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六章 危险游戏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十六章 危险游戏

人有喜乐哀愁,每种情况下的酒量也会根据心情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开心时喝酒会越喝越开心,而烦闷时喝酒却不能解忧愁。

吕一帆搀扶着脚步轻飘的侯海洋走向二楼卫生间,她看侯海洋扶着墙半天没有解腰带,便小心翼翼欲伸手帮侯海洋,侯海洋伸手挡住,道:“我还没有醉到这种地步,只是有点想吐,等会再尿,不用麻烦。”

吕一帆是真心思念侯海洋的身体,她和侯海洋不一样,他们之间的婚姻更多的是一种协议,而且毕竟之前有过一次先例,再往后就没过多负担,她借着酒劲道:“这才多久不见,竟然不好意思了?”

吕一帆一句暧昧的挑逗让侯海洋心猿意马,对于这个时期的侯海洋来说,秋云的杳无音信就像是一团裹了棉花的秤砣在自己的胸口,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破例喝酒也是为此。虽向吕一帆讲述了自己的心事,却并不能减掉一点点自己内心的苦闷,纵然脚步开始发飘,侯海洋的内心仍如明镜一般,酒醉三分醒,他知道吕一帆邀请自己去她家中,除了要叙旧之外还会发生哪些事情,刚才喝酒的同时自己的内心也进行了激烈的挣扎,如果说以前是自己思念的秋云一直没有音信,再加上年轻气盛的原因才和明知没有结局的吕一帆滚在一起,但是现在呢?自己和心爱的秋云都领了结婚证,自己信誓旦旦的要爱她、爱她一辈子,要永远的照顾她、忠于她,再这样做就太对不起秋云了。

可又反过来说,和吕一帆彼此间没有太多利益上的诉求,只是寻找一时亲密的那种感觉,一种倾诉、一种可以放下一切的畅快,如果在这个时候刹车,不符合男人的本性,也没有作为男人拿得起、放得下的豪爽。

侯海洋沉默不语,旁若无人的三两下解决完毕,潇洒的收了回去,系上腰带正要转身,脚下一滑向后便倒,吕一帆脑子里正在慢放侯海洋之前的慢动作,被侯海洋一把扯住了上衣,急忙弯腰抱住了侯海洋,侯海洋猛然陷入了吕一帆柔软的怀抱,但脑海中的两个小人还在不停的争论,小白人道:“秋云允许你这么做吗?”另外一个小黑人道:“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再矜持了,箭在弦上岂能不发,抓紧时间把她办了。”

侯海洋失去了不去做的理由,两张带着酒香的嘴紧紧的吸在了一起,侯海洋翻身把吕一帆抱在了怀里,虎躯逼得吕一帆步步后退,却不慎碰到了花洒开关,温热的水哗哗的洒在两个人身上,勾勒出男性和女性特有的、吸引彼此的轮廓。

侯海洋欲褪去吕一帆的湿衣,吕一帆娇羞道:“卫生间门对着落地窗,关门!” 侯海洋转身去关门,却再次看到卧室里吕一帆孩子照片,不知是酒后眼花还是光线原因,侯海洋觉得这个孩子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回想工作不久后和吕一帆在电力局家属院有过一起一次亲密接触,那会还在楼下遇到了楚小昭,正好是三年前,而这个孩子也正好两岁多……想到这里,侯海洋打了一个寒颤,酒也醒了八分,欲望更被完全浇灭,心中甚至涌现出恐惧。

吕一帆道:“怎么了,蛮子?”

侯海洋道:“我不能玩火,对不起!一帆。”说着便往外走。顿时,吕一帆心中的失落如洪水爆发一般涌了出来。“我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再联系。”下楼取了车,侯海洋连夜开回了巴山,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吕一帆的孩子叫自己爸爸。

第二天一早,侯海洋对着镜子刮胡子,刮完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秋云,你不会怪我吧。”

滴滴,电话响起,侯海洋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秋劲的,便道:“劲哥,怎么样,有消息了?”

秋劲道:“我找到秋云了,现在情况她的情况有点复杂,秋云目前在医院,她的脑部创伤有些反复,眼睛经常会看不清楚,而且剧烈头痛,医生说是之前头部撞击形成的血块压迫所致,建议做手术。”

侯海洋对着电话高声道:“那不是要开颅?危险吗?”

秋劲着急的道:“血块的位置比较敏感,医生不敢保证,但是如果不做,她有失明的危险,而且后续会控制也不一定!”

侯海洋道:“那看来必须做!等我,我来陪她。”

秋劲道:“但现在问题是秋云不愿意做,她有你的孩子了。”然后侯海洋听到电话那边秋劲对着另一个方向道:“秋云,你自己给他说,他也不允许这么做。”

“是秋云吗?秋云,你接我电话!”侯海洋喊道。

秋云终于结果电话道:“海洋,别怪我不联系你,我是不想让你为难。”秋云久违的声音让侯海洋吃了一个定心丸。

侯海洋道:“你不联系我才让我为难,到底怎么了?”

秋云道:“我们有宝宝了,我本想把我们孩子生下来再和你联络,因为要是我现在选择手术,孩子很可能和我一起没有了。”秋云面色苍白,已无当日之气色,眼花、头痛和孤独无援让她觉得每一天的坚持都是那么漫长。

侯海洋道:“你怎么这么傻啊?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有柴烧,你才是我最重要的!”

秋云道:“医生说了,孩子6,7月就可以早产出来放保温箱,我只要再坚持两个月就行了。”

侯海洋道:“治病第一,秋云,你听我的。”侯海洋此时的心情万分复杂,当爸爸的欣喜已被秋云的身体状态完全冲淡。他继续道:“要不你回来,我照顾你,等宝宝出生。你一个人在那边,我怎么安心?”

秋劲似乎听到了侯海洋的声音,也在旁边道:“秋云,我们先回去,回去妈也可以照顾你,侯海洋也在,都比在这边好。”秋云禁不住亲人的苦劝,特别是侯海洋的声音已带有哭腔,她终于决定和秋劲回国。

挂了电话,侯海洋心道:“是我昨天悬崖勒马,上天给我的回报?”想到这里便打通了吕一帆的电话,道:“昨天的事对不起!对了,我要告诉你,秋云找到了!”

吕一帆失落了一整夜,但她也是真心关心侯海洋,道:“那就好,她怎么了?”

侯海洋简单叙述了一下秋云的病情,吕一帆长期卖药,懂一些医术,也有一些人脉,道:“按照现代的医疗方式,米国肯定是最高水平,但他们也没有万全的方案,我觉得尽然秋云有了孩子,肯定要倾向于保守治疗,我认识一个朝鲜族的老中医,对于活血、保胎很有些神力,听说韩国领导人还让他开过方子。”

侯海洋道:“能不能让她来看看秋云?”

吕一帆道:“这要让我丈夫去请了,我给他先说下,等我消息。”

五月一日,秋劲和秋云终于出现在岭西机场,他们马不停蹄的来到省医院做了检查,治疗方案和米国如出一撤——开刀。侯海洋是秋云的法定丈夫,赵艺便尊重小两口的意思,和他们一起住在巴山的家陪秋云静养。

说来也奇怪,回国以后,秋云的头疼缓解了不少,只是眼睛还是看不清楚,便耐心在侯海洋和母亲的照顾下静养。此时的秋云已是4个多月身孕,由于前期的身体状态问题,她不但没有显怀,反而显得消瘦,这让侯海洋和赵艺心疼不已,侯海洋让江老砍叫人隔一天送一只土鸡过来熬汤,自己还跑了一趟牛背坨弄了几条尖头鱼给秋云开胃。

另一边,吕一帆亲自跑了一趟东北,将事情告诉丈夫,丈夫孟磊是个商人,习惯任何事都要来个利益交换,他希望以此得到巴山涂成功的茂云矿业(静州矿业),为了秋云,侯海洋当然许诺会尽力帮忙。

五月中旬,鹤发童颜的金老医生终于来到巴山……

申明:本来侯海洋是必须和吕一帆来一发的,但为了小昭心中的男神,哥让侯海洋忍住了,希望烟树不要怪我~~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催更!

  2. 匿名说道:

    不更新了吗?

    1. 老王说道:

      作者外出旅游了 暂停几天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