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六章 交火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续篇 第六章 交火

作者 晏道理

巴山位于长江以北、巴岳山以南,地理位置算是南方,所以这次的大雪着实罕见。

刘清德一早坐在自家床边,泡了一壶大红袍,望着窗外大雪,思绪万千。今天晚上按照邱宁勇安排的约定,胡哥、洪平和自己将在肥肠火锅鱼展开公司转让的三方谈判。

晚上六点,天色黯淡,地上又开始慢慢有了积雪,刘德清亲自开了一辆不起眼的蓝鸟带着从市体校退役的散打队员往餐厅开去,刚娃开着一辆丰田霸道,跟在后面。

到了餐厅门口,刘清德下了车,邱宁勇从旁边走过来,接过刘清德递过来的烟,道:“正常你们事情,我是不便出面的,这次帮你们搭个台子,完全是为了保障你的安全,胡娃和洪平绝不是善茬,但至少不敢在我们面前动刀动枪,老哥你被他们盯上,我不能不管啊。”刘清德长期开矿做生意,少不了和公安打交道,邱宁勇也拿了他不少好处,和刘清德算是老关系,胡哥和洪平均点头答应,相继走进餐厅。

邱宁勇对身边的便衣道:“这次行动,没有官方授权,我不便久留,你们几个确保老刘安全既可,完了以后他送走,其他的不用管。”

“是,邱局。”便衣回道。邱宁勇转身上车,在雪夜中一转不见。这个和事老办事也真不算地道。

洪平走进房间,刚进来,红彤彤的肥肠火锅鱼就端了出来,胡哥道:“平娃,先整一晚,天气冷,吃热和点再谈。”

平娃二字明显带有鄙视,但洪平不动神色,坐下后,自顾自舀了一碗红汤,喝了一口,道:“老胡,让刘总先说。”

刘清德一向横着走,但真正看到这种超的社会大佬,心里还是发虚,他故作镇定道:“二位和气生财,我的皮包公司不值钱,不要伤了感情。”

胡哥道:“说吧,你开个条件,要怎么才能让给我。”说话时,脸皮的肉一跳一跳的。

刘清德看了瞟一眼洪平,道:“我的公司所有的材料都在这个包里,包括营业执照、许可证、资质证……就是一个空壳,没有实质的东西。不如……”

洪平道:“继续说。”刘德清道:“我的意思,两位也不要争了,不如合资成立个公司把我的公司吃下去,以后要是竞得矿山了,按营收比例分成。你们看如何?”刘德清是真想把事情快些处理掉,一方面村民吼着要赔偿,一方面被黑社会盯上后,他每晚都睡不好。

胡哥何许人也,96年从机械厂出来开始操社会,17年的黑道打拼,已经是茂东红极一方的人物,这两年逐渐将自己洗白,从收保护费、开赌场、夜总会慢慢过渡到建筑承包、矿山开发,这次牛德清的两个矿他是志在必得,怎么能容下合作二字,何况对手还是眼中的青屁股娃儿——洪平。胡哥道:“平娃,你咋看?”

洪平道:“我们走哪条道的,大家都很清楚,还是不要有瓜葛最好。”

胡哥把烟头往地上一甩,道:“草,老子还说买老刘一个面子给你分两成,你娃是要给我抢到底哦?”

洪平一拍桌子,道:“两成?老胡还真看得起我。”

刘清德此时头上汗如雨下,本身就黑的脸显得更黑,打圆场道:“二位,不要激动,谈不拢我们改日再谈,我再想个更优的方案。”

洪平道:“老刘,你尽快定夺卖给谁,隔天我们再谈。”说着便起身走人。

洪平走出餐厅大门,赵海和一个方脸汉子从一边走来,赵海问道:“老大,谈得如何?”

洪平道:“上车,先回茂东,不出所料,这狗日的滑头得狠,我还要想办法。”

方脸汉子上了驾驶坐准备发动车。此时刘清德也从后门走出,被便衣和保镖护送撤离,乘车而去。

“砍!”从店里跟出的胡哥指着洪平一声令下,三个打手斜刺里冲出,拿着一尺砍刀向洪平冲去,赵海在另一侧车门看到不远处向洪平背后冲来的打手,喊道:“老大,小心!”洪平还没回神,后背已被砍中一刀,饶是寒冬天衣服穿得厚,洪平的后背也立刻渗出鲜血。洪平转身后只见又是一刀砍来,一侧身,肩膀又被砍中,他忍住剧痛,一脚踢开来人,关上车门,方脸大汉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巴山闲人多,但这次砍杀持续仅几秒钟双方人员就消失于黑夜,没有看到的路人捶胸顿足,围在门口意犹未尽、高谈阔论。

“老大,你怎么样了?”赵海扶着洪平道。

洪平道:“没事,穿得厚,我们先回茂东,找老何缝几针。”

方脸大汉开着车,转头过来道:“老大,就这么算了?狗日胡大胖下手太狠了。”

洪平想了一会,道:“赵海,你先下,等我消息。“赵海点头,在路边下了车。

那边胡哥一帮人在肥肠鱼吃饱喝足,胡哥道:“去金丝鸟放松一下。”金丝鸟是巴山的著名的夜总会,位于县郊,莺莺燕燕众多,在茂东小有名气,也是胡哥自己的场子。

身边一个跟班低声道:“洪平吃了亏,会不会报复?”

胡哥道:“金丝鸟长期有我的人看场子,他敢来就是找死。”说罢,带上两个贴身跟班,上了一辆桑塔纳朝金丝鸟奔去。

此时茂东的诊所,洪平的手机滴滴响起,洪平看了短信后,给赵海打了过去。赵海又拨通老五的电话……

凌晨一点,城郊国道上一个十字路口,白茫茫的一片。“轰”的一声巨响划破夜空,一辆桑塔纳被一辆土方车撞得四分五裂,有两个人直接从车中甩了出来口吐鲜血,不再动弹,鹰钩鼻赵海从旁边另一辆车跳下来,来到车边,从天而降的大雪很快将四周完全隔离开,赵海从腰间掏出火药枪对着胡哥的脑袋补了一枪,乌黑的血染透了一大滩积雪。

老五走下土方车,看到此景,道:“你疯了吗,你这么补一枪就说不清楚了。”

赵海道:“我看胡大胖还在动,他必须死,要是刘德清在,老子一起崩了。”

老五算是洪平团伙中比较理性的,拨通了洪平的电话,洪平道:“崩了就崩了。既然他喜欢买矿,就让他永远和矿山一起。”

赵海带上手套,对老五道:“出来超就是把脑壳吊起的,大不了老子扛。”说着蹲下身将弹壳捡起放进胡哥的衣兜,老五摇摇头,合力将胡哥扔进赵海的小车厢,驶向大鹏尾矿库。

如今大鹏尾矿库已是一摊废墟,死亡的27人有一半还没找到尸体,胡哥打死也没想到会和一堆亡魂一起消失,年龄定格在48岁。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写的真好

  2. 匿名说道:

    精彩。接地气。

  3. 匿名说道:

    加油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