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四)

上一章: 下一章:

万书记真是个高明的棋手,他每下手一个棋子—就F,清楚培下去至少三步棋子的落处了。

中央十六、十七届两次党代会之间,几个一气呵成的动作,几年间他就把家人和钱财转移了个一千二净,一了百了解除了后顾之忧。

十八届党代会后,越看越不对劲的万乌,以身体健康为理由,主动打报告向市委请求提前退休。

市委同意万乌退休的批复下来时,高风亮节、急流勇退甚至淡泊明志等等溢美之词,从上级、同僚和手下人的口中不绝于耳地称赞了好一阵子。听着这些或真诚或奉承或言不由衷的场面话,万乌的内心里倒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

他要的是平安着陆,他关心的是全身而退。

如果按照规定,他还可以当三年书记。虽说有一万个不舍得,但为了大局,眼光必须放长远些。耶稣不是告诫过世人吗,为了得到更多,却连到手的都要失去。万乌虽然是共产党人,但也信耶稣,当然组织上并不知情。其实组织上了解不到的事情多着呢,有时候是真不知道,有时候是假装不知道。

但万乌观察发现,组织上想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而且也不像原来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了。他必须赶在组织上真正知道他之前,平安着陆,全身而退。

这就是万乌的过人之处。

万乌退休三个月后,黄梧都就出事了。

黄梧都出事后,万乌有些忐忑不安,但又有些暗自庆幸,庆幸的是他已经退休了。

按照以前的情况,退休后一般就没事了。万乌祈祷现在和以后也是这种情况,纪律和法律可以对退休干部网开一面。

万乌下定决心,任职时的后事尽快处理完毕后,他就该马上远走高飞去国外当寓公了。但他暂时还走不了,因为上面正在对他进行离任审计,该死的离任审计。

万乌还觉得庆幸的是,上面正式对“裸官”展开动作了。

所谓的“裸官”,说的是配偶、‘子女不是因为工作需要均在国外(境外)或加入外国国籍,或取得国外(境外)永久居留权的公职人员。

看看,这个拗口的概念好像就是为万乌量身定做的。

邓小平早就预见到,改革开放后,随着国门打开,不但外国好的先进的东西会进来,苍蝇和蚊子也会跟着飞进来的。

我们的一些干部多有创造力多有执行力,可不能只让外国的苍蝇蚊子飞进来呀,那样不平等,国内的苍蝇蚊子也该飞出去,就是国内的一些老虎,也早已溜之大吉了,国内的司法部门虽经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引渡不了一两个回来。

“一些官员在领导岗位上贪腐到一定数额的财富,内心感到恐惧,一方面想继续贪腐,一方面想保证已经到手的贪腐金钱,就让家人先出国带走大部分财富,以策安全,等岗位调整了或者退休了出国与家人享受贪腐得来的财富。,,真‘裸官出逃一般有三部曲,人走了(家属出国);庙走了(财产转移);和尚也走了(贪官外逃)。严管裸官,提前扎紧制度篱笆,防止他们悄悄跳船。”“官员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应该对国家有更多的献身精神。吃着党和政府的粮,自己的家人却移居国外,谁能相信他们会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一些首鼠两端的裸官原以为进可以为官,享受体制带来的种种好处,退则在国外做寓公,但如意算盘被中央整顿吏治的决心攻破。”…

胆惊看着屏幕上网民们铺天盖地的声讨声,万乌竟有些暗自得意起来。姜还是老的辣,太有哲理了。我万乌过的桥比你们走的路多得多,尝的盐比你们吃的米多得多。如果不是下一棋子看三步的功夫,现在可就被动了。

北京公开发话了,既要拍苍蝇,也要打老虎。万乌跟身边的人议论开了,他说,.也应该把握一个度,范围太广了,别影响到党和攻府的光辉形象。嘴上这么说着的时候,心里却很明白,上面看来这一次是来真的了。

万乌一边抓紧处理在任时一些工作尾巴的善后事宜,一边密切关注着高层的动态。

万乌已经退休了,并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工作善后需要他继续处理,他处理的其实都是一些来不及刹尾巴划句号的事情,一些可能节外生枝影响他全身而退的事情,一些很重要攸关身家性命但却不能对外人言说的事情。

就像一架在高空中飞速行驶完航程的飞机,虽然马上要着陆了,但还谈不上真正平安,还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飞机还得在跑道上滑行一段时间,飞机降落滑行时,发生事故的概率听说比在空中飞行时高出很多倍。

报纸电视上三天两头就有关于官员落马的消息。这些消息上不封顶,政治局委员、副国级领导人照样折戟沉沙;下不保底,副镇长中队长小得没品的弼马温村干部临时工多了去。这些消息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不管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党内党外行政国企事业单位,也不管境内驻外先进劳模专家学者高工教授,只要涉贪涉腐一样锒铛入狱斯文扫地。

就是海西市内曾经和万乌同事同僚同桌吃饭同室开会或铁杆弟兄或政敌宿仇,半年时间不到进去的人也有两位数以上了。

最让万乌焦心燥肺的还是黄梧都。

这家伙也太不检点简直烂货—个了。贪污索贿的数额一天就供出上千万,上海有房厦门有房鼓岭上还有山庄别墅,古玩字画艺术品多得听说检察院都筹备要开一场赃物拍卖会了,嫖娼打野鸡不算光良家妇女就勾搭了十几个害檮好几个人家都在闹离婚。

更让人来气的是,这家伙一不经用刑二没人逼供,当晚进去两根烟抽完就箩筛倒豆嘴巴说个不停,一点也记不得自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老山前线自卫还击老兵身份来,如果不是记录打字打得手腕酸痛的办案人员提醒他,没有问到的可以不说了,真不知道他藏肚子里的蛆虫还有多少没有爬出嘴巴来。

黄梧都到底干了多少坏事,万乌其实没有心情了解,让他担惊受怕的是,黄梧都可不要疯狗乱咬人咬到他头上。这段时间,万乌已经不知道在心里多少次问候过黄梧都的祖宗十八代了。

直到黄梧都公诉到法院,压在万乌心头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原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虽然社会上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黄梧都一进去大家都确信万乌肯定跑不了干系。有人甚至信誓旦旦传言说,是他亲眼看着万乌被押上警车的。但传言归传言,很快万乌就又出现在海西有线电视的镜头里,他现在的身份是海西区老龄委主任。

还是万乌高明,虽然心里很没底,但他还是分析到这一层。不到万不得已,黄梧都应该不会供出他来。黄梧都肯定相信,万乌在外面会替他活动,尽力减轻他的罪责。

过后的事实说明,黄梧都的心思,万乌分析得非常到位。黄梧都并不是什么都供,关键时刻,他还记得丢卒保车,他心里比谁都亮堂,这个时候保万乌,就是间接保他自己。

允许家属探监的时候,黄梧都问他老婆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段时间万书记有没有去看过你?老婆回答,万没有自己来,委托他的司机来,说会想办法为你减刑。

万乌的司机告诉黄梧都的老婆说,老板请她照顾好自己及家里的老人小孩,至于梧都在监牢里的事,他自会安排好,请她尽管放心。

司机说得很具体,监狱里减刑的操作空间很大。监狱用“计分号核”的办法监管犯人,每积满20分可以获得一个“表扬”并减刑20天,分数的裁量权就掌握在管教人员手中。

老板已全程谋划好梧都的减刑方案步骤,先让他进入老板的老战友担任监狱长的省四监服刑,请老战友给他分到犯人教员的岗位,刚好是梧都从政前的老本行,这个岗位不但轻松而且很容易加分,到时候对应的狱警再疏通疏通做做工作。

总之,老板请她务必宽心,梧都象征性地坐一段时间牢狱,再找个由头争取个重大立功表现,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保外就医了。

黄梧都的老婆刚开始还六神无主寝食难安的,听了司机转达的话后,千恩万谢真想跪拜在地上,哭泣着连声说,那敢情好,那敢情好,万书记真是好领导,真是大恩人!

从老婆捎来的消直颺-黄梧都还得知,老家那帮忘恩负义的势利眼老协会理事们,以集体研究的名堂,把他和他老爹的名字,从即将付印的《黄氏家谱》编委会荣誉主任、主任的名单上抹掉了,换上了别人的名字。

黄梧都的案情明朗之前,万乌的日子还真是很不好过。

几乎天天晚上,万乌都被失眠的痛苦煎熬着。白天,一方面他得紧张地打探案情的最新进展,小心地打点各种关系,尽量让案件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变。另一方面,为了平息沸沸扬扬的各种传言,他得强装欢颜多在公开场合亮相。

他妈的,落井下石的小人多了去。特别是在任时的对立面,争相添油加醋恨不得动员全社会的唾沫,发动一场人民战争的口水战,把他立马淹死以解心头之恨。

万乌必须挺住。虽然人一退,出镜率一下子陡然降了下来,但他还得刻意创造机会,至多不能超过两三天,就得露一次面,向海西人民展示一下他的神采奕奕,让他们放心,我万乌还没有进去。让他很有些不快的是,有线电视台的那帮记者,一个比一个还势利。他在台上的时候,镜头都正对着他长时间聚焦,一退下来,电视上出现他的镜头,都是一闪而过,经常还是侧着身子的,没有仔细看的话,观众还不一定注意到他呢。

幸好新接手的区委书记丛一红,毕竟是学者出身,温文尔雅的很注意发扬民主。加上又是女同志,心思比较细,很尊重老同志,重要一些的工作都记得征求离退休老干部的意见,对他这位刚退下来的前任,就更是以礼相待了。

万乌在心底里很感激这位继任者,无形中给他创造了很多露面的镜头。否则,他一个过气的区委书记,现在的调研员,还真没有什么理由经常上电视,他妈的,有人还编了一句顺口溜骂他,说什么社会上有四大闲:大款的老婆领导的钱,下岗的职工调研员。

黄梧都正式公诉到了法院,从法律程序上印证了万乌没有受到牵连。

万乌这才真正放下心来,这段人前风光人后做鬼的日子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离任审计报告也出来了。

万乌一身轻松,他准备要到国外去看看孙女外甥了。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