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五章 拘留所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你是他的专职司机,你怎么不开车?”宋鸿礼对前来汇报情况的司机老李质问道。

“宋书记,侯镇一般都自己开车三社那边,他叫我回去不用我等,这条路偏僻得很,晚上基本上鬼都没有一个,没想到会……”司机老李解释道。

宋鸿礼一早就收到了侯海洋酒后驾车被公安局带走的消息,心里觉得不对,至少在城关镇这个地皮上,镇长的面子还是要给,这下,从老李嘴里得知是三社的乡道就更确定是有人要搞侯海洋。宋鸿礼就撑起老脸给公安局长袁常东打了电话:“袁局,我老宋,我们侯镇那个事情,你知道了吧。”

袁常东和宋鸿礼是老交情道:“我刚刚上班才晓得,说昨晚是个新兵蛋子,不晓得咋就跑那个地方去查了。”

宋鸿礼道:“这个事情,明显是有人要针对侯镇。老袁,你们现在能不能把他放了,一旦报上去,这影响还是很恶劣的。”

袁常东道:“那我给他们交代一下,能销的就销了,不然对侯镇影响不小。”

这边挂了电话,袁局就打给了分管交通的邓正刚,道:“邓局,昨晚上怎么搞的,把侯镇弄进来了,趁消息还没有扩大,你赶快把他放了。”

邓正刚道:“嗨!我也刚收到消息,听说侯镇现在还在拘留所,我确实不晓得那个地方他们怎么会去设卡。这样,我给邱局打个电话,喊他们拘留所把人放了。”邓正刚的老婆在城关镇,刚刚入股分了一套新房子,前不久碰到侯海洋还专门寒暄表示感谢,这下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弄得自己很是尴尬。

邓正刚拨通邱宁勇的电话道:“邱局,昨天我们的新人把侯海洋送到拘留所了,现在搞清了,是个误会,麻烦你们把他放了。”

邱宁勇前一晚得到线报,说侯海洋在酒驾,正愁整不到侯海洋的邱宁勇就找人叫新兵蛋子去候了个正着,当晚就直接送到拘留所。邱宁勇道:“邓局,拘留所现在正按照省厅的文件搞规范性建设,上面随时有人要查,进出要有理有据,现在我也不好随便放人,按规矩要关三天。”

邓正刚知道邱宁勇在打官腔,而且肯定是他派了自己的人去查酒驾,气得牙痒痒,道:“特殊人物,特殊处理,要过年了,通融一下。”

邱宁勇道:“邓局,不好意思,查出问题是我担责,三天也不长,还是按照规矩来。”

邱宁勇和邓正刚同为县局的班子成员,袁局即将退休,所以刚勇二人既是同事更是对手,加之邓正刚是正规警校出身,口碑也更好,完全有后来居上之势,邱宁勇心眼小,到处使绊子,更不得听邓正刚的摆布。

邓正刚在邱宁勇这边碰了钉子,只有打电话给袁常东,“袁局,邱局不肯放人,说是按规矩来。”

“好,我知道了。”袁常东挂了电话,就在刚才,袁局刚刚接到吉之洲的电话,问起这个事情,他知道有人刻意散播消息,而这个人显然不是分管交通邓正刚,于是就直接去了邱宁刚的办公室。

“袁局好。”邱宁刚看到袁常东不敢怠慢,马上去泡茶。

“不用了,我就讲个事情,城关镇的侯海洋无论如何他在昌东还算人物,出了事情,该不该上报,你是不是要给我商量一下?”袁常东的话中显然带着不满。

邱宁勇装无辜道:“最近上面在严格制作建设,他们也是严格按照程序。”

“你不要在东扯西扯,吉书记现在亲自过问这个事情,放了嘛,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没有原则,不放嘛,我们和城关镇的面子就被扯破!你自己看着办。”说完话,袁常东拂袖而去。

邱宁勇看到袁常东生气了,心里也有点发虚,但他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的所做的都是按章办事,并没有啥漏洞,换句话,如果换了一个人,他姓袁根本不可能来喊话。想到这里,邱宁勇下定决心,要关够侯海洋三天。

这边侯海洋关了进去,牛清德就接到牛清扬的电话,牛清扬道:“侯海洋关进去,你知道不知道?”

牛清德一阵暗爽,心想这个谢三娃真是有本事,不愧是在省城混过的。嘴里喊道:“报应,这娃儿有反骨,进去是迟早的。”

牛清扬太了解自己弟弟了,从回话就知道自己弟弟脱不了关系,道:“我给你说了多次,不要去惹他,你怎么不听,这个事情可大可小,要是把他惹毛了,对你有啥好处?”

牛清德这次不同以往,知道自己干得漂亮,道:“哥,这次和我真没有关系,是邱宁勇搞他的。”

牛清扬一想,前不久侯海洋才骂了邱宁勇的脑袋是豆腐做的,似乎牛清德说得也有道理,便道:“总之,你不要去骚扰侯海洋,切记!”

挂了电话,牛清德骂道,”这个当哥怎么这么胆小,未必还怕了这个青钩子娃儿。”

侯海洋在拘留所的第二天是个周五,邱宁勇下班就开车回了茂云,按照惯例,邱家全家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要在山庄一聚,这次也不例外。邱宁刚在巴山公检法有很多朋友,他看到邱宁勇就上去问道:“侯海洋酒驾被抓,是不是你干的。”

邱宁勇道:“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酒驾是他的不对,你怎么先来问我?”

邱宁刚道:“酒驾可大可小,他是有头有脸的人,俗话说欺老不欺小,这个时候你更要给一个顺水人情,而不是把事情闹大!”

邱宁勇道:“我是按章办理,要是我徇私,出了事情你不是又要怪我?”

邱宁勇道:“我给你说了很多次,对于侯海洋,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要当敌人,现在自家人小三也在问我是不是你做的,难道侯海洋不会这么认为?我告诉你,趁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赶快把这件事了结了,这也是爸的意思。”

既然老爷子发话了,袁局也施加压力了,邱宁刚就打电话喊手下把侯海洋放了,顺便着手回去把相关的案底也销了,心想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真是便宜了姓侯的。

晚上八点,李宁咏姗姗来迟,进来便拉住邱宁勇道:“二哥,我知道你因为我的事情记恨侯海洋,但是你大肆宣扬是什么意义?我不想分了手连朋友都没得做。”

邱宁勇道:“什么意思,我就关了他两天,什么是大肆宣扬?”

李宁咏道:“今天有记者专门来茂云准备去炒作这件事,我认识这个记者,好不容易才按住他,还被迫喝了两大杯红酒。”李宁咏的脸绯红,今天晚上她专门为此事接待了该记者。

邱宁勇仅有匹夫之勇,在三兄妹中,情商智商都是垫底的,他并没有想到这个事情有蹊跷,道:“我没有向外面透露啊,就巴山小范围知道。”

李宁咏便暗道不好,虽然和侯海洋分手了,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知道这些记者来势汹汹,自然是有人鼓动,却只叹无力为侯海洋分忧。她思来想去,拿出电话给侯海洋打了过去:“侯海洋,是我,李宁咏。”

侯海洋在岭西一看四个月的经历后,本能的抗拒铁窗铁网,刚刚从拘留所出来,心情非常阴郁,生硬地便道:“有什么事,快说。”

李宁咏知道侯海洋心情不好,也没有介意他的态度道:“你酒驾的事情,岭西那边有记者准备来报道了,你自己有什么关系赶快用来摁住,我只能帮你这么多。”李宁咏是真心为侯海洋着急。

侯海洋听了李宁咏的话,极度郁闷的心情生出了些许感动,他没有迟疑,打通了师兄雷成的电话。

雷成听了侯海洋的描述道:“这事情显然有人针对你,我尽力给我熟悉的几个老总打电话,也让他们在自己圈子里面喊一下,希望有用。”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