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章 交谈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章 交谈

作者:晏道理、十里烟树静州往事

“小侯,快来坐。这个时候还来看我,吉某很感动啊。”吉之洲开了门,对门口风尘仆仆刚下摩托的侯海洋道。

侯海洋真挚的道:“吉书记,这两年承蒙您的照顾,我专门来表示感谢。”平心而论,吉之洲在侯海洋城管委时期初识,是真心赏识,后期更是照顾有加,从档案局出来之后,侯海洋能升至县委常委,每一步都少不了吉之洲的大力举荐。

吉之洲道:“小侯,你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侯海洋道:“吉书记,你千万别,折煞我了。”说着便自己去倒水,还给吉之洲续了一杯。

吉之洲在沙发坐下,叹了一口,道:“尾矿垮了那天,我就预感会有今天,没想到这么快。现在我爱人还在巴山一中教书,目前我是孤家寡人。”水电局给局领导的房子并不小,但越是大,吉之洲越感到苍凉。

“吉书记,你的能力明眼人都晓得,你才四十九,茂东很多位置都需要你。”虽然说这种套话不是侯海洋的风格,但此情此景侯海洋还是这么劝道。

吉之洲拍拍侯海洋肩膀,道:“我是很难过,但我不是为了乌纱帽,巴山27条鲜活的生命,作为父母官,我吉某不光有责任,甚至是罪孽啊。”吉之洲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自责。

侯海洋劝道:“巴山盘子那么大,很多事情鞭长莫及,凭良心说,吉书记在位的每一天都是尽职尽责,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很少抽烟的吉之洲此时点燃一支烟,吐了一口烟,道:“我觉得来到这里才是我的归宿,平淡、安然。不过小侯啊,你可不能这么想,巴山的担子迟早要交到你们肩上。”侯海洋点燃吉之洲发来的一支烟,吉之洲继续道:“我听说对你以后的安排市里有争论,有领导想让你直接当代县长,以我看即使上不了县长,也至少是常务副县长,你的前途一片光明,要好好珍惜。”

侯海洋道:“仕途如履薄冰,我会努力的,吉书记。”

吉之洲道: “不要叫我什么书记了。不管你以后去当县长还是副县长,作为过来人,我劝你一句,要注意身边的人,特别是有官商裙带关系的官员,不但要保持距离,还要想办法遏制他们的行为,这些人为了利益不怕自己捆上炸药包,出事炸死的不光是自己,还有很多无辜的人。检察院有人给我说,陈民国在里面咬了几个人,听说就有华成耀、陆军,他们现在是黄泥巴掉在裤裆——不是屎都是(屎)死。”

侯海洋若有所思道:“君子有所求有所不求,我父亲常给我说为官一方,造福于民,钱财身外物,为了它丢了为官为人的原则,实不可取。”

吉之洲点点头道:“巴山有你这种干部是福气啊。有朝一日你当了县长县委书记,把控的局面将今非昔比,巴山光是县委常委就是十一个,如何在中庸和强硬中张弛有度,是考验你政治智慧的时刻。”吉之洲是巴山老资格的县委书记,说不知道华成耀、彭克、刘清扬的事情,自然是假话。但巴山关系网复杂,各级领导都有党羽于其中,吉之洲只有保持自身干净,唯不敢去拿捏这些人,却只有任其发展。拿下吉之洲原因不是因为他贪腐,而是他面对贪腐的无能为力。

侯海洋道:“老领导的话,我一定谨记于心,以后还要请多指教。”

吉之洲起身拍了侯海洋的肩膀,道:“我看人很准,相信你的能力。”

回到巴山不久,侯海洋接到了市委组织的红头文件——任命其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关于这个任命,市委组织部就存在分歧,有人说年龄不是框框,从彭克案到这次尾矿库事件,事实证明侯海洋是有能力、经得住考验的青年干部,建议直接任命代县长;有人说侯海洋才29岁,到巴山也才5年不到,作为县长实在年轻,仍需磨砺。在争论不定之时,组织部部长黄部长在市委常委会上谈到这个事情,市长邓建国心里是立挺侯海洋的,但这种场合不能明挺,表没有急于说话。杜丽高稳妥期间就拍了板:“这次巴山书记县长都被免职了,新的书记是省里下来的处长,还要安排一个老资格的县长才稳得住台子,侯海洋还是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还是大有可为的。”

此时的刘家,刘清德、刘清扬这两位难兄难弟面对面坐着,整个客厅烟雾缭绕,茶杯里的大红袍颜色正浓,却早已经没有了热气。

巴山矿难,刘清扬知大势已去,主动提出辞去副县长职务,退居二线,但是省里对他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整日在家战战兢兢,唯恐晚节不保。看着自己这个正在监外执行的弟弟也是憎恨交加,但是埋怨已经没有用,刘清扬更多地是想着下一步的自保。

“老哥,我家外面狗日的村民都围满了,不敢回去啊!”刘清德道。

刘清扬冷哼一声,道:“咎由自取!现在吉书记已经去了水电局,华县长还没有定论,不知能否自保,新的县长和书记还没有到位,阳和矿死了那么多人,虽然陈民国去当了替罪羊,但是你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不要什么事情都甩出去了,想甩你也甩不掉,把手里的钱拿出来,抓紧时间赔偿给遇难者家属,不要让他们把事情搞大。也算是我们给县上一个交代,给我们刘家找一条出路。”

刘清德也知道这次不花钱是摆不平的,可是自己酒色财气、花天酒地。以前矿上日进斗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攒下什么钱,就算有了几百万,可这点钱对于死了二十多人的矿难来说,作为赔偿是远远不够的。另外铅锌矿自己是绝对干不下去了,他扔掉手里早已熄灭的烟屁股,道:“老哥,不如把铅锌矿转手卖了,作为赔偿款,手里这点余钱,我们留着东山再起?”

“嗯”。刘清扬其实也是这样想的,没想到弟弟这次能够舍得放手。

“可是,想在这个时候急着处理矿,不一定卖的起价,再说了巴山黑社会那帮人,现在也正在打这矿的主意,如果我们放出风要转手,那帮人争来争去,恐怕最后对我们不利。”刘清扬是多年为官的坐地虎,看事情还是比较透彻和长远的。说完这话,他就拿眼睛盯着刘清德。

刘清德想起冷冰冰的手枪,心中一阵寒气,道:“哎呀哦,我的哥哥啊,你就别绕圈子了,您就直接给我指条明路吧”。

刘清扬重新吸了一支烟,道:“我们委托县政府对矿山的开采权进行拍卖,这样的话任何想夺取矿山的人就都找不到我们这里来了,这对我们的安全是一个保障,另外在与县里签订委托合同的时候可以约定,留给我们三成的人员遣散费,其余的钱都交给县里,让县去解决遇难家属的赔偿金。”

“县里要背这个包袱?”刘清德道。

刘清扬道:“一定会!他们还去压死亡赔偿金,压得越低,他们自己就得得越多。”

每一个家庭都是如此的神奇和类似,这也好比一个组合,一个团队。有聪明绝顶、能知天文的军事,也有武功盖世,善于冲锋的勇士。他们在这个组合里面相互弥补,决定着下一步的方向,影响着家族的命运。刘家两兄弟如此,邱大海家里也是如此。

晚上九点钟,邱宁刚把李宁咏从卧室里叫了出来:“天天回来就往卧室跑,还说练瑜伽,练瑜伽不能在客厅练吗?刚才就跟你说老爷子要跟我们开个会,我们在客厅里等你半小时了都。”

李宁咏脸色潮红,没有搭理大哥,跟邱大海打了一声招呼就坐在了沙发上。巴山县台的夜间新闻正近尾声,邱大海关掉电视,转过身来。邱宁勇也放下了手里的手机,等着邱大海说话。

邱大海道:“这次阳和矿难,已经引发了巴山官场的地震,甚至会波及到茂云市的领导,还好你们没有在这次事件中受到牵扯,但是在其位、谋其政、成其事,你们没有受到波及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管这一块的业务,这次事件值得你们每一个人反省。”邱夫人在厨房端了一盘西瓜过来,嘟嘟囔囔又要说话,被邱大海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邱宁勇看到这一幕就想要笑,却没敢笑出声来。

邱大海继续说道:“路都是自己走的,是好是坏也只能自己承担,我现在年纪大了,最近感觉身体不算好了,一早一晚手抖得厉害,筷子都拿不稳。巴山的官场,我能说得上话的也没有几个人了,希望你们以后能走对走好自己的路,多交朋友,少树敌人,谨慎为官啊。”“廉颇老矣”这个词迅速出现在李宁咏的脑海。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写得不错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