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三章 筹备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郭达道:“是单人的。”

赵梅道:“那你担心啥,侯镇应付过那么多难题,难道这个事情都会圆不过去?实在不放心,你现在打个电话给提醒下他,他就知道怎么办。”

郭达心道:“对哦。”于是掏出电话打了过去:“侯镇,放书的箱子里面有李宁咏的照片,你注意下。”

侯海洋挂了电话,一看秋云正在收那箱子书,心想:“要是秋云看到了,就给他讲谈过两个女朋友的事情,即使没看到,也要找个机会说出来,就算我不讲,她心里和我一样有疑问。”

他轻声走进秋云,发现秋云手中正拿着那张照片在看,发现侯海洋来了,她便把照片放下,当作没有看到。侯海洋心中一颤,道:“秋云,我们失联这八年,我一直以为你和别的人在一起了,所以相信你可以理解我曾经找过两个女朋友,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矫情和隐瞒。这是我的第二个女朋友,叫李宁咏,这照片之前放在家里,我都忘了,搬家才被他们收拾出来。”侯海洋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慌乱,带着四分平淡,六分真诚。

“侯海洋高大英俊十足男子气,加之事业小有成绩,有几个女朋友确是自然。”秋云虽然这么想,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失落,道:“她很漂亮,那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侯海洋道:“和她之后,我才知道两人在一起,并不是那么容易,当家庭、地位、功利充斥于双方的爱情之中,就很难找到最初的感觉了,和她在一起越久,就越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除了两颗相互慰藉的心,别无他念。”

秋云想了一会儿,道:“相爱容易相处难,两个人在一起越久,抛开了小心翼翼,就会越多触碰到别人的世界观。”

侯海洋道:“你会介意我又找过女朋友吗?”

秋云微笑摇摇头:“八、九年对于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虚幻的爱情守身如玉。这九年中,我也有过男朋友,他叫褚凡,去了厦门大学读书以后,他一直追我,研究生毕业后我去了香港,他帮了我很多,我们在一起了,但当他每次提及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个影子拉着我,要我拒绝他,在你联系到我之前,我再次拒绝了他,离开了香港。”

侯海洋道:“那他后来呢?没有找你了?”

秋云道:“他在我之前回岭西了,他家在岭西有生意,其实我和他认识很早,大学就认识了。”

侯海洋也是第一次听秋云说自己过往的爱情,和秋云心里感觉类似,但他是先有种酸酸的感觉,再就是平静的接受。

侯海洋道:“你们没有联系了?”

秋云摇摇头,道:“当然没有,我当时算是逃离他,怎么会联系。”

侯海洋道:“秋云,我们失联这九年,发生太多的事情,就像从同一个地方出发走向不同的路,再次相遇的时候,经历的风景都不一样。所以现在我们能再在一起,一切都要往前看。”

秋云点头道:“我很欣喜大家能坦诚面对。我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但我一定会珍惜。海洋,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还要上课,记得有空给我打电话。”

侯海洋一看天已擦黑,便让老李开车送秋云回了岭西。秋云走后,他从书柜里拿出了李宁咏的照片,准备撕碎,但稍有犹豫,又放了回去。

此时,在赵海的出租房里,李酸酸终于睁开了眼镜,她清醒后看自己衣服裤子完整,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下了床看到走了一圈,看到卧室外房间的书桌上,一个10来岁的小孩子在写作业,鹰钩鼻子倒是和赵海有八分相似。他看到李酸酸出来道:“孃孃,我爸爸说了,你醒了就请回家吧。”

李酸酸好奇心很重道:“赵海是你爸爸?”

小孩道:“嗯。”

李酸酸走进一看,小孩正在做语文作业,李酸酸是语文兼政治老师,看着孩子的作业情况,不禁摇头,道:“你爸爸好歹也是老师,怎么不好好辅导你。这个地方应该这样写……”小孩子也很高兴有人指导他学习。

不知不觉,赵海拿着卤肉啤酒回家了。看到李酸酸在辅导自己儿子写作业,心中竟有一种难得的暖流。李酸酸发现赵海后,便大声道:“你一天到底在忙啥,自己儿子也不管,作业做的一塌糊涂。说,这是哪里来的儿子?”

赵海把李酸酸拉到屋外,道:“你他妈的小声点,酒醒了就赶快爬,老子的儿子当然是自己生的!”说着关上房门。

李酸酸离开后,走了一段长长的夜路,边走边想:“莫非是赵海搞大肚皮的那个女孩生的?他命中率这么高?”想到这里,她加快了步伐,走了好一会儿,李酸酸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王勤请了假,又在城边找了一个旅馆,准备第二天去找乐彬落实城管上班的事情,打铁要趁热,李酸酸深知这一点,所以赵海那些八卦先放到一边。

第二个天是周一,侯海洋正式成为了巴山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巴山县经开区位于城关镇和阳河镇的交界处,依巴河而建,大部分位于城关镇,下辖六个自然村,五千多名村民,从刚修通的市政大道驱车到镇政府有7公里,耗时仅需15分钟。经开区的用地有一部分是当年的废旧的中药厂和中草药种植基地,但大多是征集的良田,巴山是丘陵县,这一片沃野是难得的河滩冲击平原,这些农民不得不扔下祖辈流传的锄头,用曾经拥有的田地换来了看似厚厚的人民币,抑或是许诺的工作机会,当然少不了两户钉子户,至今还顶在开发区的中央。

上午八点半,侯海洋来到县政府,应约找到副县长宫方平。宫方平道:“侯镇,欢迎你学成归来。目前经开区土地、道路、水电等前期工作基本完备,临时办公室即将撤离,马上就是你的时代了!”宫方平和侯海洋在城管委时代打了多次交道,对这个高大的年轻年轻人印象颇佳。

侯海洋道:“我从来没有主抓过经济,虽然去岭西大学恶补了一下,以后还是得摸着石头过河,希望宫县长多支持。”

宫方平道:“经开区是县委县政府开拓巴山新局面的先驱,你就是前面拿板斧的,全县上下都是你的坚强后盾,你大可放心。”

侯海洋笑道:“宫县长给我打了气,我信心一下就有了。对了宫县长,经开区我去看了下,现在基本还算是白板,政府这边有什么思路?

宫方平道:“前期我们政府讨论过了,肯定要先期拉一个经开区的班子出来。目前思路还是以各机构派出人手为主,你不要看经开区不大,但建委、安监、经贸委、科委、公安局、财政局、招商局等等这些部门都要有人长期驻点,”说着对秘书道:“小张,你把初步拟定的负责人名单给侯镇拿一份熟悉一下。”

侯海洋接过名单看了起来,官方平继续道:“侯镇,这里面很多人也是挂名的老同志,真正驻点的有可能不是这些人,你在工作过程中,要和人事部门注意挖掘甚至外聘一些年轻能干事的人,从市委到县委现在都提倡干部年轻化,你也可以多为县里挖掘一些年轻才俊。”

侯海洋翻了一会名册,到真是发现了一些老面孔,比如公安局的邱宁勇,宣传部的谷枝,侯海洋摇摇头,心道:“这些即使是挂名的负责人,以后看来也是少不了打交道的机会。”

侯海洋看着名册道:“怎么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宫方平道:“这个几个位置,县里还没有特别有意向的人选,杨县长的意思是问下你,有没有合适人选。有的话,现在就提出来,下午我们政府几个人先讨论。”侯海洋心道:“杨清贵还真是信任我,经开区副主任、财政所负责人的位置还是相当重要的,征求我的意思,其实就是方便我把控经开区。”

侯海洋脑袋里思索了一会,心里便有了人选,道:“副主任我建议是我们城关镇的人武部部长王大勇,此人军人出身,办事雷厉风行,特别难能可贵是处置突发事件有条有据,毫不慌乱。现在经开区还两户钉子户在闹事,以后也少不了和入驻单位的瓜葛,需要这么一个人物。”

官方平对王大勇也是有印象的,点点头,示意侯海洋继续。侯海洋道:“财政所我建议是朱柄勇,此人是老财政,脑壳灵光,懂得变通,在市里面也有一些关系。”

官方平拿笔记下朱柄勇的名字,道:“经开区那边下辖六个自然村,几千个村民,不是一个好管的摊子啊。”看到侯海洋略微皱眉,宫方平道:“送你一句伟人的老话,对待新的挑战,战略上要藐视,战术要重视,你是岭西大学的高才生,又是经过基层磨砺的,我们对你是有信心的,这一周你可以实地考察下经开区,等人员到位我们就争取挂牌。”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侯海洋什么玩意自己失踪了,秋云苦苦找他,找不到他,侯说自己一直爱她,但从岭西一看出来后,他是知道秋云去厦门读书了,都没去找过秋云,上了大学也没想过找秋云,整天到处招花惹草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