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五章 在水一帆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十五章 在水一帆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五月的劳动节,是侯海洋和秋云原先约定结婚日期,侯海洋做事稳当,在喜帖没有发出之前,他并没有通知过多的人,但还是有人知道此事,在四月底便纷纷询问去哪里喝喜酒,甚至不乏还有人等着看笑话,侯海洋只得以工作繁忙、暂缓婚礼来搪塞,心中的烦闷可想而知,另一边的秋劲已经前往米国开始寻找秋云的消息。

四月底的一个周日,侯海洋接到一个电话。“蛮子,听说你提拔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了?”

听到电话那头吕一帆特有的爽朗声音,侯海洋觉得很意外,最近白天忙工作,晚上联系秋劲,他有些心力憔悴,而吕一帆的声音与曾经和她交往的感觉一样:没有负担、畅快轻松,侯海洋不由开了一句玩笑:“看来,你还不够关注我。”

吕一帆道:“我现在在岭西市做药材生意,现在是北三和岭西两头跑,忙得差点都忘掉你了。”

侯海洋道:“还好是差一点,不然我会难过的,找我有事?”

吕一帆道:“没事就不能找你了?这次回来岭西,碰到黑糖他们几个篮球队的,聊起你了,说你官越做越大,这不关心下你吗。”

侯海洋道:“怎么关心?”

吕一帆在大学一直暗恋侯海洋,最终双方在大学毕业之前捅穿了窗户纸,玩起了“黄昏恋”,毕业后不得不分开,但她对侯海洋的语言、身体都仍然很是熟悉,尤其是对于性方面,相对于忙于生意肚脑肠肥的丈夫,无疑磐石般坚毅的侯海洋给予吕一帆的体验是难以忘记的,她听出侯海洋语气中的一丝暧昧,道:“我去巴山?”说完之后,立马回忆起当时和侯海洋在电力局宿舍当着赵波在家雨云的激情与刺激。

侯海洋自从重遇秋云,便把偶尔游走心完全收了回来,先是和晏琳断了联系,后又彻底拒绝了李宁咏,但吕一帆这种没有负担的“纠葛”让此刻的侯海洋有难以名状的感觉:没有负罪感、彻底放空自己,这是侯海洋对于和在吕一帆一起的感受,吕一帆如果来巴山对于侯海洋现在的身份来说显然不方便,于是他道:“我来岭西,你要陪我聊聊。”

下午侯海洋亲自开车,来到约定的岭西师范大学。吕一帆看着一脸胡茬的侯海洋道:“好久不见,你怎么变沧桑了?”。

侯海洋周六周日有心事在家没出门,就忘了刮胡子,他摸摸下巴道:“我丑了,倒是你更有味道了。”

吕一帆笑道:“,我看你工作忙,好久没有运动了吧,我们先去游泳,师大搞了一个恒温泳池,我平时只要有点时间,都会过来锻炼。”说着递给侯海洋一条泳裤。

侯海洋道:“听你的。”

师大学生一般都是在户外泳池,而市内恒温泳池是主要用于专业运动员训练和会员使用,价格相对比较高,侯海洋换完泳裤,跳进空无一人的泳池,忍不住游了两个往返,酣畅淋漓后,自觉心情好了一些。停下来时,他注意到刚到池边换装完毕的吕一帆,只见她身着一件黑色的专业紧身泳衣,白皙笔直的双腿直到跨部一览无余,身材不是大多数女性追求的骨感美,而有着运动员特有的青春、饱满、结实、匀称,加之1米75的身高,更显她的特别。

站在池边台边的吕一帆,也看着像泥鳅一样在水中穿梭的侯海洋,不觉有些走神,回过神来,她从跳台来了一个标准的跳跃入水,灵长的四肢在水中拨弄出长长的轨迹。两人并排游了30分钟,来到泳池边,吕一帆双手趴在泳道浮标上,看着侯海洋道:“累不累。”

“有点累。”侯海洋道。

吕一帆道:“还没有结婚体力就这么差了?”

侯海洋道:“快结了,到时候叫你喝喜酒。”

吕一帆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压制住自己奇怪的想法,道:“要结婚了,看你的脸色不够喜气,有心事吗?”

侯海洋摇摇头,从泳池中出来,吕一帆跟着侯海洋出了泳池,拍着侯海洋的肩膀道: “走,找个地方关心下你。”侯海洋不置可否。

吕一帆在师大旁边买了一套精装公寓,今天在泳池里和侯海洋“赤诚相见”后,心中竟有某些想法,她以思念侯海洋厨艺的借口邀请侯海洋去她家里吃,在楼下买了鱼、酸菜和一些卤肉熟食,又叫了一件啤酒,便带着侯海洋来到自己屋中。

吕一帆在2003年有四个月在北山省,八个月在岭西,所以她干脆在岭西买了一套小的复式房子自己住,侯海洋进了房间,吕一帆道:“随便参观,我平时一个人住,别嫌乱。”

房子下层是客厅和厨房,开放式的厨房设计风格、精致的背景墙,让侯海洋眼前一亮;上面是吕一帆的卧室,大床边是一片落地窗户,可以看到岭西夜景,侯海洋还看到两副照片,一副是吕一帆抱着一个帅气的小男孩,一副是吕一帆当年在校队穿着球服的帅照。

从楼梯下来,侯海洋道:“你还没说,你昨天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吕一帆道:“哦,都忘了说了,我那位在东北有个矿业公司有正规资质,听说巴山最近要拍卖一个矿,我也想来试下水,所以问下你。”

侯海洋道:“巴山欢迎所有有资质的公司来投资。”

吕一帆道:“和我打官腔?我就问下水深不深,要不要一起?”

侯海洋对于这种形式的合作一直是拒绝的态度,年拒绝了洪平,现在又来个吕一帆,他故作生气道:“本来是想和你叙叙旧,聊聊天,没想到又是谈钱谈公事。”

买矿的事情,是手下人提醒吕一帆关注,实际上吕一帆作为一个女人的她并不感兴趣,她笑道:“那就罢了,当我没说,我们今天就聊天。”

侯海洋道:“今天我想吃东北口味的鱼,你会做吗?”

吕一帆道:“当然会,我这就去做,但没有你的酸菜鱼好吃。”

侯海洋独自坐了一会,喝了一杯茶,摸了两本书,半天看不进去,他来到吕一帆身边道:“你儿子很帅,像你。”

吕一帆道:“我希望他长大了像他爸爸。你看,我的菜弄好了,我们喝啤酒?” 侯海洋之前已经立誓戒酒,但此时,他很想丢开束缚和吕一帆畅聊,以解心中之忧愁。

他咬定道:“喝!”

在饭桌上,侯海洋向吕一帆讲述了自己和秋云的事情,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他们鲜有倾诉对象,边将心事郁结于心,而吕一帆无疑是侯海洋最好的听众,她足够亲密,但又无欲无求。吕一帆听完之后,她心生感叹,竟觉得自己嫁给现在的老公未尝不是好事,因为成全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吕一帆道。

侯海洋扔掉一个啤酒罐子,道:“我分析是她身体又出现问题了,不然她不会不辞而别。”

吕一帆看着身边的男人,眼里柔情似水,她陪着侯海洋干了一罐啤酒道:“以我女人的直觉,她一定怕你难过才躲着你,但不管什么原因,相信只要她哥哥找到她,告诉你有多么想她、爱他,她一定会回来。”

“但愿吧!”俗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十来灌啤酒下肚,满腹心事的侯海洋站起来去厕所就有些飘,吕一帆快步上前,扶住侯海洋往卫生间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