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六章 自责与批评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真的没有想到和正版写道一起去了,拒绝晓娅,珍爱秋云。。

—————————————————–

“你给《山南都市报》爆料是什么意思?”赵娅生气的问秦真高。

“哪个给你说是我爆的料?”秦真高反问道。

“李宁咏套了《山南都市报》记者的话,你还不承认?”赵娅摇头道。

秦真高道:“他作为政府工作人员,知法犯法,我作为把握正面舆论的国家工作人员,有义务这么做。”秦真高很是理直气壮的样子。

邓娅和秦真高相处两年,时间越长越觉得秦真高心术不正,这件事虽和自己无关,但更让她看到秦真高的人品,就下决心找个机会和秦真高摊牌分手。

雷成毕竟在省委宣传部,打的招呼还是很有些分量,而且毕竟这只是个案,也没有非得上纲上线的必要,《岭西都市报》的老总也就给了雷成的面子打电话叫手下记者叫停,时态也就没有继续发展下去。

周末,侯海洋呆在家里养身,好在各类新闻并没有报道他的事,周一他略微收拾心情,去了镇政府上班。没去自己办公室,他先来到了宋鸿礼那边,“宋书记,我要向你检讨。”

宋鸿礼叫王桥坐下:“这件事原因不明,不能全怪你,但老弟啊,我要提醒你,身为公众人物,做任何事情都要慎之又慎,你才二十八岁,能居此位,前途一片大好,千万不能因为一点污点,误了你的大事。”

侯海洋心中当日把二十万交给江大满,基本把艾敏的事情落实了,江大满很高兴一直挽留侯海洋喝酒,侯海洋一直克制,只喝了三、四两就开车回家,却遇到千年难遇的查酒驾。关键是查酒驾的公安不认识侯海洋,硬是要扣车抓人。路上漆黑一片,侯海洋当时甚至想过偷跑,但想到分管交通的邓正刚是自己熟人,到时候打个招呼就行了,就老实跟着回去却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侯海洋道:“谢谢宋书记的提醒,我确实太不成熟了。如果县里面要处罚,我无话可说,愿意承担。”

宋鸿礼摇摇头道:“今天县纪委就要讨论这个事情,我已经给纪委王书记打个招呼。”

大年二十七,侯海洋得到情报,县纪委准备年后发文,对他的酒驾行为作出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侯海洋翻开面前的《纪律处分条例》,“受到警告处分的党员,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职务的党外职务。受党内警告处分的当年,参加考核,不得确定为优秀等次。被处分的党员只要在任何时候填写履历时在‘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处分’中按规定如实填写。”侯海洋瘫坐在大班椅上,前不久县长杨清贵在私人场合给他透露了即将让他在年后兼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一职,这么一来便成了泡影。侯海洋来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个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狠狠地抽自己一个耳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自己辜负了县里吉之洲和杨清贵的信任,也就辜负了邓建国的信任。”想到这里他不得不厚起脸皮给邓建国和杨清贵做了电话检讨。

也就是这两天,秋忠勇在翻阅下面材料的时候意外发现侯海洋酒驾的事情,秋忠勇偶尔也喝点小酒上路,他心道:“巴山驾照保有量不高,车也少,他们交警一直喊缺编,一般没出事,怎么会去查酒驾?难道警局内部有人针对他?但事已至此,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秋忠勇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回岭西过年了。

侯海洋接打了一圈电话,都是关于自己酒驾被查的事情,虽然身心俱疲,但去秋云家拜访的事情却没有忘记,眼看马上过年了,还未征求家人的意见,便给姐姐侯正丽打了个电话。

侯正丽道:“二娃,爸妈来了岭西,现在住我这边,他们过年都在岭西,今年不用回二道拐了。”

侯海洋道:“他们现在在你边上?”

侯正丽道:“不在啊,张大山邀请他们过去了,晚上才回来。”

想到张大山,就想到张晓娅,远在广南的婶婶冉萍多次找姐姐侯正丽牵线搭桥要撮合这两个年轻人,侯正丽知道弟弟心里装着秋云,便一直哼哼哈哈。“也许应该这个春节做个了断。”侯海洋心道。

侯海洋道:“姐,我准备春节去秋云家,这一次算是正式登门,你帮我问下爸妈的意思。”

侯正丽道:“既然认定了,姐先帮你探探爸的口风,早点回来,后天就三十了,我过年要去林海家。”

侯海洋道:“姐,我最近酒驾被抓,要记过处分,有些善后还要处理一下,后天中午才回来。”侯海洋从小遇到什么事都要给姐姐交心,这次也不例外。

“什么?你咋这么不小心?”侯正丽问道。

“你别和爸爸讲,不然他又要上纲上线,一家人年都过不好,我已经得到深刻教训了。”侯海洋道。

“好的,等你回来见个面,我再去林海家。”侯正丽感叹,自己弟弟有头脑,是个人才,但并不成熟,仍需打磨。

在巴山矿业老总办公室,牛清德双腿架在大班台上,拿着电话道:“褚总,我得到最新小心,姓侯的因为违法收到警告处分。那希望年后褚总抽空来我们巴山调研。”

自从和牛德清见了面,褚凡花时间认真研究了牛德清准备投标的矿山,也找矿业协会,拿出了茂东矿山开发近些年的数据,发现真是有利可图,特别是钒钛等稀有金属,国际市场标价节节攀高,所以即使牛德清没有搞到侯海洋,他也打算以私人名义入干股给牛德清去投标。褚凡道:“你放心,我说话算数,过了年,你来岭西,我们再详谈。”

大年三十一早,侯海洋开着车从巴山前往岭西姐姐家。侯正丽匆匆和侯海洋打了招呼就和林海去了婆家过年,中午就是侯海洋和爸妈一起,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茂东地界范围,但繁忙的工作让侯海洋一年鲜有机会安静地和父母团聚。

侯厚德道:“老二,你姐姐给我说了你的事了。”

侯海洋想着酒驾的事,正准备认错,侯厚德继续道:“其实,前天我去张大山家里也差不多再谈这个事。”

母亲杜小花道:“二娃,你都二十八岁了,个人问题要早点解决,现在你姐姐嫁出去了,我希望明年过年你把你的对象带回来,把她的位置填上。”

侯厚德继续道:“广南侯国栋的爱人冉萍,给我说了两次,想撮合你和张晓娅,你啥子意思?我想亲口听你表个态。”

侯海洋没有犹豫,道:“她确实是个好女孩,也没有高干子女的坏毛病,但我和她没有什么共同经历,出身也不一样,如在一起纯粹是张大炮和侯家的老关系,有些虚。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当年在旧乡教书认识的,叫秋云。”

侯厚德点点头,道:“嗯,我听你姐姐说了。按道理,我们没有理由去拒绝张家的好意,人家看得起你,可以说我们侯家受宠若惊,但你婚姻不是小事,要慎重!张晓娅据我观察是个好女孩子,还未出社会,算是白纸一张,但家庭显赫,也是包袱,怕你一旦和她在一起,会受到张家的制约。从古至今谈对象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我和你妈都是从二道拐出来的农民,我怕你攀了高枝,把控不了这个家庭。”侯海洋抬头仔细看了父亲,自从广南认亲以后,父亲在姐姐的劝说下,换了一副金属眼睛,穿了更合身的夹克,外形气质有了很大变化,但不变的依然是这分书生气的清高和执拗,侯海洋顿时感觉自己何尝不和父亲是一样的。

侯厚德继续道:“我和你妈这辈子混到这个样子,很满足了,也不需要通过你和姐姐获得额外的东西,你们能过好生活就是我和你妈的愿望。既然你认定秋云,我就找机会谢谢他们的好意。”

侯海洋道:“爸,这个问题还是我来开口,免得人家说我侯海洋不讲礼数。”

侯厚德道:“那过年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去张家拜年把事情说了,这些事情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侯海洋点点头,想了一会道:“爸,我还有一件事情,一直隐瞒没告诉你,我前不久酒驾被抓,被处分了。”

侯厚德从小重视子女德育教育,且重视高度远高于学习成绩,谁知道儿子因为打人进了看守所,又酒驾得了处分,侯厚德听后,牙齿咬的绷紧,侯海洋也已经准备迎接父亲的暴风骤雨。但侯厚德静了两分钟并没有动手,道:“你年纪不小了,我不给予评价,自己好自为之。”

侯海洋道:“我不找客观理由,喝酒误事,是我错了,这次我下决心戒酒。”

侯厚德突然提高声调道:“以前可以说年轻气盛,或者运气不好,找客观原因,也罢。但这次是因为喝酒吗?”侯厚德拍了桌子一下,继续道:“那么多人和喝酒怎么不误事偏偏你要被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因为你不知道控制自己。别以为不喝酒就不会犯错!这是两码事!”

杜小花拉着侯厚德的袖子轻声道:“算了老头子,过年,娃儿没给你争,他晓得错了就行了。”

“慈母多败儿!”侯厚德喊道。

杜小花对侯海洋道:“受处分没有?以后得不得记到档案影响前程?”

侯海洋道:“暂时还不知道。”

侯厚德道: “二娃,以前在二道拐,我们看到乡长是仰视;现在你是镇长,下面有几万个人,很多人也是仰视你,以身作则啊,不然你的仕途走不远!”。

侯海洋道:“爸,我知道错了。“

侯厚德降低声调道:“你今天主动给我说了这个事,我还算有点欣慰,这事情过了就算了。过了年你就要二十九了,这年有啥子打算?”

“我心智还不成熟,我打算这一年好好充电,继续学习,特别是经济方面,以后工作要接触很多。”侯海洋道。

“那你不赶快谈对象了?”杜小花着急的问道,“我和你老汉身体都硬朗,趁跳的动多抱抱孙子。”

侯厚德这没有打断杜小花,不置可否,没有吭气。

侯海洋看着二老,终于展开微笑,道:“明天我就去秋云家,正式登门。”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总感觉怪怪的,不像是道理兄的文风啊!不是道理兄续写的吧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