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一章 再启程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一章 再启程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大家都舍不得静州往事离我们而去,我希望尽力挽回~~~

—————————————————————————————————–

“海洋,你怎么了,傻傻的,笑什么?”秋云问道。

连续的暴雨让暗河重新有了生机,尖头鱼是野生鱼,以小鱼小虾为食,所以条条都是运动能手,数量不少的鱼在暗河里游出哗哗的声音。这一刻和侯海洋感到和当年首次误入暗河的情况一样,加之身边的秋云,让其恍若隔世。

“秋云,我刚才突然感觉到和你结婚了,你穿婚纱的样子,好漂亮。”侯海洋看着秋云道。

“海洋,你觉得我还是以前的我的吗?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你还会喜欢我?”秋云问道。

侯海洋顿了一会,看着暗河的深处道:“其实想来,我应该庆幸你失忆了,才能让我们有机会重回原点。不然被人填塞了你的记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着,侯海洋牵起秋云的手。

秋云笑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侯海洋道:“我去折一根竿子,这里鱼多,我给你表演叉鱼。”一会儿,侯海洋拿着削好的竿子来到河边,看准来鱼,一竿刺下一条一斤半左右的鱼就被死死洞穿。“我们就弄两条鱼,省得马蛮子怀疑。”

两人出了洞,把洞口掩饰好,回到马蛮子家里,马蛮子还在呼呼大睡,其堂客道:“侯老师,你们以前的屋给你收拾出来了,天黑了,晚上就在这里住吧,我去烧两个菜。”拿着侯海洋交给其的果园看护费,马蛮子的堂客显得很是热情。

“不用了,我们吃了饭就走,以后还要再麻烦你们,这两条尖头鱼麻烦你弄点正宗新乡泡菜,我们吃了就走。”侯海洋道。本来侯海洋坚持要亲自下厨,但秋云知道他背上未愈,便阻止了侯海洋。

马蛮子堂客的手艺也着实不错,浓郁新乡酸菜味混着尖头鱼的异香让马蛮子从深睡中醒来。四个人围城了一桌,喝着马蛮子的所谓的活血化瘀的药酒,聊起旧乡当年的往事也算是几多感叹!

晚上9点,秋云开车载上侯海洋超巴山归去。“我的日记本写过,我们曾在马蛮子那边有间屋子,你还在那边修了浴室。为什么不住那边?”秋云道。

“你的日记没写你有轻微的洁癖吗?他家邋里邋遢的,还是算了。”侯海洋道。

秋云把着方向盘,摇摇头道:“到底你是我,还是我是我。”

一场暴雨,巴山县一共死亡27日,上百人无家可归,死亡人口中,23人是阳河镇的,4人是城关镇的,而城关镇的4人,恰巧是在阳河镇刘清德矿上打工的人。这和当年火灾如出一辙,侯海洋再次守土有责,坐在市委组织部李副部长的办公室等待谈话。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暴雨当天,陆军消失不见,待第二天上级找到他时,还是一身酒气,市委书记杜利高当场喊话要面其职,并追求他玩忽职守的法律责任。

刘清德虽是个莽夫,但是粗中有细,他垮塌的大鹏铅锡矿安全责任人是竟然是陈民国,自己躲在后面做幕后老板。但因此一溃,还是元气大伤。同样受伤的还有刘清扬,他和县委书记吉之洲、县长华成耀如同这决溃的尾矿一样轰然倒塌。

吉之洲去了茂东市农机水电局当局长,华成耀、刘清扬分别去茂东气象局和档案局,这一批挥斥方遒的县委班子们就这样,年过五旬就来到了仕途终点。现实就是如此,下属很难给上司创造什么丰功伟绩,但一旦出点乱子,上面的人只会是万劫不复,刘清扬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在组织部长最后一站提拔了陆军,但是悔而晚矣,也许刘家在巴山的根基因为这一窝白蚁将不复存在。

“侯海洋,这次巴山垮塌事件,你不但全身而退,而且守土有功,加之当年火灾事件,事实证明你是一个有责任心青年干部。你有没有信心接受更重的胆子?”李副部长问道。

回到巴山侯海洋确实听到一些风声,但他最近一边养伤,一边落实秋云的工作问题,来到李副部长办公室心里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侯海洋道:“当然愿意,谢谢组织信任。”

李副部长点头道:“你现在是县委常委,现在市里意思是想让你当常务副县长,你要有心里准备。趁你现在刀伤未愈,你来市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学成后就准备履新。”

侯海洋当镇委书记不到一年,现在马上就要升为常务副县长,仔细想想,不觉为自己在仕途上如履薄冰的习惯暗自庆幸。

离开了市委组织部,侯海洋去茂东公安局家属院,侯海洋是个有心人,找了城关镇能工巧匠,将秋云家修旧如旧,又买了些正宗藤制家具,当年风格依然如故,但是显得更加干净、整洁。

自从赵艺退休以后,她一直怀念当年家属院的老姐妹们和这套充满感情的房子。这次秋云专程载她回来,当赵艺看到旧家的样子时,就像回到15年前:当时全家搬新家,秋云考上大学, 邱忠勇扫黑立功,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时刻……

赵艺流着泪不禁道:“小侯,真是有心人,但年妈妈瞒着你,是我的不对。”秋云伸出手,拍着赵艺的肩膀。

从组织部出来,侯海洋便准备去公安局家属院,赵艺今天要来家属院,侯海洋便想把婚事给赵艺先提一下。来到家属院宿舍,赵艺给侯海洋泡了一杯茶,道:“小侯,秋云出去了,马上就回来,你先喝茶。”

侯海洋结果茶杯,道:“秋云去哪里了?”

赵艺道:“好像是去茂东师院了。”

接近中午,秋云回到家属院,侯海洋便问:“你去茂东师院了?”

秋云点头道:“茂东师院比岭西的大学好说话的多,只要我愿意来,马上就可以上班。”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米国回来的博士,茂东师院在前年只是一个专科学校,你要是去了显然屈才了。”侯海洋劝道,“去不了岭西大学,岭西师范、岭西工大都是没啥问题的。”

秋云看着侯海洋,道:“我跟你走了一个月,发现你已经扎根于茂东,你在这边干的如鱼得水,我要是以后身在岭西,又能有几个时间和你一起?”秋云顿了一下,继续道:“海洋,我们错过了太久。对我来说,海归也好,博士也罢,我也只是一个女人?只想和你……。”

侯海洋揽过秋云,道:“茂东毕竟和岭西差距很大,我们迟早会过去的。”

秋云道:“不用劝我了,我不会和你分开。要是以后去了岭西,再说吧。”

秋云的坚持让侯海洋感动不已,其实在李副部长找他谈话时,他有过动摇,他想放弃仕途去肖强的蒸蒸日上的腾飞公司,这样,他和秋云都能留在岭西,但面对逐渐步入正轨的仕途,他又难言放弃,他本想把自己的想法和秋云商量,秋云却给出了她动人的答案。

“秋云,我们结婚吧!下午就去茂东民政局。”侯海洋对秋云郑重地道。

秋云刚想说话,赵艺从卧室走出来道:“结婚是大事,我要给你们选个好日子。”

“妈,你这么偷听我们讲话。”秋云怪道。

赵艺没有理秋云的怪骂,继续道:“小侯,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我认识茂东通天观的老道长,要去算个好日子。”

侯海洋站起身,高兴道:“赵阿姨,你是答应我们了?”

赵艺也是越看侯海洋越顺眼,道:“我看得出,你对我们秋云是一片真心,做父母的感动都来不及,怎么会不答应?你快坐,我去烧两个菜。”

赵艺去了厨房,侯海洋道:“秋云,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家人,找个时间大家见个面吧。”

秋云道:“丑媳妇见公婆那是当然的,但他们知道我失忆的事情会不会有顾虑。”

侯海洋道:“在你回国前,我就给爸妈和姐姐提过你的事情,他们都很理解我们,你现在恢复的那么好,看不出任何症状,怎么会有顾虑,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

侯海洋摸出手机,打了过去,想了七八声,那边电话才起来,一听是母亲的声音,侯海洋道:“妈,怎么这么久才接?”

杜小花道:“二娃,你给爸爸买的手机,我们基本都不用,接听都要钱,实在贵得咬人。”

侯海洋道:“妈,我给你买了就是可以负担这个费用,你们经常不在屋里,我要随时了解你们的情况,你们在岭西姐姐那边吗?”

“没有了,这次山里洪水爆发,我们不放心,雨停了就回二道拐了,家里猪圈围墙冲垮了,你爸正在修。也没啥大事,不给你说了,电话费贵得很。”杜小花道。

“妈,你不要挂,我明天想带秋云回来看你们。”侯海洋道。

侯海洋已经二十八岁,自从李宁咏和侯海洋分手以后,便一直没有找女朋友,这便一直是杜小花的心病。杜小花深知儿子是很有主见的人,与当年调皮捣蛋的农村小孩今非昔比,肯定不能按照自己的圈子标准给儿子找女朋友,所以错过张晓娅让杜小花一阵心痛,但今天一句话,让杜小花兴奋不已。

“要得!屋里你爸才重新弄好,我去把新铺盖缝好,鸡杀好,你们明天早点过来。”挂了电话,杜小花兴奋得向侯厚德报告。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有才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