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八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黄梧都专用的皇冠车在海西市区被人砸了。

轿这部皇冠车还是十几天前刚新买的。黄梧都原来坐的是桑塔纳轿车,只有五年车龄,远远没到报废时间。但他认为桑塔纳太低档,有失党委书记的身份,三年前就蠢蠢欲动,如果不是打的报告被区长压着不签,早就鸟枪换炮了。

眼瞅着送了两次报告都批不下来,而且控办对政府统一采购的公务车标准越降越低,最近甚至规定排气量不得高于2.O,购车款不得超过25万元,这样的标准,还不如眼下这部桑塔纳。

只要想做的,没有黄梧都办不到的事情。黄梧都决定避开政府集中采购和控办的途径。他找了一家企业,跟老板商量说,白三立镇长的座车,那部十几年的破红旗,经常启动不了,甚至走到半路上突然罢工,早该更新一部了。但考虑到走正规途径很麻烦,所以想借助企业中转一下,镇政府拨一笔钱到企业里,再以企业的名义购买一部车赠送给镇政府。书记出面了,而且又不花企业一分钱,老板哪有拒绝的道理?只是令老板没有想到的是,崭新的皇冠一开到镇政府,两眼放光的黄梧都把桑塔纳的车钥匙扔给了开破红旗的到镇蚁肘,两眼放光的黄梧都把桑塔纲的牛钥匙扔给了开破红旗的驾驶员,自己就立马开着皇冠车拉风去了。

连续好几天,黄梧都都招朋唤友开着新车到处显摆。昨天晚上他又约了一位老板到天上人间潇洒到深夜,因为喝了很多酒,就在酒店里开房过了夜。

早上日出杆头的时候,一向整洁温馨的城市街头,突然间涌出一大堆的游行人群,“钓鱼岛是中国的!”“誓死保卫钓鱼岛”等震天响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游行了一个多钟头后,开始时还规整有序的游行队伍突然骚乱了起来,不知是谁先动脚踢翻了停放在商铺门口的一辆本田摩托车,激昂的情绪顿时像揭开盖子的汽油桶,焦躁的气息迅速扩散开来。很快地,街道两旁的日本品牌轿车,甚至专营日本货的商店,无一幸免地成为游行人群的出气筒。等闻讯迅速赶来增援维持秩序的警察到达时,现场已是一片狼藉,满眼都是被砸得稀巴烂的日系车子和日本商品。

还在酒店房间里做着春宫美梦的黄梧都接到电话下楼一看时,游行队伍早已没了踪影,只剩下在拍照取证的警察和三三两两看热闹的市民。

他妈的王八羔子!黄梧都找到面目全非的皇冠车后,愤怒得大骂起来!旧邦惟新

真他妈的倒霉,又是钓鱼岛!上一次也是在天上人间玩得正高兴时,因为钓鱼岛的事情区委紧急通知开会,幸亏他脑瓜子转得快,一句谎言就把差事踢给了白三立。这一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什么鸟游行,素质这么差,保卫钓鱼岛是中央领导操心的事,轮得到你们这些小流氓着急吗?只可恨糟蹋了我的宝贝皇冠,虽然修理费不用从我腰包里掏出一分钱,但刚享受没几天的新车这样折腾一番,毕竟心里老大不爽了好一阵子。

黄梧都的心思,钓鱼岛是大人物才用关心的事。应该说,他只说中了一半。像马英九、金庸这些大人物就都关心过钓鱼岛。金庸在其武侠小说《鹿鼎记》中,把韦小宝居住过的通心岛,取了个别名叫“钓鱼岛”。马英九参加保钓抗议活动的年头,也还不是什么大人物,那时他是台湾大学的一名学生,是平头老百姓。

忙于应对工作分身乏术的白三立,是从新闻媒体上知道了野田佳彦和石原慎太郎妄图“购买钓鱼岛”和把“钓鱼岛国有化”的政治闹剧的。愤慨于日本人狼子野心之余,白三立感觉意外欣喜的是,在事关国家利益民族大义面前,以前他以为吃着肯德基喝着可口可乐长大的80后90后年轻一代,会是弃爱国、理想如敝屣的人.群,没想到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街头保钓游行队伍的主力。原以为代沟很宽很深,很多人现在才猛然发现,在最根本的核心问题上是不存在所谓代沟的,虽然时代不同,表现形式千变万化,但家国情怀,已血脉相连于每一代国人身上,内化为炎黄子孙的基因.生生不息,永恒不改。当然,以白三立的观点,年轻人的爱国热情应该呵护,但“爱国”也不应成为打砸抢的借口。其实绝大多数日系商品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公私财产权和钓鱼岛对中国人而言,都是一样神圣不可侵犯的。

看着街头上的这一幕幕,白三立想起了89年春夏之交时的那场风波。教有机化学的那位老教授,1米85的个头站在讲台上,对着空座位远比人头多的教室,哽咽着问道: “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前一天晚上劝阻学生安心上课不要参与第二天街头游行的教职员工中,老教授是最苦口婆心的那一位。老教授白发苍苍老泪纵横的形象,始终定格在白三立的脑海里。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