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四章 危机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到了门口,侯海洋突然想着当年秋忠勇居高临下隔离自己和秋云的态度,既然少有的开始患得患失,考虑再三道:“秋云,我就不去你家了,太唐突了。”

秋云道:“来都来了,怎么就不进去了,你是我的男朋友,这是我的事情,我爸妈不会有意见。”

侯海洋道:“我要来也要准备点像样的东西,你也要先问下他们的意见。要不这样,大年初一,我打算正式登门拜访,争取直接把你带走。”

秋云向来很尊重侯海洋的意见,也就没有过多勉强,两个人亲热了一会,侯海洋便离开了家属院。

离开秋云,侯海洋去找了艾敏,此时的艾敏正在和老姐妹们告别,上次和江大满谈妥之后,艾敏就决定放弃岭西老味道餐厅,拿着姐妹们买断的“股份”的资金投入了和江大满合资的腊肉加工厂。

“当真退出了?”侯海洋问道。

艾敏叹了口气,道:“嗯,你没有经常和女人打交道,虽说是老姐妹,但还是女人心、海底针,算的太精,总觉得我在剥削她们,现在餐饮业投入也很大,其实赚不到啥子钱。”

侯海洋道:“这样也好,一心一意回茂云搞加工,其实这样更单纯,没得那么累。”

艾敏点点头,道:“海洋,这是三十万,你拿好。二十万帮我交给江大满,我明天要去外省的婆家过年,所以麻烦你早点给他,争取把事情在年前就定下来;另外十万是给你的,老味道是你一手建立的,当时手头紧,就没有给够,你当时虽然没有说,但我心里一直都是欠欠的,你一定要收下。”

侯海洋连忙推开,“这十万我万不能要,当时你给我就足够了,你把这个钱留着,以后开厂少不了用钱。”

艾敏道:“你不要推了,我艾敏有今天都靠老弟你,现在你在打拼事业,也需要点积蓄。”

侯海洋道:“你也知道我在打拼事业,我是国家干部,于情于理都更不能收钱,这是我的原则。”

艾敏看王桥态度坚定也就不再硬塞,回想起侯海洋一路帮自己的点滴,竟然有点语塞。只有不停说谢谢,心里发誓要把侯海洋当作这辈子的恩人好好对待。

拿着艾敏的二十万,侯海洋道:“明天一早我要上班,我现在就回去了,这钱这两天就会交给江大满,收据我会给你留着。”说着,叫上司机老李回了巴山。

“褚总,外面有个人来拜访你,说是约好的。”褚凡的秘书小张在内线电话中礼貌的提醒。

在侯海洋找秋云之前,秋云拒绝了褚凡的再一次求婚,秋云是一个心里很明白的人,即使侯海洋不再出现,褚凡也不是自己的菜,这次快刀斩乱麻,彻底和褚凡划清了界限,而后就迎来了久违的侯海洋。但被拒绝后的褚凡却不这么认为,他始终认为是秋云移情别恋,他也没有继续在香港呆下去,在家人的建议下,回到了老家岭西。褚家在岭西很有些势力,前两年利用强大的资源在岭西省开创了全国的第一家民营银行——巴江银行。褚凡在香港学的金融,回来岭西以后便成为了巴江银行岭西市分行的老总。

“是不是茂云来的?”褚凡问到。

“是的。”

“让他们来会客室。”

牛清德长期在矿山和声色场所两点一线,平时也习惯了在酒桌上大声武器的讲话,总体形象是个莽夫。所以当这个挺着肚子、夹着包包黑脸汉字来到巴江银行的高档写字楼显得很是格格不入。头一天晚上,牛清德在岭西和几个同行在酒吧喝了不少酒,因此早上起来喉咙一直不舒服,“咔~呸!”牛德清的一泡浓痰直接吐在了光洁的地板上。

“恶心。”旁边的人看到后纷纷避让。

来到会客室,牛清德靠在沙发上,悠闲的点上一支烟耐心地等褚凡。褚凡整理了一下,来到会客室,看到牛清德叼着烟不免眉头紧锁。牛清德看到褚凡的表情,马上把烟掐了,伸出焦黄的手掌和褚凡握了手。咧着脸笑道:“褚总,我是牛清德,巴山矿业的董事长。”

褚凡道:“我知道,省矿协的刘委员我给打了招呼了。但我现在主要负责岭西市范围内的业务,你应该去找茂云分行嘛。”

牛清德也不隐瞒,道:“哎!褚总,茂云分行贷给茂云的大矿后,就告知我说没有配额了。我的公司急需大额资金才能拿下开采权,但是一般国有银行流程繁琐,就算它肯贷我也等不起,所以才绕了个弯子,好不容易找到你啊!”

褚凡对牛清德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习惯在香港西装革履的人,看着这个不怎么修边幅的黑脸汉子,就顿感没有详谈下去的必要。褚凡道:“虽然你是刘委员介绍来的,但你公司的资质是不满足你想贷款额度的条件,最多三分之一。”褚凡比出三根手指。

牛德清一听要砍掉一大半就有点急了,毕竟这个矿要吃了下来,就占领了矿老板们从巴山进去茂云的制高点。牛清德道:“褚总,我老牛诚挚邀请您先来我们巴山矿业考察一下,我们巴山矿业在当地也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政府部门也有熟人,发展是没有任何障碍的,而且这个数额对于你来说并不多,我保证4,5年之内就可以还清,到时候该感谢的我老牛也懂得起。”

“哦,政府也有人,那我想问牛总认不认识一个叫侯海洋的。”自从秋云去了旧乡教书,就基本不和褚凡联系,褚凡很是费解,通过秋云在厦大最好的朋友的嘴,他便记下了这个巴山干部的名字。

由于褚凡问起的时候不动声色,牛清德还以为褚凡是侯海洋的同学或者朋友,暗道:“这个狗日娃儿网网硬是太宽了。”嘴上却道:“侯海洋是巴山城关镇的镇长,有点水平,算个人物。”也句话从牛清德嘴里说出来,虽是虚情假意,但他内心也是不得不服。

“那你和他很熟哦?”褚凡问道。

“我和他认识8,9年了,是老关系了,熟得很。”牛清德嘿嘿道。

褚凡是心眼小的人,这也是秋云认清后屡次拒绝他的原因。褚凡握着拳头心道:那你牛德清就是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真tmd一群土八路。”嘴上道:“对不起牛董,我等会要开个董事会。” “小张,送下这位牛董。”说着就往外走。

牛清德虽面带猪相,但脑袋里面转的还是很快,他顿时感觉到褚凡态度大转弯,眼看这三分之一都没有了,牛清德硬起头皮道:“褚总,这个侯海洋,其实我和他算是丁不对卯,打了几次交道,没有啥子共同语言。”

褚凡听后,脚步停了一下,牛清德一看觉得算是说对话了,继续道:“如果褚总需要给他上点眼药,我老牛有的是办法。”

褚凡面朝着门口,阴笑道:“好,我会在那个时候来巴山考察。”

回到巴山,牛清德到桑拿厅开了一间房,把自己的贴心豆瓣,外号智多星的谢三娃喊了过来。两个人趴着床上,牛清德道:“老子这几天要修理一下姓侯的,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谢三娃道:“老板,那个姓侯的凶得很,现在在县里也很得势,我们开矿又不在城关镇,干啥要去招惹他?”

牛德清也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着身边衣着暴露的按摩小妹道:“他非礼过老子的女人。”

谢三娃知道老板和牛清德不对路,劝道:“老板,你不能意气用事,你要想你把他整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真有好处,会不会利小于弊。”

“我要整他,是有原因的……”牛清德说起来缘由。

谢三娃听完后,道:“老板侯海洋在巴山还和哪个人不对路,你知道不?”

牛清德想了一会,道:“我听说,他和秋家老二闹得僵,还在县政府顶过牛。”

谢三娃眼珠一转,道:“既然这样,我有个办法,借力打力,料想他侯海洋再聪明都想不到……”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