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六章 老友会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王桥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来,王桥一看竟然是陆军,陆军道:“蛮子,团市委组织部的黄部长在问李宁咏的情况如何了!”

王桥先对李宁咏悄悄道:“是陆军。”然后对电话那头道:“已无大碍,等会我们就从医院回基地。”

“那就好,另外明天斧头一家约你、我吃个饭,听说刘红也在静州,她听你的,要不把他也叫上?”陆军继续道。学生时代的陆军非常喜欢刘红,可刘红暗恋王桥,这让陆军很是嫉妒,如今双方都结婚了,可陆军仍然对刘红念念不忘。

王桥道:“可以啊,自从刘红结婚,我们也没有聚过了,老同学还是要常走动,况且斧头当爸爸我还没有表示过。”

陆军又道:“你要不把李宁咏也叫来?”

王桥思索后道:“这不合适,就我一个人来。”

挂了电话,王桥冷静了不少,此时的李宁咏无疑是楚楚动人的李宁咏,但也是那个决断的李宁咏,后面还有秋老虎等一大家子,自己根本没有做好复合的准备。

李宁咏也听出了王桥并不打算带自己去赴宴,心情也冷静下来,但还是问道:“是你那个叫斧头的警察同学吗?”王桥曾经把李宁咏介绍给自己不少的朋友,李宁咏都记得很清楚。

王桥道:“是的,一转眼,他两口子都当爸妈了。”

李宁咏道:“我送他一个长命锁吧。”看着王桥似乎不同意,李宁咏补充道:“以我个人名义,我哥和他也认识的。”

王桥道:“好!那我们也走吧,黄部长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不要太晚了。”

良辰美时戛然而止,李宁咏和王桥便了团市委。这一晚,李宁咏一夜无眠,他既在王桥眼中看到不舍,更明白和王桥难以回到过去的那种感觉。

第二天傍晚,付红兵两口子抱着刚两个月的宝贝在自家烧烤店等候王桥、刘红、陆军的到来。王桥知道付红兵当爸爸了,却一直没有时间来看望,时间匆忙王桥就包了一个红包,连同李宁咏送的长命锁交给付红兵老婆。王桥道:“这是李宁咏和邱宁勇送的长命锁。”

付红兵道:“你们又在一起了?”

王桥道:“没有,这次我和陆军和她在一个培训班碰巧遇上,她知道后非要表示一下。”

付红兵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李宁咏人还是不错,很懂得起人情世故,要是能给你当贤内助,肯定能助你飞得更高,可惜他家里情况太复杂了。”

王桥道:“错过就不提了,他们也要到了,我们进去坐起。”

待人坐齐之后,大家便开始聊天,刘红道:“我先要借斧头的酒感谢蛮子,我现在在条件更好的城关镇小学教书了,走几步路就到家了。”

王桥端着酒杯笑道:“同学之间能帮到的,我王桥肯定不会躲,帮你刘红更是必须的!”

陆军听着脸上有点发烧,毕竟当时他算是被迫阴过王桥,但他还是笑道:“蛮子是高人,以后我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还多,你不要推迟哦。”

王桥笑道:“哈哈,你现在是组织部的副科长了,等你们牛部长高升前,肯定要给你安个窝,到时候找个好地方先呆到,你只需搞定牛部长就行了,那用得着我帮忙。

陆军道:“牛部长本身就是常委,这次肯定要离开组织部往前挪,我也想趁他走之前下去锻炼,只是牛部长不说,我也不好开口啊。”其实陆军心里清楚,牛清扬本想把他安在国土局矿管科,这也是一次洗桑拿后牛清德排了胸脯保证了的,可是牛青扬知道自己的弟弟胃口大,到时候弄不好一锅端,并没有完全答应,现在最大可能是去阳和镇当镇长。所以陆军最近心里还是比较开心。

付红兵道:“最近我在和小钟商量一个事,现在娃娃大点了,我还是想去茂东投奔邱局,邱局上次回静州再次喊我们去帮他,我很想接受挑战,这边呆起没得意思。”

王桥道:“小钟怎么想?”

小钟道:“我做餐饮的,哪里都一样,我跟着斧头走。再说自从有了孩子,烧烤店基本就是交给我妹在操持,偶尔过来对下账,这边也可以甩手了。”

王桥深知在矿产资源并不丰富的昌东,争夺尚且如此狂热,茂东的情况可想而知。便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但家人的安全也要保证,那你打算啥时候去?”

付红兵道:“这边邱局给省厅打个招呼就快得很,年底之前娃娃半岁就可以过去了。哦对了,上次我帮你给邱局带好,他还问了你的近况,感觉他也很欣赏你的。”

王桥道:“邱局是我的恩人,如果没有他,我多半吃了枪子了,你转告他,要是帮得到他,我王桥也愿意效犬马之劳。”

“好!我一定转达!”付红兵道,说着和王桥碰了一大杯。

邱忠勇在茂东冤枉被平反之后,调到了阳州的东城区公安局,全家人也就把家从茂东搬到了阳州,谁想到这次邱忠勇又重新杀回茂东。平时邱宗勇就住在原来的公安局宿舍,家人还暂时留守阳州。

这一天,邱忠勇休假回了一趟阳州给儿子送行,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日本继续深造。在春节,刚刚和一名同样在日本留学认识的同学举行了婚礼。在儿子的问题上,邱宗勇夫妻双方有很大分歧,由于秋云长期在境外,儿子是唯一可以在身边陪伴自己的人,特别是赵艺退休以后,一天闲得发慌,她即不喜欢打麻将,又不喜欢广场舞,便一直郁郁寡欢,时不时发作的更年期综合症让邱忠勇无比烦恼,这下邱忠勇也调走了,赵艺给儿子立下死命令:收拾包袱回山南!儿子秋雨刚才在日本打下根基,就给父亲邱忠勇电话诉苦,邱忠勇来劝赵艺,却换来夫妻间不断的争吵。但事情最近却有了转机,邱忠勇在茂东大刀阔斧的扫黑,触及到了很多的人利益,有人把威胁电话直接打了到赵艺的手机上,赵艺哪能不担心的自己儿子的安全,也就只有放任他继续呆在更安全的日本。

这一天邱宗勇亲自开车带着儿子秋雨和赵艺,前往阳州国际机场。含着泪水送走了儿子,赵艺怨道:“不晓得是造了什么孽,儿子女儿一个都不在身边,你现在也跑了,我一个人怎么过啊!”

邱忠勇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们自己有能力才能跑那么远,如果倦了累了,自然会回来,你操啥心。”

赵艺道:“我要过来茂东陪你,你一个人在那边天天加班,没得人管,肯定不行!”

“我给你说了很多遍,胡厅给我的任务是扫黑,我把那边摆顺了就回来。你要是去了,不是给我去当人质吗?”邱忠勇道。

“说得那么凶险,共产党的天下,公安局局长夫人都安不了身?”赵艺回道。

“这个问题,我不想再解释了。你就老实呆在阳州。”邱忠勇在茂东敢打敢拼,打破了茂东警匪之间原有的平衡制约,所以,不光是黑恶势力看他不顺,包括公安局内部也有人颇有微辞。邱忠勇心知肚明这一点,所以儿女在境外,他反而省心。

赵艺叹了一口气,又道“秋云这犟拐拐有没有给你联系?最近国际电话总是打不通。也不晓得她怎么想的,明年年底都要三十岁了,未必心里还挂起那个杀人犯。”

邱忠勇道:“我给你说了好多次了,王桥不是杀人犯,已经沉冤昭雪了。当初不是你千推万阻,他们完全可以见个面,把事情讲清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赵艺道:“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一个中专生,怎么配得上秋云。”

邱忠勇道:“你这个人,你知道秋云性格强烈,怎么可能硬来,她不知道结果的事情,就会一直等下去。我有个老部下,是王桥是同学,听他说王桥出来后考上了山南大学,现在已经是昌东城关镇镇长了,也还没有结婚。”

赵艺很是意外,道:“就是秋云以前教书那个县吗?”

“就是那个地方!下次给秋云打电话,我打算把这些消息告诉她,免得她的心总是悬吊吊的。明知道她挂念的人的情况,却捂着不告诉她,把她蒙在鼓里,当父亲的,于心何忍。”

赵艺这次没有再提出反对,女儿年纪已经不小了,母女俩又是天各一方,如果王桥能让秋云回来,只能说是让赵艺求之不得的事情,棒打鸳鸯的事,她赵艺也不想再做了,更何况王桥已是今非昔比。

赵艺眼睛看着远方,道:“你说吧,只要秋云回来就好。”

邱忠勇很是意外,道:“你想通了?最近秋云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关于以后,她还没有决定好,希望王桥的消息能帮她做一个发自她内心的判断。好了,到家了,你回去吧,我直接开过去宾馆找司机小朱,我们等会就回去了,明天一早还有个会。”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