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章 二道拐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二章 二道拐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老头子,赶快收拾,明天二娃要带秋大学回来。”杜小花超屋外喊道。

“啥子秋大学,人家有名有姓。”侯厚德语调平淡,内心却是兴奋,他扔下手里的砖刀,洗了手开始去衣柜里找像样的衣服。

“秋云,我们明天去二道拐,我爸妈正好在那边弄房子。”侯海洋挂了电话,便对秋云道。

秋云点点头,道:“你单位的车在县城,不如我们骑摩托去?”

“摩托车?”

“你不是说是我教过你骑摩托吗?我问了我妈,我哥有个摩托在楼下停车场,去看看能不能骑。”秋云回道,她很想去感受下日记本里坐在侯海洋身后的感觉。

侯海洋也好久没骑摩托,那种在疾风中穿行的感觉让他便跃跃欲试,带着秋云去了楼下停车场,他推着点不燃的摩托去了修理店,修理店老板弄一会,打燃了火,拍着坐垫道:“老板,这是正儿八经的日本货,你看,摆了几年螺丝和弹簧都没有一点锈,换个轮胎绝对霸道,当年没有路子是搞不到的。”

秋云对侯海洋道:“我哥说过,他以前搞外贸的。”

侯海洋笑道:“不会吧,你爸公安局,你哥搞走私?”

秋云道:“就是因为我爸,我哥只有做老实生意,所以后面就没得搞了,竞争不过那些走偏门的。”

侯海洋道:“嘿嘿,我开玩笑!”又对老板道:“你再帮好好保养一下,我要跑个长途,不要半路闪火。明天早上来骑。”

“要得!”老板拍着胸脯道。

毕竟还没有结婚,如果当着赵艺住在家属院宿舍,大家肯定放不开,侯海洋便在烟厂招待所开了一间房,进了房间,侯海洋叹道:“当年我来找你过后,就住过这个招待所,没有想到这个招待所还在。”

秋云道:“那天的事,我的日记里面也写过的。”

谈到浓情之时,侯海洋便和秋云亲热了一翻,侯海洋背伤未痊愈,完后,秋云还帮侯海洋擦了澡。两个人又谈了下第二天去二道拐的事情。侯海洋看时间不早了,道:“我送你回去吧,虽然我们已把生米煮成熟饭了,但还是要把锅盖盖好。”

第二天一早,侯海洋跨上摩托,加满汽油,载上秋云往二道拐驶去……

从茂东到二道拐要途径巴山,在巴山还出了一个小花絮,侯海洋和秋云因为没有头盔被交警拦下,交警一看是侯海洋,连忙道歉,毕恭毕敬地将公安头盔给了侯海洋。秋云在后座抱着侯海洋的后背,她隐隐觉得这种感觉似乎经历过,往事渐渐清晰,路两边飞速被抛下的行道树让她穿梭在现实和模糊的记忆之中,是现实还是回忆,她有点分不清。

中午时分的侯家院坝里,杜小花已经把烧鸡公炖得耙软,这两天河里的水不少,侯厚德一早钓了两条野生土鲢鱼,正在开肠破肚,准备弄一个酸菜鱼片。

秋云是第一次看到侯海洋的父母,眼前这两位朴实的老人,衣着普通但不失整洁,深情和举止透露着农村人的淳朴和善良。杜小花看到儿子终于带女朋友回来了,难掩喜悦,他拉着侯厚德,悄悄道:“老头子,你看秋大学是不是看起比之前那个小李稳重得多,我觉得像我们大妹。”之前杜小花生病曾经麻烦过邱家人,也见过李宁咏,当时李宁咏黏黏乎乎抱着侯海洋,让杜小花、侯厚德这种老思想一时有点难以适应。此时的秋云,显得很得体,即显示了与侯海洋的恩爱,也保持着女孩子的矜持。

侯厚德没有回答杜小花,他站起来,拿着一手鲜血的鱼,对秋云道:“欢迎,我们屋里条件差,你不要介意。”然后对侯海洋道:“二娃,你带秋老师到处转一下,一点钟开饭。”

秋云此时走近侯厚德和杜小花,给侯厚德送上两瓶精装的岭西特曲,由于来之前时间匆忙,她不知道送什么合适,便在楼下买了最好的白酒。道:“叔叔、阿姨,没来得买啥礼物,这个你们收着。”说着就来抢侯厚德手上的鱼,侯厚德连忙推迟,道:“你们城里娃娃哪里会杀鱼,别把手弄脏了。”

秋云道:“我和海洋以前在小学教书就练就了杀鱼煮鱼,今天应该你们来吃我们做的鱼。”侯海洋骑了半天摩托,两腿还有点发麻,本想躺着床上休息一会,也不得不过来一起弄鱼。

一顿丰盛的农家宴,在四个人的全力合作下,很快就端上桌,侯厚德直接开了一瓶秋云送的好酒,给四个人都倒了一杯,举起杯子道:“我代表我们侯家,欢迎秋老师。”这时院坝里的土狗也过来凑热闹,来到了桌边,憨厚的摇着尾巴。

秋云连忙起身道:“这杯应该我敬叔叔和阿姨。”

杜小花笑道:“都一样,来了我们就高兴。”

侯海洋在一边,没有说话,端着酒杯笑着抿着,开心地听着对话。

杜小花继续道:“秋老师的父母是哪一行的?我本以为现在城里人的孩子都不做家务,秋老师真是进得厨房,下得……”

“是下的厅堂。”侯厚德补充道。

秋云笑着答道:“我妈是茂东丝绸厂的工人,我爸是茂东公安局的。从小他们工作忙,我就要自己学着做清洁、做饭那些。”侯厚德点点头,既是觉得秋云不是娇小姐,又觉得完全没有感觉到侯海洋所说的失忆。

吃了半个小时,秋云去了一趟厕所,侯海洋看氛围差不多了便道:“爸、妈,满意吧?我准备和她领证了,征求你们的意见。”

杜小花道:“好得很,秋老师一看就是是书达理,我觉得可以。”说着推了一下身边的侯厚德,道:“老头子,你咋不开腔?”

侯厚德喝了几杯,脸色微红道:“你和秋老师都是教师出身,为人师表,我没得啥子意见,你喜欢就好。你们年纪都不小了,尽快把证领了,你妈就安心了。”

杜小花道:“妈去选个黄道吉日,你们去把证领了。”

侯海洋道:“嗯。”

侯厚德道:“二娃,后山的祖坟,我昨天才去把山洪冲下的枝丫理干净,你等会征求下秋老师的意见,自家人去认个祖。”

侯海洋道:“嗯。”

吃完饭,杜小花从秋云的手中抢了碗,去了厨房。侯厚德、侯海洋和秋云拿着香蜡钱纸、白酒和一只杀好的鸡向后山走去。

来到侯家的祖坟,青石墓碑在大雨冲刷之后更显得斑驳。秋云只在最上方看到原来侯家的祖先是清朝时期兵部的官员。侯厚德拿出蜡烛和香点上、插好,侯海洋和秋云并排在祖坟前跪下。侯厚德道:“侯家列宗,犬子海洋即将成家立业,为父的不求他们大富大贵,但求平安一生,愿祖宗保佑。”侯厚德一生大多被人说是迂腐的教书匠,教出学生不乏官员和商人,但侯厚德从不攀强附会,老老实实守着二道拐的老屋,甚至在退休前才靠着女婿张沪岭转了编制。对于人生,他的看法就是平淡、平安即足矣。所以在祖坟前,他的话是发至内心的。

一天的接触,秋云完全认可了侯家人的质朴与善良。晚上她睡在侯正丽的房间,这里已经变成了侯厚德的书房,走过书柜,她仿佛看到侯海洋在侯厚德教诲下慢慢长大,成为当下身边这个正直、热血、健康的男人。

第二天,侯海洋陪着侯厚德把猪圈修好,秋云陪着杜小花去鸡圈捡了一篮子鸡蛋。临别前,杜小花把鸡蛋塞给秋云,道:“我这里只有这个土鸡蛋当特产,你带回去补身体。”

回到茂东后,侯海洋把秋云送回公安局宿舍,想到一个人必须要联络,既是情、更是义,他拨通电话后,骑着摩托奔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