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四百六十一章 什么时候吃喜糖

上一章: 下一章:

今天有事,这一章短点了。

…………

离开了老朴家,王桥兴致不是太高,一直不想说话。

支书陈民亮知道王桥情况不高的原因,道:“王书记,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听天由命,遭了就是他们自找的。”

陈民亮所言其实也是王桥内心的真实想法。可是,侯红星作为城关镇一把手,就算有真实想法也不能在下级面前表露出来,还必须及时调整情绪,将负面情绪纠正过来,这样才能做出正确决策,建立起有胸怀的领导者形象。

王桥在上车前,交待陈民亮道:“不管他们怎么想,我们还是要尽到责任。如果连续暴雨,村里要派人观察大鹏矿的情况,发现问题,及时给我汇报。”

陈民亮道:“王书记放心,我也有办法。我有一位亲戚就在大鹏矿工作,不是陈民勇,是在矿上搞机修的,人可靠,信得过,有险情,他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王桥再次叮嘱道:“人命关天,我们马虎不得。”

陈民亮点头道:“我明白,他们混帐,我们不能糊涂。”

王桥伸出手,与陈民亮重重握了握,这才离开。

从矿上回到县城,接近三点。杜建国和张晓娅收获颇大,赶回省城。

吕琪独自回到了电力局家属院。

此时距离晚餐还有三个小时,她就取了笔记本,详细记录了今天的所见所闻。让她最不能理解的是老朴的那一句“政府不给补助我家就不搬”,她写道:“命是自己的,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命和政府赌气?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命负责,反而要政府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这些问题,都是在大洋彼岸难以见到的。

六点十二分,吕琪和王桥在电力家属院门口见面,一起步行前往霸道鱼庄。

吕琪道:“今天晚上来的全部都是旧乡的老师,互相都熟悉,我能不能应付过去。”

经过下午调整,王桥情绪完全恢复了正常,道:“这个简单,你以前也不喜欢说话,见面时主要讲一讲这些年的经历,偶尔谈一谈日记里记过的事,一切OK,他们不会觉察。而且,到时见面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先招呼我,我就回应某某老师,你在旁边就能判断出来者是谁?”

“如果今天晚上能过关,我就更有自信了。”吕琪随后又问了自己不能理解的问题,道:“我觉得你的出发点完全是好的,对村民有利,为什么村民会提出要钱,这个要求对于我来说完全是匪夷所思。”

王桥道:“今天这个事也算是一个奇葩特例。但是从深层次来探究,特例并不特,反而有着深厚的社会背景。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基层原来的社会关系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由紧密型组织重新变成了较为松散的状态。现在,农林特产税取消,三提五统取消,积累工和义务工取消,农业税取消也是大势所趋,村民和基层组织几乎没有了直接联系,仍然和以前一样的基层组织就不适应当前的工作,再加上原来的思想体系被动摇,新的思想体系没有建立,在这种情况下,村民更多的是讲权利,而很少讲义务,以赚钱为其人生主要目标。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种不给补助就不搬的说法。”

吕琪道:“那你以后应该怎么办?”

王桥道:“当时在现场时,我还是有情绪的,现在调整了过来,职责所在,该干啥还是干啥。”

吕琪道:“听到那句话,我都替你感到委屈。”

王桥道:“在这个位置上,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他想起自己被双规的那一段日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吕琪道:“你想起了什么,开始叹气。”

王桥道:“在别人眼里我总是意气风发,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处,只是戴着面具以作伪装。外人看见的都是光鲜的一面,痛苦的、伤心的事情都只留给自己。”

“王书记,吕老师。”从一个商店里走出一位穿着灰色衬衣的人,他头发花白,面容削瘦,正是以前的老校长代友明。

王桥用目光给吕琪作了示意,然后招呼道:“代校长,你来了。”

代友明此时早已经从旧乡学校校长位置退了下来,就等着满六十就退休。他将左手拿着的新买的玉溪烟放进衣兜里,伸出双手与王桥握手,道:“王书记肯召见我们这些退休老头,荣幸得很。”

王桥原本只是伸出一只手与代友明握手,老校长伸出双手,他也只得伸出双手。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倒有点红军会师的镜头感。

王桥首先松开手,道:“代校长,你看谁回来了?”

代友明用手指着吕琪,笑容满面地道:“吕老师,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年轻。你在旧乡的时候,把旧乡的英语水平提高一大截,你离开旧乡学校,旧乡英语又被打回了原形。”他一边说话,一边用两手比划。先是张开两臂,表示吕琪在时的英语水平,然后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做一个距离很小的动作,表示吕琪离开后的英语水平。

吕琪此时的感觉很奇怪,从日记本里,代友明是自己曾经熟悉的校长,见面时,代友明实际上是一个陌生人。她淡淡一笑,道:“代校长也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一句模梭两可的话,代友明道:“还没有变化?我都变成老头伙了。而且得了糖尿病,活起痛苦得很。”

王桥正要出言安慰。“王书记,吕老师。”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声音又尖又利,正是与吕琪多次产生冲突的室友李酸酸。

李酸酸明显老了,在旧乡时还可以说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此时已经显示出一幅大妈相貌。她的衣服却比在旧乡时鲜艳,裤腿还是夸张的大裤腿。

王桥招了招手,道:“李老师。”

吕琪在日记中记了很多与李酸酸有关的事,李酸酸是除了王桥以外记得最多的一个人。她见到活生生的真人,立刻就将来人与日记本、与集体相中的李酸酸完全重合在一起。

李酸酸还是先与王桥寒暄,说了两句就急不可耐地张开怀抱将吕琪抱在怀里,道:“吕老师,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你结婚没有?”

吕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微微笑道:“李老师还喜欢吃番茄炒鸡蛋吗?”

李酸酸夸张地道:“不要提番茄炒鸡蛋,前些年吃得太多,现在闻到味道就想吐。吕老师,你结婚没有?”

吕琪道:“没有。”

李酸酸惊叫一声,“吕老师未嫁,王常委未娶,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4 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像李酸酸这样的熟女
    以蛮哥的重口味千万不应该放过
    要不然实在太浪费资源了

  2. 这章写的不平衡说道:

    这章刻画了刁民形象,如果独立出现没什么问题,资源分配失衡会造成极端思想的产生,但集体出现就不现实了,百姓的智慧也有一定格局,小桥要么是在机关呆久了,要么就是有封建意识残余,希望能好好考量

    1. 匿名说道:

      你不了解基层,不了解当前老百姓,跟你说个真实案例,在新疆发生过比较小的地震,最严重的房屋也顶多是房子产生裂缝,很多村民就把土房子推倒,等着政府帮忙修砖房,没有推倒土房子的村民属于胆子小的,这种胆子小的村民会被胆子大的村民埋怨

    2. 匿名说道:

      还有,你还是不太了解百姓复杂的关系,打比方说,九家里有两家想闹事分钱,而其他七家并不想赚这个昧心钱,如果这七家态度强硬拒绝同流合污,这种状况只会出现在理论当中。因为都是街坊四邻,以后还要在村子里活人,这七家宁可得罪政府也不会得罪其他两家邻居,所以七家随大流,由着那两家闹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