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二章 春节前

上一章: 下一章:

(其实岭西就是现在的山南,茂东就是现在的静州,巴山就是现在的昌东,本人逐渐恢复原名。)

被公安局长惦记了,侯海洋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对于赵海侯海洋是深深的同情,两个人同时因为看黄色录像被牛清德搞到了村小,时过境迁两人境遇千差万别。侯海洋道:“我知道他,以前秋云和我们都是新乡的老师。”

“他这个人本质怎么样?”秋忠勇继续问道。

“他也是正规中师毕业,教书育才的人都不应该是恶人。”

“他现在跟着茂云的黑社会大哥。”

“我知道,他走到今天是因为前途无望,自暴自弃,如果他前面有一点光明,肯定不会这样。”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的信息。”秋忠勇打断了这个话题。

“秋叔,我打算春节和秋云……”提到带秋云回二倒拐,侯海洋还有点不敢开口。

“我知道了,秋云都给我说了,到时候你也来躺我们家。”秋忠勇道,说着便和侯海洋握了一下告别手。待侯海洋走远了,秋忠勇打开抽屉拿出另一个手机,“我老秋,那个鹰钩鼻子,你先不要关进去,我等会来。”

回到巴山,侯海洋心情相当好,他叫郭达找了一个施工队,趁过年前把电力局宿舍好好整了一下,将当年李宁咏的“痕迹”狠狠的擦除。

话说到陆军当了阳河镇的镇长,在宣布任命的会议上,陆军意气风发的在执政宣言中谈到,要依仗着阳河镇丰富的资源,把阳河镇打造成巴山的GDP第一的强镇。

阳河镇的山坳中除了普通的铁矿,还有锰矿、铅锌矿,这些都是黑色的黄金。牛清德自从在新乡学校当政治主任开始就惦记这些矿产,这些年依着两个哥哥关系,搞了不少小矿,荷包也越来越鼓,这下陆军又当了阳河镇的土霸王,牛德清高兴得很,眼下投了三百万承包了一个临近黑山县的大矿,生意也是越做越大,当然,牛德清虽然是个粗俗的商人,但却深谙生意之道,知道要开拓发展黑白两边都要吃得开。自从吃下了茂云市郊的密云山庄,这里便成了牛德清的会客场所,在一个烟雾缭绕的桑拿房里面,牛德清道:“洪哥,今天总算把你请过来了。”

洪平道:“牛总有何贵干,直言不讳的说吧。”

牛德清道:“洪哥不愧是高素质的人才,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我想你请你把阳河镇四道拐那边的几户刁民弄起走,妈的,老子承包的矿硬是不准老子进场!”

洪平道:“不是任何事情都要武力解决,你有正规的手续可以叫镇里面出面。”

牛德清道:“他们出个鸡巴,说是啥子红军后代,动不得,收了钱就不管事了。”说道镇政府,牛德清还对陆军的态度很有些不满。

洪平道:“刘老七不是你的人吗?”

牛德清道:“哎,他自己开了一个赌场,遭端了,现在还关起在。”

洪平道:“我给你摆平难不得以后又出啥子幺蛾子,这样,我们大家一起合作,不管你的矿开到那里,我给你保驾护航。”说着伸出两个手指。“

牛德清暗道:“屁儿真黑,老子能赚几个钱,你就要20万。”,嘴上却道:“这个矿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回去给他们商量一下,但是10万我做得了主。”

洪平道:“牛总,我现在急需洗白,我是要你两成干股,我也会给你两成干股钱,这个生意你稳赚。”

牛德清嘿嘿笑道:“我们公司就需要洪哥这种人物的投资!刚娃,快把小云小雨喊到vip房里面等着我们洪哥……”

洪平颇有大哥风范,马上叫上得力干将——鹰钩鼻赵海带了十来个打手,于夜晚先把几户村民的看家狗毒死,然后冲进房间罩上杯子就是一阵乱棍,饶是常干农活身强力壮的农民,在看不到的情况下,也只有被动挨打。

第二天,几户村民鼻青脸肿来到镇政府上访,办公室主任张和斌接待了他们,这几乎村民说到自己为什么挨打,也是半天讲不清楚,一会说是你们镇政府屡次收不到提租补贴和农业税喊人来打,一会说有矿场老板喊人来打,一会还说是偷伐树木的人来打。张和斌马上把情况上报给陆军,陆军听后,气的跺脚,知道肯定是牛德清所为,马上就打电话给牛德清,牛德清倒是不含糊,直言是自己做的。陆军很是无奈,上任之初就有人因为自家儿子在矿山被蛇咬死后矿山不负责而去县里上访。这下如果不好好安抚这几户村民,肯定又要被县里骂。陆军无奈地向牛德清喊道:“牛总,你总要有个办法安抚他们,要不然你的把矿山小道就让给他们承包来修,我再在这边做点工作。”

牛德清道:“可以,但是价格不能高于市场价。老哥的事情,你要搁平哟。”

陆军为了能快速安抚好几户村民,只有马上去做工作。经过讨价还价,镇政府和几户村民达成了共识:一、提租补贴和农业税缓一年一起交,二、矿山小道承包权交给几户村民按质按量完成,三、安排部分村民家属去矿场工作,四、村民不得暴力拒交各类费用,不得阻碍有证照的矿场生产。村民们挨了打,但其实也自知理亏,也真的怕了这些打手,现在得了好处,也就纷纷签了字。

矿场小道施工简单,春节后,挖掘机等设备就可以进场了,牛德清也尝到了武力的甜头,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几个毛体大字挂在自己的大班椅后。

一月底的一天,县长杨清贵连同县招商局的领导以及侯海洋去了一趟茂云市,落实关于引进台湾企业——华嘉主板落户茂云的事宜,这次杨清贵以以前在省里的关系联络到了这家企业,如果成功落户,将是有史以来巴山县的第一家“外企”。由于县里政策一致支持,大家谈的相当愉快,侯海洋也罗列出城关镇的一系列优势,比如:人力成本低、政府重视程度高、征地难度相对较低等,并且侯海洋也透露了一条信息,巴山到茂云的高速公路也正在申报中,估计开工也就是这两年的事,这条小道消息是宋建安从何飚那里得知的。

干完了公事,杨清贵要回自己在茂云的家,大家也就散了。侯海洋想到马上要过年了,准备置办一些年货送人,想起上次碰到艾敏说要自己重新在茂云开餐馆,就翻出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艾姐吗?我侯海洋,上次我在茂云,上次你说要在茂云开一家餐馆,怎么样了?”

艾敏自从上次和侯海洋一别,就开始着手在茂云开馆子,以前的女工友和自己关系好,知根知底,反而很多事情处处受制难以开展,一方面自己要拿出当老板的威信,另一方面又要照顾老姐妹的面子,女人家又多是斤斤计较,自己拿得多一些有些姐妹还要眼红说怪话。这也是艾敏想把老味道交出去的主要想法,当然自己根在茂云,也想开在这边方便照顾家人。

拿着几十万岭西老味道的转让费,艾敏在茂云的烟厂旁边的公安宿舍筹划了这一家新的老味道,选择在这里开店,有个重要的原因是曾经在巴山的馆子被人砸过,现在开到公安局宿舍旁边总不至于嚣张来砸店的程度。艾敏在电话中热情的回道:“侯海洋,我现在的馆子要开张了,你有空吗?我开车接你过来看下。”

艾敏拿着转让费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方便买菜、进货,很快开着车接着侯海洋来到公安局宿舍这边的新餐馆。侯海洋走进餐馆,四处看了一下:土灶、红砖、木制的梁柱、实木方桌和条凳,侯海洋不禁啧啧称道:“这个装修肯定有卖相,既能体现巴山美食的原生态,又不失时尚,就是缺一个招牌。”

艾敏拍着大腿道:“我才买了一套笔墨纸,我晓得海洋老弟毛笔字好,正好帮忙写一下。”侯海洋也不推迟,选了一只最粗的毛笔,挥洒之间“老味道”三个行楷大字跃然纸上。艾敏拍手道:“太漂亮了,我马上喊他们拿去刻出来。”

侯海洋道:“艾姐,你这边腊排骨和腊蹄髈还有没有货,我准备送人。”

艾敏道:“有,就是不多了,你都拿去。说着带侯海洋来到仓库。”两人来到仓库,艾敏继续道:“现在的腊肉品质不如以前了,粮食猪才做得出味道。”

王桥早就有想让艾敏和江大满合作,便道:“青桥村有个养正宗土猪的江大满,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他负责土猪,你负责加工销售,肯定有搞头。”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