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二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旧邦惟新

丛一红刚来海西区报到没几天,大家都知道是白三立的大学同学来当区委书记了。

和白三立走得比较近的人,私下里都祝贺他,说他运气还不错。说得也是,提镇长时,就有个部长老师提携。眼瞅着现在的职务,什么主持党委日常工作的第一副书记,不阴不阳的。虽然白三立不觉得有多大妨碍,特别是黄梧都锒铛入狱后,他开展工作时开始有了得心应手的感觉,不像黄梧都兼着镇委书记时那样处处碰壁堵心窝了。但大家总还是为白三立抱不平,现在好了,也该是白三立时来运转扬眉吐气的时候了。至少当个名正言顺主持党委全面工作的镇委书记,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了。

是啊,都说关系三大铁,一铁老乡,二铁老战友,三铁老同学。这三种关系的人之间,彼此知根知底的,维系关系的纽带都是天生天然的,不像其他或多或少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利益交换建立起来的社会关系,不但稳定而且默契,有需要互相帮衬的地方,就是直来直去一句话的事情。

有机会正儿八经扶正当书记那敢情好,白三立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货。

丛一红还在大学里当着学者时,同学问联系还比较多。辖区里涉及企业发展,政府经济规划或者干部学习充电等工作时,白三立也会邀请丛一红来会会诊,提供提供咨询意见,讲讲课作作培训,正好发挥老同学学术有专攻的特长。

丛一红当上区委书记成了白三立的顶头上司后,白三立的犟脾气又上来了。除了工作上的需要,他倒基本上不会主动联系丛一红了。一方面,区委书记确实不是人当的,“白加黑”、“5 +2”连轴转疲于奔命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白加黑”、“5 +2”的意思就是白天黑夜不分上下班,5天工作日2天周末通通都有活干别想休息。白三立确实没必要再去添乱。另一方面,老同学当着区委书记,白三立觉得更应处处维护她,特别是避免沾上打着丛一红的旗号招摇撞骗的嫌疑,他不能让有的人逮到说闲话的空子。

白三立不主动联系丛一红,丛一红主动联系他了。

说是闲聊,白三立明白,其实丛一红是以区委书记的身份找白三立谈话的,只是因为多了一层多年老同学的关系,没有那么正规严肃罢了。

到丛一红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在修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个人对照检查材料。

“丛书记日理万机啊!”白三立打趣道。

“不敢、不敢,不过借用你以前常说的话,日理几十机还是免不了的!”丛一红咯咯地笑着,示意丁作人员给他倒一杯茶。

虽然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要解决的正是形式主义等“四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上头的设想都很好,到了基层还是难免有些走偏的地方,这也是行政体制运行中长期存在的顽疾,如果没有上头的强力推进,配合相关制度的配套改革,恐怕一时还是杜绝不了的。

当年乾隆皇帝拒绝英国马戛尔尼使团建立平等贸易往来的请求,拒绝的理由很可笑,马戛尔尼不愿意向皇帝行三拜九叩之礼。换成现在的话说,就是形式主义让中国错失了向现代国家转型的历史机遇。可形式主义不但没有绝迹,相反的,却不断发扬光大,侵人国人社会生活的肌体血肉。就是高层现在痛下决心,想彻底地清除也绝非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就说丛一红的对照检查材料,尽管她刚下来地方工作,材料虽经认真撰写,几易其稿,但还是过不了关。

问题的症结,却在于丛一红的材料写的都是实打实的东西,和一级一级层层加码印发下来的统一格式老是对不上号。

比如说“四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按照统一格式的要求,每一方面查摆出的问题至少都不得少于三点,甚至正文得用仿宋体三号字,一级标题得用黑体字,二级标题得用楷体加粗,行间距字间距都有具体规定,最后得用A4纸双面打印。

被退回来几稿后,丛一红不得不违心给自己本来不成其为问题 。7的地方上纲上线了。虽说学习做学问是她一贯的长项,但还是得写成学习不主动不系统;虽说她很民主很注意调动班子成员的积极因素,但还得像其他人那样写上有一言堂家长作风毛病……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作为教育实践活动最严肃的一个环节,民主生活会竟然也可以像演戏那样事先排练。

据组织部门的同志从其他较早召开民主生活会的兄弟县区打探来的消息,他们在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之前,班子成员私底下一一对接,把相互批评的意见事先沟通设计好,便于避开对方的禁忌,免得踩着“雷区”伤害了同志问的感情,然后煞有介事安排专门的时间,按照发言顺序、发言内容和发言时长“走几遍”,一起预演,直到大家都觉得满意没有意见后,才装模作样正式召开了民主生活会。

有的地方班子成员甚至一人分别准备两份发言提纲,一份问题尖锐猛料多多,一份一团和气含糊其辞。至于实际召开民主生活会时哪一份发言提纲派上用场,视上级到会督查组的态度而随机应变。看看,一场彻头彻尾的猫和老鼠轻喜剧。

出去取经的同志在回来的路上议论说,学校里听课都得预先排演一次呢,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说的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当然这些话他们可没有胆量向丛书记汇报。他们只是如实说,经过事先排练的民主生活会,无一不取得圆满成功,无一不得到上级督导组的充分肯定,至于海西区要不要学习嫁接兄弟县区的成功经验,请书记拍板…。

虽说中央反复强调,不钱用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但没办法,扎扎实实走程序,认认真真走过场的现象还是杜绝不了。

有的群众就议论了,看似动作不少,实则一地鸡毛;表面热火朝天,实际遮遮掩掩。

白三立刚看到国家统计局的一组数据,说明八项规定出台以来至少对国内六大行业影响明显。

餐饮业的增速由去年的8. 8%下降至今年的3.8070,住宿业由去年的4.9 070下降至今年的3.8%,饮料制造业、烟草制品业、印刷业、娱乐业也都不同程度受到各项禁令的直接影响。

形势大好,问题不少。白三立调侃着说,你在学校呆久了,还不知道别人当书记不用这么辛苦的,对照检查材料一般都是秘书代劳的,都在拼秘书的文字水平,谁像你关办公室里一个人苦思冥想抓耳挠腮,不被退回来重写才是奇怪呢。

聊了几分钟,丛一红微笑着感叹,地方上的工作,不是身临其境,真的很难体会个中况味,确实富有挑战性。

中央掀起反腐风暴狠抓干部作风建设以后,很快地在部分干部身上又出现了另一种不良苗头。用老百姓总结的说法,就是手握实权的人“手不伸脸好看事不办”;手握小权的人“不吃不喝也不干”,导致一些工作的推进都受到影响了。

丰富多彩吧。白三立有点咬文嚼字地选择着词汇。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现在很难有这样闲适的心境了,哈哈!

当初如果加入民主党派就好了,就不可能当区委书记了。共产党员,组织需要时还不好临阵逃脱呢。丛一红自言言语的口气对着白三立说。

共产党员好啊,共产党是执政党,想做事的话平台大着呢!白三立不知道丛一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了,我正想着该给你大一点的平台哩。丛一红笑着说。我到海西区已将近一年了,情况应该说已基本上熟悉了。万乌的案情也已很明朗化了,马上就会结案的,前天四套班子联席会议上议了一下,大家意见比较一致,都觉得人事上的缺额补齐和个别微调是时候了。你在新港镇也主持了较长时间的工作了,我个人的意见,就地转正比较适合,你看怎么样?

白三立心里很有些感触,原来学术上的专业训练,也可以这么自然地转为行政管理经验的,丛一红不显山不露水地,就把话题从她身上引到自己这里,很有些旁征博引层层递进的功夫,估计是想堵住他可能寻找的推脱借口吧。

白三立却不接招,他说,丛领导,我正想来找你辞职呢,我不适合再担任这个职务了。

丛一红成为白三立的顶头上司前,因为是同学关系,相互之闯都直呼其名。丛一红成了丛书记后,虽然上面三令五申,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但“逢长必叫,叫大不叫小”的不成文规则,好像也没有多大改观。公开场合上,白三立还是中规中矩地喊她丛书记,没有外人的场合,有时就是连名带姓的,但多数时候则有些调侃地称她丛领导。

听着白三立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丛领导有些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丛一红疑惑地间道。

为了理想。白三三立几乎想腕口而出。但他什么也没说。

当下还会跟别人探讨理想的人,要么是理论家,要么是疯子。

白三立知道自己不是理论家,当然更不是疯子。都是知根知底的老同学,在学校时也曾经探讨过理想这个话题,但现在向他提问题的丛一红,是区委书记。区委书记面前,适宜谈论的是工作,不去谈论理想。

白三立突然联想起一位法国剧作家笔下的故事情节:某个国度人们的理想是变身成犀牛,人们都狂热其中乐此不疲,少数不想融\其中的人,理所当然成了异类。

和老同学不能探讨的话题,可以和卓老师游说。

向区委请辞职务之后,白三立给卓奕笃老师发了一个电子邮牛:刚拜读完老师近日发表的中国梦系列文章,深受启发。我们的祖辈,一路走来,虽然艰辛,或许也很疲惫。但有理想,有梦想。八十年代在学校时,虽然清苦,物质没有今天丰富,但我们有理想、有梦想。八十年代在学校时,虽然清苦,物质没有今天丰富,但我们有理想、有梦想。三十几年的快速发展,国家富裕了,社会进步了,但我们也丢掉了很多,迷失了很久。是该重拾梦想,重谈理想的时候了。

卓老师给他回了一个邮件,是雪莱的诗句:如果你过分珍惜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点损伤/那么你将失去两只翅膀/永远不再能够凌空飞翔。

发完邮件,白三立约了几位学校老师去打篮球。

还在学校里的时候,白三立最喜欢的运动就数打篮球和踢足球了,那时候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玩个全场,他一般在下午四点半离开了图书馆,换过运动服后就直奔运动场。上班以后,虽说运动的习惯伴随了他几十年,但都只能是见缝插针似的短平快运动了,因为不可能有整段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了,即使是节假日,随时一个电话通知他就得从运动场马上赶往会场或其他工作场合,哪敢随便约人打篮球踢足球?

足球、篮球和排球,共和国成立后并称为“三大球”。贺龙当体育部长的时候曾经说过狠话:三大球不上去,我死不瞑目。贺龙元帅在“文革”中含冤离世至今,又几十年过去了,除了女排有过辉煌外,另外两大球好像并没有多大起色。

体育界人士普遍的看法,三大球不行,恰恰是综合国力、国民素质在体育上的体现。三大球虽然不好类比,但若仅从战术考察,却都离不开进攻、转换和防守,团队的分工协作精神是其战斗力的核心灵魂。白三立的人生阅历告诉他,虽然隔行如隔山,但不同的行业领域,其中的道道规律,认真考究起来,却都有相通的地方。就说三大球所必需的不同分工、默契配合、通力合作、服务大局精神吧,恐怕正是我们国家社会的一太短板吧。

那一天白三立球打得很尽兴,痛快淋漓,对,汗流浃背,好几年找不到这种感觉了,在球场上,白三立好像把大学毕业以后几十年来没有流尽的汗液全排光了,终场的时候,他觉着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畅快地打开着,每一个毛孔好像都有了呼吸功能,兴奋地吐纳着乡间无处不在的清新气息。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很不错的一部作品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