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一章 中标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11章 中标

作者:晏道理 十里烟树静州往事

其实,在李晶来和县政府签约之前,其中一个负责对接的经理就告诉过自己,有个自称和常务副县长侯海洋很熟的洪昌工程公司希望承接1000万矿山整合和安全维护工程。李晶心理很清楚,很多政府官员都会在社会上有些间接的产业,特别到了一定阶层官和商的区别就很模糊了,侯海洋年纪不到30,身居此位,肯定不是常人,所以并不觉得奇怪,心道:“如果在工程质量和价格都差不多的基础上,向这些坐地虎倾斜也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侯海洋真的有意,完全可以考虑送上顺水人情。”

侯海洋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他当然想不到洪平会去打着自己名号和晶东矿业接触,但他也从李晶的话中得到了一些暗示,短暂思索后道:“需要不敢,为企业服务才是我们的责任。”

李晶心想这个侯海洋真是与众不同,开了车门还不上车,但话在这个程度再去点破就没有意义,也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一支舞跳下来,两人重新回到座位,这时李晶手机响起,她一看是侯卫东打过来的,便拿起电话刻意回避。“猴子,我还在巴山……嗯,那我明天早点回来烧好水等你……我今天遇到这边年轻的县长也姓侯,我隐约记得听你提过……都是你们老侯家的种,帅呆了……有这层关系,我肯定要关照的。不说了,拜拜。”

在李晶打电话的时候,侯海洋掏出李晶名片看了下,其中一个头衔是沙州建设投资公司总经理,侯海洋突然想起95年刚考上大学那年无意去了一个招聘现场,当时李晶还是副总,而且似乎很看得起自己,亲自发了一张名片。将两个轮廓对号入座,侯海洋不得不感叹一个女流之辈能在岭西这个袍哥社会翻云覆雨,这能力到底有多大!

打完电话,李晶回头再看侯海洋的眼神便多了一份热情,侯海洋感觉有些奇怪,但又容不得多想,看时间不早,就叫一个女服务生将李晶送回客房,留下几个经理继续翩翩起舞。

正月十一,这一天是观音娘娘的生日,阳光明媚,晶东矿业专门选择这一天公布了阳和矿业和大棚铅锌矿相关整治工程的投标结果,寓意平安、共赢。

当天,除了巴山县属的建筑公司——巴建司,最大的赢家便是洪昌建筑公司,它拿下了大棚铅锌矿尾矿的重建工程,合计投资400万元。这比起刘德清的踩了假水的60万,整整多了6倍。由于这些事情县政府都委托给建委操办、纪委监督,所以侯海洋并未太多关注。

洪昌建筑公司是洪平在2003年中价从涂三旺手中半抢半买所得,彭克案迁出一大批官员后,涂三旺在巴山举步维艰,不得不考虑将手下公司陆续转手,遇上洪平这个卖家算是横的遇上不要命的,涂三旺只得卖掉亏本走人。改名洪昌后,建筑公司运转正常,但毕竟是私人建筑公司,以前也主要是修机耕道、做堤坝加固、掘山开洞等矿山的配套产业,例如所以在巴山范围内只能说是名不见经传,能和巴建司分一杯羹,很多人都看不懂。

正月十五的茂东邱家宅院,邱家人正热气腾腾准备着元宵聚餐,李珍英带着两个媳妇在厨房忙来忙去,邱家三兄妹和邱大海则在客厅喝茶。邱大海最近精神状态不佳,话也少了很多,半躺在藤椅里面,盖着毛毯,眼袋厚重。更奇怪的是以往话最多的邱宁勇也不说话,一手端着茶杯,一手夹着烟。

邱宁刚道:“老二,有什么心事吗?”

邱宁勇吐了一口烟,道:“前段时间巴山发生一系列案件,我怀疑洪平那伙人干的,现在线索断了,局里又逼得紧,恼火!”

邱宁刚道:“你们巴山才换了头头脑脑,如果你能把这一串案子破了,就在他们面前打响了头炮,听说你们袁局长要去政法委,你板凳也坐了几年了,这是个好机会。”邱宁刚不愧是老政法,对巴山的公检法的格局相当了解,点出了邱宁勇的心思。

李宁咏在宣传部工作,她拿出包里今天刚出的《静州商报》道:“二哥,你看是不是这个人?”

邱宁勇接过报纸一看,《内外联手,共创巴山矿产开发新格局》的新闻报道印入眼中,配的图片里,洪平穿了一件灰色西装,打着红领带,还带了一副眼镜,笑着和晶东矿业的经理握手。

“洪昌竟然拿下400万尾矿加固工程。”说着用手指着报纸上的洪平对邱宁刚道:“我看他洪平硬是鸡脚蛇戴眼镜——假正经。”

邱宁刚拿过报纸看过后,摇头道:“江湖上都说洪平是巴山黑社会的老大,这种人也可以堂而皇之登巴山的大堂?”

邱宁勇道:“你不晓得,洪平很有点脑筋,脏水溅不到他身上。”

李宁咏想起往事便随口道:“这个洪平和侯海洋还是同学。”

邱宁勇道:“同学,啥子同学?”

李宁咏道:“当初我和侯海洋去茂东吃饭,就遇到过洪平带着一帮人在喝酒,他看到侯海洋还恭敬得很。”说着心里又开始后悔,眼角又隐隐有些泪花。最近李宁咏和杨公子吵了一架,心里憋屈得很。

邱宁刚道:“这个侯海洋到底瞒着我们多少事情,上面有邓建国,江湖下面还有洪平,黑白都吃得开啊。”

邱宁勇道:“洪平年前在和许哥争刘德清的皮包公司,许哥的离奇失踪,他肯定脱不了关系。现在他在巴山步步为营,势头很猛,原来是姓侯的在后面帮忙。小三今天要是不说,我还想不通。”

李宁咏道:“侯海洋颇有些豪气,估计学生时代他们只是意气相投罢了,没有说的那么复杂,二哥,你是不是想多了。”李宁咏自认很了解侯海洋,坚信侯海洋不会和黑社会扯上关系。

邱宁勇道:“你懂啥,现在侯海洋是副县长,那么大的官就拿3000多块的工资,你觉得合适吗?不弄社会关系反哺,他爬得到这么块?小三啊,你还是幼稚。”

李宁咏道:“反正越界的事情他不会做。”

邱宁勇道:“做了还是没做,我自然会查。女人痴,无药医。”

李宁咏道:“你!你要干啥?”

“干啥?查查他屁股干不干净。”邱宁勇最近一直在追查雪夜车祸,可线索断到半路苦无对策,如果把车祸和许哥失踪的案子坐实在洪平头上,再找到洪平和侯海洋的关联,这就是一石二鸟,这让他重新燃起动力。

邱宁刚道:“老二,人家是县长,就算查出所以然对你又啥好处,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是许久没说话的邱大海喊道:“查!查!”

邱宁勇道:“我心里有数。”

这边侯海洋把父母接到巴山过元宵节,刚刚得知洪平中标之事,他心中满是疑虑,但自认为招投标双方都和自己无关,也就没多想,回到家就和父母聊起往事。他陪侯厚德走到阳台边,指着下面的操场道:“当时我读书的时候这边还是煤渣跑道,现在学校条件好多了,都是塑胶跑道了,你和我妈早上起得早,可以去走几圈。”

侯厚德道:“是比当年条件好得多,你现在是县长了,要多为老师和学生办实事,特别是乡村老师,事情多,钱又少,退休又没有保障,你是从旧乡出来的,应该知道他们的情况。”

侯海洋道:“爸,你放心,这几年巴山的财政肯定要翻翻,教育、卫生这些相对落后的会要重点照顾。”

侯厚德有道:“对了二娃,我下午在楼下遇到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