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三)

上一章: 下一章:

黄梧都的父亲今年七十八周岁,农村人习惯的算法,该有七十九虚岁了。海西方言里, “九”与“狗”同音,受迷信习俗的影响,老人家很忌讳逢九的年龄,据说是“歹狗”,为了避讳图个吉利,都提前加一岁庆祝八十岁生日。

虽然海西省早就推行殡葬改革,严厉规定人死后只能火葬,而且不准二重土葬,但黄梧都对老父亲一贯孝顺有加,又因为迷信好风水能福荫子孙后代,所以早在父亲七十周岁生日刚过完时,就张罗着为他预制好一副昂贵的楠木寿板,寿板就是海西土话棺材板的意思。而且请了风水先生在老家大山里找了一处据说风水绝佳的地方,预做父亲百年之后的归宿之地。

虽说老父亲还活得好好的,每餐都能眨上,一大碗米饭,喝下一小杯好酒。古代的皇帝都是提前好久就营建陵寝,我黄梧都的老爹也应该有这等待遇。

因为老人家还健在,修的只能是元字碑墓。墓地面积近2亩,历时大半年,黄梧都掏了三十几万元,才修好了墓。花费还没有把石雕厂免费运来的狮子、玉兰花栏杆、墓圹石、板材等石雕构件计算在内,墓园四周遍植的松柏、香樟、桂花等名木异花也是园林公司主动送上山的,

黄梧都老家村庄里的邻居们都啧喷艳羡老人家的好福气,阳间的荣华富贵还没有享完,这豪华堂皇的阴宅就筑好了等着他人住。

在无字碑里刻上老爹的名字之前,黄梧都还想寻找个机会,让老人家眼睛睁着的时候再风光风光。

黄梧都想到了两招,创造了两个这样的好机会。

第一招,发动老家村里的老协会修编家谱,黄梧都亲自出马向一家企业募捐了五万元修编经费赞助,老协会投桃报李,让目不识丁的黄梧都老爹当了家谱修编委员会的挂名主任,黄梧都则挂了个荣誉主任。

第二招,就是为老爹大办八十寿宴。为了向村里人显摆我黄梧都的成功,这寿宴的档次规格必须和我的地位相匹配,可不能为了省几个小钱寒碜掉了价儿。黄梧都反复给田壮壮和办公室主任交代。

田壮壮心领神会地跑起了腿来。

厨师不能请农村里没见过大世面的土师傅,得请城里五星级大酒店的主厨连同整班人马来操持,端盘上菜的服务员也是统一穿着酒店套装。来自新港职业中专的酒店旅游专业女生。

菜金标准不能考虑农村里一千元左右喜宴的数额,就向前不久城里王老板父亲寿宴的水准看齐,酒水自备每桌菜金三千八百八十元。

田壮壮和主厨排好了菜单请黄梧都过目后,为确保理论和实际相符合,又提前试了菜。

试菜的时候,主菜上了十道,叫“十全十美”,分别是开胃燕窝炖罐、幸福浓汤鱼翅、松茸人参(从容人生)大鲍鱼、粉蒸大龙虾、白切深海野生蜘蛛蟹、清蒸东星斑、虫草炖天鹅、广式正宗佛跳墙、香酥蛇段、象皮蚌煲刺参。

另外还有一道特色主食、一道进口水果。

主菜之前和结束之后各有一道甜汤甜点,寓意“头甜尾甜,终生甜蜜”。

和王老板的排场相比,只少了一道“压桌菜”。王老板父亲寿宴的最后一道菜上了一叠百元大钞,赴宴宾客人手五百元。

这个不能有,要注意社会影响,当官的哪能和老板一样浑身铜臭味?黄梧都连连夸奖田壮壮会办事,拿捏得恰到好处。

田壮壮给心花怒放的黄梧都又敬了一杯酒,趁热打铁地适时建议道,元旦镇里的文艺晚会已开始在筹备,好几家演艺公司都想来签合同,干脆挑一家实力比较强的在寿宴上助助兴,既可以现场考察,又提升了宴会的档次。

这个可以有!黄梧都学着赵本山的口气一拍大腿,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接二连三得到充分肯定的田壮壮兴奋得涨红了脸,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为了把寿宴办得尽善尽美,经黄梧都点头,田壮壮抽调镇里的工作人员组成精干的筹备组,并亲自担任组长。考虑到黄梧都副区长的身份,这举办寿宴又不像是正经的公事,所以就没有正式下发筹备组组成人员名单的文件,但所有被抽调的干部全部脱产,集中精力全力以赴筹办宴会事宜。

大一点的事情还需要黄梧都亲自考虑的,就是邀请出席寿宴宾客对象的确定了。

省人大刘副主任是黄梧都第一个想到的贵宾,刘副主任能来捧场,意味着老爹的寿宴是副部级的高级别宴会,官阶在刘副主任之下的其他领导就没有理由推辞不来。

这次为黄梧都职务提拔出过力的市委领导、市委组织部领导及平时有走动的其他市里领导,连同区委书记、区长刚好凑成两席,陪同刘副主任一起安排在三楼的独立客厅里。

区五套班子成员的其他同僚们,和经营规模比较大的企业老板们共五席,设在二楼客厅里。

区直部门、各乡镇、工业园区的科级领导们和其他企业老板及市以上领导的司机们二十席,安排在一楼大客厅及房间里。

由于场地所限,其他亲朋好友和新港镇、岭头镇的镇村一般干部,只好将就安排在围墙内搭起的蒙古包里。

区五套班子以上的领导,得黄梧都亲自出面邀请,省人大刘副主任还要提前一天到省城接下来,先安排住在海酞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科级干部们由田壮壮出面邀请,新港镇、岭头镇的镇村干部由两个镇的办公室通知就行了。

大企业老板也得黄梧都屈驾亲自打招呼,其他企业田壮壮必须亲自上门发请帖。

至于宾客们随礼的事,是比较令人头疼的,必须慎重对待。

处级以上领导按惯例都会交代办公室送来花篮祝贺,礼金当然是不能收的,像省人大刘副主任等远道而来的重要客人,还得每人安排一份土特产馈赠他们,包括驾驶员也得见者有份。

各乡镇和区直部门的领导,几个月前都是平起平坐的。推荐后备干部时还一个个不厌其烦地求着他们友情赞助一票,因为是无记名投票,虽然无从得知谁谁真给了我一票,即使那些假答应真糊弄的货,为了巩固群众基础,也不好收他们的红包。

其他的小干部们,就照单全收吧。

黄梧都周密地算计着。

至于大大小小的企业老板们,这回老爹的八十大寿,可是我黄梧都荣升副区长以来,给你们创造的第一次机会,怎么好拂了你们的心意?当然大多数老板都会懂得按时下行情给封个大利是。生意上有求于我的企业更是不会错过这种借题发挥的好机会,就依你们的手笔尽情表现吧!

田壮壮屁颠屁颠地忙前跑后的同时,心里头也在费尽心思地谋划着,怎么样利用这回寿宴好好地表示对黄副区长的知遇之恩。

还在田壮壮刚上小学的时候,因为调皮捣蛋没少让同学家长投诉上门的他,很是让家里伤透了脑筋。有一回他奶奶找了个算命先生为他算了一卦。问过生辰八字之后,算命先生只一沉吟,便直向奶奶连声恭喜,说田壮壮虽然天生顽劣,但命主富贵,关键时刻自有贵人栽培。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可不必担忧。听得奶奶眉开眼笑,慷慨地多给了算命先生2倍的酬银。

田壮壮牢牢记着奶奶的话,自打参加工作以后,就一直盼望着命中贵人的出现,直到他认识了黄梧都。

黄梧都还真是命运之神安排专门来眷顾他的大恩人,一路力排众议使尽手段,把田壮壮从一个吊儿郎当的小科员提任副镇长,进而扶正成镇长,能不使田壮壮感激涕零吗?

经田壮壮授意,承包了镇政府工程的一位小兄弟,千方百计弄。来了一幅《麻姑献寿》立轴,是以古装人物画名传世的仙游画派领军画家李耕的作品,恭恭敬敬地提前挂在了黄梧都老家的三楼小客厅里。

老爹诞辰吉日终于到来了。黄梧都老家村庄自从开天辟地有历史记载以来,从来就没有比今天更加排场更加热闹的日子。四面八方的达官贵人坐着各式豪车,提着村民们见都没有见过的珍奇礼品,蜂拥而至。只要数一数停在道路两旁的小汽车,听一听从新港职业中专召唤而来的学生礼仪军号队二波接一波吹响的迎宾曲,整个村庄的人们就都明白了黄梧都副区长有多大的出息、有多大的面子了。

黄梧都脸上堆满了笑容,频频穿走于酒席间向来宾们敬酒。当然,只有在三楼他才一杯杯干尽杯中满满的酒,在二楼敬酒就只象征性地喝了一口,到了一楼嘛,就是我举举杯点到为止,众人一律仰起脖子先干为敬了。

黄梧都家里欢声笑语、喝酒行令之声不绝于耳的时候,两部检察院的警车悄悄地停在了夜幕下不起眼的地方。警车里的人眼睛直盯着黄梧都家围墙内的正门。

等黄梧都殷勤地送走了三楼二楼的贵宾,刚想转身回围墙内继续招呼一楼里正喝得起劲的客人们时,警车上的干警迅速跳下车堵在了他面前。

醉醺醺的黄梧都被这架势吓了一大跳,刚想发作时,看到干警们出示的证件,身上的酒劲顿时全部消退了,浑身软绵绵地被推上了警车。

早有眼尖的工作人员告诉了围墙内的客人这一消息,几分钟之内,还没走的客人一个不剩悄悄地溜得无影无踪。

刚才还喧闹异常的偌大一座楼房里,只剩下黄梧都老婆的号啕哭叫声填充着空荡荡的墙壁四周。

趁着混乱,田壮壮悄悄摸上三楼,取下了墙壁上的《麻姑献寿》画轴,静无声息地离开了黑夜笼罩着的村庄。

瘫坐在沙发上的寿星,半眯的眼角问留下了两行浊泪,唉声叹气恍惚回到了五十几年前黄梧都周岁生日的场景。

海西地方世代流传的民俗,小宝宝周岁生日时都得举行“抓周”的仪式。有句“周岁看大”的民谚,说的意思是刚满周岁的小屁孩,虽然只会吃喝撒拉,但其个性潜质,都已经基本成型。“抓周”就是通过仪式上宝宝的表现,预测其长大成人后的大致人生走向。

刚满周岁的小梧都,穿着大红肚兜,被奶奶放到铺着红毯子的竹米筛上,米筛周边分别放着算盘、毛笔、串铃、官星印、将军盔、食神盒、鲁班斗等道具。在家人和亲戚的祝福声中,小梧都滴溜溜的眼睛只瞅了米筛上的物件一下,就急不可耐地用左手抓起串铃,同时伸出胖嘟嘟的右手猛抓住官星印,随着大人们的哄笑声起,好像被吓着的小梧都突然大哭了起来,一撒手把刚刚抓在手里分别象征二流子玩家和当官做老爷的两样道具扔得远远的。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