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九章 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半个月后,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在青桥村三社公路的起点,几万响的鞭炮在常务副县长牛清扬主持完通车剪彩后,经久不息的响起。大家看着平整干净的水泥路面、规范的路肩和排洪沟,无不赞叹这是一条高等级的乡道。远远的,一辆崭新三轮摩托车奔驰而来,司机看到王桥一行人马上停下车打招呼。王桥向牛清扬介绍道:“这是养猪大户江大满,他屋养的都是正宗粮食土猪。”

江大满憨厚的笑道:“托领导们的福,这个路总算修通了,今天一早我就去县城买了这辆摩托,以后拉猪就方便多了。”

牛清扬暗道:“王桥倒是真能沉得下心做事,青桥村很多村民他都叫得出名字,口碑也相当好,市里面邓市长也点了名,我还是真要劝下我那个兄弟没必要对着干。”

同样,对于今天陪同牛清扬,王桥的态度摆得也很正。首先,这是工作,工作中不能带个人情绪;其次,牛清扬是牛清扬,和其弟牛清德不可混为一潭;最后,牛清扬本人看得出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况且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想到这里,再回想当初李宁咏撮合自己去给牛清扬拜年,王桥摇了摇头,论心智,李宁咏倒是一个当官的材料。

江大满骑着摩托走了,牛清扬对身边的宋鸿礼和王桥道:“城关镇是昌东的核心,今后昌东经济的发展,需要你们这块沃土,昌东的虽然资源丰富,但起步太晚,规模散乱,你们城关镇要带好头,做好样板。”走完程序,做完指示,众人便把牛清扬送上了回县城的专车。

待牛清扬的车一开动,江老砍喊道:“宋书记和王镇,今天中午来我屋里,请你们好生吃一顿。”

宋鸿礼和王桥这半年来和江老砍打了无数次交道,已经混得很熟,也就没有推迟,坐在江老砍的院坝头里的藤椅上,抽着烟、喝着野茶等饭吃。宋鸿礼道:“你和牛县长之间现在看起很自然嘛。”

王桥道:“嘿嘿,我只是和牛清德有矛盾,以前确实有不成熟的地方,过于执拗了。”

宋鸿礼道:“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给县领导拍过桌子,现在回想起来,心情可以理解,但行为不可饶恕,人在官场,屁股决定脑袋,有些坚持还是藏在心底。”宋鸿礼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王桥,王桥听得很明白,望着身边头发花白宋鸿礼,越发从里感激尊敬。

宋鸿礼继续道:“路修通了,下一步工作有打算吗?”

王桥道:“我打算继续把青桥村的经济盘活。”

宋鸿礼摇摇头,道:“我曾叫你专心做好青桥村的工作,现在路修通了,产业调研也基本有了路子,既然调子定好了,接下来那些琐碎的事情,你放手让村干部来落实。”

谈话期间,三三两两的村民进了院子,有些一手扛着锄头,一手拿着食材,既有自家堰塘捞的鱼、捉的鸭子,也有老腊肉、山鸡肉,统统扔到江老砍的厨房里加工,江老砍出来道:“这些都是三社村民自发送来的,他们都不晓得怎么感谢,只有这样略表心意。”

宋鸿礼和王桥听后,充分感受到了村民们的淳朴和可爱,宋鸿礼道:“这么多菜,怎么吃得完,把村干部都喊过来一起吃。”不一会儿,村两委成员悉数到场,妇女干部、文书、出纳等人也都纷纷加入,民兵营长曾经在部队当过炊事兵,主动深入厨房,做起了拿手菜。

江老砍的老婆刚刚端了一盘花生上桌,计生专干张海琼便拿起海碗倒上半碗白酒,张海琼虽为女性,但从事这个行业,就带着三分霸道、三分豪爽,道:“宋书记、王镇,你们都是当真为我们村民做实事的,我海琼先干为敬!”王桥往碗里一瞟,足有二两多白酒,暗道:这顿饭吃完,肯定要躺着回去,至少要把书记保护好。待张海琼干掉白酒,王桥道:“不可以打批发,这个桌子上的你都要敬。”……

这一顿酒,在王桥的全力保护下,宋鸿礼得以在酒风彪悍的青桥村全身而退,而王桥最终被司机老李和王健扛回镇里办公室的休息间。

“小云,你怎么主动给我打电话了?”坐在办公室的秋忠勇意外的接到秋云的电话。

秋云直接问道:“爸,我想问你一个事?”

秋忠勇道:“什么事?”

秋云道:“如果我说还是想和侯海洋一起,你们还会反对吗?”(实在不习惯秋云和王桥的故事,终于忍不住了,侯海洋,该回来了)

秋忠勇对秋云突然问这个很意外,但他对这事有早有处理的态度,便道:“小云,你不和我说这事,我也要给你说,那一年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你,让你备受煎熬。现在你也不小了,当爸妈的会尊重你的。”

秋云高兴地道:“爸,我前两天回厦门大学才看到侯海洋发给我的邮件,他说了当初为什么会失联,为什么不来家里找我,他告诉现在还是单身,还想着我的!”

秋忠勇道:“之前他确实经历很多波折,爸很清楚。尽然如此,我打算近期去找他聊一下。”

秋云道:“你要和他说什么?”

秋忠勇道:“你放心,我现在很久都没有审犯人了,就是聊聊天。”

秋忠勇在秋云的追问下大致讲诉了当年侯海洋身上发生的事情,挂了电话,秋云想起侯海洋经历的这一切不觉心痛,但想起很快就可以听到侯海洋的声音了,看到侯海洋真人了,多年不曾触及的少女心又重新开始悸动。这么多年来,秋云有过不少追求者,但都无法拨开秋云的心弦,她一直想知道侯海洋在哪里,但侯海洋如同石牛入海,杳无音信。终于,一封迟来的邮件让秋云拨云见日,她恨不得马上飞到牛背坨的小屋里等着爱郎归来。

秋忠勇是个雷厉风行的汉子,之前得知王桥在昌东城关镇当镇长,就亲自开着警车直奔而来,到了镇政府门口,却又自觉有些唐突,对于下属自己是至高无上的局长,但侯海洋毕竟没有从属关系,自己警察身份贸然去找也不太方便。于是找了一个茶馆坐下来给杨红兵打了电话要了侯海洋的手机号。杨红兵给了电话后觉得很奇怪,马上给侯海洋打过去却已经占线了。

“侯海洋吗?”

“是,请问你是?”

“我秋忠勇,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在昌东。”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几乎让侯海洋窒息,秋忠勇找自己吃饭,因为杨红兵?看守所?顺路经过?都不太可能,唯一的原因只能是秋云。迅速整理好心情,王桥道:“没问题,我马上出来,就在政府对面,霸道鱼庄。”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餐馆,同样的两个人,当秋忠勇和侯海洋再次相见的时候,却已是物是人非,唯一把他们拉到一起的就是两个年轻人仍然没有熄灭的爱。七年前,楼上包间里的秋忠勇正在和昌东县局的同行吃饭聊天,楼下刚刚被釜底抽薪的侯海洋正在这里送尖头鱼。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