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九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取得副处后备资格后,黄梧都做梦都想着那顶副处的帽子,正儿八经不偏不倚地戴到自己的头上。

让梦想成真的路线图对黄梧都来说,那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他集中火力猛攻市委常委中的关键人物。’决定黄梧都能否升迁的关键人物,说白了无非就几个人,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

从字面上理解,《干部选拔任用条例》的条条框框不可谓不多,其政策的严肃性不可谓不周密。

但在一些地方,对一些领导而言,上级煞费苦心制定的政策,他们都能轻而易举解构利用。在他们眼中,再严厉的条规律令,都只是升官发财的工具而已,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曾几何时,群众公认、德才兼备、推荐、考核、公示、个别酝酿集体研究、监督等等选拔任用干部工作的关键词,还是何等神圣。的字眼。但到了一些掌握干部使用任命大权的人手里,就能恬不知耻变成买官卖官的遮羞布,早已异化成为走程序的玩意儿了。

不是吗?书记、组织部长眼里,后备干部都是经县、区委推荐,市委考核组考核,组织部部务会和市委常委会集体研究过的,按规定哪一道组织程序没过过?纪委把关?那些雪片般堆积而成的,按规定哪一道组织程序没讨讨?纪委把关?那些雪片般堆积而成的举报材料,时间那么仓促,也经过程序严谨无可挑剔的调查过程,结论基本都是查无实据了事。也难怪媒体上公开报道过的案例,有级别还不算低的贪官出事前就曾公开叫嚣:你尽管举报去吧,你每告一次我官就升高一级!

黄梧都一路走来的经验总结,以他精良装备优势火力的猛攻,少有抵挡得往最后不乖乖缴械投降的领导。

都说尽人事而听天命。每每处于进退去留的时候,黄梧都的脑细胞就特别活跃。他不但有运作凡间世人的能耐,还要动用远在天上的神明来助他一臂之力,他才不甘心被动地听天由命呢。

这样的说法也不准确,几年前那位风水大师就给他泄露了天机,他命里注定该官居县处级的。

谁谁的举报信里反映黄梧都没有坚定的信仰,那都是没有深入群众调查研究的瞎编。黄梧都每年花在神明头上的香火钱少说也有几万块,海西省稍有点名气的寺庙宫观,哪一座不曾出现过他磕头跪拜的身影?就是舟山南普陀、无锡灵山大佛、九华山等等佛教圣地,他也都一一和老婆不远万里不辞辛劳朝拜过,这还不足以雄辩地论证黄梧都有无比坚定的信仰吗?

孔夫子他老人家有句至理名言: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活人方面我黄梧都都摆平了,我还要用一贯的虔诚搞定仙界神佛,让诸路神仙保佑我顺利当上副区长。

黄梧都带着老婆再一次连夜赶到舟山南普陀行香许愿,他每年正月初一都要到南普陀烧上头炷香,神明应该早对他的殷勤表现心中有数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多月后,黄书记如愿以偿坐上了热眼巴望多年的副区长交椅。七个后备干部中,只有三个人得到提拔,另外两人一位任海西区人大副主任,一位任有名无实的海西市某局副调研员。副区长的任命书表明了组织上对黄梧都的充分认可,他是万里挑一的七位后备干部中最闪亮的那颗星。

副区长这把交椅,黄梧都等了好几个年头了。当年那位算命先生早就算好他是有“县命”的人了,副区长和副县长就是一个级别的,命中注定的事,避也避不掉,黄梧都得意地回想着,他还在代课的时候,有位同事告诉他,字典里没有和“命”一个读音的第二个字。他翻了翻字典,果真如此,说明每个人的命都是不一样的,我黄梧都命中注定有“县命”的,汉字真是博大精深啊!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当上了副区长,应该不再会把乡镇党委书记的位置当作一回事了。

但黄梧都不这样想,能够从一千众科级干部中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本来就应该把他和其他平常的干部们区分开来,黄梧都可不是一般的人呢。

黄梧都心里有九十九道弯弯。副区长算计到手后,他不仅继续算计着把白三立挤走,好让乖巧听话的田壮壮接任镇长。这其实也无可非议,发现培养接班人也该是党委书记不可推卸的重要职责,对工作难得上心到位的他,也该好好地履行点职责了。

晤都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在运用把控权力方面,他常常有剑走偏锋的过人之处。走完法定程序,在人大常委会上当选为副区长的当天晚上,他就拿着一个鼓鼓的牛皮纸文件袋,再一次来到万乌办公室,一方面千恩万谢万书记的栽培提携之情;一方面站在主动为区委工作大局分忧的高度,慎重建议白三立不适宜继续担任新港镇镇长,可由更开拓更加有闯劲的田壮壮接任,为了利于工作的衔接延续性,他可以继续辛苦兼任一段时间的党委书记。

其实也不能太过谴责黄梧都官迷心窍。1948年民国政府选举总统之前,蒋委员长就曾经对总统的任期发表过高见,他说,在中国四年能做成什么事?最好十年八年至少也得六年,怎么能照搬照抄美国总统的四年任期制呢?

万乌并不明确表态,只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黄梧都的想法了。

告辞出来时,放在万乌办公桌上的文件袋黄梧都并没有带走,文件袋是田壮壮准备的,黄副区长现在不用亲自操心这样的具体事情了。

黄梧都希望继续兼任党委书记,考虑的并非区委区政府的工作大局。他有自己精明的小算盘。

当然表面上看,是为了田壮壮的顺利上任。但其实他还有两层更深层次的心思。

首先,兼任党委书记能保住很多现实利益。副区长虽然有级别够风光,但讲究现实还是党委书记来得实惠。特别是像他这样大手大脚花惯了的人,如果手中没有了那个可以随心所欲乱支配的钱袋子,每年公私兼顾请客送礼玩小姐少说也得几十万的花销,九副不如一正,副区长哪能这么潇洒过日子?

更重要的,他必须把白三立排挤离开新港镇,好让田壮壮有充裕的时间和空间,帮他掩藏好几年来留在新港镇的尾巴。他很担心,如果白三立接手党委书记的话,他的狐狸尾巴难保哪一天不会流血化脓发臭。

这叫一箭三雕。高明的弈手,走一步往往能前看好几朱、谁涕这叫一箭二雕。咼明的笄于,走一步往往能前看好几步。谁说露峥嵘罢了。

当然,这一记妙招的实现,全指望着卓奕笃早点滚到新加坡。没有了卓奕笃这个靠山,白三立那个书呆子早就该被万书记晾一沩去了。

万乌的心思,还真被黄梧都猜准了。

卓副部长在那个位置上,多少县区领导想套近乎还找不着时机呢,万乌就有这样的好机会。卓奕笃的得意门生白三立,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中间人,真是刚犯困就有人给递个枕头,万乌时常暗自庆幸自己的狗屎运。

万乌的想法,白三立在镇长的位置上千个三两年的,就给他转个书记当当,对卓副部长而言,就是投桃报李的好招数了。

都说机遇只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人,如果白三立脑筋活络些,动作主动些,万乌的想法可能早变成现实了。偏偏白三立从来就没有想过让恩师的招牌为他的仕途发展发挥些什么作用,看着白三立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万乌还能屈尊主动向他提起这事不成?

确认了卓奕笃下个月将赴新加坡脱产培训的消息后,万乌马上改变了想法,他交代组织部,科级干部考核调整工作暂缓到下个月底才铺开。

干部考核工作程序基本走完的时候,万乌和组织部长逐个找拟调整变动的现任正科级职位干部谈了话。

也许是为了体现礼贤下士,万乌找干部谈话都是直接下到干部工作单位里谈的。就因为这个缘故,黄梧都还钻空手耍了白三立。其实确切地说,应该是耍了万乌一回。

难道黄梧都不想混了,竟敢耍到万书记头上?究根追底其实是官僚主义给黄梧都提供了耍心机的便利。

原来万乌通知了组织部长,我们下午一起到新港镇找谁谁谈话吧。组织部长让办公室通知到位。办公室通知了黄梧都,下午书记和组织部长到新港镇找你和白三立谈话。

黄梧都知道万书记谈话的目的是冲什么来着,他心里不愿意让三立和万乌有见面说话的机会。

黄梧都让办公室通知白三立下午到海西市政府出席一个会议,这个会议其实只要求一位分管的副镇长参加就可以了。

黄梧都把腰身躬成九十度角分别与万乌和部长握了手后,把田壮壮介绍给了有点疑惑的组织部长。万乌早就认识田壮壮了,黄梧都几次到他家里时都带着田壮壮去的。

到小会议室坐定之后,黄梧都才突然想起来的样子随口说道,白三立说他下午有点事,可能赶不回来了。

万乌和组织部长的心里都觉得受到了白三立的怠慢,想想多少乡镇长主动约他们两位领导汇报思想,他们都不一定排得过来时间呢,这个白三立倒真是淡定得出奇。

万乌和组织部长哪怕只要有一人亲自给白三立打个电话,黄梧都的西洋镜就会马上被打破。但黄梧都胸有成竹,他知道万乌和部不会亲自打这种电话的。可怜的白三立这个时候正聚精会神地在市政府会议室里做着会议记录呢。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