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七章 朴实婚礼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17章 朴实婚礼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本来侯海洋对吕一帆推荐的这位神医不是很感冒,但听吕一帆吹得那么神,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在米国都搞不定的病,也不得不另辟蹊径想别的办法。

崔大夫下了飞机,侯海洋和吕一帆把崔大夫带到岭西的秋家,崔大夫看了CT,仔细询问了秋云的病因和病症后便开始把脉,足足把了二十分钟脉,道:“你这是旧伤血气淤积所致,必须静养,千万不能着急,我会开上几服活血化瘀的药,分疗程服用,有些药引子你得想办法去找,有了它们效果会更好。”于是掏出一支毛笔龙飞凤舞开始地写药方。

一帮人看崔大夫说着振振有词,心里还是心存怀疑,不知道是不是请的什么江湖术士。崔大夫年纪不小,但眼神凌厉,道:“秋女士已经怀有身孕,但气虚,你们千万不能给他乱进补,小吕带来的高丽参就不要让她吃了。”秋云怀有身孕的事情,只有邱家和侯海洋知道,崔大夫一把脉竟然把出了喜脉,这让在场之人无不叹服。

秋劲道:“现在都在说中医不行了,上海那边竟然有西医挑战中医,说只要有人能把出喜脉他就去卖猪肉,我看崔大夫是真资格的神医!”说着伸出大拇指。

崔大夫摸摸胡子道:“现在的人太浮躁,既然可以B超,为什么要学把喜脉。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人家说我神医,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医,西医有很多先进的东西可以借鉴,我从不拒绝,但中医绝对有它独到之处,只有互不摒弃,才能有所作为。”

侯海洋道:“那请问崔大夫,我爱人何时能好?”

崔大夫道:“我从不打包票,但相信恢复很有希望,你们定期带她去医院检查,跟踪治疗的效果,还有,保持开心、乐观的状态。”说着就开始整理药箱准备离开。

侯海洋道:“谢谢大夫,您老舟车劳顿来到岭西不容易,要不我找人带您在茂东转转?”

崔大夫道:“听闻巴岳山奇山奇水产奇材,不要这样,先把药方抄下来,我带着方子和助手去巴岳山走一圈。”

侯海洋当仍不让拿过毛笔,道:“谢谢崔大夫,让我来抄药方吧。”

崔大夫见侯海洋下笔后眼睛一亮,暗自称奇,待侯海洋写好药方以后,道:“能看懂老夫字的人可谓凤毛菱角,能写出这一笔书法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不知侯先生的写方子能否让我收藏?”

侯海洋递过字条道:“崔大夫,我就是信手随笔,你过奖了。”

崔大夫紧接着道:“都说见字如见人,你的字柔中带刚,如果我判断没错,这刚柔拙巧之中反映了你温文尔雅且刚直不阿的性格。”见识了侯海洋的书法,崔大夫就多说了两句。

侯海洋微笑点点头,心道:“崔大夫真是高人!”然后就跟随崔大夫的脚步下楼了,两人约定离开岭西之前再好好切磋一次书法。

秋云是个很懂礼数的女子,她听侯海洋说了是吕一帆一家请来的医生,她有着米国背景,自然不太相信传统中医可以治好,但这份感激还是要表达,她起身拉住吕一帆道:“谢谢你,吕一帆。”

吕一帆道:“没事,我和侯海洋大学是好哥们,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哎哟。”秋云忍不住弯着腰低声叫道。

“怎么了?他在踢你?”吕一帆捂着嘴笑道。

秋云不好意思笑道:“你怎么知道?个子一点点大,劲倒是大。”

吕一帆看着侯海洋出去的房门方向,幽幽道:“蛮子那么能跳,孩子当然厉害。”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吕一帆告辞秋家。在楼下,吕一帆碰上还在楼下的侯海洋,道:“恭喜你,蛮子,要当爸爸了。”

秋云的身体状况,冲淡了侯海洋成为父亲的激动心情,他更担心的是秋云的身体,道:“谢谢你,希望崔大夫能让秋云转危为安。你放心,你先生的事情,我会尽力。”

吕一帆拍拍侯海洋的肩膀道:“我知道你讲原则,不要太为难,但你也要理解我,我是我,他是他,要是我的话,是不会给你开条件的。”

侯海洋苦道:“我当然知道,空了叫你家那位把资料给我,估计七、八月份就要开拍。”

吕一帆道:“那你夜把药方给我,我毕竟做一行的,现在的中药都是人工种植的,疗效太差,我去弄点好药。”拿着药方,吕一帆开着越野车离开。

经过权衡的考虑,侯海洋还是将秋云带回巴山,他心中隐隐有着难以名状的感觉,他害怕再次失去秋云,他要让秋云每天都在自己身边。

有了侯海洋和母亲赵艺的精心照料,秋云的气色渐好,相对于在米国孤立无援的状态,秋云很知足。岭西的夏天酷热难耐,秋云穿着随意的居家长裙,来到窗边打开窗户,感受巴山凉爽的山风,风吹着秋云马尾,像油画一般,宁静、平淡之中透着一丝怅惘。

侯海洋轻轻来到秋云身后,他让秋云转身过来,从包里掏出了一枚闪闪的戒指,道:“秋云,我爱你。”

秋云低头耐心看着侯海洋为其带上戒指,感受良久的心动之后,道:“不管我能走到那天,认识你我就满足了。”

侯海洋摸着秋云的肚子,道:“别这样说,我还要等你多给我生几个孩子。”

秋云笑怪道:“你是当官的,还要管计划生育,乌纱帽不要了?”

侯海洋:“叹了一口气,乌纱帽就是幌金绳,官越大勒的越紧,我要是累了就带你一起去旧乡养尖头鱼?好不好?”

秋云瘪瘪嘴道:“说得我都想吃尖头鱼了。”

考虑到秋云身体欠佳,六月底,侯海洋和秋云在茂东的烟厂宾馆举办了朴实简单的婚礼。陈强、杜建国夫妇、陆红夫妇、赵波夫妇、杨红兵等少数挚友和侯秋家人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座上宾。巴山是侯海洋的地盘,随便一点声音都疲于应付,经过权衡他一个人都没有请。

秋云穿着红色中式传统礼服挽着侯海洋拿着酒杯走了一圈,收到了亲朋好友们诚挚的祝福。酒桌上,不喝酒的侯海洋自然不是杜建国的攻击对象,赵波不堪迫害,倒在桌子下,为此,杨三火还生了气。

中午一点,酒桌激战真憨,陈强红着脸端着酒杯来到侯海洋身边,拖了一张椅子坐在侯正丽和侯海洋中间道:“蛮哥,现在林海和正丽妹儿有大业务,腾飞公司都是我一个人跑,我现在快六十岁了,又搞技术又搞管理,实在遭不住,你是股东,不能袖手旁观。”

侯海洋推开酒杯道:“眼镜,我现在滴酒不粘,所以基本也不能经商,要不你请个经理人,自己就专心搞技术。”

陈强道:“不得行,管理公司肯定要自己人。”说着对着侯海洋的耳朵轻声道:“我那个女婿早就心动了,他那个人太浮夸,我不放心,还是希望你来,你有这个能力,这样也名正言顺,他也不得怪叫!”

侯海洋道:“经商的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当然话不先说断,一切皆有可能。”

陈强一看侯海洋态度有了转变,便道:“蛮哥,我就当你答应了哦。”说着高兴地拿着酒杯回了原位。

陈强一走,杨红兵又走过来,杨红兵身份是比较特殊的,他是仅有的和两家人都有交集的人。他端着酒杯道:“邱局、蛮子,恭喜啊。真没想到,蛮子朝思暮想的秋云竟是邱局的女儿,蛮子不老实,给我打埋伏。”

侯海洋道:“当时的情况你是了解的,不管路有多么绕,我们总算一起了。”

杨红兵点点头,对着秋忠勇道:“邱局,你去了岭西,我们都很怀念和你一起战斗的日子。”

秋忠勇道:“过去的事情,权当怀念,当时我带你们冲得凶,现在大家要懂得斡旋。我记得你当年给我发了喜帖,怎么不带你爱人来热闹下?”

“哦,哦,她没空。”杨红兵道。

杨红兵闪烁的言辞,躲不过兄弟侯海洋,侯海洋暗道:“难道斧头家里有事?”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婚礼没有请侯家当官的人?

  2. 匿名说道:

    婚礼这种大事,不请张大山,与侯国栋这些长辈是说不过去的,还有杨莲这个忘年交

  3. 匿名说道:

    这部小说还有吗?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