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八章 又是投标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十八章 又是投标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下午两点半,婚宴结束,侯海洋将所有亲朋送至门外,走在靠后的杨红兵被侯海洋一把拉住。“斧头,你情绪不佳,家里有事?”

杨红兵当侯海洋是兄弟,直白道:“我和小钟在闹离婚。”

侯海洋意外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孩子才刚两岁,为什么轻言离婚?”

杨红兵道:“我和他们家合不来,自从他爸妈搬过来看小宝以后,我们矛盾不断,他们嫌我一天工作不着家,钱还赚得少,竟然叫我要在家带孩子,解放他们去做生意,要不就辞职跟小钟开馆子。”

侯海洋道:“这是什么话?小钟能有今天还不是靠你给他撑场子。夫妻一起是两人的事情,小钟什么态度?”

杨红兵道:“以前她都听我的,父母来了就听他们的了,说他爸有高血压不能生气,叫我顺着他。”

侯海洋道:“乱弹琴,你要是离开她了,杂皮早给她把摊子掀了。”

杨红兵冷哼一声道:“人家爸说了,现在茂东治安好了,不需要当警察的了。” 杨红兵怎么都没想到摊上的岳父母竟是这样的人,婚姻就是如此,不光选择了配偶,还选择了配偶的家庭,如何在一个陌生的家庭中运筹帷幄,运气、实力、情商缺一不可。

侯海洋道:“那你和小钟搬走住,给孩子找个保姆。”

杨红兵继续道:“小钟说她还要考虑,她是家中独女,要照顾爹妈。”

侯海洋道:“吕明的妹妹是小钟的同学,到时候我给吕明说一下,让她去劝下小钟,小钟也是被父母洗了脑壳,要是她还清醒不会那么傻。”

杨红兵道:“算了蛮子,其实我对小钟也没啥感觉了,这两年吵吵闹闹下来,夫妻感情都淡了,她文化程度低,眼中都是市侩,除了打烊完了数钱,我们已经找不到共同爱好,离了也好。”

侯海洋顿时明白,杨红兵和小钟的分手已是必然,杨红兵当年是被小钟绑上身,结婚之事是半推半就,结婚八年后,双方由于理念差异渐行渐远。现实就是如此,能在一起的人却想尽办法不在一起,而想在一起的人,却要板着手指算还能在一起多久。

此时的杨红兵接了一个电话,终于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和侯海洋告辞后离开。

经过一中午“高强度”的活动,秋云孱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侯海洋谢绝了杜建国、青皮等人闹洞房的提议,与秋云和双方父母回到隔壁不远的公安局家属院。

侯海洋见秋云脸色不太好道: “你怎么了?不舒服?”

秋云倒在侯海洋的肩头道:“我头好疼。”秋云的头疼病一直在折磨着她,在吕一帆请的崔神医到之前,侯海洋还通过张大山的关系联系到军区医院的脑外科专家,这边医院更不客气,直接给出了脑癌的诊断,关于这个诊断,侯海洋一直如鲠心中,他瞒着秋云,同一种病的两种说法,带给病人压力截然不同,他不能再把压力传递给秋云。

婚后的秋云,没有正常人的娱乐和工作,留给她只有安心养病和保胎。侯海洋不一样,除了照顾秋云,工作更是纷至沓来。涂成功的茂东矿业是茂东地区数一数二的大矿,由于当年的彭克案撬翻了一大片官员,涂家在茂东特别是巴山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利,特别是政府官员都避而远之,让涂家谋生出背井离乡的想法,他本想把矿转移给刘德清,但刘德清尾矿垮塌自身难保,既然私下转让找不到像刘德清一样在县里有关系的人,也就只有交给县政府明面上来搞投标,结果就是巴山县政府把茂东矿业用很低的价格先收回,再引来一波虎视眈眈的矿老板。

周一的县长办公会,就国土局递上来的单子,县政府几位头头脑脑开始展开讨论。政府办主任李先勇道:“茂东矿业盘子大,涉及巴山包括城关镇范围内的四个乡镇,现在标书有四份满足条件,第一是洪顺矿业,巴山本地的公司;第二是晶东矿业;第三是北辰山矿业,外省的企业在岭西的分公司;第四是茂东矿业协会几个委员刚刚组建的股份制公司茂矿司。”

分管工业的副县长马德彪整天为钱发愁,道:“我们收回茂东矿业的价格是定死的,那就是价高者得,价格越高我们县里年终工作就有了保障。”马德标这种待价而沽的心态反映了绝大多数领导的心态,到了年底县政府各个口子都要钱,这种想法很自然,也无可非议。

宫方平点点头,道:“李主任,这个事情前前后后你跑了不少地方,你有什么想法?”

李先勇是个人精,他不能不提意见,也不能唱反调,道:“马县长说的既是,我研究过了,这四个单位都有一定的实力,如果他们按章办事,对巴山来说都是好事。”

宫方平眼睛一转道:“你的意思就是有些企业路子野,不上道?你都调研过这些公司,直说出来听听嘛。”

李先勇瞟了一眼侯海洋,道:“洪顺矿业是买的刘德清的壳,算半路出家,我觉得至少他们的资质还不至于能拿下涂成功的大矿。”

宫方平点点头道:“的确,这次我们搞的招标,不是拍卖,就要权衡利弊,现在讲究的是可持续发展,不需要一口吃下一个胖子,不能为了那点差价,牺牲了安全和稳定的局面。要不这样,我们也不要用排除法了,大家抛除价格的原因,综合考虑,都建议下对县里矿业稳定发展最有利选择,侯县长你先来。”

秋云最近的反反复复让侯海洋殚精竭虑,此时他有些走神,本来前段时间秋云病症似乎略有好转,但近段时间崔神医久未露面,他想到自己和赵达的约定,不禁心寒。侯海洋也花精力专门调研过北辰山矿业,北辰山矿业是北山省油田几个技术工人下海创办,主要在北三省开采煤矿,在得到赵达等几个合伙人的资助下发展得很快。相对煤矿来说,巴山这边的铅锌矿利润显然更高,这也是赵达心中转移阵地的桥头堡,但要说开采铅锌矿的经验、对当地环境的了解,北辰山矿业又确实不如茂矿司和晶东矿业,非要把这个大矿落在北辰山的身上,实在说不过去,侯海洋自己也不具备一言堂的能力。

“侯县长,想好没有,发表下意见。”宫方平敲了敲桌子。

侯海洋道:“宫县长说的对,现在要稳定发展,前车之鉴已经够深刻了,我建议考虑茂东的茂矿司。”李先勇正在做记录,他是知道洪平和侯海洋关系的,对于侯海洋这样直白的推荐还是有些意外。

宫方平道:“晶东矿业呢?”

侯海洋道: “宫县长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巴山两家大矿的都落入外地人手中,势必会打击本地企业的积极性,茂矿司是本地企业,要技术有技术,要经验有经验,要资金也有资金,可以重点考虑。”

侯海洋如此不避讳的推荐一家公司,给大家开了一个头,接下来,几个县长也都坦诚不公的讲了自己的意见,不管是因私还是真的为了县里好,两个小时的会效率算是相当高。

临近结束,宫方平道:“李主任,你把几位县长的意见整理一下,明早送过来,明下午我约了茂东国土局的何局长,到时候侯县长一起来研究,周四这个事情要上常委会,就要拿出东西了。”

宫方平有时候很享受这种甩手掌柜的感觉,侯海洋办事牢靠、讲原则,事情经过他自己几乎不操心,帮自己做决策,县政府有些人甚至笑称宫方平就是侯海洋的傀儡,宫方平也不生气,他今年五十四岁,只要平安到点退休,就算功德圆满。

第二天茂矿司的董事长徐波就给侯海洋打来了电话表示感谢,并邀约在岭西金星宾馆见面。侯海洋对巴山县里会议的保密性苦笑一声推辞道:“徐董,我推荐你们不是因为本人想得到什么,是凭良心说话,见面就不需要了。”

徐波常年在商场摸爬滚打,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和政府打交道不算少,遇上这么直白推荐自己又不求回报的状况倒是头一回,此次徐波内心竟然泛起一丝感动,道:“久闻侯县长大名,可以的话给个机会拜会。”

徐波进一步,代表着赵达退一步,侯海洋的心情无遗是矛盾的,加之洪平也打了好几个电话约见面,侯海洋恨不得在巴山的官场消失一段时间。

八月二十日,县花园宾馆,县政府召开了茂东矿业投标结果的新闻发布会。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现实就是如此,能在一起的人却想尽办法不在一起,而想在一起的人,却要板着手指算还能在一起多久。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