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十一章 秋云不要走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二十一章 秋云不要走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那孩子他妈妈呢?”侯海洋着急地问道。

护士道:“她的身体状况,我们采取的全麻,现在还未苏醒,等会医生会给她停麻药,到时候你再问下医生。”说完后,推着婴儿车向保育区走去。侯海洋怕赵艺心里承受不了,就让秋劲陪着赵艺去了保育区看孩子。没有多在孩子身上停留,侯海洋便继续在门口等待手术室的消息。

又过了半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出来问道:“谁是秋云的家属?”

侯海洋答道:“在这里。”

医生道:“术前,我们已经把秋云的可能发生的情况告知过你们,她曾经的车祸让她的脑部神经、血管受损,现在麻药褪去后情况比较发杂,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侯海洋听后在一边呆若木鸡,反而是秋忠勇很有些承受力,他道:“她醒了吗?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医生道:“你们随我来。”

医生带着秋忠勇和侯海洋来到治疗室,继续道:“现在病人已去了ICU,暂时不能看,就算看了她也没有意识。你们过来看,这是她的头部最新的扫描,由于手术、麻醉、病人之前的焦虑的心态和并不乐观的身体状况,目前她的症状是颅内压增高症状,具体表现为意识模糊、视力衰退,呼吸、脉搏减慢、血压升高。可以预想一旦病人醒来,剧烈的疼痛感将再次刺激病人,所以现在送去神经外科交给那边的医生控制她的颅内压,一旦长时间控制不住,病人情况将会很危险。”

侯海洋道:“拜托医生了,请一定尽力治疗!”

医生道:“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有情况我们再通知你。”

秋云暂时不能探望,侯海洋和秋忠勇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秋忠勇拍了侯海洋肩膀,道:“走吧,呆在这里也没有用,去看看孩子。”

侯海洋便和秋忠勇来到保育区。透过透明的保温箱,侯海洋看到自己和秋云的孩子,他记得他自己出生时足有八斤,而自己女儿是那么小,那么弱不禁风的样子。护士将婴儿抱出来,开始给孩子吸氧,她看到身边人眉头紧锁,道:“你们是孩子的家属吧,早产儿要加倍小心照顾,先吸氧,维持血糖稳定。放心,不会有事。”

此时赵艺看到秋忠勇过来了,她还在担心秋云的情况,拉着秋忠勇问个不停,秋劲过来递来一封信对侯海洋道:“这是我妹妹给你的,她说一定要孩子平安生下来以后再给你。”

侯海洋接过信笺,来到屋外无人处,打开信来,只见秋云娟秀的字体向他诉说内心深处的独白……

“海洋,我希望你能看到这封信,这说明孩子平安。

我的情况我最清楚,国外医生断定是脑癌,国内又怎么可能治得好?我苦苦支撑,只因不愿意看到孩子和我一起离去。

如果我现在健康,也没有失忆,也许将一辈子与你无缘,但阴差阳错的车祸和病痛,让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我不敢说感谢这场车祸,但我至少要感谢在车祸之后又得到了你。

我很想和崔医生再去长白山试试运气,但病痛给我的折磨让让我不堪重负,所以我更想把孩子交给你,一个人去一个轻松的地方,就像牛背坨小屋一样,只要你想我了,就去看看我,我会在那一直等你……”

看完信的侯海洋心如刀绞,为了孩子的健康,秋云尽量不去医院接受各类检查,她不知道强忍了多少痛苦。这封信就如同诀别信,他看到了秋云在面对生与死的绝望。他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只要秋云醒来了,我就永远陪着她走下去。”

侯海洋将信折好,放入包中,无意碰到手机,摸了出来一看有一堆未接电话,他看其中有王涛,就照着王涛的电话打了过去。

侯海洋声音平淡中带着忧伤,道:“王书记,我是侯海洋。”

王涛略带着不满,道:“县里的事情少不了你,想问你啥时候回来,他们都找不到你,我就来碰碰运气。”

侯海洋道:“爱人身体不好,我怕她受到打搅,就暂时关了静音。”作为县领导,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24小时保持通讯畅通是常识,侯海洋知道这一点肯定会让王涛抓狂,所以对于王涛的语气他很是理解,完全没有不舒服。

王涛道: “电话还是要保持畅通,我们作为官员身不由己,有些东西是要牺牲的,比如自由。”他知道侯海洋在陪产,就顺便问道:“对了,小秋的身体怎么样?”

侯海洋道:“她状况很不好。”

王涛听侯海洋的语气,知道问题很严重,问道:“需要什么帮助吗?我省医院还是认识几个人。”

侯海洋下定决心道:“谢谢王书记,不用了,她一时半会怕好不了,我决定走程序辞去公职,安心照顾她,在这里我就给王书记先打声招呼。”

王涛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秋云身体原因,而是侯海洋突然提出辞职,道:“小侯,你安心照顾你爱人,县里事情先放下,辞职的事情不能冲动。”

侯海洋道:“这不是冲动,到时候我会写一封书面的东西给王书记,希望书记理解我。”

王涛听侯海洋语气坚决,也就再没有多说。挂了电话,他给侯卫东打了过去,通过大半年的工作,王涛了解到侯海洋和侯卫东是正儿八经的亲戚关系,希望当哥的劝劝侯海洋,于公于私,王涛都不希望侯海洋离开官场。

“什么,他要辞职?”侯卫东此时正和张小佳躺在茂云二号别墅的大床上,他听闻侯海洋要辞职的消息便从床上坐起来。继续问道:“是什么原因?”

王涛道: “他说是她爱人身体差,要全身心在家照顾,哪晓得是不是这个原因?”

侯卫东点燃一支烟,道:“他爱人身体确实不好,但决不至于辞职,我估计还有工作方面的原因。”

王涛道:“他的工作确实比较劳神,方方面面理顺确实不容易,但绝对不至于让他辞职。。”

侯卫东道:“这样,我明天一早去省医院看看他们两口子,那边我还认识几个专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小子也不给我说。”

挂了电话,身边的张小佳把侯卫东拽下床,用铺盖盖好,道:“啥子事情?今天这么冷,你光起身子打这么久的电话,不怕着凉啊?”张小佳此时也贵为吴海县副县长,很难得来一次茂云收公粮,刚刚热好身,就被电话打断,心里还有意思怨气。

侯卫东道:“侯海洋说是要辞职,听说他爱人这两天身体不行了。”

“啊?怎么会这样?”张小佳见过侯海洋两次,对这个高个子年轻人印象很好。她还没有见过秋云,只是听侯卫东提过,听说是为了照顾爱人辞去大好前程的工作,这对仕途中出来的张小佳很是不可思议,但不可思议之后却又很是感动。

她对侯卫东道:“要是我也得病了,你是不是像他一样来照顾我,还是正好换一个?”

侯卫东推了张小佳的额头,道:“少打胡乱说!”

第二天是个周末,一大早侯卫东给侯海洋打了电话,就和张小佳开车朝省医院赶去。快到医院的时候,张小佳下车在路边买了一笼包子和一杯豆浆,在重症室的门口,张小佳把早餐递给了侯海洋,侯海洋两天没有刮胡子,在保育区和ICU来回奔波,很是憔悴,接过张小佳递来的早餐,立马吃了起来。

侯卫东道:“弟妹情况到底如何?”

侯海洋心里已经有了些思想准备,道:“她很有可能救不过来。”

侯卫东道:“这么大事情这么不早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侯海洋道:“美国医生和国内专家都判断是脑癌,没得办法可想。”

侯卫东拍拍侯海洋肩膀,道:“你还年轻,自己身体也要照顾好,既然事已至此了,万不可义气用事。”

侯海洋知道侯卫东的意思,道:“我和秋云有个约定,不管她怎么样,我都要帮她完成。”

侯卫东不住摇头,心道:“都说女子痴无药医,怎么这个弟弟也痴成这样了,实在太不理智。”嘴上道:“我去找下院长,给他们交代下,你先等着。”

侯卫东走后,张小佳陪着侯海洋坐下,此时,他对身边这个男子满满的都是感动,想到躺在病床的秋云,甚至有一丝羡慕,自己丈夫侯卫东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但随着仕途的平步青云,身边的莺莺燕燕、捕风捉影还是着实不少,虽然他们目前尚无裂痕,但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选择不去相信,是否存在感情背叛,她内心深处存在怀疑。

不一会,侯卫东带着张副院长来到侯海洋身边,张副院长道:“侯县长,你夫人的情况我会亲自跟,你等会随我进去看看她。”

换了衣服,侯海洋跟着张副院长进了病房,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秋云,她身边的心脏监控仪突突的跳着,代表她生存的希望尚在。

侯海洋伸出手,摸着秋云的手,手略微有些凉,侯海洋对着秋云耳朵亲声道:“我来了!秋云,你要坚持!等你好了,我们就带着女儿去牛背坨养尖头鱼。”秋云的手指突然勾了勾,似乎表示同意。

张副院长看完了厚厚的病历本,叫来当班医生商量,完后他走过来对侯海洋道:“侯县长,如果24小时之内她再不苏醒,我们只有选择开颅,你考虑下准备签字吧,这是唯一的办法。”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加油!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