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八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明治维新后不久,日本吞并琉球王国,改称冲绳县,进一步觊觎钓鱼岛。经内务卿山县有朋派人调查了清朝福州到冲绳县那霸之间的无人岛,日本人发现,这些无人岛“与《中山传信录》记载的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应属同一岛屿”,已为清朝册封使船所详悉,而且一一在航海图上命名标志。

1894年7月25日, 日本不宣而战悍然发动甲午战争。1895年4月17日,清朝战败后由李鸿章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条约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钓鱼岛等作为台湾“附属岛屿”一并被割让给日本。

1900年,日本改名钓鱼岛为“尖阁列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侵华战争全面失败。根据《开罗宣言》及《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必须归还中国。1972年中日建交时发表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重申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说到琉球、甲午海战、钓鱼岛,白三立和卓奕笃两个人的先祖跟这些字眼还很有曲割舍不断的渊源呢。

白三立的先辈,就曾经作为明朝的册封侍臣 舀胡砸委派出使过当时还是中国附属国的琉球王国。先辈的这一光荣出使经历,至今明白无误白纸黑字地记载在白三立祖传的《白氏家谱》上。在家谱里,前往琉球途经的钓鱼岛按海西方言写为“好鱼须” (Haoy-usu),与清朝编制的《坤舆全图》及近日发现的欧美古地图上的地理标志是一样样的。 ,

家谱附录的诗词选辑,还有一首时贤赠别琉球国来华留学生的《送琉球生还国》:

圣教无天外,华风白海中。

三臣辞卉服,五载入槐宫。

返国君恩重,谈经汉语通。

片帆看渐小,万里去何穷。

托宿凭鲛客,传书倚水童。

重来应有日,临别此心同。

到了白三立的高祖父和卓奕笃的外太爷这一辈时,就更有故事了。

高祖父和外太爷两个人是同窗,同一年中的秀才,又一起到省城准备参加乡试。

到了省城时,恰好左宗棠、沈葆桢创办的船政学堂也贴出了招生公告。生性豪爽的外太爷看了公告内容后,顿时热血沸腾了起来,拉着高祖父就要去报名。

世代诗书传家对读书人仕的人生途径再熟悉不过的高祖父很不以为然,他说,科举取士,天子门生,这才是吾辈读书人该走的正道,考什么船政学堂呀,哪本书上都没见过这名堂。

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的两个同窗好友从此分道扬镳,按照各自心中认定的阳光道各奔前程去了。

二十几年后,任职北洋水师都司的外太爷随丁汝昌驾驶军舰访问日本海军时,猛然发现几年前还落后于大清国的日本海军装备,居然早已迎头赶上并把北洋水师远远甩在后面了。看着日本军舰上装备一新着最先进的“山内速射炮”、“LBS测距仪”等一大批新式武器,丁汝昌、外太爷等全舰官兵心中犹如掀起了一场大地震。

访问回国后,丁汝昌、刘步蟾等人力陈“添船换炮”。心急如焚的外太爷也致信在京城当御史的老同学高祖父,高祖父立即上奏折请求暂缓停建颐和园以确保海军经费。

日本为了全力扩充军力,不但把支柱税源酿造业、烟草业的税收用作军费,发行海军公债,而且天皇率先垂范,主动削减皇室预算,王公富豪也纷纷解囊捐资。1885年,日本军费开支已达1500万日元,1892年甚至猛增至3450万日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的41%。

和全国上下团结一致磨刀霍霍的东洋邻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清王朝权力中枢出于政治斗争需要的考量,光绪皇帝却批准了翁同龢以户部名义的奏折,暂停南、北洋购买枪炮舰船两年,不惜挪用海军军费近1200万两,以填补修建北海、中海、南海、颐和园的经费窟窿。慈禧太后甚至严斥上奏折的高祖父:“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大难很快就将临头的国人-眦时音然还在茶馆里传说着一个蔑视日本人的笑话,说小日本国弱民穷,居然得靠天皇从牙缝里抠肉才能供养海军。

外太爷目睹满大街以抽食大烟、提笼架鸟为荣的人们,这种时尚甚至早已传染到了军营里,痛苦地对高祖父说,而今帝后两堂暗斗于内,翁李两党倾轧于外,居庙堂之高者不谋国忧,吏臣官兵不思职守,似此上下糜烂一气,国事岂可为耶?不久之后,外太爷就辞职去国远赴南洋了。很快地,高祖父也找了个理由告老还乡了。

外太爷在南洋创业成为巨贾富商后,积极响应支持孙中山先生的国民革命事业,先后荣膺大元帅府奖凭、中华筹饷会二等银质奖章、中华革命党三等有功章和旌义状。外太爷还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念碑的捐资者之一。碑后的烈士墓由长方形碑石垒成,系由海内外国民党支部或个人捐资,每块方石上都刻有捐资者的芳名。为嘉许外太爷的拳拳义举,中山先生还为外太爷在龙庄老家所建的五间厢大厝亲撰大门楹联:乐看文明新世界,安居容膝大中华。

满清垮台,二千多年的封建帝王专制统治制度终于结束了。民国肇始,百废待兴,正是国家急需人才之际,外太爷又毅然遣送其长子,按辈分该是卓奕笃的外伯公,回国加入中华民国组建的首支航空部队。

淞沪战役之后,时任航空署长张惠长激于民族大义,坚决反对蒋介石积极内战消极抗日的政策,辞去防空署长职务,追随孙科南下广州任西南空军总司令,并通电全国“空军誓不参加内战,不再为任何人的工具”,作为张惠长手下得力干将,外伯公和刘植炎、吴金福又亲赴菲律宾,向华侨募捐了十五架飞机的购机巨款。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外伯公“奉檄空界,赴疆场,驱强寇,为国奔驰,出生人死。”民国25年3月,大伯公在《先母出葬哀章》中述及:“不孝远游沪上,奉电匍匐奔归,归时则阿母含殓八日,桐棺一具横陈堂上,慈颜莫亲,千呼万唤亦不一应。”“伏念不孝为微禄所误,身许党国,南北奔驰,迄今无宁岁,贻累母忧,背负母恩,生未能养,病未能侍,毕世劬劳未能丝毫分任,生死永诀,亦未能一面相见,平生惨痛何以如此!”在《祭先母文》中,他又写道“呜呼,阿母安厝而后,流光易逝,瞬又三日矣!维阿母在日,,不孝侍奉无状,今后欲再依依膝下者,祗有梦想中得之而己。不孝现因任命在身,赶赴沪上,未能在家守制,哀随庐墓。念君子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不孝际丁母犹,复犹奔驰万里,不孝此心毋乃太忍乎?”两篇祭文,外伯公肝肠寸断。每每读此,卓奕笃犹如身临其境亲体其心而竟至涕泪俱下!

1937年,抗日将士从厦门胡里山炮台发射的炮弹,命中击沉了日军“箬竹”型13号舰,首开中国战区击沉日船的辉煌战绩。胡里山炮山始建于光绪二十年三月初八,史誉为“八闽门户、天南锁里山炮山始建于光绪二十年三月初八,史誉为“八闽门户、天南锁钥。”当年外太爷在船政学堂求学期间曾到此实习过。命中日船的炮弹,正是发射自炮台于1893年从德国购买的克虏伯大炮。

遗憾的是,外太爷无法分享这一捷报的喜悦了,他已经于三年前仙逝长眠于菲律宾。

外伯公设法搜集了相关战况资料及图片,隆重举办了家祭仪式,告诉九泉之下的父亲这一消息。

这些老掉牙的故事,白三立小的时候白爷爷不知已经给他讲过了多少遍,白三立听得耳朵里都快长老茧了。真正能理解这些事情,要等到白三立上高中以后,特别是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了。

给白三立留下深刻印象的-劫县白奶奶教给他的一首早年流行的台湾民谣,至今白三立还能完整地哼唱出来:

台湾糖,甜津津,甜在嘴里痛在心。要问此糖何处做,此糖做自台湾人。想当初,郑成功开辟台湾多艰辛,要为后人多保存。甲午年,起纠纷,鸭绿江中浪滚滚,中日一战我军败,从此台湾归日本……

当年儿子卓越上军校念国防生前,卓奕笃老师曾经特意带他专程凭吊过旅/顷威海卫等古战场。有一次跟白三立谈到甲午海战时,卓老师以学者的睿智议论说,甲午之败,并非仅仅败于器不如人和技不如人,更关键的是,败于国家制度的落后,败于没有及时跟上时代的步伐走进正确的现代化路径。日本的明治维新虽然还保留了天皇制和封建武士的表皮,但关键问题上却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体制上全面学习西方先进经验。相反的,清朝却在“中体西用”的错误口号下仅引进一些西方“器物”,仍然顽固地维持其腐朽没落的老旧体制而不思变革。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永葆万世兴盛,道路不可能是笔直向前的。想让日本绝了欺侮中国的心思,关键还取决于我们自身,就是中国要真正强大起来,这也是二千年中日交往史告诉我们的经验。我们做为后来人应该做好的是,善于穿透历史的重重迷雾,洞察历史规律,把握当下,勇敢地挑起一代人的历史担当。

卓老师说,封建社会行将寿终正寝之前,极少数睁眼看世界的先进分子也发现了老大帝国的病症所在,知名度较高的是严复等人。其实还有曾任福建巡抚的徐继畲。

徐继畲在他所著的《瀛寰志略》中,以颂羡的笔调赞扬了美国的体制优点: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浸浸乎三代之遗志。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为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袭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这一段文字,至今还镌刻在美国白宫附近的乔治·华盛顿纪念碑上。

克林顿访问中国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还提到这件事呢。

国人向来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徐继畲这一振聋发聩的醒世良言,却被腐朽没落的清王朝视为影射抨击清朝庭,皇帝不但迅速封杀了他的著作,而且马上把徐继畲治罪罢官,放逐长达18年。

这本书,卓奕笃在外祖家和白爷爷的书房里都见到过。外太爷后来会转而同情资助孙中山的革命事业,估计也与受《瀛寰志略》的影响不无关系。

洞察了封建专制的周期性兴衰而终生向往科学民主的先贤们,无奈却受制于时势环境不得施展身手,怎能不令后代人,慨叹嘘唏呢!

说得真好。有一次白三立去参观合肥李鸿章故居,很多游客都情绪激昂地大骂李鸿章是“卖国贼”。李鸿章可能早已料到其身后会有这样的历史待遇,所以生前就抛出一个“裱糊匠”理论来为自己辩解开脱,他说: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问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绝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风小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 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有何术能负其责?”

可悲可叹的裱糊匠!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