忧,完全没必要非要嫁入什么豪门,我只想过一个幸福小女人的生活,却没想到,家人想把我推向政治婚姻。”

王桥听罢不禁有些动情,但还是道:“你不要怎么想,如果杨家少爷真心爱你,这不是两全其美?”

李宁咏对王桥的不为所动很是失望,直截了当的道:“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早被某人占据了,我怎么去接受那些满脑肠肥的人。”说完就流下一串眼泪。

王桥知道李宁咏说的是真心话,心就软了三分,轻轻拍了拍李宁咏的肩膀,这时的李宁咏已经喝了一瓶红酒,脸色绯红,显得楚楚动人。

王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我们想在一起,但作为当儿女的,你又能怎么样?反抗吗?私奔吗?”

“蛮子,我就等你这句‘我们想在一起’其他的我都不管了!”说着,李宁咏闭上眼睛,将热辣的红唇贴近王桥。暧昧的灯光、女人的体香、红酒的余味再加上此刻李宁咏的风情,这一切混合起来,让王桥难以拒绝……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尼玛,这是王桥?还是色中饿鬼?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