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七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黄梧都心情忐忑地按了下门铃,好像他即将求见的是能决定他命运的顶头上司,身后紧跟着手提大包小包礼品气喘吁吁的驾驶员。

为他开门的是李老师,他儿子补习班的班主任,李老师能大概预知他儿子六月份高考的命运。儿子高考的命运和儿子今后人生的命运息息相关,人到中年的黄梧都有时候觉得儿子的命运比自己在官场的命运更应该值得操心。

李老师把他们让进屋子里后,驾驶员搁下了礼品就悄悄地离开了,他知道这里没有该他操心的什么事了。

老太太的事情都办妥了?李老师恭敬地递给黄梧都一杯茶水,他对戴着乌纱帽的学生家长历来特别的客气。

—头雾水的黄梧都脑子里的弯弯怎么也转不过来。

满脸狐疑的李老师不解地问,黄鑫不是跟我请假了一星期。说是他奶奶去世了吗?

刚喝了一口水的黄梧都噎得差点背不过气来。他母亲坟头长出来的树都够一个人张开双臂合抱了。

对自己生自己养出来的儿子,在外面盛气凌人威风凛凛惯了的黄梧都还真是没有了脾气。

儿子也不是打生下来就长着榆木脑瓜不开窍的人。在黄鑫小的时候,小脑袋上骨溜溜转个不停的眼睛里装满了小聪明,很是让黄梧都在人前挣足了面子。

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流利地大声背完“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课文后,小黄鑫无师自通地加了一句:祖国人民这东东太遥远了,我看还是热爱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更实在。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后,他又不慌不忙地给自己找台阶下:爷爷奶奶经常给冰棒糖果吃哩,祖国人民长什么模样没见到过。

因为上小学前黄梧都就一直在家里给他启蒙教课,刚入学时,其他小孩盯着豆大的字就如看着天书时,黄鑫却轻松地翻开书,每一个字都能琅琅上口读出来,还在低年级阶段,他的功课除了一个“好”字外就是一个“优”字,在班级里遥遥领先,根本就没有一个称得上对手的同学。小黄鑫上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二一次老师布置了一道题,这道题目是:我的理想。“我的理想”这道题,是至少有几代人上小学时都回答过的问题。

小黄鑫的答案是: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个爸爸,让我的爸爸升级当爷爷。

老师看到小黄鑫的答案,觉得这样的理想虽然不远大,但很实在,就给他判了个90分。

师的想法,他看过一届又一届同学的远大理想,但99. 99%以上都是不可能实现的空中楼阁。这个理想那个理想,倒不如脚踏实地多培养合格的劳动者、合格的公民、合格的接班人。

结果黄梧都不于了,他大骂老师误人子弟。这理想,你不写当国家主席、省长也就罢了,至少也得写上科学家、教授、大老板、将军什么的。你小子可好,竟然只想当爸爸,这脸可给我丢火了。更可恨的是老师,不但不好好开导开导,竟然给判了个高分。

骂完了老师,黄梧都一狠心,左右开弓就给了儿子两大巴掌。俗话说,打在儿女身上,疼在爹娘心上。黄梧都那是恨铁不成钢啊。

也许是吸取了这个教训,黄梧都全面介入了儿子的成长,他不放心,他得按照自己心,中的理想塑造儿子的未来。

凭着原来当代课老师时的人脉资源,学校的老师对黄鑫关照有加,又是班长又是少先队中队长大队长的,反正只要是有点名堂的学生干部名称,他都当了个遍,而且一直都是正职,虽说是学生官,但当得可比他老爸黄梧都顺畅多了。

正应了那句老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小黄鑫很快就翘起了小尾巴。在他看来,学好功课就像过家家做游戏一样简单好玩,根本费不了他什么劲。慢慢地,他就养成了上课不集中听讲的毛病,有时候连作业也懒得做了,因为当着班长,愿意替他写作业的同学有的是。

到了高年级,明显学得有些吃力的黄鑫,只好三天两头到老师家补课。那些适应了小学生活,并且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同学,学得越来越欢了,但这时候的黄鑫,却恰恰相反,只要一看到书本,头就开始大了。

靠着赶鸭子上架硬补课的法子,黄鑫以中等成绩上了初中。

随着中学里课业的增加,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养成,对学习兴趣索然无味的黄鑫,像小学时那样补课根本是无济于事了。

眼看着儿子的学习成绩江河日下,黄梧都根本就没有心思和精,管束他。因为随着职务的不断升迁,虽然黄梧都对工作历来就不上心,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呢!但开不尽的会议和没完没了的迎来送往、事务应酬几乎耗尽了他一天24小时里的空闲时间,而且那些个“家外之家”,也得匀出足够的身与心去经营着,也真难为分身乏术的黄梧都同志了。

儿子还真是黄梧都亲自下的种,作为学生娃的本业他虽然学习不怎么的,但学习以外的情况,却该用风生水起丰富多彩等等来形容才贴切呢。

俗话说,教养困难奢华容易。因为教养是向内求安,而奢华则是向外求胜,对处于三观养成关键期的孩子而言,哪一头的向心力更强是不言而喻的。

黄梧都还在当副书记的时候,儿子和—个老爹当着党委书记的同学吵架了,老爹是正书记的同学得意地炫耀,我爸是书记,我才不怕你呢!黄鑫理直气壮地回击道,我爸是副书记,比你爸还多一个字,我更不怕你!为了体现三个字比两个字的威力大,说完黄鑫就一拳头把那同学抡得满鼻子鲜血直流。

等黄梧都转正担任了镇长,儿子就更神气了。不但吃的穿的档次比周边同学高出一大截,就是一些老师因着黄梧都的关系也都对黄鑫高看一眼,即使他的学习表现实在上不了台面。

有天黄鑫和高年级的学生比武论道吃了大亏后,一个求援电话就把正开着会议的镇长老爸召到了学校。

一下了小车,黄梧都就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一巴掌摔得那高年级学生抱头鼠窜,然后冲着围观的同学嚷道,知道黄鑫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吗?找死!闻讯赶来的学校保卫科干部,因为享受过几回黄梧都的公款招待,也拉不下来面子品评个是非曲直。

眼瞅着只长身体不长脑细胞的儿子初中就要毕业了,黄梧都明白,他如果不亲自出马操办,不要说一中,就是再差的任何一所高中的大门,也不会向他的宝贝儿子开放的。

一中的校长是个铁面无私的老学究。黄梧都挖空心思无论是正面进攻还是迂回侧击,他那些质量精良的糖衣炮弹,像打在满身盔甲的勇士身上,无一不被轻轻地弹落在地面。

历年来无往而不利的黄梧都不由得焦躁了起来,他妈的,还真有不信邪的人不成。旧邦惟新

上层路线走走看吧。万乌批的条子最多只能降分,校长微笑着说,这是区纪委、招生办定的规矩。

择校生交5万元,我知道你不稀罕5万元,很多想择校的都不稀罕5万元呢,但降分幅度也不能超过10分。

在招生工作上,万乌的条子价值等于5万元。

我有万乌的条子,再交5万元择校费,可以降20分吧,黄梧都耍赖皮似的问。

校长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NO! NO! NO!只能用一条,不能两条并用。

其实黄梧都只是无话找话,他知道儿子的差距不只是20分能弥补的。

该说的话都已说完了,校长像之前的几次一样,毋庸置疑地让黄梧都把刚才放茶几上的金骏眉带走。

黄梧都自从懂事以来,就相信金钱无所不能这个真理,所以他经常为了钱无所不为,遇上了麻烦问题,他首先想到的解决办法也是金钱开路。金钱能在校长面前碰钉子,对黄梧都来说也不能完全说没有过,但确实是一桩稀罕事。

这老家伙。黄梧都提着金骏眉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心里恨恨地发誓,我就不信我儿子进不了一中的门!

黄梧都一向都不缺乏思想解放开拓创新精神,他决心避开那位顽冥不化老夫子校长的锋芒,转而从外围积极寻找突破口。

他四处活动打探,终于有教育局领导私下指点他,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设法从几个和一中有共建单位关系的有权有钱部门人手,才能撬动校长的金口。

教育局领导说了,也不能全怪校长不给面子。师资生源投入等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政策导致的城乡差别、区间水平差异、重点与普通学校升学率的巨大鸿沟,使名校越来越强,弱校越来越弱。虽然从理论上说,学校教育要求有教无类,不能对权力点头哈腰,不准对人民币屈膝卑躬,几年来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也三令五申,择校禁令措辞一个更比一个强硬。但只要优质教育资源稀缺问题一朝不解决,择校招生乱象就一日不可能杜绝。校长还算是很正派的,但全靠他一个人当挡箭牌也确实勉为其难。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