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 重逢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来到李院长办公室,通过基本谈话面试,李院长道:“不愧是香港的大学读出来的,我们并入山大后,计划明年开一个新专业,和你专业很对口,但很遗憾,新老师招聘春节前就截止了,而且编制是山南大学定的,你莫看我资格老,在山南大学还是要听这边的招呼,我只能说尽量帮你争取一个名额,你等通知吧!”

李院长模棱两可的态度,让秋云心情不太好。下了楼秋云对秋忠红道:“姑姑,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走一下,等会自己回去。”。

秋忠红也确实有事,没有啰嗦就开车走了。大学给人的感觉总是静谧而深沉,路两边旁粗大的梧桐树在山南寒冷的冬日里光秃秃的,加之学生大都放假了,更显得没有一丝生气。

走到校门口,天已擦黑,秋云看到一家名叫“老味道”的餐馆格外热闹,与略显萧瑟的大学对比明显。门口灯箱旁边坐着一桌牛高马大学的学生,穿着运动装,桌边摆着篮球,在寒冷的户外喝着啤酒,秋云突然想起在冬天牛背坨x小学打球的侯海洋:“如果侯海洋考上大学,应该和他们一样吧。”突然,她看到一个高个子男生戴着厨师的围裙,左手拿着锅勺,右手搭着一个高个子漂亮女孩的肩膀,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和喝酒的学生打招呼,他们之间的关系显得很亲密,“这不是侯海洋吗?”秋云的理智阻止了自己上前的冲动:“你有男朋友,他也有女朋友了,见面又有什么必要,他现在是厨师还是学生与你无关了!咬紧牙,秋云离开了山南大学。”

研究生的最后一学期秋云离开了香港和褚凡,回到了厦大做毕业的准备。秋云是个独立的女孩,和父母长谈后,她更坚定了要自己找工作的决心,她把自己想留在大学任教的想法告诉了褚凡,褚凡很是不满,在褚凡的概念中,自己的女人就要像自己母亲一样,在家里相夫教子,不适合天天抛头露面,最多就是和自己走走社交场合。

没有褚凡时时在身边这半年,秋云反而觉得自己过得很轻松,她的生活并不需要依靠谁,不需要看谁的脸色,只需要一个志同道合、同甘共苦的人,她想要的是新乡小学的侯海洋,想要那种愿意把彼此一切毫无隐瞒交给对方的信任感。她提醒自己:“在生活里,爱情是奢侈品,不是必须品,如果你和另一半他能恰到好处的回应对方,你们的关系会很亲密,爱情会甜蜜幸福。而如果没有,还不如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你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暂时跳出了爱情的圈子,外面还有整个世界等你探索!”

山南大学的李院长的电话遥遥无期,秋云却收到了厦门大学的橄榄枝,作为优秀毕业生,厦大向她敞开了大门。走出学生宿舍,秋云毫不犹豫的迈入了教工宿舍,迎接她的是全新的生活。

三年多,秋云辗转于英国、香港和厦门,全心投入的学习与工作,让她暂时忘却了对爱情的追求。一般来说,长期的单身生活会让人越来越自我,越来越不能容忍别人的生活方式,甚至会养成自身生活习惯的怪癖。三年来,秋云和凡分分合合、若即若离,让外人看不懂,也让自己父母干着急。直到收到侯海洋的邮件,秋云才意识到自己在到底再等什么。

“褚凡?你觉得我们有希望吗?”秋云反问颜红。

颜红瘪瘪嘴道:“反正要是我就嫁了,读那么多书都没有敢要我。”

秋云摇了摇头回到房间,打开柜子,取出盒子,里面是一朵彩云的挂坠,这是侯海洋买传呼的时候一起买来挂在传呼上的,摔碎传呼后,秋云很是后悔,唯有捡起这一串彩云,握在手里,保存至今。

晚上,秋云和几个年轻的老师去ktv唱歌,平时大家眼中的冰美人还难得的主动点了一首《情网》,七年前,她为了找侯海洋曾回过巴山,在巴山的教育宾馆和李酸酸们唱过这首歌,还拿酒瓶让牛清德的脑壳开了花。再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往事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脑中,又苦又甜的滋味,让自己都难以捉摸。

2001年的最后一天,侯海洋走出机场,脱下厚重的棉衣,感受着温暖的海风,这是秋云在牛背坨最冷的寒冬给他的感觉:温暖、真实。这些年,他在现实和梦中构想了无数次和秋云重逢的场景,如今真正就要看到秋云了,侯海洋总觉得来得太不真实。他走得很快,脑中像走马灯一样出现着和秋云的点点滴滴:豆花馆子相遇、捉老鼠、学英语、痛打牛德清、一起缠绵的夜晚、无尽的等待……

侯海洋眼睛很好,慢慢地,他看到那个熟悉又遥远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丢下提包,侯海洋伸出右手抚摸着秋云的头发。当年在牛背坨,他曾在亲手搭盖的简陋浴室为心爱的女人洗发,时过境迁,当年乌黑的长发变成了干练的短发,抚摸着比以前略显清瘦的脸颊,让侯海洋的内心充满说不明的痛,伸出大拇指,侯海洋擦去秋云的泪水,隔着等候的栏杆,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秋云……”

“海洋……”

长久未见而的陌生感,在这一夜消散。听着侯海洋对看守所、复读班、毕业分配那些的回忆,抚摸着侯海洋如磐石般坚硬的胸膛,秋云如水的眼神中透露着柔情,眼中这个大男孩已经成熟了,她太留念枕着侯海洋的臂弯的那种踏实的感觉。

清晨,秋云拉开面朝大海的落地窗帘,望着海雾茫茫的大海感慨道:“两支船在同一个孤岛搁浅,他们荒岛求生,相互依赖,重新起航进入大海,却不知道路在何方。”

侯海洋上前抱住秋云的后背,在秋云耳边道:“不管是你上我船还是我上你的船,这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

相聚时间匆匆而过,分别之前,两个人虔诚的跪在南普陀寺菩萨面前,许下自己的愿望。

“秋云,你愿意和我回山南吗?”

秋云挽住侯海洋的手:“当然愿意。”

“再过两年你就是厦大副教授,我只是一个乡镇干部,会不会……”

“在哪里不都是老师,大不了我们回新乡,王勤不会不要我们吧。”心情颇佳的秋云开玩笑道。

侯海洋嘿嘿笑着道:“王勤现在得听我的。对了,今年春节和我回柳河二道拐好吗?”

“嗯!”秋云坚定的回答道。

回到山南,侯海洋先去茂东拜访了秋忠勇,和秋忠勇详细谈了自己和秋云见面的情况,秋忠勇耐心听了王桥的讲述表明一个观点:孩子大了,为父母的把情况不加隐瞒的告诉孩子,至于孩子的选择,一定会尊重。说完了秋云的事情,秋忠勇回头问侯海洋:“说个题外话,你认识一个叫赵海的人吗?我看了他的档案,竟然也在新乡小学当过老师。”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七色花说道:

    山南大学并掉财大,这个例子湖南大学干过!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