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一章 学成归去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考虑一会,侯海洋道:“我已经工作两年了,相信我,再过一年,我一定回岭西,要是调动不成功,我就辞职回来去肖强的路桥公司。”

把秋云送回家,侯海洋去找了杜建国和肖强两父子,杜建国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心情特别高兴,嚷着要不醉不休,三个找了一个吃江鱼的火锅店,要了一瓶岭西老窖边聊边喝。

杜建国道:“你晓得不,你们茂东黑山县的一个矿老板被打断一条腿?”

侯海洋来了岭西倒是没有听闻,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

杜建国道:“黑山那边开矿乱得很,听说是一个叫许哥的人和当地一个姓马的矿老板争夺矿山的开采权,许哥知道争不赢了,就让人在大白天的麻将馆打断他一条腿。这个马老板知道痛了就放弃了。马老板根本不敢报警,是我在当地一个媒体朋友给我说的。”

侯海洋道:“不报警,你们就不报道吗?”

杜建国道:“岭西日报是主流媒体,都弘扬正能量,这种没有对证的新闻,我们一般都不乱报,这些就是茶余饭后我们内部人士讨论的话题而已。”杜建国喝了一口酒继续道:“现在警力都有有限的,不会去捕风捉影。换句话说,就算打死人,只要受害方不报警,不追究,警察找不到凶手也就不得管了。”

侯海洋道:“还好,我现在管的城关镇没有什么矿产,不然这些黑吃黑的,还真不太好管。”

杜建国道:“不过,我听说你们茂东新来公安局秋局长就是省厅专门来打黑的,黑山矿山治安一套糊涂,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既然说道秋忠勇,侯海洋就没有必要掩饰,他告诉了杜建国秋忠勇就是自己的未来岳父,杜建国叹道世界真小,去年他才做了秋忠勇的专访。

吃完三斤鱼头,三个人又要了一斤煮花生继续摆,侯海洋道:“这次回去之后,我就要认巴山经开区的主任,这次来岭西就是来充电的。”

杜建国哈哈大笑道:“岭西的经开区才刚刚拉开帷幕,现在入驻的企业都没有完全落实,你们巴山也来凑热闹,你们有什么资源?据我所知,只有红苕算是特产。”

肖强红着脸道:“建国,你不要乱说,巴山人杰地灵,有茶,有水,有矿,只是大隐隐于市,要是规模化管理也是有潜力的,岭西开发区摊子铺的大,巴山可以搞小而精嘛。”

侯海洋道:“眼镜果然有见地,我就是这么想的,其实除了当地本身的自然资源,巴山以前有个国营的中药厂,后来经营不善倒闭了。我们杨县长在与云南那边有个同学,通过他联系到云南黑药集团,那边派人过来了解到巴山不管是熟练工人,还是中药种植都是有底蕴的,如今已经达成投资意向,光是这一单我们这个经开区就基本搞得转了。”

肖强道:“对了蛮哥,下半年把圈子拉起来了,我打算来你们高新区投资弄个茶厂,茶厂投资小,就算亏也亏不到几个钱,劳改那几年出来之后,我突然发现茶叶才是我个人的最大爱好。”

杜建国喝得有点多,就没有太多顾及,冷哼一声,道:“爸,你搞哪个茶厂纯粹的吃多了,又要种又要炒的。上次喝了蛮子那边的泉水才叫一个甘甜,你有那个钱,不如弄个矿泉水长,接跟管子到瓶子里头,就可以来钱。”

侯海洋喝得不少,但听着父子俩你一言我一句,倒是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便开始总结发言:“我学了几天生态经济,总体来说如你们所言,要因地制宜,巴山的条件肯定吃不了胖子,但也肯定不是不可作为,你们在省城,网网宽,眼界广,要多给我出点子。”侯海洋剥了一颗花生继续道:“眼镜,辉煌公司有没有想过搞房地产,我家秋云搞过宏观经济研究,房地产将大有可为,你们建筑队伍都是现成的,只有搞的到贷款和准入门槛,以后就是坐到数钱。”

肖强道:“你别说,我倒是有这个想法,现在修路修桥都是帮政府干活,养活一个公司倒是完全没有问题,但利润都是透明的,没有太大的搞头。”

杜建国道:“这个我赞成蛮子,现在我们日报广告最大的金主就是地产商,我看他们都不差钱。”随后,杜建国朝侯海洋伸出大拇指道:“蛮子现在有了秋云,我看是文韬武略兼修了,我以前只晓得你会打篮球。”

肖强若有所思,虚着眼镜道:“我以前倒是认识一些银行的老总,不晓得现在去找他们还会不会理我。”

就这样,一盆鱼、两盘花生、三瓶白酒,把三个谈事业男人撂翻在火锅桌上。

很快,岭西大学的课程告一段落,趁着周末,侯海洋带着秋云回到了巴山,这一次,侯海洋没有叫老李开车来接,他们选择来到岭西的城北汽车站,买了去往巴山的大巴票,秋云称这次回巴山叫寻梦之旅,她很想知道李酸酸、赵良勇、赵海等人的情况,用她自己话说,她经历不少的同事,但旧乡这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刀刻的一样,永远都忘不了。

这次赵海被侯海洋委托成活动的召集人,在霸道鱼庄的包间,李酸酸、赵良勇、刘友树、王勤、代友明几个还在旧乡打拼的人已经坐在桌边开始剥瓜子,大家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也没有太多话可讲,都耐心等着主角到场。

赵良勇却不一样,他在侯海洋的关照下,已经混到了城关镇中心小学的副校长,比起旧乡来说,含金量不知道多了多少倍,每年托关系找他的人都在排队,如今正值七月,很多家长都在找到他做最后的冲刺,赵良勇手中最新款的诺基亚8250手机被打的滚烫。

“对不起,名额满了。哎,这不是钱的问题……”赵良勇刚坐下,便又起声接电话。

“龟儿子,小人得志。”李酸酸翻着白眼,吐着瓜子壳道。“要不是蛮子帮你的忙,你还在旧乡吃粉笔灰。”

“侯海洋他们要来了,李酸酸你把瓜子壳收一下,吐一桌子都是,像啥子。”王勤好生提醒道。

“王校长,你就不懂了,侯海洋和秋云之所以安排这一桌,就是要找寻当年的回忆,要的就是旧乡的原生态。”李酸酸嘴巴虽这样说,但还是把瓜子壳全部扫到地上。

中午十二点半,在赵良勇和赵海的迎接下,侯海洋和秋云来到霸道鱼庄二楼的包间,桌上的人大多数混在旧乡,近十年的时光已经在他们身上刻下了岁月的痕迹,王勤个子本来就不高,年近五十的她,竟略有些驼背,让侯海洋和秋云见后不禁唏嘘。

赵良勇刚坐下又接到一个电话,下去之后一会功夫又带上来一个老熟人——当年的新乡镇的党委书记乐彬,乐彬作为当年学校的上级领导,神一样的存在,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和几个乡村老师单独吃一桌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侯海洋目前的位置的含金量已经超过了乐彬,但毕竟乐彬是老领导,在一番劝说之下,乐彬坐上了首位。

“秋云,你都没咋变呢?怎么保养的?来,坐我边上。”李酸酸拍拍身边的板凳,示意秋云坐过来。

时间就像流水,当年秋云和李酸酸基本是水火不容,而现在,它冲淡了双方当初的恩怨,只剩下淡淡回忆。“你不也也一样,皮肤那是那么白。”秋云礼节性地恭维道,并挨着李酸酸坐下,还掏出坤包里的小礼物——一个粉饼送给李酸酸。

大家都坐定了,侯海洋道:“请乐书记讲话。”

乐彬来参加这次聚餐,并不是完全是为了捧侯海洋的场,更多的是找寻当年快乐的回忆,来到县城以后,乐彬没有了当年乡镇一把手“挥斥方遒”的快感,城管工作带给他的是无尽的负担,整天与化粪池,污水沟,垃圾场打交道的他很有些心力憔悴,他想纯粹想借这次机会,散散心,缓解下压力。

乐彬道:“今天是旧乡学校的聚会,还是让当年赵校长讲话。”说着看着侯海洋,表示征求意见。侯海洋应承道:“应该的,赵校长你就来个开场白。”

赵良勇穿了一件丝质的花花公子牌T恤,梳的大背头,腰杆上别了手机,还带了一副金丝眼镜,很有些成功人士的派头,道:“讲话讲不上,我就说个祝酒词:十年弹指一挥间/旧乡同窗换新颜/勿忘当年共患难/携手共进酒杯端。”说着端起酒杯,依依和大家碰杯。

李酸酸平时从不敢喝酒,一杯下去就要乱说话,今天难得故人都聚齐了,也和大家端起酒杯。此时,一大盆沸腾鱼带着油辣椒刚浇上去的呲呲声被端了上来,大家就开始自由发挥。

赵良勇对身边侯海洋道:“蛮子,听说秋云现在回来岭西大学当老师了,你们什么时候点蜡烛?到时候莫忘了来巴山办一桌,我们都要来朝贺。”

侯海洋道:“谢谢关系,先领证,明年春节之前办。”

李酸酸和侯海洋中间虽然隔了两个人,但耳朵特别尖道:“秋云,你这下要把蛮子抱紧点,蛮子是个人物,早点把事情办了才稳当。”

赵海坐在李酸酸旁边,道:“李酸酸,你嫁了没得,自己都搞不清楚还管别人?”

李酸酸正在拿着筷子往嘴巴里送鱼片,放下筷子后,道:“我比秋云还要小一岁,我不急,再说要找也要品行端正的,宁缺毋滥。”李酸酸这句话颇有挑衅的意味,赵海跟着洪平超社会也有一段时间了,动不动就要拔刀,这次因为场合特殊就忍了,他也不再去招惹李酸酸,转移话题,端起酒杯对侯海洋道:“蛮子,当年我们经常一喝酒的时候就觉得你不同寻常,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我们旧乡学校的骄傲。”

侯海洋道:“赵海,我平时很难碰到你,我知道你现在跟着洪哥再混,如果觉得不合适,我可以帮你找个稳定的工作,县城的开发区将会有很多就业机会。”

赵海摸了摸鹰钩鼻子,道:“蛮子,我跟着洪哥有自己的打算,我坐过一次班房,心里有数。”赵海最近跟着洪平在茂东各县的矿山穿行,是洪平的得力干将。而洪平的队伍,号称茂东矿山企业的雇佣兵,专治行业对手各种不服。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