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八章 充电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2003年,不写非典。

““““““““““““““““““““

侯海洋这一天刚上班就收到县长杨清贵的电话,他便立刻奔赴县政府。

“侯镇,今天让你来是给你布置一个学习任务。” 杨清贵开门见山。

“杨县长,请讲。”侯海洋礼貌回道。

“我们巴山一直在争茂东的县域经开区建设指标,现在给你透个底,基本落在我们巴山了,年中就要挂牌,年底就有企业入驻。我们政府这边讨论了一下管委会主任的人选,就把你的名字报给县委,现在得到消息,基本没有问题。”杨清贵看着侯海洋道。

侯海洋心道:“亏得当初没有被处分,不然又要错过这个机会。”嘴上道:“谢谢杨县长的信任,关于搞经济建设,我还处于两眼一抹黑的阶段,基本靠摸,要学的确实还很多。”

杨清贵点点头,道:“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里面的一把手,一定要懂经济,但不一定亲自搞经济,我们看重的是你的协调能力,能做好县里和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将双方利益最大化。我打算让你去山南大学进行三个月经济理论学习,回来以后就准备经开区的挂牌事宜。”

侯海洋工作两年多来,越来越发现自己知识不够用,特别是行政一把手在经济建设方面,如果没有成体系的理论做指导,很多事项的落实都收到掣肘,所以到一直都想去学习深造,这次官方主动送来机会,侯海洋自然是乐得其成。侯海洋道:“杨县长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回来后学以致用,搞好经开区,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杨清贵道:“事情比较急,你下周就去报道,镇里这边宋书记先两肩挑,待你回来之后,除了搞好经开区,镇里工作仍然要继续抓,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说着站起来拍着侯海洋的肩膀。侯海洋看谈的差不多了,也就告辞了杨清贵,离开县了政府。

没过几天,侯海洋刚刚安排好工作,就收到县政府的任命文件和岭西大学的报道通知。离开镇政府之前,宋鸿礼邀请侯海洋到自己家里,说是践行餐。

一起来到宋家,宋鸿礼道:“老婆,搞快烧菜,侯镇要和我喝两杯。”

宋鸿礼的老婆端出两盘卤菜和一瓶泸州老窖,道:“你不是说在外面喝伤了,家里一律不碰酒的吗?”

宋鸿礼道:“呵呵,那你还给我端出来?”

宋鸿礼老婆道:“娃儿要回来,给你这个当老汉的过生,我当然要准备。”

侯海洋道:“原来是书记过生,哎,真是不好意思,我都没有准备啥子礼物。”

宋鸿礼道:“呵呵,我最怕的就是收礼,再说了,我从来不过阳历的生,都是娃儿凑热闹,这个小子去了岭西工作后,当真懂事多了,今天还想起给我过生,他打电话的时候,叫我一定把蛮哥叫上。”

没多久,宋建安回到家里,把礼物递给宋鸿礼就奔向侯海洋:“蛮哥,好久不见,我一直让你来岭西找我,你都不来,不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侯海洋拍拍宋建安肩膀,道:“有的是机会,我马上要去岭西呆三个月。对了,那边工作怎么样?”

宋建安道:“我正要给蛮哥和爸说,何总现在让我做他的大秘书,现在公司里面,大家都开始仰视我了。”

宋鸿礼听后道:“你莫不小心嘛,那个位置掌握很多核心机密、诱惑也多。爬的高,摔的痛。”

宋建安道:“哎呀,爸,你就放心好了,我好歹也是你的儿子,小时候就学会怎么抵制诱惑,不论官场还是职场,我都会当行得端、坐得直的人。”

这时,宋鸿礼的老婆端了一盆飘着浓香的鸡汤出来,道:“老头子,你不要建安一回来就叨叨叨,你们两爷子过来多喝点鸡汤,平时在外面你都是喝的鸡精;小侯也过来,这是正宗丛林土鸡汤,我用瓦罐煨了一下午,没放味精鸡精。”

饭桌上,侯海洋将自己当下的一些工作上急事拜托给了宋鸿礼,宋鸿礼也拜托侯海洋在岭西学习之余,看看宋建安到底工作得怎么样,宋建安也没闲着,他热烈欢迎蛮哥到岭西找自己。

四月中旬,侯海洋拿着通知书到山南大学报道,这是一期全省范围内针对科级干部在经济管理及相关专业领域的培训班,大家年龄层次跨度大,有侯海洋这种年轻挺拔的,也有头发花白带着老花眼镜的,大家带着任务目的来学习,一个礼拜下来大家都高呼有收获颇丰。

周五下课后,侯海洋准备去职工宿舍找当年的班主任黄永贵,黄永贵有一双儿女,侯海洋还专门买了时下最流行的电子产品MP3当作礼物。正准备给黄永贵打电话,侯海洋看到了两个熟人。

“卫东哥!”侯海洋喊道。

去年侯卫东和侯海洋曾在岭西与侯国栋认了亲,当然这是三家的秘密,并没有和他人提及。自那以后,侯卫东和侯海洋经常会联系,侯卫东也非常看得起这位小弟。“海洋,你怎么在这里?”侯卫东道。

未等侯海洋回答,侯卫东对身边的女士介绍:“宁书记,这就是我的本家侯海洋,现在巴山县城关镇当镇长。”

侯海洋非常熟悉这位女士,因为当年岭西优秀毕业生的颁奖仪式,一直是侯海洋心中最高光的时刻,十年来,宁玥保养得很好,岁月并没有给她太多的印迹。但侯海洋并不清楚宁玥现在位居何处,也就没有贸然称呼。

宁玥微微点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当年我还在教育局,有一年的优秀毕业生颁奖仪式上有两个姓侯的,就是你们俩吧。”

侯卫东道:“是的,宁书记!海洋,现在宁书记是山南大学的党委书记。”侯卫东向侯海洋介绍道。

侯海洋恭谨道:“宁书记好。”

宁玥道:“你来山南大学是?”

侯海洋道:“山南科级干部经济管理的培训,我在班里学习。”

“哦,我知道了!卫东,要不晚餐喊上海洋一起吧,我也想多听一个人聊聊基层的工作。”宁玥道。

侯卫东道:“海洋,宁书记邀约,我们就上车出发吧。”侯海洋当然毫不犹豫,和侯卫东和宁玥去了省交通宾馆。

省交通宾馆是宁玥的老窝子,宁玥的老家是四川,所以这里的菜非常符合宁玥的口味。老八样上了桌,三个人便聊起了工作上的事,宁玥也不隐瞒,她告知侯海洋,自己即将成为沙洲的市委书记,这次找侯卫东过来是了解一些沙洲的情况,沙洲接壤茂东,经济结构和资源都很类似,她针对岭西党建领域最近最火的“六步议事规则”也让侯海洋谈谈了那边的情况,对侯海洋在基层工作方面的见底表示高度的赞扬。

工作聊了就聊生活,虽然是正厅级干部,但作为女人八卦的之心还是有的,一年前,同样是和侯卫东的一个饭局,晏琳也参与其中,也就是通过那次饭局,得知侯海洋和晏琳竟然曾经是情侣关系。宁玥一直很好奇,到底侯海洋为什么会去拒绝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晏琳。宁玥便道:“侯海洋,你现在成家了吗?”

侯海洋倒是没有想到宁玥会问这个问题,便老实回答:“没有,但是有女朋友了,快结婚了。”

侯卫东倒是对侯海洋有女朋友的消息有些意外,道:“哦?没听你提过,弟妹从事那个行业的?”

侯海洋道:“她在厦门大学当老师,教金融的,现在准备回岭西找工作。今天正好遇到宁书记,冒昧给宁书记报告一下,她下周要来岭西大学面试。”

宁玥何其聪明,当然知道侯海洋心中所想,也不矫情,道:“如果真是学校需要的人才,我可以给她们打声招呼优先录用。你尽快把她的资料给我,这个位置,我坐不了几天了就要开始交接了。”

侯海洋站起来,举杯表示感谢,道:“感谢宁书记,以后需要我侯海洋帮忙的尽管开口。”宁玥身为正厅干部,又和侯海洋不是一个城市,用得到的时候确实不多,但这个口还是必须要开的,这是一种态度,侯海洋一脸的真诚。

宁玥微笑道:“你和卫东都是岭西的青年才俊,以后需要你们的地方肯定还很多。但现在我还真需要你帮个忙。”

侯海洋意外道:“什么忙?”

宁玥道:“上次和卫东也是在这里,看到了你写的卷轴,行云流水,我也很是喜欢,但不敢夺卫东所爱,今天看到你本人,就来求一份墨宝。”

侯卫东道:“没想到宁书记也是爱字画的人,要是当时你说,我肯定让给您啊。”

宁玥朝着侯卫东道:“打住,君子不夺人所爱,虽然我不能算君子,但这点意识有的。”

侯海洋道:“宁书记,那你要写什么?”

宁玥道:“我是川人,特别喜欢薛涛的诗,麻烦侯海洋写《罚赴边上韦相公二首》中的一首。”说着拿出笔记本,翻开封面,将自己抄录的诗句交给侯海洋,宁玥的钢笔字流畅干练,丝毫没有女人的印迹,上面写着“按辔岭头寒复寒,微风细雨彻心肝。但得放儿归舍去,山水屏风永不看。”侯海洋虽在侯厚德的影响下饱读诗书,但依然不能理解这首诗的意境,也就要求没有开口。

宁玥继续道:“说句实话,大学毕业后,我真没有想到会来岭西任职,一眨眼二十五年了,对仕途之路有了新的看法,越往上越是如履薄冰,如今马上就要去沙洲任职,想把这首诗挂在家里时刻鞭策自己。”

侯卫东听后也是略有所思,频频点头。

侯海洋道:“宁书记,我最近都在岭西大学,我写好裱好之后,就送到你那边。”

和年轻人聊天总是开心的事,不知不觉已是晚上九点半,宁玥看时候不早,就叫侯卫东送自己回家,侯海洋也没有再跟车,他看了看时间,他摸出电话,打了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