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章 各就各位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四章 各就各位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自从来到市委宣传部,李宁咏在工作中有如鱼得水的感觉,她有基层工作经验,也有家庭中良好的政治氛围,这让她在宣传工作的过程中,总能把握到那个“度”,也因此屡屡得到领导的赏识,此时刚刚提拔成为一名副科级干部。

职场得意,情场就失意,她本已将暴雨那夜目睹的侯海洋与秋云的事情所淡忘,可下班途径一家照相馆的橱窗时,却不由的停住了脚步。

橱窗中,侯海洋短发浓眉、鼻梁挺拔、眼神坚毅,健壮身躯外的白色T恤左边的图案是半颗红色桃心;秋云披着时尚的小卷发、眼神清澈、略带微笑,T恤的右边也是半颗桃心,双方紧靠在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爱心。虽是一个简单的红底结婚登记照,却被男才女貌的年轻人演绎的如此动人、传情,照相馆老板也不知道是自己水平高,还是这对新人超凡脱俗,他只知道这种档次的作品就要挂出来当广告。

李宁咏心中翻腾起无数的悔恨和醋意,与侯海洋分手后,她曾无数次想把自己重新摆在侯海洋的旁边,但这个泡沫却已飘得越来越远。

这段时间,侯海洋在党校学习,期间他按照赵艺选择的吉日和秋云领了结婚证,心情奇好,平时也就名正言顺的回公安局家属院吃午饭,秋云到学校任教的事情也已落实,但还没有去报到,所以每天中午在家里做好饭等侯海洋回来,侯海洋本来已经戒酒,中午也就少了许多应酬,巴不得多在家里陪陪自己的娇妻。

到了家门口,侯海洋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先轻敲了两下房门,然后开门进入。秋云轻挽秀发,穿着简单舒适的家居裙正赶向门口。看到侯海洋进来,秋云将拖鞋拿到侯海洋脚下,手挽着侯海洋的胳膊道:“当学生累不累?”

侯海洋换上拖鞋,托起秋云的脸亲了一口:“本来挺累的,回到家又不累了”,说完又拍了一下秋云的屁股,圆圆的屁股,一弹一弹的,侯海洋满满的幸福和满足。

桌子上有秋云准备的两菜一汤,红烧牛蹄筋,干煸肥肠,老母鸡香菇汤。秋云道:“我从书上看来的,整天吃鱼身体不壮,整点硬菜补补,我跟我同学说我们每天都吃尖头鱼,人家都笑话我们了,还说是不是暗号……”

甜蜜的相聚总有一别,侯海洋在市委党校为期一个月的学习很快结束了,回到巴山,新一任的班子也基本确定,县委书记由来自省委综合二室的副主任王涛担纲,王涛也是岭西的年轻的干部,刚过37岁,其岳父是省财政厅刚刚退休的谢厅长,虎死不倒威,目前财政厅的一把手就是老谢当年培养的,所以王涛的地位相当超然。省里对王涛也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复制侯卫东在成津的成功,在打黑和矿山治理取得成效。

代县长由常务副县长宫方平担任,市委的评价他是作风正派、有担当的干部。这三年,宫方平因为彭克案和尾矿事故,连升两级,从副县长到代县长算是借势而上。

副书记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兵担任,这次任命,上面考虑优先裙带关系较少的外来干部,王兵就抢了一个先机。

2004年的一个深秋,市委书记杜立高、组织部长黄久龙,亲自将王涛送到巴山,由于巴山近期发生的事件受到省委省政府的高度“关注”,在巴山地界空坝摆的迎接仪式上,杜立高、黄久龙的脸色格外严肃,接车干部们热情的笑脸贴了领导的冷屁股,也就都没有多言,一行人握完手,分别上了中巴和轿车,前往县人民礼堂。

在人民礼堂里,组织部长黄久龙照本宣科,宣读了王涛等干部的任命文件,接下来杜立高接过麦克风,拍了一拍,道:“各位,巴山前期的发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我就不再多提,我只想让大家知道,省委省政府将会持续关注我们巴山县的整改和发展。王涛同志是省政府下来的干部,是省委省政府对我们巴山乃至茂东的重视,大家要密切配合王涛同志开展工作。另外,宫方平、王兵、侯海洋等新就任的干部也是组织部门长期考察后经过慎重研究做出的选择,希望大家拥护组织的决定,全力配合工作。”

杜立高喝了一口茶,痛心疾首的道:“从彭克案到这次垮塌事件,三年内,巴山有不少干部由于腐败、玩忽职守而落马,甚至锒铛入狱,更可惜的是因为干部不作为而无辜死去的平民!但是,当我仍然相信巴山的干部大多是刚正不阿、负责人的好干部,希望你们这一届新的班子给我们、以及省委省政府一个满意的答卷。”

此时,主席台上的班子成员一脸严肃,面对他们的将是巨大的挑战。

散会后,班子成员和主要领导陪杜立高等领导在县委招待所用餐,餐毕杜立高等市委领导便匆匆离去,巴山新的领导格也正式拉开序幕……

在县委新领导上任前,刘清德便将大鹏以及阳和矿的委托拍卖建议交给城关镇党委书记黎凌秋后,黎凌秋给侯海洋打来了电话:“侯书记,刘清德想委托县里对两处矿山进行拍卖,拍卖款留三成作为矿山工人的遣散费,其余作为对阳和矿死伤家属的赔偿金。”

侯海洋对黎凌秋这种不符合程序的汇报方式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自己才刚刚从城关镇出来,对黎凌秋道:“黎书记,省委调查组还没走,我建议你将建议送去调查组,看看他们的意见。”

刘清德的这个想法其实是双赢的,一来虽然刘清德没有了在转让矿山时的主动权,但也保证了他个人的人身安全,毕竟想要争夺这矿山开采权的人各式各样的都有,不一定会在争斗的你死我活时采取什么过激办法。二来,县政府主持拍卖,完全可以对参加拍卖的人选进行筛查,对以后的安防措施进行严格要求,还有就是可以防止刘清德携款潜逃。但是想来想去,最后具体运作这件事的多半应该还是自己。侯海洋苦笑一声,拨通了赵波的电话。

赵波已经与杨三火在茂东结婚成家,按说两人名字应该是水火不容,却没想到两人不但爱情美满,还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治各种疑难杂案,不到两年的时间便在静州声名鹊起。三火主内,在事务所负责管理以及客户的接洽,赵波便去协助客户打这种各样的官司。

这天中午刚刚准备下班,接到了侯海洋的电话,寒暄几句后两人聊到正题,侯海洋向赵波咨询了矿山拍卖的几个问题,以便做到有备无患。关于秋云回国的事宜赵波也是最近通过杜胖子才知道,两口子很想一睹秋云芳容,最后两人相约周末在巴山相聚。

周四的下午无事,临近下班,侯海洋接到王书记电话,正是请侯海洋过去商议矿山拍卖事宜。

王涛开门见山道:“侯县长,拍卖的事情原则上你们政府定就行了,但宫县长问了我的意见,这两天他又不在巴山,我就先和你沟通。矿山拍卖套现的资金可以用来稳定伤亡家庭家属的情绪,防止时态进一步恶化;也可以养正规的拍卖机制,所以我是赞成,但具体细节你们要摸准,最好请专业律师团队制定拍卖规则,再让专人将抚恤金发放到位,既要快、更要稳,不能让外人钻了空子。”

王涛三言两语定了调子,侯海洋暗道不简单,他开诚布公的和王涛讨论了一翻,决定在一周内形成文字的东西,半个月内开拍,尽快解决此事。

临走之时,王涛道:“侯县长,我来巴山之前啊,专门请教了成津县委书记侯卫东,他除了给我工作上的建议之外,还大力推荐了你,说你曾专门去成津考察学习过矿山整治的工作,而且办事有原则,有责任,也敢打敢拼。”

侯海洋道:“过奖了,我还要多向二位书记多学习。”

王涛摆摆手,道:“你不用谦虚,侯卫东肯定的人一定不会是普通人,我有个想法,也和宫县长沟通过,矿山整治是个烫手山芋,你来主抓,我和宫县长充分授权,至于对外要政策、资金配合就交给我,我在上面还认识几个人。我们齐心协力,争取尽快把巴山的局面稳定下来。”

侯海洋点点头,算是接下了整治矿山工作的板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