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看着区委办公室主任小心翼翼倒着后退了几步,才转过身子屁颠屁颠离开了办公室时,万乌才突然想起来,,主任也已五十出头了,最近有机会该给他提个副处职位当当了。

黄梧都提副区长那一批人事变动,万乌就在考虑主任的事了。身边的人嘛,关键是能干,而且要忠心不二。用这两个标准衡量,主任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但他运气不是很好,上报推荐人选前,市委通知条件必须是有过乡镇一把手任职经历的,因为上面近年来特别强调要重视提拔使用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

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黄梧都的力度太大了,市里的关键人物工作都被他做通了,这量身定做的条件,地球人都知道就是冲着黄梧都来的。

万乌也心知肚明的。主任恰恰从来没有在乡镇呆过,履历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师范学校毕业后教了十几年书;调到区委办当了几任领导的秘书;然后提了副主任;万乌到任区委书记后,因为老乡关系,近水楼台先得月,马上给他转了正。

话说回来,万乌也没必要为了一个办公室主任而得罪上面的领导。况且黄梧都按时下行情也没有怠慢了他万乌的地方。万乌为此事特意找了主任谈话,勉励他好好干,机会有的是。

这一次公车私用,如果不是主任上下张罗,怕是会引火烧身的。万乌非常欣赏,他一句话都没多说,主任就把事情都摆平了。摆平就是水平,主任确实有水平,够副处级干部的水平。

正想到这里,万乌突然又想起来,自己也是有水平的。最近不知怎的,一向自信满满的万乌,被上头左一道禁止右一道不准搞得手忙脚乱的,原来那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良好感觉不知不觉消失得无影无踪,时不时得像灰太狼一样自我表扬一下,给自己打打气。

是的,我万乌也是有水平的人,因为我很有预见性,早在五年前就把老婆孩子都移民到了新西兰。

中华民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出国对外交往从来就不是什么神秘的稀罕事。特别是唐宋以来的中国历史,怎么也绕不过出国交往那些事,尤其是地处祖国东南沿海的海西市,目前本地户籍人口有800多万,而侨居世界各国和地区的海西籍海外侨民也有800多万人,这一数据就可以从一个侧面雄辩地证明海西市海洋文化的发达。

先民们先知先觉的放眼看世界迈脚闯世界,不但为古代中国成为享誉世界的国际性大国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就是在开疆拓土方面也可以说是居功甚伟。近年来周边邻居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提出了对我钓鱼岛、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声索,我们最有力的反驳证据之一,就是史书上记载的,中国人早在明朝甚至更早的年代就已发现开发利用了这些岛屿。

当然,对外交流也有过一些历史时期的停滞倒退。造成最严重后果的就是有清一代的闭关锁国政策。

1949年以后,迫于国内外各种因素,中国也有那么几十年关起国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国人连跨出县界走亲访友有时都得开张官方证明,想出境长长洋见识那更是南柯美梦。这和清末中华民国的年代形成鲜明对比,那时有张船票的钱随你爱访问哪国就是哪国,卓奕笃的外太公甚至是躲在一艘杂货轮的底舱里到的南洋的。

可能是物极必反矫枉过正的缘故,海禁三十年左右后,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了,刚刚填饱了肚子的国人心思就蠢蠢欲动起来了,有些办法门路的人就开始想去开开洋荤了。

出国留学生学成后有人就赖着不回来报效生他养他栽培他的祖国了。

有直系亲属定居境外的人就天天忙着跑公安局跑审批跑签证想早日投奔过去了,如果不能长期居留变身新华侨,短期探亲溜达溜达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但那时候签证审批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白三立的姑父是老华侨了,但他姑母、表弟前后跑了十几年公安局出入境科,先赔着笑脸送出去好几块洋手表之后,然后才轮到把他们自己送出境外去定居。

手握实权的一些干部,虽然压根就没有什么亲戚在境外,但也创造性地变着法子从中分一杯羹。那时海西区公社书记、社长以上级别的领导家属子女,就每家照顾—个名额出国谧境定居。当然那时候万乌还在部队里,也够不上照顾的级别。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为了更直接更高效地吸收外国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政策上有了出国考察的名堂。

按理说,有资格有必要出国考察的人,应该是各行业各领域的专业技术精英和专门管理人才,但除了这些对象以外,慢慢地,我们的一些人民公仆,也找着各种名堂出国考起察来了,而且愈演愈烈,官员出国考察几乎演变成公款出国旅游的代名词了。

自打当上副县长以后,几乎最多每隔一两年,万乌就有一次出国考察的机会,十几年下来,五大洲四大洋已基本游了个遍。不游白不游,出国俨然成了一定级别以上干部的一种隐性福利待遇了。

这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理由。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不是解放全人类吗?在解放他们之前,当然很有必要事先去考察考察他们赖以生老病死的国度了。这不,万乌有次到美国考察回来后,就大发感慨,人家美国人那才叫生活,我们只是活着!看看,太长见识了吧。

有好事者早就总结了,一流干部漂洋过海,二流干部深圳珠海,三流干部北京上海。也有另一种说法,省部级欧非拉南北美洲,地厅级新马泰婆罗洲,县乡级苏杭二州珠江三角洲。按后一种说法,万乌任职的县区因为地处沿海发达地区,得风气之先早已享受省部级干部的待遇了。

后来有的干部响应邓小平的号召,成了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手中的人民币太多了,担心被小偷光顾了引起纪委注意,或者是发愁那么多钱更应该到美国花美元到欧洲花欧元否则很难花得完,抱着如此种种思虑的领导跑外国不回来了。

跑外国不回来的人多起来以后,组织上着急了,年年下文件要求收走干部手里的出国护照。

文件层层转发一级一级抓落实,等下发到新港镇的时候,陈成业不干了骂起了娘。上级生病下级吃药!我从来就没有机会能出国,还帕柏昭 旧K—干赫廳)K葬我们了,把我们赶出国门,我们怕还得自己爬回来呢,如果不是贪个几千万上亿元的,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没人是我族类,手头又无一技之长,连对话交流都成间题,怎能活得卞去,不爬回来除了当乞丐还能有别的生路?

万书记这种级别的干部不用有这种顾虑。

万书记顾虑的是,国内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安定稳定形势严峻都不敢随便上大街逛商场,仇官仇富愈演愈烈晚上有时都睡不着觉,创新创业障碍太多影响了儿子发展怎么办,素质教育不到位孙女如何健康茁壮成长……

其实真正让他食不甘寐不香的心腹大患,还是放小区商品房里好几年越堆越高的那些现金书画文物古玩,老搁那儿越来越让他放心不下心烦意乱的,万一哪一天……,他不敢再往深处想下去了。

五年前那一回家里被小偷光顾,成了万乌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派出所逮住小偷后做了笔录,公安局长为了邀功,亲自到办公室向万乌汇报说,案犯人赃俱获,偷了他家109万元现金。万乌轻描淡写地说,家里也就失窃了8千多元。公安局长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马上亲自驾车把109万元现金悄悄载还给万鸟老婆,而且指示提审民警连夜偷改了案犯的笔录。

思前顾后,反复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是如此这般了。聪明如万书记者,既想当官,又要发财,还得确保平安无事,面对这等手长袖子短的难题,也实在没有更周全的法子了。

万乌先是让女儿自费出国留学探门路,然后让朋友注册在太平洋小岛国上的那家公司出面,让儿子以技术移民的身份走出去,最后又花了一大笔钱让老婆、儿媳、孙女、女婿、外甥一个不留全部投资移民。哈,全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一大家子,除了万乌坚守国土继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外,其余的都摇身变成了假洋鬼子。

紧接下来的步骤,就是处心积虑挖空心思,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大笔投资也好蚂蚁搬家也好,正规金融也好地下洗钱也好,几年间多批次分批量把万乌积攒几十年的金银财宝也全部移民出境加入了外国籍贯。

最后一批财物转移出境之后,这个给了他特权地位呼风唤雨作威作福的国度,对万乌来说,他已没有了眷恋之情。万乌已将近六十的人了,他时常觉得自己就像夕阳的余晖下站着的那个人,一个站在夕阳下的人是感觉不到曙光出现的可能性的。但这个他现在只想逃离的国度,却真的就要迎来新一轮太阳的曙光。这是精于算计的万乌从来没有料想到的,像很多人都没有料到的一样。

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万书记躺在沙发上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下定决心聚精会神再为党为人民干上三五年,然后光荣退休到儿女们的新祖国,指导外国人民建设资本主义新家园去。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