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紧张的督导工作任务基本完成后,恰好又一个周末来临了。趁着工作人员整理汇总督导调研材料的空当,白三立邀请王荣富忙里偷闲上灵源寺喝喝茶写写字。

经王荣富点头后,白三立把这个安排报告了黄梧都,看他是否有时间陪同上山。

黄梧都一听说是灵源寺,眼睛眨了一下,一句谎话就脱口而出:“明天上级有个检查活动,走不开。”

自从那一次在灵源寺里跌了一跤后,黄梧都对灵源寺就有了心理障碍。镇政府大门遵照洪地理的指点改造完之后,老婆拉着他要上灵源寺烧香还愿,黄梧都一句工作忙没心思就给顶了回去,让老婆直到今天也还没有想明白,虽说自打黄梧都步步升官以后,越来越不拿正眼瞧她,但只要是烧香许愿的提议,黄梧都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也只有在办这种事情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黄梧都对她还有些许夫妻情分。

糟糕的是,那一天黄梧都老婆形单影只上灵源寺还完愿后,下山途中忍不住路边那个白髯飘飘的算命先生招呼声的诱惑,蹲在半山腰为老公的运途算了一卦。那头灵巧可爱的画眉叼出一枝竹签后,算命先生赏了它一颗燕麦作为劳务费。

把画眉重新关进笼子里之后,算命先生慢条斯理地抚着白胡子瞟了竹签一眼,这才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边像小学生背诵绕口令似的滔滔不绝地给她解起竹签上刻着的几个字:家有大树,落叶不归根。

茸梧都老婆的脸上很快晴转多云,甚至于是乌云密布了。虽然她的脑子晕乎乎的,但她听得出来:,画眉叼出来的不是好签,是下下签。

算命先生看看火候差不多了,突然停卞了绕口令,问道:“家里老人还健在吗?”

“公公还在,婆婆去世多年了。”

“这就好!还有解!”

算命先生给她提示了解方,他嘴巴里说出的每个字,在她听来,都像发自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口中一样:趁你公公在世的时候,给他造个大风水,让你公公顶替了大树,你老公就可以转运了,就能叶落归根了。

黄梧都老婆感激涕零之余,抽给了算命先生两张毛主席头像红钞,以二十倍于行情价的人民币表达她的千恩万谢。

老婆回家告诉黄梧都后,算命先生的话他没有勇气不听,但他从此下定决心,灵源寺里的众神灵好像并不待见他这位山脚下的活土地爷,他再也不想劳筋伤神上去自找烦恼了。

白三立一大早就带着王荣富上了灵源寺。

刚进入山门爬了十几级长满斑驳苔痕的石阶,只见不远处那棵枝丫虬劲盘缠的百年相思古木巨伞似的树荫下,圆通禅师正和陈成业在空旷的小广场上展臂舒腿打着太极拳,阳春木挺直身板坐在一个圆石凳上悠然地吹奏着洞箫。

洞箫声忽地停了下来,阳春木看着王荣富和白三立拍着手掌站,了起来,口中连声说着好。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陈成业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就在快倒地上的一瞬间,圆通禅师顺势扶住了他。

陈成业最近正跟着圆通禅师在练习太极拳,就像刚刚学会开车的新手一样,陈成业浑身上下痒痒的,他总想找机会比试比试,检验一下自己的功夫水平,刚才发现圆通禅师微微闭着眼睛,以为他在走神,便偷偷使了一下劲,没想到自己却差点摔倒。

圆通禅师边向客人颔首微笑打着招呼,边给陈成业示范他刚才的动作,“太极讲究的是四两拨千斤。对方来的力气再大再猛,也用不着以硬碰硬,远远地迎上去,再稍微往回一带,好,一放手,你就倒了。让你倒下的,其实不是我的力量,是你自己的劲头。”

陈成业红着脸说,中华国粹,确实博大精深啊。

整个周六上午,王荣富几个人都在灵源寺里悠然自得地写字喝茶闲聊。

应王荣富的请求,圆通禅师给他写了一个雍容拙朴、布白宽博的隶书大字“聚”,并在大字旁边用工正的小楷作了题释:庄子云:“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为政者,聚民心当为首务。

欣赏评析着即兴创作的书画作品,陈成业起了话头借题发挥起来。

他说,中国的文化传统说到底子上就是线条文化。你看书法是线条的,国画也是线条的。

对,昆曲也是线条的,王荣富是昆曲的忠实拥趸,他接过话头,昆曲的舞蹈,那些水袖表演动作,描摹下来,就是行云流水的一幅狂草,特别是那个笛音,活脱脱一条拋物线,都是线条。昆曲的美学高度,已经从中国走向世界,十八个国家选送到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评选人类口述非遗的代表作,昆曲排名第一,说明人类不分肤色人等,对美学的理解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虽然我们的线条文化在美学上达到很高的水平,但是,白三立接上了话茬,线条文化也不是全是优点,国人容易犯错误的忽左忽右非黑即白的思维缺点,骨子里就是吃了线条文化的亏。现代治理体制转型绕不过去的民主法治这个坎,民主就需要有协商妥协的理性思维,但你看看网络上那么多的言论,就能估计我们还得补多少的课,才能达到这个理想。

是啊,出家之前就是京剧票友的圆通禅师深有感触地说,过去泠界有句话叫“会唱的唱戏,不会唱的唱气。”我们那时候有的票友剧艺实在太蹩脚,荒腔走板者,五音不全的,凉调冒调者,哑嗓儿的,甚至叫街者,干嚎者,吆喝者,若说难听,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只顾自己痛快,不管别人死活,不过好歹照顾一下别人的耳朵总是应该的,但是他们就是没有这样的修养,总以为自己早已成角成旦,全都粉墨登场了。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