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章 七年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张经理,我今天有要客,一号包间帮我安排下,就两个人。”侯海洋对大堂经理老张道。

“好的侯镇,你稍坐一下,马上安排上菜。”侯海洋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才知道秋忠勇为自己的自由身出了很大的力,但出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当面感谢。两者相见的时候,侯海洋真心的感激道:“秋叔,当年的事,侯海洋磨齿难忘。”

秋忠勇仔细打量了侯海洋,从当年牛背坨村小的小学老师到如今的镇长,岁月将这个小伙磨砺更加硬朗,坚毅的眼神和宽大的手掌似乎有着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秋忠勇很有感触的道:“破案本身就是刑警的天职,能重建天日是因为自己没做坏事。”

双方坐下之后,侯海洋直截了当地问道:“秋叔,秋云过得还好吗?听说她今年结婚了?”

秋忠勇道:“你听谁说的,我们家今年是办了喜事,那是秋云的哥哥结婚。”

侯海洋心中一阵狂喜,继续问道:“秋云呢?她在哪里?”

秋忠勇看到了侯海洋眼中的热切,心中也很是感慨,回道:“她毕业后留到厦门大学工作。对了,这么多年了,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侯海洋道:“秋叔,当时我们被迫离开牛背坨,她考研,我去了广南姐姐那边,我们约定用传呼联系,后来我被卷入了杀人案,双方就断了联络……”侯海洋把从看守所出来到目前这个位置的大致经历说给了秋忠勇。

秋忠勇暗道:“王桥是个人物,除了看守所一年就考上山大,对秋云也有情有义,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也没有必要再挡在他们中间了。”便道:“秋云的情况你可以自己问他,这是她的电话。我现在茂东,那边情况很不明朗,如果你们在一起,一定好好照顾她。”

吃完饭,穿上风衣,秋忠勇开车疾驰而去。

侯海洋平时刚劲有力的手,在拿着写有秋云电话的字条后微微颤抖着,一串号码承载着七年的思念,侯海洋摸出手机,却竟然没电关机了。“他妈地,你也要给我们制造障碍!”侯海洋把手机重重摔到桌上,拿着字条,到了前台抓起电话拨了过去。

“喂,您哪位?”久违的声音在侯海洋耳边响起,只不过,变成了普通话。

“秋云,是你吗?我是侯海洋!”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侯海洋的泪水已经滴在鱼庄记账的本子上,墨迹未干钢笔字慢慢散开。

“海洋,真的是你吗?”电话那头的秋云也是泪如决堤,这么多年“侯海洋”一直填塞着秋云的内心,却又无力呼喊。

……

挂了电话,走到镜子前,用湿毛巾擦了泪湿的眼睛,秋云仔细看了下自己,又忍不住问自己:“他还是七年前的侯海洋吗?我还是七年前的秋云吗?”

走出房间,正在客厅看《百家讲坛》的同学颜红透过厚厚的眼镜,道:“怎么了,秋云,你哭了?”

颜红是秋云研究生的同学,也是秋云在厦门最好的朋友,毕业后秋云在厦门留教,颜红还在读博士,两人住一套厦大教工宿舍。对于身在外地的秋云,颜红是她唯一能倾诉心里话的人。

秋云道:“我联系到他了。”

颜红很是意外道:“你当老师那个时候认识的男朋友?”秋云和颜红朝夕相处7年,对秋云的事情很是清楚,和秋云一起由一个23岁的青涩大学本科毕业生成长为 30岁的未婚女性。颜红没有什么姿色、也不爱打扮只读圣贤书,又被划为男女和女人之外的第三类人——现女博士,对于自己的爱情很是无奈,但她实在想不通这个来自山南白净、漂亮的秋云为什么也不嫁人。颜红继续道:“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相爱的感觉,但至少读了不少爱情小说,七年,太长了,当时感觉你还找得到吗?只有你还傻等道现在。”

其实秋云心里隐隐也有这个想法,道:“无论如何,见一面后再说。”

颜红道:“那褚凡怎么办?”

说起褚凡,秋云又是一阵痛楚。褚凡的爷爷是军委退休的老领导,当年秋云本没有把自己爸爸蒙冤的消息告诉他,因为自从和侯海洋好了以后,她有意的回避褚凡,但褚凡不知道从哪里打到这个消息,给爷爷讲了这事,还说是自己女朋友的爸爸,爱孙心切的爷爷马上给省公安厅的人打了电话,强调了一点:“不准不明不白把人这么吊起就是两三年,这不是文化大革命,帽子不可以随便乱扣!既然查不问题就要反思。”公安厅副厅长出自部队,很买老首长面子,不敢怠慢,委托时任省厅纪委胡副书记彻查此事,胡书记开始并不了解这事,就翻出卷宗仔细研究,根据他多年的办案经验,秋忠勇被内部陷害的可能极大,他便和组织部门打招呼,先把秋忠勇调到阳州,秋忠勇离开茂云后,风起云涌的茂云似乎一下就安静了……

秋忠勇重新在阳州得到重用,但他并不清楚个中原因,但秋云却清楚得很,她忍不住告诉了秋忠勇,秋忠勇是个大义之人,趁着寒假秋云回来,带上秋云去褚家感谢了褚老爷子,褚老爷子也一眼就看上了既知书达理又漂亮的秋云,谈话间还不经意透露出想快点喝上褚凡和秋云喜酒的想法。秋忠勇在当时也很是意外,因为他甚至秋云还和侯海洋藕断丝连,怎么又和褚凡一起了,甚至怀疑秋云为了自己,是不是去求了褚家,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心痛。

有了这件事,褚凡火热而的攻势又逐渐上来了,在大学追求秋云的男生很多,但英俊潇洒的褚凡是他唯一心动的对象,双方也曾有过一段时间交往的经历,但褚凡却是个风流种,秋云毕业前夕他背着秋云和别的女孩交往的消息传到秋云耳朵里后,更加坚定了秋云前往新乡去忘却这一段伤痕,也就在新乡她遇到了生命中真正的第一个男人侯海洋。

褚凡比秋云早一年毕业,走入社会的他发现身边的女人虽然也很漂亮,但大多是看上他的家室,唯他是从,毫无主见,只有回想和秋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才能让他感觉到心动。得知秋云父亲有冤情,他立刻发动家人为秋忠勇洗脱冤情,本以为这样足以让秋云重回怀抱,哪知道心里填满了侯海洋的秋云,淡淡的回了一句:“褚凡,我爸爸的事真的谢谢你,我现在在外地读研究生,不能答应你。”

秋云在厦大读国际贸易专业的研究生,由于良好的英文水平,在研二那年幸运的成为了香港理工大学的交换生。而褚凡所在的家族企业在97香港回归以后,也在香港设有分支,从以前秋云同学那边得知秋云在香港读书后,褚凡主动申请来到香港,找到了秋云。刚到香港的秋云人生地不熟,加之侯海洋杳无音信,她慢慢接受了褚凡的,而褚凡也是真心爱秋云,从此断绝了与其他女人的联系。

时间,是忘却一切的良药,三年多了秋云和侯海洋依然没有任何联络。此时的侯海洋还在山南大学苦读,而研三的秋云却把褚凡带回了家……

“妈,这是就是褚凡。”秋云向开门的赵艺介绍道。

“伯母好!”西装革履的褚凡礼貌的招呼着,手上拿着价值不菲的见面礼。

得知赵艺是山南名企的公子,又曾经帮过自己男人,赵艺既满意又感激,心里想:“我家秋云终于开窍了,至少比那个杀人犯好太多了,亏得当时让秋云读书出去了,不然在牛啥子坨里面不晓得要发生啥子事。”说着便殷勤的倒茶便道:“小褚,你随便坐,他爸爸等会才下班,我们随便吃个家宴。秋云,你主动点,人家是客人。”

晚上七点多秋忠勇下班回来,取下帽子,看到褚凡,秋忠勇道:“小褚来了,不好意思,单位有个案子。”

褚凡笑道:“秋叔叔是破案高手,为人民服务,忙都是有价值的。”

四个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秋云毕业后的问题,褚凡道:“秋云在香港那边读书很顺利,毕业后过几年我找人可以拿到那边的永久居住证,这相当难得,是个机会。”

秋云道:“爸妈,我也有这个意思,香港和内地差距很大,有个那边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

秋家大哥秋雨在日本读书工作,想到秋云又要去香港,赵艺不觉心痛的厉害,絮叨道:“这下你们一个二个都跑到外面去,我们以后想看你们都看不成。”

秋云道:“妈,香港也是中国,你想我来香港看我就是了。”

不管儿女多厉害,能留在自己身边永远是父母的希望,赵艺道:“早晓得就让你们少读点书,去考个警校了事,你小时候隔壁的那个鼻涕妹妹前年警专毕业考起狱警,今年他妈就在抱外孙了,你们跑得天远地远的。哎!”

褚凡喝了几杯酒,道:“伯母,我们尽快也让你抱上外孙。”说着看了一眼秋云,秋云却面无表情。

吃完饭,趁秋云送褚凡出去,秋忠勇道:“你觉得褚凡怎么样?”

赵艺道:“家庭条件很好,对秋云也好,但总觉得有点不稳当。”

秋忠勇道:“我也有这个感觉,他家太高不可攀了,毕竟我们是工薪阶层,我怕秋云在他家做不了自己,你没听他说,毕业后他不打算让秋云工作。”

赵艺道:“是啊,还是要自立,靠别人始终靠不住。”

秋忠勇道:“秋云她姑姑在教育厅有点关系,我希望她能回山南的高校教书,她的学历水平,应该不是问题。”

秋云是个孝顺女儿,看到父母的不断增加的白发和期望的眼神,她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临近开学,秋云跟着姑姑秋忠红跑了山南的几所高校。

“秋云,我把你的简历给几个大学都发了。你的母校师大点名要你,但和你专业不对口,只是教英语,你在香港学的国际贸易,这个确实有点浪费了。”秋忠红边开车边和秋云说着。

秋云道:“恩,香港那边我学了很多内的学不到的东西,要是不用,太浪费了。”

秋忠红道:“现在我带你去山南大学,山南大学马上要并掉山南财大,财大的李副院长已经在山大了,他答应给你见个面,我们马上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