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二章 黑白交流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十二章 黑白交流

纠正上章一个错误:有网友提出李晶不应该是沙州建设投资公司总经理,看来的确不够严谨,董事长为宜。

侯海洋若有所思,哦了一声,侯厚德继续道:“是朱永清,他儿子才结婚住在这边,他今天过来和儿子一起过节碰到我了。他说要上来给你拜年,我说不晓得你晚上回不回来,就没有答应他,说晚上再他答复。”

自从当了党委,特别是常务副县长后,求侯海洋办事的人实在太多,肯定不能都接待。平心而论,朱永清这个人对下面有些清高,对上面谄媚仰视,特别是抱过彭家振的大腿,这让侯海洋对他没啥好感。侯海洋征求父亲的意见道:“爸,他是你学生,你觉得我见还是不见?”

侯厚德道:“他今天给我摆谈了会,我能揣测出他找你就是想去冲一下教育局局长的位置。朱永清这个人能力一般,爱走上层路线,在我们老师中口碑远不如张副局长。”侯厚德是一个执拗的教书匠,对人对事都是直肠子,也得罪了一些人,比如曾经的彭家振,面对朱永清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评价。

侯海洋感觉自己和父亲想法真是如出一辙,道:“好,那我晚上‘就在外面不会来’。”

晚上七点,天已完全黑了下来。侯海洋和父母难得安静的聚在一起吃饭,他很享受这个感觉,杜小花用柳河带来的土鸡蛋蒸了一碗芙蓉蒸蛋,再配上拿手菜红烧鲫鱼,侯海洋不知不觉吃了三碗干饭,打了一个饱嗝,仿佛回到了童年。

吃饱喝足,侯海洋回到房间刚躺下,手机突然响起,来电虽没有名字,但却是曾经最熟悉的号码——李宁咏。自打暴雨夜一别,李宁咏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今天突然打来电话,侯海洋觉得应该有事。

“蛮子,没打搅你吧。”当蛮子二字随口而出,李宁咏觉得有点唐突。

“你有事吗?”侯海洋礼节性答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李宁咏道。这边侯海洋一时没有回答,他确实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李宁咏继续道;“我是要提醒你,最好不要和洪平合伙干坏事。”

侯海洋有点莫名其妙,便道:“你这话啥意思,我和他关系你是知道的,我们就是同过学,现在道不同不相为谋,哪里来的合伙干坏事?”

李宁咏道:“我当然相信你,反正注意点,你要是行的正坐得端,可以当我没说过。”

不过,李宁咏的告诫确实让侯海洋对洪平多了一些戒备,他对电话那头李宁咏道:“谢谢了,宁咏。”一声“宁咏”,让李宁咏又是一阵感叹,接下来又是一晚的失眠。

前一天晚上,她和杨公子大吵了一架,原因是因为杨家希望她不要工作,安心在家当少奶奶,李宁咏从小受到父亲兄长熏陶,喜欢在官场职场的感觉,要她甩手在家,她千万个不愿意,无意在言语中得罪了杨家老爷。

邱大海几次和杨家老爷的接触也感觉到杨家的强势,为当初让女儿结识杨家而有些担忧,特别是最近身体不好,更是觉得生活就是图自己开心,很多东西即使得到了,没有陪着去享受,反而是一种无奈甚至痛苦。他之所以在邱家兄妹的谈话中喊道“查,查”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懊悔,他阅人无数,却看偏了侯海洋,如今女儿念念不忘,还把自己当做卖女儿的凶手,让以往甜蜜的父女关系蒙上了一层灰,他希望邱宁勇查出侯海洋一个所以然,让侯海洋灰头土脸,让女儿彻底放弃,也让自己心里安心。这是当晚他给邱宁刚解释的原话,邱宁刚听过哭笑不得,不得不承认父亲真的老了。

挂了李宁咏电话,侯海洋联想最近一些事情,觉得有必要找洪平约谈一次。找了半天翻到洪平的名片,打通电话,双方约定第二天晚上老地方见面。

第二天晚上,洪平先于侯海洋独自坐在火锅桌前等候,刮了胡子,剪了头发,春风满面,身边放着一瓶茅台和一个精美的盒子。侯海洋进了包间,开门见山道:“洪平,最近有人拿着我们是老同学的关系在做文章,你知道我位置敏感,我们最好还是少联系为宜。”

洪平对侯海洋的问话似乎早有准备,他是了解侯海洋的,知道他讲原则、为人耿直说直话,所以并不生气,他给侯海洋倒上一杯茶,道:“我们是正儿八经的老同学,难道老同学装作不认识外面的人才满意吗?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我和胡哥那些人根本不是一路,当年我不买他的帐,和他对着干,并不代表我也是操社会的。”

侯海洋道:“你要知道你做什么不重要,你手下那些人很多是有案底的,出了事你就要背责任,难道你不知道?”

洪平想到正暗中守在门外的赵海,道:“我手下是有几个路子野的,现在是创业阶段,肯定要打擦边球,等事业上了正规,我会把他们打发走,让他们自己去做点小生意。”

事实上,侯海洋和洪平只是在对付刘建厂团伙时有过交集,至于为什么洪平混迹到如此,侯海洋心里还是存有疑惑,或者是好奇心,他问道:“我记得你高中毕业你就没有读书了,怎么走到今天的?”

洪平喝了一口酒,蛮子,你听我说……

洪平老家在巴山县郊,家里男人基本都是石匠,可以说他是在一帮莽夫中长大的,但他偏偏看读书,而且学习成绩还不错, 94年高考发挥不佳,仅以7分之差落榜,自己也很不服气,当年静州一中复读班为了既能网罗生源又能提高升学率,专门来巴山搜罗十来个学习不错的学生去复读班,洪平就是其中一个。所以总体来说,洪平算是一个有文化的大哥。

去静州读书之后,洪平被包强砍了一刀,便激起了性格深处被埋藏的血气。而后,他作为骨干被侯海洋纳入到对抗刘建厂团伙的主力,桥头一役,负责撒网的洪平深刻感受到了科学派兵布阵后战斗胜利的酣畅淋漓,从此以后,他冷落了课本,痴迷于研究各类兵法而欲罢不能。

高考再次失败以后,他揣着家里的几千块钱,不顾反对,带着几个老乡到茂东开石材厂,茂东建筑行业水颇深,各行业都有行规,石材这条线是胡哥手下威哥把持,新公司不交“准入基金”根本挤不进去。但洪平不信邪,开业第一天就将前来闹事带队杂皮的小腿一榔头敲断。他料想后面肯定会有报复,召集几个精干的石匠精心准备了一场防守反击,他们以少打多、气势如虹的将威哥的队伍击退,从此声名大作,也开始陆续有受欺负的外地商人需求洪平帮助,将洪平当做茂东外地生意人的“关老爷”。

当然,打打杀杀的事情,洪平很久不做了,这两年他逐渐转行,也开始回归老家巴山,所以凡是巴山的业务他沾的上边的都想染指,用他的话说,希望做一个正经的商人。

侯海洋在复读班的时候是很看得起洪平的,甚至比起吴重斌、蔡钳工等人都高看一眼,他相信洪平没有必要骗他。于是道:“我是官,你是商,官商很多事情道不清就会有人做文章,既然现在晶东矿业的工程你拿到了,我就不再追问其中的所以然,希望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好之为之,我希望你成为巴山的企业家,而不是大哥。”说着就要起身走人。

洪平道:“蛮子,留步,你再听我一句。官场如战场,你现在仕途发展这么顺,年纪这么轻,嫉妒之人肯定不少,也难免会竖敌,怎容得你一个人螳臂当车?我可以保证以后县里建设搞拆迁、收拾涂三旺矿的烂摊子,别的领导搞不定,我都可以给你摆平。还有,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读一个复读班就招惹了刘建厂来绑架晏琳,社会复杂,这些事,以后你都要防着。”

侯海洋暗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黑白都要通吃’?似乎他说的还有点道理。”嘴上却道:“党的天下,还没得你说得这么黑。”

洪平一看侯海洋语气的变化,继续道:“蛮子,我可以保证,一旦我真的出事,绝对给你划清关系。现在你可以观其行,看我到底是什么样人。”

“你他妈的敢偷听我们大哥讲话!”屋外突然传来赵海的喊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我来说两句说道:

    笔者文章也写得很不错,要给个赞你!谢谢你的续写,让我们读者能继续收看小桥未完的小说。但不知道是否因为你要重新构思,文字更正的比较慢哦,几天才一章。还有,李晶这时应该早已经离开沙道司自立公司啦。另外,看你的文字,你是否广东或广州人啊?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