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五)

上一章: 下一章:

办理出境手续的时候,万乌被告知限制出境。

工作人员刚告知万乌这一信息时,他的脑子嗡地响了一下,双腿几乎站立不稳。毕竟是经风雨见世面的领导干部,短时间的慌乱之后,万乌很快镇定了下来。

他细细回忆着每一个环节,盘算着可能出差错的地方,他必须认真评估自己面临的危险程度,寻找化险为夷的途径。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之后,万乌判断,问题可能来自巡视组。现在他必须确认,如果组织上只是掌握了他的裸官身份,控制不让他出境,那问题不算大。他最害怕的可能性是,巡视组在海西市工作期间,掌握了他的什么线索,那事情就严重了。

去年底以来,上头接二连三派出巡视组到各地巡查。

虽说巡视工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已开展好几年了。但以前力度并没有这么大,虽然巡视工作也体现了一些成果,也办了一些案件,但万乌清楚,巡视工作也不是真空一片,也还有操作的空间。

但自从那位历史系毕业,有过丰富金融经济工作经验的中央领导人新任中纪委书记后,一如他一贯的铁腕手段,巡视工作作了很多大的改进。这下子才真正不好玩了,凡是巡视组走过的地方,大案要案至少办他一两个是免不了的。甚至十几年前已经结案的事情,因为地方保护主义没有彻查到底的人和事,照样翻了个底朝天,贪官污吏纷纷中箭落马,一片哀鸿遍野。

草草用过早餐后,好不容易熬到了上班时间,万乌就电话约了丛一红书记。他得找丛书记聊聊,探探口风。

到了他工作多年的办公室,打量着这个既熟悉不过又有些陌生的空间,万乌竟有些百感交集的感受。

当年他以主人的身份刚进驻这里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今天,怀着落寞的心情来拜访新主人时,万乌却在为他今后可能的命运’阮心、忡忡着。

丛一红还是那样客气,又是让座又是倒茶,还笑吟吟地递给他一小盘开心果。女同志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除了总有那么一丝丝一缕缕介于工作场所和居家生活之间的温馨气息外,一般也都能很随意地就找出一些小点心来。

聊了有那么个把钟头,丛一红都说着工作发展建设方面的事,一再谦恭地请求万乌多多给予指点。

期间,一有机会万乌就把话头岔到他关心的话题上。但丛一红好像一无所知,万乌又不好把话说得很明白。

当万乌终于一无所获地告辞之后,他判断,丛一红手头暂时还没有什么不利于他的信息。

走出办公楼的廊道时,万乌才发现什么时候天已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他一溜小跑走向停车场的时惋不小心一脚蹂进了一个洼水处,溅得一裤腿满皮鞋的泥水。

一屁股坐车上喘息的时候,看着原来锃亮发光的黑皮鞋沾满了斑驳点点的污泥水,万乌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少年时代没鞋子穿的窘境。

当兵之前,不管是严冬酷暑,他都光着脚丫子,只有晚上洗脚之后睡觉之前才能穿着那双破旧的木屐。

入伍前两天,公社武装部发了一整套的军装、棉被、军鞋。。万乌全副武装去姐姐家辞了荇,来回二十几里的山路,他都用手提着崭新的军鞋子舍不得穿,只在快到姐姐家门口前才穿上踩了那么小半天,刚走出姐姐家的那一条小巷口,就马上又脱下来提手上。

后来在部队提了干,特别是转业地方后,条件越来越好,不要说光脚板,就是走路的机会都很少,一小段路程,都车接车送的。

在台上每每开反腐倡廉大会做报告时,万乌都喜欢拿鞋子说事,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诫下属们,常在河边走,就是要严格要求自己不准湿了鞋子。

其实这话也不是万乌的独家发明,而是秘书层层转抄文件报纸写给他念的。万乌嘴里念着这句堪称经典或者说是拾人牙慧的套话时,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的鞋子早已湿透了。浇湿鞋子的人,除了他自己,彳艮多坐台下的听众也有一份功劳。

上面传达中央精神时,邓小平说过这么一句名言,好的体制可以让坏人不敢犯错误,而不好的体制,却会让好人犯错误。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万乌很不服气。他坚信自己是好人,套用当时的流行语,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能是坏人吗?他坚信自己一辈子不会犯大的错误。

转业到地方时,特别是当上副县长以后,他更是信心满满,他要利用这个平台,好好干一番事业,当一个孔繁森式的好干部。

但忘了是什么时候,他的鞋子湿了,他只记得当时很心疼,拼命用绸布子擦鞋子,然后小心翼翼地给皮鞋上油,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能让鞋子湿着了。

可是发誓不管用。鞋子第一次湿得很不情愿,第二次就好像顺理成章多了,以后就更不当一回事了,甚至主动想着最好天天湿鞋子。话说回来,也不能全怪万乌意志力不坚强,如果鞋子没湿的话,估计县长、书记也轮不到他来当。

想着这些的时候,他有些懊恼,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能让鞋子有第一次被湿着的机会。看着地面上到处积着的雨水,万乌现在很希望这些浑水再多一些,最好淹没所有的地面,这样不管谁的鞋子都一律得被弄湿,他那双沾满污水的皮鞋就不会显得特别引入注目了。

瞄了一眼快被车内空调吸干了的皮鞋,万乌才想起来司机正在等着他发话把车开到何处呢,开去市委大院吧,他要去找前不久刚到海西市担任组织部长的王荣富。丛一红没有什么信息,或许王荣富知道得多一些。

哎,当时如果提拔白三立升任新港镇党委书记就好了。

但也不能都怪到我万乌头上。回想当时,每一次人事变动,就像一场篮球锦标赛,几十个人,正规队员包括替补队员,眼睛都盯着仅有的一个球,无不拼尽全身气力,使尽浑身招数冲跑夺抢着。可是好你个白三立,竟像个不关你么事的局外人,连冷眼旁观都谈不上,更不用说主动来什么事。就这么个格局,你说再怎么着我也不可能绕开那几十号人把球拋你手上,对不?

万乌心里琢磨着,王荣富挂职海西区时和白三立建立了很好的工作关系,丛一红又是白三立的老同学,两个人会不会因此对我万乌有看法?

想到这里,他又一眼瞥到皮鞋上的泥浆。这时万乌不由得有些感慨,没鞋子穿的年代也有光脚丫的好处,那时压根就不用烦恼鞋子的事情。现在几千元一双的皮鞋还不一样得踩在地上?还得时时注意别沾染了灰尘,别溅湿了鞋子。前几天晚上万乌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好好穿脚上的进口意大利皮鞋丢了,正满头大汗到处寻找时,突然就醒过来了。

车子快到市委大院时,万乌突然有了些许胆怯。当年王荣富到海西区挂职当他的副手时,虽说场面上两个人的关系还说得过去,但四套班子的成员都知道,万乌的做派和王荣富的风格一点也对不上号。万乌心里感到有愧于王荣富的地方,却是当年的网络事件,迫使一味心思埋头苦干的王荣富不明不白地离开了海西区。

么说,我万乌在位子上时,不说呼风唤雨,也可以说是,光一时吧。作为区委书记,除了军队、外交,就没有哪一方面的权力我没有见识过、享受过。哎,还是不要回忆当年的好日子,又抗不了饿解不了乏。

现在,我却要来拜访王荣富,只为了了解了解信息,探探口风。

万乌也清楚,以王荣富的修养,对他的来访,以礼相待肯定没问题。

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就是硬着头皮,也必须见见王荣富王部长。

都到办公大楼门口了,别想那么多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何况我还不是死猪,万乌在心里自我解嘲着。

十几年前一心想当孔繁森式好干部的万乌,早已没有了脾气,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能不能涉险过关,避免罪过败露,成为国人唾骂的王宝森那样的腐化分子。如果过不了这一关,那就真是死猪一头了,任人宰割,更挡不住多少人要吐口水了。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