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十九章 有点心烦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十九章 有点心烦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人生面临变数,所以最近更得不及时,大家见谅

··················

对于茂东矿业最终归属,县里是慎之又慎,发布会前一周,县委召开了长达三个小时专题常委会,深入交换意见,县委书记王涛全面考虑后最终定了调子——安全第一,稳定至上。

常委会的第二天,侯海洋和赵达通了电话,内容自然就是投标之事,针对王涛在会上所强调的安全二字,侯海洋在心里斗争后,给了赵达一些建议,赵达心领神会,马上让老孙修改标书,着力强调了北辰山矿业的安全理念和实打实的安全记录。

北辰山矿业的胜出几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县里给出解释是,北辰山矿业是龙江集团的技术骨干创办,它先期是做的是煤矿开采,已涉及有色金属开发,在北三省开矿十余年来,在事故率相对较高的煤矿开采中没有出现任何安全事故,目前是东北地区大型的民营矿企,这些都是另外三家望其项背的记录。发布会当天,北辰山矿业的代表当场也表示会积极开展和当地矿业协会的合作,把北辰山安全理念带进巴山,把发展留给巴山,和谐留给巴山人民。

开完发布会,事情已是板上钉钉,北辰山的老孙总来到厕所,看四下无人,才给赵达打电话报告:“赵董,好消息!我们把茂东矿业吃下来了,现在行业对蓄电池需求非常大,铅锌矿看涨,我保证三年就要收回投资!”

赵达心中有数,道:“这次有高人相助,你按照我们事先说的,一定遵从标书上面的办!一来一往,后续合作就不难!”

老孙拍着胸脯,道:“赵董放心,搞安全是我的强项,当初龙江矿业舍不得花钱搞安全,出了事又让我背了黑锅,我现在是对那些不顾安全、外行只会内行的官员恨之入骨,难得巴山的官员这么重视安全生产,我自然要遵从。”

侯海洋得知结果后,不断拷问自己,一个声音在说:“你泄露了常委会的会议内容,违规将重要讯息透露给投标方,往小了说是不讲规矩,往大了说是乱纪违法,作为国家干部,难辞其咎。”另一个声音在说:“我是把安全留在巴山,北辰山安全记录最好,我应该是造福,谈什么泄密?”“不过我之所以愿意和赵达说这么多,绕不开秋云的原因,我还是有私心。”侯海洋躺在椅子上,想着崔医生和秋云,又有点失神。

对于投标的结果,茂东矿业协会的会长徐波给巴山当地人洪平打了电话,问道:“狗日巴山县这几爷子不落教,两个大矿都交给外面的人,实在太过分了。洪平你是巴山的,现在都捞不到一颗米米,你说咋办?”

洪平依靠洪顺矿业挤进了茂东的矿业协会,这段时间又靠洪昌建筑公司接了一些李晶的一些活,算有些底气,他平静的道:“巴山因为矿山,三年就倒了两拨领导,一拨贪污、一拨事故,那几爷子真的是怕了,现在巴山的老大王涛是省里下来的,回去就妥妥地提拔,他要的是平稳过渡,根本不需要照顾啥本地企业,我翻了北辰山的底,确实搞安全有一套,我这个这些半吊子,这点得服。”洪平虽然给侯海洋打过电话,但对于能否中标还是有自知之明,最近接的转包工程还是有点油水,所以心态还是摆得正。

徐波心中不得不认了,道:“下一步有啥想法?”

洪平道:“巴山的官场风声鹤唳,没有硬打硬的关系,要弄矿不容易,我现在主要还是搞建筑这块,要弄矿估计要去别的县。”

徐波道:“当初他们侯县长还说我茂矿司希望大,现在到手的鸭子飞走了,靠!”

洪平一听,心中一颤,心道:“这个侯海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还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离开茂矿司,洪平对于这个问题一直想不通,便掏出电话想探探侯海洋的口风。

“蛮子,有空吗?好久不见了,出来坐坐?”洪平电话中邀约道,他一直对侯海洋报以尊重和热情,即使是侯海洋对他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

在接洪平电话之前,侯海洋刚刚挂了徐波的电话,内容不外乎先是感谢推荐,再是表示遗憾,最后希望以后继续得到侯海洋的帮助。自从步入仕途后,侯海洋对干苦活、啃硬骨头向来不在话下,偏偏对于这些附着于是官衔上的人情世故很是心烦,当了常委以后,找自己办事人的成几何倍数增加,李酸酸、赵良友、刘友树这些故人帮忙换个地方工作倒是无妨,就当是做好事,但洪平、赵达这种利益关系,侯海洋还是保持着适当距离。

“我看就不必了,最近工作忙。”侯海洋平淡回道。

“忙归忙,还是要放松一下,晶东矿业这边有个蓄洪池,现在一池两用,我搞了一个堰塘,过来吃土鲫鱼,蔡钳工、田峰、许瑞今天也在,过来坐下,不谈公事,只叙旧。”洪平道。

矿区毕竟山高水远,也不怕熟人撞见,和洪平也很久没见面,侯海洋也就答应去看看。开着越野车,侯海洋来到晶东矿业(巴山)的大门口,洪平自然在门口迎接,上了机耕道开了10分钟,就看到远处矿山脚下的蓄洪池。洪平介绍道:“李董交给我们洪昌的任务,我不敢怠慢,都是严格按要求施工,刘德清的尾矿是豆腐渣工程,完全是推了重建,先建蓄洪池,再建尾矿库,弄好之后,绝对是茂东的样板工程。”

侯海洋略微点头道:“希望如此。工程做成样板,就是最好的广告,也不需要打我的招牌去拉赞助。”

洪平尴尬地笑笑,自叹自己的雕虫小技还是瞒不过蛮子,他转移话题道:“蔡钳工和田峰也在,他们现在搞工程机械维修,今天过来帮忙调试两台挖掘机。”

侯海洋道:“我知道他们在搞维修,茂东矿多,这个行业还是有得做。不过许瑞怎么也会在?我记得他哥哥许大马棒可是胡哥的人。”

洪平伸出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道:“哪里的人都是它的人,他跟他哥现在搞工程机械租赁,我给现钱租,他未必不赚?”

下车了,三个人看到侯海洋就丢下鱼竿过来散烟寒暄,由于洪平打了招呼,大家都没有谈公事,完全是诉说当年同学之情,倒是营造了不错的氛围,蔡钳工和田峰听闻侯海洋结婚的消息,依然为晏琳扼腕不已。几个人找了一棵岸边的大树,架上烧烤架子,吹着凉快的山风,烤起了野生的土鲫鱼,许瑞递过一条鱼给侯海洋,道:“你知道不,包强现在才是烤鱼的高手啊,茂东都开了三家烤鱼店了。”

侯海洋点点头道:“我知道,我品尝过他的手艺,确实不错,你们还经常联络?”

许瑞道:“毕竟是一个厂里的,我就住他爸妈家附近,他妈最近去世了,前段时间,他一直住厂里宿舍照顾他妈?”

想起当年彪悍的谢安芬,侯海洋也是唏嘘不已,道:“她身体如此健硕怎么就走了?”

许瑞道:“人生就是这样,她身体好的时候,体力都留着打包强,后来包强懂事了,她身体突然就不行了,现在厂里要死不活的,药费都报不了,要不是包强挣了几个钱也舍得请医生,恐怕她早就挂了。”

“你们厂到底怎么样了?”侯海洋问道。

“说跨,跨了10年都没跨下来,毕竟现在还有几千员工吧,之前省政府找省里一个大国企托管,管了几年也遭不住了。”许瑞道。

侯海洋道:“那你觉得还有希望吗?”

许瑞道:“世安机械厂隶属关系复杂,哪个都可以管,哪个都管不到,现在破坛子破摔,全凭等靠要,市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收拾这个摊子。不过我知道马上省里要理清关系,以后就是茂东市属企业了,听说市里要撤掉所有老班子,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转机,那几爷子这几年没少捞钱,肯定要抓几个。”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