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七章 峰回路转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加快时间跨度,争取快点终结了~~

“““““““““““

侯海洋看着二老,终于展开微笑,道:“明天我就去秋云家,正式登门。”

大年初一的中午,秋忠勇家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侯海洋,但出乎侯海洋甚至秋云的意外,赵艺和秋忠勇对他很是热情,除了侯海洋已有昔日的乡村小学老师变成主政一方的镇长之外,更重要的是宝贝女儿终于要回来了,而且是带着的男朋友回来的。

喝了两杯酒,秋忠勇道:“你年前酒驾的事情,我知道了,年轻人不成熟,这是低级错误啊。作为长辈,不希望这种事情影响你的前途,我会帮你想办法。”

侯海洋道:“秋局,事情是我不对,但确实有人针对我,我以后也要注意身边的小人。”

秋忠勇道:“做人要圆滑,不能过于清高,对于咬住自己不放的人不要希望能以德服人,有机会就要雷霆一击,让他彻底消停,这是我当年的教训。”

侯海洋道:“秋局,你说的真对。以后我遇到什么问题清楚,还要请你请教。”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茂东黑社会的事情,侯海洋道:“秋叔、赵阿姨,言归正传,我和秋云想给你们谈谈以后的打算。”

赵艺便和秋忠勇放下筷子,秋云先道:“八年未见,难得我们还能在一起,我打算从厦门大学辞职,专心在这边找工作。我已经叫姑姑说了帮我留意这边的高校,过了年我就准备去山南工业大学和山南大学面试。”

侯海洋道:“我们想尽快把事情定下来,我在山南大学和工业大学都也认识的人,都在尽力帮忙。”

秋云道:“妈,等我把厦门大学那边的手续办完,就回来和你一起生活,你就不会一个人了。”

秋忠勇和赵艺看着秋云和侯海洋一唱一和,心里原有的些许怀疑慢慢消失殆尽,杯酒尽欢之后,只留下了对两个人真心的祝福。

“秋云,我现在在做小生意,是姐姐和一个看守所的老友再帮我打理,我打算拿点钱出来买套房子,以后我们在一起也方便。”侯海洋坐在秋云的床上,拉着秋云的手道。

喝了一点酒秋云格外迷人,红着脸道:“有个自己的家当然好了,我这几年也存了些钱,打算定下来也要去买房,商品房迟早都是要买的。”

侯海洋道:“诶?怎么能让你花钱买房子?你是我的女人,当然要住我买的房子。我认识一个大的开发商,等你从厦门回来,我们就去挑,一次性付清足够了。”

秋云道:“傻啊,现在买房谁还一次性付清?如今单位都叫停福利分房,城市化进程也如火如荼,商品房绝对是一路看涨,你完全可以付个首付,买两套,要有战略眼观,向未来银行伸手,向未来伸手。”

侯海洋笑着摸摸头,道:“当真是学术有专攻,那我以后的工资都交给你打理好吧?”

秋云笑骂道:“你那一千块有打理的必要吗?对了,你刚才说你在做小生意,有没有打算其政从商,至少这几年沿海这种情况挺正常,我可以给你当参谋。”

侯海洋摇摇头道:“我始终觉得从政更有吸引力,我喜欢仕途中的不确定性,越是往前越觉得有挑战。况且我姐姐已经从商了,我也算是亦官亦商了吧。”

秋云道:“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树立从政的想法吗?”

侯海洋仔细想了想,摇摇头。“看,你都没注意到,当年告诉我你爸爸和你都因彭家振而受打压,不仅郁郁不得志,更是生活轨迹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其实就是那个时候你有了那种想改变周边人命运的渴望?不是吗?”

侯海洋从看守所出来,多次拒绝了姐姐、林海、杨琏等许多人好意,一心读书从政,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坚定从政的原因,现在看来,还真像真如秋云所说。

“秋云,你怎么这么了解我?”侯海洋问道。

“我们认识的时候,你才十八岁,那个年纪的你不会伪装,表现的一切都是本性释然,我看到的、我感受到就是你的本性: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不公勇敢反抗,我一直忘不了当年你在牛背坨是怎么保护我的,也是因为你的本性,我不相信你会离我而去,所以我才会一直等。”秋云的眼神温柔如水。

侯海洋和秋云都没有想到,八年后的相逢,不光彼此依然深爱对方,就连以往的家庭障碍也都无影无踪,侯海洋伸手揽过秋云,道:“早点从厦门回来,早点嫁给我吧!”

侯海洋毕竟是巴山重要的年轻干部,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巴山的班子队伍,外加谁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些什么关系,所以对于他的处分县委很是慎重,在年后第一次常委会中,吉之洲将其作为一项议题抛出来,征求常委们的意见。

牛清扬主动第一个发言,大家都知道牛清扬的弟弟和侯海洋颇有些渊源,就准备听他讲原则。牛清扬道:“侯海洋是难得的青年干部,建议不要一拍子打昏,把污点带入档案,对于青年干部,我认为给予警告即可,这并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嘛。”

牛清扬出乎意料的意见,让大家始料未及,纪委书记王万发接着道:“我查了相关法规,关于国家工作人员酒驾有一个弹性标准,侯海洋是难得青年才俊,认错态度也好,我认为能就下就就下,按照牛副书记的建议来。”

常委们对侯海洋的印象大都很好,变纷纷附和,吉之洲便开始总结陈词:“王书记,你们纪委今年壹号文发了没有?” 王万发摇摇头。“既然没有发,那侯海洋这个处罚也就暂缓,壹号文嘛,总要弄点大方向的、正面的内容。”吉之洲看重侯海洋,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名言支持,这样把问题稍微搁置,也就达到了目的。

侯海洋依然在自己岗位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秋云重逢的喜悦冲淡了酒驾事件的负面情绪,更然他喜悦的是,原来认为的处罚文件并没有下发。

原来牛家几兄弟过年在喝酒的时候,牛德清承认事情就是他做的,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把侯海洋永远踩在脚下。牛清扬深知侯海洋是颗按不住政坛新星,万一有朝一日做大后追究起来,别说那个弟弟,自己都要受连累,既然前面不能改变,而说一两句话却能消除后患自然是何乐而不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