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九章(三)

上一章: 下一章:

过了几天,接到区委办公室的电话通知后,白三立匆忙赶到了万乌的办公室。

工作人员把白三立引进去的时候,万乌正通着电话,头也不抬地示意白三立坐下。

约摸有五、六分钟之后,万乌终于放下了话筒。自三立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微笑着向万乌问了一声好。

万乌再次示意白三立坐下,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令白三立有点摸不着头绪的话,白镇长,听说你好忙啊!也不等白三立回答什么,他离开了舒适的老板椅,踱到白三立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时工作人员送来了三杯热茶。

要说忙不忙的话,白三立还真的是很忙。目前的行政运作体系,稍有点事业心和责任感的人坐在乡镇长那把椅子上,要说不忙那是假话。倒是乡镇党委书记宏观一些,如果民主集中制贯彻得好一点,胸怀宽广点,也不把权利当成多大的事,那还可以当得洒脱一些的。当然摊上黄梧都这号人的心思,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对工作一点也不上心的话,那就更是山高皇帝远赛似活神仙了。乡镇长却是很难超脱得出来的,就乡镇政府组织法规定的职责所引申开来的行政事务,就够乡镇长们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

这样的观点,万乌也曾经在干部大会上语重心长地教育过一些乡镇主官,并非是白三立的独家体会。

白三立正没头没脑地开着小差的时候,组织部长进来了。万乌正式开始了谈话,部长打开厚厚的专用笔记本记录着。

这一次的科级干部调整,你个人有什么想法,说说看。万乌抛过来话题。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组织上应该有通盘的考虑。白三立诚恳地说。我曾经为班子其他成员和镇里头后备干部的使用向您和部长提出过个人建议,但从来没有就个人的事找过您和部长,或者通过任何社会关系给你们打过招呼,因为万书记经常在会上强调区委会公正对待每一位干部的。

部长边记录边点着头。

好的。万乌似乎很满意。他首先充分肯定了白三立在新港镇的工作实绩、群众基础和作风修养。梧都已经提拔为副区长,按说应该考虑让你接手担任党委书记。

万乌停顿了一下,见白三立没有接上话茬,就继续说道,但省、市都有相关领导出面建议黄梧都继续兼任新港镇书记一段时间,梧都本人也向我提出类似的要求,希望你能理解我。

白三立早就预料到黄梧都的心思。还在推荐副处后备干部的时候,黄梧都就似乎推心置腹地跟白三立商量说,你帮我好好运作运作推荐票,我升任副区长,也好推荐你接任党委书记。白三立也不拐弯抹角,笑着回答黄梧都道,你升任副区长是顺理成章的事,至于我,领导不必多虑。如果组织上要重用我,新港镇没有位置可能也会考虑别的地方;如果组织上认为我不适合,即使你高升后空缺出来个位置,也轮不上我来操心。一幅)J枪不入的世外高人模样,当时就把黄梧都噎的,可又不好发作。

按照万乌的经验,如果换成别人是白三立,早就使尽浑身解数明争暗抢了。但白三立只是微笑着聆听着,根本没有表达什么想法的意思。

乌只好又自顾往下说了。这样吧,科技局过去几年工作平平,区委考虑需要有个业务能力比较强的人去开拓新局面。不知你的意见如何?

我服从组织安排。白三立爽快地应承。然后又慎重地问道,科技局牛局长年纪多大啦?

已过了退居二线的年龄。组织部长回答道。

局里的副局长情况怎样?会不会影响人家的进步?白三立的意照,他不想因为自己而阻档下副局长的前程。

两位副局长条件都还不成熟,最多提个主任科员,独当一面还要锻炼。万乌一幅深思熟虑的口气。牛局长和其他副局长是区委考虑的事。你尽管放心去上任就是了。

白三立起身告辞的时候,万乌满面笑容地拍了好几下他的肩膀,连声称赞白三立很有大局观念。

万乌紧接着找牛局长谈了话。牛局长可没有多少大局观念,也不那么轻易就能理解万书记的难处。

牛局长着急地说,我的身体还很好,还想多干几年工作。当然很出格的话他还不敢在万乌面前说。

牛局长着急是有前因后果的,这要从他的母亲说起。

牛局长的母亲李大姐在海西区是妇孺皆知的人物。

追根溯源的话,李大姐算是土改时参加工作的老干部了。因为曾长期负责妇联领导工作,所以大姐的名头被人们叫了一辈子,从她还是大姑娘的时候,一直叫到如今她已是太奶奶辈分的人了,也没有谁曾想过改变这个热情的称呼。

李大姐凭她泼辣的性格和任劳任怨的工农干部作风,很早的时候就做出过傲人的业绩,曾以全国妇女代表的身份受到过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虽然当年的合影早已发黄,李大姐也搬过几次住房,但这张全家人引以为荣的老照片一直都挂在客厅墙壁的显眼位置上。

就是因为这段珍贵的历史,海西区民间至今流传着李大姐的一些掌故轶闻。

因为夕前貝0;I、讨海西老家卧窜田的坦千藤乃咿奩的肯形蚊帐,在北京宾馆的房间里,李大姐始终也弄不明白该怎么使用从屋顶天蓬垂直挂下来的圆帐。回到家里后就当作北京的新鲜事到处告诉小姐妹们:北京人就是高级,连晚上睡觉时都是站直着身子的。

第一位给大会作报告的海西籍中央领导人,因为海西地方腔调实在太浓了,大会只好另外安排了一位工作人员给他当翻译,以至于有外国记者曾在文章里描述这位领导人时写到,他在给他的同胞讲话时还必须经过第三者充当翻译。李大姐可好,,她回到海西传达会议精神时,对这位中央领导人赞不绝口,说是只有他的普通话最标准,每一句话她都听得明明白白。

李大姐只生养了牛局长这根独苗,自小众星捧月似的宠着,人倒是挺像他胖嘟嘟的体形一样,一看就是个心宽体胖的忠厚老实人。坏就坏在从上学到参加工作以后,无论学习或工作成绩,总是最下面垫底的那一位,成了一心望子成龙的李大姐最大的心病。

那时社会风气还马马虎虎,李大姐虽然贵为区委常委,也不好意思指名道姓要对自己的独生子拔苗助长。

伴随着社会的急剧变化,李大姐心里头越发着急起来。特别是看到和她同时代的领导人,人家的孩子要么子承父业进步不断,要么下海经商没几年成了暴发户,最不济的也都在别的大地方有名有声的单位里供着职,只有她的宝贝儿子,还是她管辖下的一个小部门里的一名普通职工。

那时候的儿子倒是想得开,他从小就只关心好吃好玩好穿的东西,除此以外,他一点也没有和别人攀比什么的兴趣,但是儿媳妇可不干了,她不失时机地经常开导婆婆,您现在还在位子上,咱家还能风风光光的,过几年您也该退下来了,那时怎么办?一个平头百姓家,小牛无所谓,小小牛的前途谁来操心?

宝贝孙子的将来,这个虽然有点遥远的话题,却直击中李大姐的心坎。她决心把小牛扶上马,儿媳妇说得在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李大姐的心思一动,一直蔫不拉唧的小牛,突然间就变成了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似的,想不进步冉冉升起都很难了。

两年多时间里,小牛很快由职工转干,由一般于事提了副科长、科长。

李大姐要退下来的时候,一辈子从没有跟组织讨价还价的她,理直气壮地提出,退居二线没问题,但必须把小牛提拔到当时还是二级局的科技局当局长。

为了安抚李大姐,为了团结稳定大局,区委书记示意组织部临时考核了当时还没纳入后备干部队伍的小牛,在李大姐由区委常委退居区人大副主任的前一个月,小牛被突击提拔当上了科技局长。

过了不到三年,因为上面重视科学技术工作,科技局由二级局升格为正科级别单位的时候,牛局长又顺理成章由副科级干部升任为正科级干部。也是应了姜还是老的辣那句老话,其实当年李大姐已风闻科技局很快会升格的,先安排小牛把位置占着,虽然李大姐已经正式退休,成了那位普通话最标准的前中央领导人在位时经常自称的小小老百姓,区委书记也不敢调整别人来当局长,也算做了个顺手人情,刚好可以捂住李大姐那张无遮拦的嘴巴。

牛局长当了近十年一把手后,人成熟了许多,也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家从小到现在能一直过着好日子的原因,并非他的命就一定比别人好,其实都是李大姐和自己手头上的权力换来的。我们长期以来的体制设计就是这样,干部的一切待遇,都白纸黑字地写着,和你的职务级别成正比。更不用说那些提不上台面的所谓潜规则,没有了那个位置,谁还会跟你来潜规则?

弄清楚了这一切,牛局长就把局长这把交椅坐上瘾了,哪怕能在上面多呆一天,他也要多赖着一天。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