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九章 过年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九章 过年

作者:晏道理 十里烟树静州往事

在同一天,许哥、虎爷等人得道两个消息:

一是刘建厂已经成为一名工地技术工人,还找了一个在工地做饭的女朋友,不再参与江湖争斗;

二是洪平的洪顺矿业被晶东矿业在竞标现场击溃。许哥道:“胡哥为了得到巴山刘德清的肥矿,以身犯险前往巴山,结果遭杀害,这个洪平以为自己赢了,结果还是被别人抢走果实。”

虎爷道:“这件事不管胡哥还是洪平,都是悲剧。”威哥指着自己脑袋,道:“拼刀拼抢的年代已远去了,现在拼的是脑壳,洪平这娃太狂,迟早要翻船,连建娃都晓得过安稳日子,我们不能蛮干了。隔几天我会请刑警队何队长吃个饭,让他帮我们几爷子的产业留下心。”威哥在茂东主要从事的是建筑行业,基本已经洗白,和公安里面某些人关系还算不错。许哥道:“给胡哥上跟香吧,希望保佑我们老哥几个以后顺顺利利。”

几个人便起身,拿起烤鸡、白酒和水果,放到老屋的桌子上,再各自插上三支香,向着不知所踪的胡哥拜祭了一番。

自从走上新岗位以来,侯海洋一直忙于矿山招投标管理和小竹河管委会揭牌事宜,如今,岭西知名企业晶东矿业的强势介入让巴山的矿业开发有了的新格局;小竹河管委会在强势拆除刺头王二娃的违章搭盖之后,建设进度势如破竹,将在年后正式挂牌并迎接广南知名企业创彩入驻。

忙碌了一天,侯海洋躺在席梦思大床上,对秋云道:“上天对我来说,还真是不薄,这一年惊喜多于变数,你猜给我最大的惊喜是什么?”开了暖气的卧室温暖如春,秋云的脸白里透着红,她闪着明眸故意道:“你是官迷,肯定是当县长。”侯海洋笑着伸出大手将秋云揽入怀中,道:“能抱着你,回到牛背坨卖鱼又如何?”温暖又光滑的秋云落入侯海洋怀中,假意挣脱不出,两个人的荷尔蒙迅速发酵。

“今晚我要个儿子……”

城关镇党政一把手、非典、秋云回归、县委常委、尾矿垮塌、常务副县长……这一年太多的事情让侯海洋应接不暇,也让侯海洋得到飞速的成长。

春节如约而至,侯海洋在年前让司机老赵去柳河二道拐接了父母到岭西,大年三十,侯海洋一家和秋云一家终于在华容小区坐到了一起。双方父母是第一次见面,难免有些不知道从何聊起,秋劲是个自来熟,他高声道:“侯海洋,我今天带了一个小吃货来吃你的尖头鱼。”侯海洋笑道:“今天管够。”厨房里一桶活跳跳的尖头鱼比牛背坨的只好不差,城关镇财政所的赵梅这一桶鱼送得恰到好处。在秋劲的强烈推崇中,侯海洋兴致奇高,义不容辞的做起了拿手的酸菜尖头鱼,秋劲和其女儿秋娜每人就干了三碗干饭,杜小花只有拿着饭勺站在空空的电饭锅前无奈的摇头。

侯家父母朴实厚道,教出的儿子自然让丈母娘放心,秋忠勇和赵艺已经从心里完全认可了侯海洋,酒桌上一家约定在五一办酒席,地点就定在侯海洋的老家——巴山。大年初三,侯海洋把秋云送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秋云将在寒假后正式成为茂东师院的老师,这次回去是美国彻底说再见。

送完了秋云,侯海洋和侯厚德专门去省军区医院看望了病榻上的张大炮。张大炮已是弥留之际,无法言语,张晓娅守在爷爷身边,深情哀伤。对于没有和当年的侯团长家的后代联谊,也许是张大炮终生的遗憾。大年初八,张大炮驾鹤西去,享年89岁,在革命烈士园林厚葬。

新一年的工作当天,侯海洋“偶遇”一个老熟人——洪平,在略显冷清实验学校门口,洪平从小卖部钻出,喊了一声:“蛮子。”洪平在茂东黑社会的名声,侯海洋早有耳闻,今天突然现身,侯海洋知道不是偶遇那么简单,上一次是吃饭还是在茂东包强的烤鱼店,两年过去了,洪平脸上棱角更加分明,眼神伶俐,声音厚重。

侯海洋道:“洪平,找我有事?”洪平道:“嗯。”侯海洋道:“等我把东西放回家,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侯海洋回家放好东西,防人之心不可无,又带了一个录音笔在身上,便下楼和洪平去了一家火锅店。

侯海洋是公众人物,相熟的老板自然安排了一个包间。进去之后,侯海洋道:“洪平,看你气色不好,过年没休息好?”洪平道:“人家过个年要吃胖几斤,我这个年过得不好。前段时间你知道的,竞标老刘的矿山失败了,前后投了几十万,打了水漂,日子不好过。”侯海洋道:“晶东矿业是省里的名企,这次手笔极大,县里肯定要择优,这一点竞标前发的公告都说得很明白,这是游戏规则,希望你能理解。”洪平点点头,道:“这一点我认了,但现在巴山有几十个兄弟跟我混饭,所以想麻烦蛮子帮个忙,揽些活。”侯海洋道:“你的意思?”洪平道:“晶东那1000万的工程,能不能留给我。”侯海洋想了一会道:“洪平,既然叫我蛮子而不是侯县长,足以说明我们同窗的情谊。相信我,能帮的肯定要帮,但晶东的工程,选择权自然在晶东,我们县里哪里有资格安排?”

洪平知道侯海洋说得不无道理,但他要帮也不至于向他所说的毫无办法,关键是没有帮的动力,洪平终于道出底牌,道:“打打杀杀没得意思,我想弄个正规的建筑公司在巴山揽活,算你两成干股,如何?”侯海洋倒是没想到洪平如此干脆,如果自己动点腕,在巴山弄点事并不难,但他很快清醒自己的身份道,更是芥蒂洪平的背景,道:“洪平,你应该了解我,这个干股我不敢要,更不会要,但大家同学一场,我也不是古板之人,只要你公司有资质,我会给你介绍工程。”

洪平知道侯海洋是坚定之人,见抛出的鱼饵没用便起身告辞。临走时侯海洋对着洪平劝道:“洪平,我知道你本性并不是如此,就劝你一句,晶东矿业的后台很硬,千万不要以卵击石。”

进入2004年以来,日子最难过的无疑是公安局局长老袁,在王涛的压力下,他让公安局所有干警在初三开始取消休假,全力寻找前段时间发生的案件线索。邱宁勇分管刑侦自然是首当其冲,雪夜的车祸、胡哥离奇失踪,他就知道事出有因,最近局长老袁压力很大,也向他透露了只要能在春节期间有重大突破,在自己顺利当选政法委书记之后就力荐他成为局长。

邱宁勇当了八年的副局长,这个消息比破案本身更有动力,他查了出事土方车司机的资料,就派了两个人在过年期间轮流去司机老耿家蹲点,终于在大年初三的晚上将悄悄摸回家的司机老耿控制。

经过问询,司机老耿承认,在出事前一天有朋友人给了他3000元,借他的土方车拉货,第二天一早他得知自己的车出了车祸,便想到公安局把事情说清,那知道刚走出家门,就被一帮人威胁,让他在茂东消失,还说只要让他们看到他出现在茂东范围内就抹脖子。老耿介于黑道压力,离家前往云南,但春节思乡心切,在初三晚上偷偷遛回巴山,“幸运”的是抓住自己的是警察而不是黑帮。

根据老耿的描述,邱宁勇派人去找借车的人,但十天过去了,线索却中断于此,邱宁勇心道:“这个事显然是洪平一帮干的,时不我待,要想办法先他抓几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侯海洋和张晓娅最后还是要应该在一起!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