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八章 计划不如变化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八章 计划不如变化

作者:晏道理 十里烟树静州往事

纠正上章错误,巴山中师已更名为巴山实验学校。 •••••••••••••••••••••

在铁州巴江大桥的工地上,麻脸冒着寒风找到了正在工地干活的刘建厂,当年绑架晏琳的案件中麻脸是从犯,判了6年出来以后,又找到许哥重抄旧业。这一天,按照许哥的差遣,准备找当年的大哥刘建厂出山。

“建哥,怎么跑这里干活,累死人不偿命,我、光头、大刘、二流都等你回来。”麻脸对着正在工地上煮饭的刘建厂激动地道。

刘建厂没有说话,拿着大勺搅动着锅里的红苕稀饭。麻脸抢过勺子,继续道:“许哥说了,你回来把茂东东郊的几个场子给我们看,你在这里瞎混啥。”

刘建厂道:“你回去吧,我不会去了。”

麻脸看着刘建厂的眼睛,发现昔日建哥犀利的眼神已经不在, 他继续道:“建哥,以前一中那个学派被我砍过的:洪平、侯海洋,他把我们害得那么惨,现在他妈的混得人模狗样的,难道不让他们血债血偿?”

刘建厂道:“麻脸,你能砍到多少岁?我们马上就要40岁了,你自己想,举起砍刀的我们还不是给许哥、虎爷当子弹用?”

“刘建厂,过来看一下,挖掘机又扯拐了。”远处带着安全帽的大胡子大声超刘建厂喊道。

“张哥,我马上过来。”说着,刘建厂起身带上安全帽走向角落一个正在洗衣服的年轻女子,说了几句后朝挖掘机快步走去。

当年刘建厂由于绑架罪被判10年,在铁州监狱异地关押,去监狱后一年,刘建厂的父亲刘成钢心脏病突发, 死在世安机械厂宿舍,由于唯一的儿子在监狱服刑,从病发到火化再到出殡都没有人亲人相陪。

自从刘建厂走上黑社会的道路以后,刘成钢百般苦劝无果,刘建厂也不忍其烦干脆不再回家。当年刘成钢是从上海支援三线建设来的茂东,儿子刘建厂就是生于世安机械厂建厂元年,刘成钢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他无法接受自己儿子从一个得了技改奖的青年技术能手变为绑架罪犯的现实。于是每天他都会写一封信给刘建厂,希望他在里面好好改造,出来重新做人。

刘建厂妈死的早,对父亲其实是很有感情的,得知父亲悲惨去世的消息之后,他从管教那边接过厚厚信件,看完后大哭一场,发誓要重新做人。铁州监狱劳改的地方有不少的工程机械,刘建厂抓住机会在机床维护、电机修缮发挥自己的特长,他的认真改造也得到了减刑的回报,出了监狱还得到推荐,在省级重点工程巴江大桥工地工作。

“你是麻脸吧?建哥叫你中午就在这里吃饭,他没空不陪你了。”洗衣服的年轻女子走过来,拿起大勺对麻脸道。

“你是他谁?”

“我是他女朋友。”

“女朋友?”在麻脸印象中,女性对于刘建厂就是发泄性欲的工具,眼前这个朴实、一身农村打扮的女子很难想象会对上刘建厂的胃口。

八年未见,刘建厂在麻脸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颠覆,很多激昂的说辞只有烂在麻脸的心中,他没有吃工地的午饭,失落地回了茂东。

另一边,江湖传言胡哥雪夜战死,刘德清避之不及,洪平就顺利拿到了刘清德的皮包公司,虽然是皮包公司,但贵在有矿山开采资质,正好符合县政府的要求。更名过户以后,洪平成为刘清德名下矿业的法人代表,并纳入洪顺矿业旗下,顺利报名参加县政府组织的矿山开采权竞标。届时,县政府组织竞标所得资金的七成用来安置灾民做善后工作,另外三成将以遣散安置费的名义转入刘清德个人账户。按照严格规定,刘清德在此期间不应该将公司转让,三成安置费也不应该转入个人账户,但是基于个人和集体利益的权衡,再者刘清德也是巴山县有名的企业家,所以也就特事特办了。

经过常委会研究,巴山县政府在茂东市、县各类媒体发出拍卖通告:将在2004年1月的第一周进行拍卖会。通知发出以后,巴山企业敢于和洪平来抢矿山这块肉的一家没有,另外两家报名的企业分别是静州的志成矿业,一家是注册地在茂云的晶东矿业。 临近开标前几天,志成矿业的两名副总在巴山投标书之际在县一家宾馆被人泼了大粪,志成矿业虽然在茂东也是有名的企业,但是政府部门的关系谈不上硬,报警后一直没有得到派出所后续消息,对巴山的投资环境一下失去了信心,在开拍之前便通知县政府撤标。 晶东矿业参加竞标的工作人员也收到了来自于巴山黑社会的威胁。

开拍前一周,晶东矿业一名副总在宾馆门口被一名蒙面人用枪打伤了腿,公安干警立即展开侦查,却迟迟没有进展。毕竟动了枪,事情很快闹到了县委书记王涛那里,加之先前志成矿业副总被泼粪以及林林总总一系列治安案件,王涛震怒,限定公安局长老袁年前破案,如无法破案立刻下课,并安排人手保护晶东矿业投资者人身安全。 基于公司老板李晶的强大后台,晶东矿业底气还是有的,并没有畏惧,毕竟李晶的企业风风雨雨走过来,三教九流都领教过,她立即派来了另外一名负责人,对竞标显然是志在必得。

2004年1月5日的开标现场,晶东矿业的方案书细致全面,在安全保护以及规范操作方面描述的很充分,更大手笔的是,晶东矿业竟然许诺在投入开采之前率先投入1000万,对两个矿进行统一整合以及安全保护,这些条件都是远超县里标准的,也是洪平的洪顺矿业根本无法办到的,最后竞标以洪平方的完全失败而告终。

从来都是小打小闹的洪平原以为只要拿到刘清德的公司就可以拿到采矿权,谁知道山外有山,忧外有人,这一次的打击让他非常沮丧。 在巴山洪平的居住处,洪平道:“他妈的真是难做啊,要是后面涂三旺那个矿也按这个规则的话,我们怎么抢得到?” 赵海不光下手狠,在洪平的团队还是摇鸡毛扇的,在洪平即将失去斗志的时候提出了承揽晶东矿业矿山保护工程的建议: “晶东矿业不是提出用1000万来进行矿山保护和整顿吗?我们就去找他们,让他们将这项工程承包给我们。”赵海道。

洪平道:“能抢到这个活当然好,就是怕要费点周折。这个晶东矿业不简单啊,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关系网,我们搞这些动作,一般公司早就撤了。” “泼粪、喷漆、扔死狗不行,就放点血、剁只手,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敢不同意。”老五抢先道。 赵海摆手道:“晶东矿业在本地立足未稳,一定也愿意和我们当地人合作,不如找人去谈谈看看,先礼后兵,最后再使出老五的这些招数。” 洪平道:“赵海说得有道理,到时候我想办法约侯海洋出来谈下。”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文笔很好!加油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