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九章(四)

上一章: 下一章:

身为一名新港镇本籍的干部,陈成业一直希望上级能派一位励精图治的人来新港主政。

作为镇人大主任,陈成业明白,从法理上,镇长是人大代表选举产生的。但实际上,所有领导班子的成员,都是上级一手任命的。也不管这个人是英雄还是狗熊,在人大会议履行选举程序时,上面都一律要求候选人必须高票甚至满票当选。如果有人真正接受人民代表的选择而落选了,那将是一个很严重的政治事件。

站在这样的角度审视自己的职位,陈成业有时觉得自己这个人大主任当得很窝囊,但这也是身不由己的事情。

因为干部的升迁任用,实际上都掌握在上级党委手中,要求干部们眼睛向下看,身体向群众利益倾斜,其实是很勉为其难的。如尔能碰上一位有理想有追求的主官,能坚持把辖区的事业发展放在首位,而不是一味向上看,那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但这样的干部,以陈成业的观察,往往很难走得远。

几年前白三立的到来,让陈成业和新港镇的很多社会人士觉得,新港有幸,终于来了一位好镇长。有一次和阳春木在灵源寺喝茶时,他们特意请圆通禅师写了一张“龙马精神”的条幅赠送给白三立。在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龙马并不是指的骏马,而是传说中一种似龙似马的神物,“精神”二字,在这里也不是名词,而是形容词,是很有精气神,很富有生机活力的意思。以白三立的传统文化功底,他当然理解其中蕴含的期望。

以白三立执著的事业心和宽阔的眼界,加上其长期扎根基层累积的工作历练,本来在镇长位置上可以做出更多的工作实绩的。但不幸的是,他遇上的是黄梧都这样的书记。按照组织原则,地方党委书记是领导班子的班长,其他成员只有摆正位置,围绕班长的思路配合开展工作。有句老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道理就在这里。

白三立难就难在这个坎上。尽管他处处摆正位置,像一个五好男人在自己家庭里的表现那样,“家务全包、工资全交”。但在黄梧都眼里,事业工作全可以不当一回事,他是那种一朝把权掌,便把令来使的货色,眼睛只盯着权利二字,有权就有利是他做事谋人的唯一出发点。更要命的是,他的为官哲学是武大郎开店,只选比我矮的人,不但自己不想干,还容不得别人比他高明。

偏偏白三立又是个处处恪守政治纪律的谦谦君子,他经常在公开会议上说,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团结,他竭力尽心地维护着班子团结,维护着班子形象。

海西地方的那句民谚说得好: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就像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都由碳原子和氧原子组成,一个可以致人于非命,一个却是可口冰爽汽水的原材料。陈成业他们也很理解白三立,在镇长的位置上委屈几年,真正想得心应手地施展拳脚,还得等到了书记的岗位上,这是任何一位体制内的干部最明智的选择。

眼看着黄梧都提了副区长,有那位在省委组织部的卓部长罩着,万乌应该会让白三立转任书记的。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卓奕笃赴新加坡学习了。陈成业不由得着急了起来,因为他很了解白三立,没有了师生关系的天然靠山,白三立又历来不屑于跑官要官,转任书记的希望肯定就悬着了。

陈成业急急地找到了白三立,耐着性子开导他说,没有书记的平台,想更好地做一些事情根本无从谈起。你不对自己负责,也要对新港的事业负责。该运作的地方,一点也清高不得。万乌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不方便的话,你尽管吩咐,我们也可以替你操作。

白三立诚恳地表示了谢意,他知道陈成业他们是真心实意地对待自己的,除了是对自己的充分认可外,也是从考虑新港镇更好地发展出发的。

但是他一字一顿郑重地回答陈成业说,一个动作也不要去做,千万不要去迎合个别人,千万不要自我作贱。至于万乌和自己的谈话情况,白三立也不方便给陈成业透露得更多。

话已至此,陈成业知道白三立的秉性,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回去之后,陈成业他们几个人忧心仲忡地商量了小半天。这年头,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只跑不送,平调使甩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甚至靠边示众。虽然不能说每一位手握官帽的领导人都是这副嘴脸,但这则民谣也从侧面说明了老百姓对日益恶化的官场生态是如何地不满了。

党委书记这么重要的位置,多少人赤膊上阵争抢买都不一定轮得上。白三立这样顺其自然冷眼旁观的态度,可能性不能说为零,肯定是负数的。

万乌找白三立谈话的内容,陈成业他们无从得知,但对白三立何去何从的考虑,他们的判断倒是绝对正磅了。万乌的初步方案,不但白三立当不了书记,因为黄梧都和田壮壮的合谋,白三立连镇长都必须让位了。

不行,虽在万乌的屋檐下,白三立绝不肯低下他那高贵的头,但为了新港镇,我们只有瞒着白三立越俎代庖了。陈成业他们做了最后的决定。

不行,虽在万乌的屋檐下,白三立绝不肯低下他那高贵的头,但为了新港镇,我们只有瞒着白三立越俎代庖了。陈成业他们做了最后的决定。

万乌最近忙得很。在海西区当了好几年一把手,他早就对区委书记的含金量知汁知味了。每次一放出风声要调整人事,怀着各种心思找上门来的各路神明总会让他应接不暇好一阵子。

只是这一次的人事微调整,因为空缺的位子不多,但很多干部都前来表达了勇挑重担为党多做贡献的迫切意愿,让万乌很是头痛犯难。

按万乌的意图,虽然还要一年多才到正式换届的时间,但为了多让出一些位子,好多安排几个人,组织部提出的调配方案明确规定,那些已到切线年龄的人一律退居二线。

所谓切线年龄,是各级地方党委为贯彻中央关于干部年轻化的要求,面对僧多粥少的现实而采取的一种应对办法。也就是说,虽然干部的正式退休年龄是男60周岁、女55周岁,但担任实际领导职务的人必须按统一规定的年限提前几年交班。提前交班的年限各地情况不一,按海西区的惯例,一般是男53周岁,女50周岁。

这种一)9切的办法,也可以说是地方上理论联系实际的创新。万乌就曾经在公开会议上自我表扬说,这体现了一种政治智慧。也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不科学,浪费了干部人力资源,面对诘闷,万乌反问道,除了统一切线提前退居二线,你还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吗?从此就没有人再敢当面提出类似的疑问了,直到前几天和牛局长谈话后。

那天上午看着牛局长涨红了脸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万乌就知道李大姐会有动作。

当天下午满头银发的李大姐就拄着拐杖来到万乌的办公室,蜀然步履动作有点迟缓,但风风火火的作风不减当年,尤其是洪亮急促的声音,让万乌真有点招架不住。

李大姐连珠炮似的发难。统一切线我拥护,但还没到换届时候,小牛又没犯什么错误,要不是人太老实没用,人家谁谁的儿子,跟他一样样的情况,你早提拔他当上常委了,小牛连个小局长都保不住,我也是海西土生土长的老干部,什么话我听不到的?……

得!得!李大姐,我找组织部再商量商量行不行。万乌赔着笑脸打断了她的话,再任由李大姐信口开河下去,场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李大姐知道小牛有转机了,就顺着梯子扶手下来了,却不忘半笑半嗔地用手推了一下万乌的肩膀说,还不是你万书记一人说了算,组织部还敢多吭一声。

当天晚上,牛局长的舅舅,也就是李大姐的亲弟弟,一个建筑包工头,就恭恭敬敬地上门拜访了万乌。万乌本来想推辞他带来的礼物,但李老板大气地一撇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朋友,我的一点心意,跟我姐、小牛都没有干系。李老板这么一说,万乌倒不好意思拒绝了,恭敬不如从命嘛!

就连以前从来不懂得上门来走动走动的白三立,这个时候也来添忙了。不过白三立还是放不开,自己不敢亲自来,委托了那位不打不相识的拆迁户艺术家杨思石,送来了他自己刽作的两幅书画作品。

虽然杨思石再三声明说,他来拜访万书记,自三立并不知情。他只是前来把新港镇地面的社情民意反映给万书记知道,那就是新港民间普遍希望白三立能留在当地担任党委书记。杨思石诚恳地说,他去年刚增补为海西区文化艺术界的政协委员,难得回家乡一趟,今天也可以说是认真履职的一次具体行动,希望万书记不要见怪。

李大姐那架势,先兵后礼,小牛局长肯定还得让他继续。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地方上的老干部,这是万乌自己总结出的一条为官秘籍。

黄梧都、田壮壮那么会来事,省、市那两位领导为这事还分别下来了一趟,都当面答应了的事情,再出尔反尔恐怕不好交代。

杨思石目前在拍卖市场里虽然还不是一线艺术家,但据说行情还不错,而且年年看涨,多次被评为最具升值潜力的中青年国画家。

万乌边看着杨思石送来的作品,边在心里盘算着。白三立这小子,脑袋到现在才突然开窍。如果他早点来活动还好办,我还以为这家伙不食人间烟火哩!小牛那椅子不肯让出来,部长那边方案都调整好了,准备让白三立去党史办了。现在可好,眼看着生米都要煮成熟饭了,才来给我出这道难题。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