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五章 游戏规则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五章 游戏规则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这一章需要纠正前面的一些错误,王涛上任是2003年的深秋,不是2004年,他口中的侯卫东也已经马上调整到省政府工作,成津县委书记是99-01年的职位。

•••••••••••••••••••••••••••••••••••••••••••••••••

周五中午,秋云吃了午饭,前往茂东城北汽车站坐上了前往巴山的大巴,侯海洋告诉她今天要早点来,大学同学杜建国和赵波都将携妻来一探传说中的秋云。

秋云的日记曾经记录过这破破烂烂的公车,里面充满各种臭味,有汽油味、有家禽的屎臭,也有劳动人民的汗臭。十年了,茂东到巴山已经修成了平坦的柏油路,以往风雨飘摇的中巴已经逐渐换成了空调大巴。工作日往来巴山和茂东的人大多是农民和自由职业者,他们大包小包形色匆匆,车况变了,没有变的是到处都充斥着粗俗的茂东土话。秋云选了一个靠窗的前排,掏出mp3,撩开秀发把耳机塞入耳中,享受她最爱的英文歌,将自己从车厢的环境中隔离出来。

汽车刚要发动,一个留着长发的瘦高年轻人上了车,他不顾禁烟的规定,嘴里含着烟,司机和售票员看出是个杂皮便置若罔闻。长发青年看到秋云身边无人,便一屁股坐了下来,习惯地脱掉尖头皮鞋,从嘴上取下烟头,往窗外潇洒一弹,烟头便从秋云的眼前飞出。

秋云虽然失忆,但性格还没有改变,她向来不是一个软弱的女子,脚臭和烟味让她忍无可忍。她转过头对长发道:“注意影响,把鞋子穿好。”

长发是个地痞,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个美女,便嘿嘿道:“美女的话,我一定听。”说着就往秋云身边靠近。秋云大声道:“你爬开点!”长发听后,稍微有所收敛,压低声道:“下了车,哥哥再给你耍。”

此时秋云心情有点慌乱,她没有想到会遇到杂皮,准备掏出手机给侯海洋发短信。这个时候,邻座的一个男人走到长发身边道:“哥子,我们换个座,她是我朋友。”

长发道:“你算她锤子朋友,爷爷我坐到这里你娃敢动?”

邻座男人不多说,直接一个耳光扇在长发脸上,长发本想反抗,但看到男人亮出腰上的匕首就不再多言,老实换了座位。这时秋云才看清这个男人的脸,消瘦的脸颊挂着长长的鹰钩鼻,正是旧乡聚会缺席的赵海。赵海开了刘清德的瓢,在茂东躲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刘清德被冰冷的枪管和即将溜走的矿产早已搞得没脾气,赵海也就准备回巴山,在车上竟遇上了当年的同事秋云。

秋云日记并不足以让她在单独的情况下认出赵海,她便礼貌朝赵海表示感谢,赵海道:“秋老师,别来无恙,不记得我了?”

“你是?”

“赵海,新乡学校,我们曾是同事。”

“哦,我想起来了。”秋云终于把鹰钩鼻对上了号。她对赵海是心存芥蒂的,毕竟强奸犯的罪名在身,也就不再继续说话。

“去找蛮子?”赵海道。

“嗯。”秋云道。

“帮我给他说,如果可以,给我们老大见个面,他知道我们老大是谁,时间地点他定。”赵海道。

秋云道:“我不知道你的老大是什么,但是如果不是什么好事,他不会去的。”秋云想到侯海洋要面对各种人物,心里越发担忧。

赵海道:“是不是好事,蛮子自会判断,你就帮我带话。”

下了车,赵海喊了一个火三轮迅速离开,当秋云看到侯海洋时,赵海早已消失不见。

侯海洋亲自开车桑塔纳来到车站接上秋云,两人边走边聊大巴上的事。侯海洋道:“巴山闲人多,几个人聚成一伙就商量超社会到处整钱。所以我们除了严打,还得多创造就业机会,要让像赵海这种人有正事做,这是新领导的思路。”

秋云道:“你们领导思路是对的,要是都可以挣钱,相信想当杂皮的人就会少很多。对了,赵海说的老大是谁?”

侯海洋道:“洪平!以前我还和他在一中复读班一个宿舍。”

秋云道:“他找你干什么?”

侯海洋道:“不知道,估计他想掺和到矿山争夺里面。”

秋云道:“怎么还会是一中的,现在流氓也要文凭了?”

侯海洋道:“这事情我慢慢再给你说,得从长计议,晚上的饭局有我律师同学,也有省城的记者,我要他们帮着制定规则,把我这种领导权利拴住,他们自然就不会来找我。”

晚上,侯海洋、秋云以及青皮和胖墩夫妇总共六人在巴山城内一家私人小院聚餐。吃饭找地方是很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如若是请尊贵点的客人或者是领导,那就应该选好一点的酒店,门面大、服务好、菜品棒、装修金碧辉煌大包间的更好,但如果是朋友聚会,那除好吃,就要求一个安静。

今天的聚会主要起因是赵波和杨三火想要见一下伊人秋云,这位突然出现的神奇女子被杜建国形容的神乎其神,本来还不相信的赵波,今日一见秋云也不免被眩晕加虚弱了,开场半天竟然老老实实,直到杨三火踢了他一脚。

赵波抽烟,所以包间的门开了一台缝隙,侯海洋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一个不注意,竟瞥见赵海从门口一晃而过,在场人多,侯海洋就有没有追出去。

秋云虽然失忆,但在座之人本来就她对无甚交集,所以融入得很自然,由于秋云打扮时尚、气质高雅,又有明显喝了洋墨水的感觉,这让陈秀雅和杨三火两位职场女性很感兴趣,拉着秋云聊得兴起,几个人就干脆换了位置,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后,侯海洋道:“青皮,这是大鹏矿和阳和矿的资料,我们县里准备对他进行拍卖,在法律上你帮我出点意见,主要原则就是设立准入门槛,客观、公正,减少人为操作的可能性。”说着递过文件袋。

赵波接过文件袋,道:“我倒是有几个朋友,是市政府的法律顾问,经常接触拍卖、招标之类的,我尽快给你落实。”

杜建国道:“茂东山高水远土匪多,蛮哥主管这些东西要千万小心,特别是秋云,你把放在一边,不是个办法。”

侯海洋心里一颤,想起当年晏琳被刘建厂劫持的事。点点头道:“胖墩说的有道理,好在我有个兄弟在茂东公安局,和秋云是邻居,平时得喊他多关照。”

杜建国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我始终觉得蛮子你应该去腾飞公司,票儿大大的赚,没必要趟这个浑水。”

侯海洋道:“我心里有数。”

十天后,县委办根据赵波提供的一部分参考资料以及自身的情况制定出的《巴山县部分矿山开采权竞价招标文件》放在了侯海洋的案头,侯海洋仔细看了一下,并着重看了对于竞价单位的资质要求一栏,这里对竞价单位的经营范围、采矿资质等级以及公司的信誉等级都有很严格的要求,便放心的在第一页签字:“同意,请王书记、宫县长审批。”

巴山县符合这份文件要求的企业就两家,一家是刘清德的公司,另外一家是阳和镇的镇办企业“阳和矿业”也就是说,本县有资格参加竞价的也就阳和矿业,可是阳和矿业肯定不会去参加竞价,刘清德也自然不会再去竞价,县里也正好考虑到了这一点,让机会于外地的正规企业。也万不知道正是因为这样,会让平静了许久的巴山县城出现了血染街头一桩桩命案。

先是胡哥叫人先找到刘清德,要刘清德以5万的价格将刘清德的公司转让出来,还提出要3日以内。当天晚上,洪平帮的老五也找了过来,提出以十万的价格来购买刘清德的皮包公司的全套手续。千算万算的刘清德没有算到这一点,对于两家的要求一律没有同意。第二天早上家门口就多了一条被人开膛的死狗,到了晚上一名自称物业的人敲开房门,往刘清德家扔了一个蛇皮袋子,袋子里竟然有一条花白的大蛇,把刘家老小吓得够呛。刘清德无奈,找到了公安局的邱宁勇来进行说和。邱宁勇在巴山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游说一番后,给刘清德回来电话,相约周五在肥肠火锅鱼进行三方会谈。

十二月的一个周五,巴山县城下期了鹅毛大雪……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