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历史上许多学者都在努力破解社会发展的动力问题。但是,只有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才能够揭示出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因。研究社会发展的动力问题,只能在社会历史及其现实中寻找答案。其实,通过深入分析探究社会历史事实,结合已有的相关研究成果,不难发现需要与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这方面认识上的不断进步,对人类社会的健康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总的来说,人类社会的发展一般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地进步的过程。然而,是什么力量使人类历史不断地从低级社会向高级社会发展?社会发展的动力是什么,科学的社会发展动力观究竟是怎样的?本文将就上述问题展开探讨。

一、唯物史观创立之前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侯卫东官场笔记

社会发展的动力问题,作为社会发展理论的核心问题,始终是一个争议较大的问题。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创立之前,人们关于社会发展动力问题,作过很多探讨,从总体上说,大体提出了以下观点:1、自然动力论。从自然界寻找社会发展的动力,把社会发展动力归结于某种自然必然性。2、神学决定论。把超自然的力量,比如神和上帝的意志作为决定世界一切事物(包括社会)产生发展的决定力量,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是一种特殊的神秘力量。3、人性和理性动力论。从人的本性出发揭示社会发展的动力,认为人的精神因素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例如伏尔泰、维柯、康德、孔德、费尔巴哈等人的观点。

这些观点,总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从社会发展的外部寻找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比如自然动力论和神学决定论。另一类是从社会内部寻找社会发展的原因,比如人性和理性动力论。不论哪一类理论,往往都容易陷入最终从精神因素去寻找社会发展最终动力的倾向。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总体上也属于主要从社会内部寻找发展动因的类别,但是却和其他理论派别有着根本的区别。

事实上,社会是一个由人组成的复杂有机体,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应首先从社会内部去寻找,因而只是从社会外部寻找社会发展最终动力的做法是根本错误的;各类人文主义者试图从社会自身寻找社会发展最终动力的努力方向是可取的,但是,只有努力揭示出隐藏在“历史动力背后的动力”才能够揭示出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因。[1]

二、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

(一)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主要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汲取了历史关于社会发展动力的优秀成果,结合历史条件和实践的新变化,从社会发展的各种直接动力因素入手,通过深入分析它们之间的内在必然联系,发现了隐藏在“历史动力背后的动力”,从而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内在客观规律,使社会发展动力观建立在科学的唯物主义的基础之上,创立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科学的解决了社会发展动力问题。

一般认为,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1、人类社会是一个活的有机体,人类社会是以生产为基础的种种要素的有机联系和相互制约,社会历史的发展表现为社会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2、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是社会的基本矛盾,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 3、在阶级社会中,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4、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人民群众在创造历史的时候要受到社会物质关系发展状况的制约。5、社会历史的发展是通过“历史合力”的方式实现的。6、科学是最高意义上的革命力量。[2]

(二)马克思的社会发展根本动力思想

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重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问题,该理论指出,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矛盾运动构成了社会变迁和社会发展的深层根源。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它起因于人们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它总是要向前发展的,由此就导致了生产关系的不断变革,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的不断变化,然后又反作用于生产力,从而推动社会从低级到高级地发展。

社会基本矛盾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的观点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核心内容,一些学者认为,基于它,才能充分揭示人作为主体创造历史的二重性(主动性和受动性);基于它,马克思的社会进步理论才能建立在稳固的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总之,社会发展根本动力思想的提出和系统论述,使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社会发展理论最终建立在了比较科学的基础之上。

三、对于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特别是根本动力思想的科学补充二号首长

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无疑是正确的,它抓住了事物的根本所在,科学的揭示了社会发展的根本规律。但本人认为,马克思以及后人归纳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特别是其根本动力思想,例如有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社会基本矛盾等的论述稍微有些笼统,可以进一步分化的更具体一些。

其原因有以下几点。(一)马克思从历史发展的实际过程出发具体分析了影响社会发展的五种重要因素:物质生产、人的生产、精神生产、生产方式和人的需要,勾勒出社会运行的大致轮廓。他由比较表面的具体的五种因素的作用进一步深入下去,将其浓缩聚焦在比较抽象的、且相互之间具有内在必然性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这三种因素上,从而提出或者说被认为倾向于提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

这种做法是基本合理的,但一般人类实践活动推动社会发展的最终目的,归根到底是为了满足社会的主体即人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并能够更好实现人的存在与发展的价值和意义。把微观领域的具体的人的需要作为一个动因内化于宏观领域的抽象的社会生产力之中,从逻辑上讲是行得通的,但在实际上,易于让人有忽视一般人类实践活动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即要满足人的生存发展的需要,实现人的存在发展的价值意义,没能从根本上凸显人在社会中的主体地位的印象。一些西方社会哲学学者错误的批评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认为它忽视了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作用,有经济决定论或技术决定论的倾向,容易产生这些误解的原因即在于此。其实,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始终都在突出强调人在社会中的主体性地位和作用。

(二)马克思的社会发展动力论中,有些学者认为,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社会发展的具体或直接动力是人的需要、科学技术和阶级斗争等。从这种表述中可以认为,两者应具有内在的因果决定关系,具有逻辑上的先后顺序。但是事实上,这种表述很成问题,让我们分析一下。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条件,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而且,这是人们从几千年前直到今天单是为了维持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从事的历史活动,是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3]可见,人的需要和相应的物质生产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是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

人的需要起源于一般生物需要,包括生存需要和发展需要,是在长期的生命进化和人类不断的改造、利用自然社会环境的社会化劳动实践活动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人的需要不像一般生物需要那样可以直接在自然环境条件下得到满足,而往往是要在对自然的社会化改造即社会生产中才能得到满足的,它引发了社会生产力的产生和发展。所谓社会生产力,是指人类为了满足自身生存发展的需要,利用已有的自然与社会物质、精神资源条件,而进行的创造社会财富的社会化生产的能力和状况。社会生产力的形成发展又使人的需要不断得到满足和提高,两者相互促动,螺旋循环上升,或者波浪式的前进,推动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进而推动着社会的全面进步。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为了更快的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更好的满足人们的需要,逐渐产生和发展出分工和交换等多种社会生产交往形式,例如包括后来的以及近现代出现的狩猎采集及捕鱼生产、养殖种植生产、农牧业合作生产、手工业生产、机器大工业生产、跨国公司和世界工厂、合伙入股企业及股票上市公司,交通运输、批发、信息传输、金融、租赁和商务服务、科研等生产性服务业,零售、住餐、房地产、文体娱乐、居民服务等生活(消费)性服务业,卫生、教育、水利和公共管理组织等公益性服务业,以及建筑、文化创意新兴服务业等多种行业或产业的兴起与发展,还有原始合作生产、奴隶制生产、领主庄园制与租佃制生产、雇佣制生产、自主合作生产,以物易物、货币流通、行会集市贸易、租赁转让、抵押典当、高利息借贷、钱庄银行信用存贷、投资融资与增资、信托与保险、基金股票债券等证券交易及期货期权等交易、地区和世界自由贸易等各种社会经济活动形式。于是便产生和发展出相应的社会生产、经济关系,包括人们在一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基础上形成的,在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社会生产总过程中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构成一定的经济基础,进而建立起社会的政治、法律、文艺、道德、宗教、哲学等意识形态以及与这些意识形态相适应的政治法律制度、设施和组织等对应的上层建筑。由此看来,人的需要并不是由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才从根本上导致其产生和发展,而恰恰相反,正是人的生存发展的需要和社会生产之间的相互作用,才导致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人的需要是社会生产力产生和发展的内在动因,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又从根本上决定和制约着人的需要,两者具有相互促进的矛盾运动关系。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它起因于人们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两者的矛盾运动促使生产力和社会交往不断的向前发展,进而推动着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的发展与变革。而后者,又可以反作用于前者,激发形成循环或者超循环[4]的社会运行发展的机制与模式。

所以,不难看出,社会基本矛盾运动作为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有必要把需要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补充进去。

按照一些学者的讲法,科学技术作为社会发展的具体动力,似乎也要根源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一书中说:“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5]可见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的一个重要成分,恰恰与其他要素一起决定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而不是相反。

那么科学技术作为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其发展的根源在哪里呢?很明显,是源于人的需要和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运动。正是由于人的需要,才促使科学技术的产生和发展,正是由于社会生产力的形成和发展,才从根本上决定和制约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

马克思生活于阶级矛盾尖锐、阶级斗争剧烈的时代,劳动异化和需要异化现象严重,社会几近于病态,动荡不稳,劳动人民生活于苦难之中。他感同身受,一生的追求和创立其学说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变革那个罪恶的社会现实,从根本上实现全社会的革命与进步,实现全人类特别是处于苦难中的无产阶级劳动群众的解放与发展。所以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一些人认为它是一种社会革命学说,虽然比较片面,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有些许道理的。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的根本特征就在于以科学的实践观为基础,实现了严格的科学性和彻底的革命性的高度统一,因而能够对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产生不可遏制的吸引力。实践性、科学性、革命性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特征,而实践性又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特征。

马克思强调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目的正是为了要突出阶级斗争这个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这个社会变革的强大武器,正是要唤起最广大的劳动群众,为了自身的利益和追求人类公平正义的崇高进步事业而起来斗争、革命,去变革和改造那个不合理的旧社会,去解放自身,解放全人类。

这种符合当时时代特征的务实理论,在今天从历史的角度看仍然是根本正确的。当然,理论是需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具有不断发展的内在需要,所以以科学的态度不断发展和完善着它,是真正的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三)马克思身处于社会矛盾尖锐,社会动荡不安,变革在即,新旧社会形态交替的转折时期,他感到的更多的不是社会稳定渐进发展的情景,而是社会动荡突变的情景。

在他以及后人补充完善的社会发展规律论特别是五形态理论中,结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社会发展应该大致分为两个时期,即某种社会形态内的社会稳定渐进发展的量变时期,和新旧交替的社会形态间的社会剧烈变革的质变时期。在他的经典著作中,马克思由于受时代的影响,不可避免的自然会更关注质变时期的社会变革问题,而稍微忽略了社会量变时期的渐变发展问题。例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只是在新旧社会形态交替的质变时期,才表现的特别突出,才作为社会变革发展的主要动力推动着社会的剧烈突变。而在某种社会形态内的社会渐进发展时期,生产关系表现出一定的稳定性,基本适合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虽然总是在一定程度上经常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并不是此时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生产力的发展乃至于整个社会的发展主要根源于需要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运动。

在社会渐进发展的量变时期,人的生存发展的需要促使社会生产不断向前发展,而生产力的发展又推动着需要的种类和层次的增多与提高,两者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正是两者间的相互作用,推动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进而推动着整个社会的全面进步。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原有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由基本适合到基本不适合,社会发展由量变时期逐步进入质变时期,社会主要矛盾由原有的需要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逐渐转化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正是这种社会基本矛盾运动,推动着社会形态的明显更替,人类社会的飞跃发展。

(徐铭青)

Page: 1 2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