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十二章 殇别离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二十二章 殇别离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侯海洋走出ICU,秋忠勇夫妇迎面而来 :“怎么样?”秋忠勇焦急地问道。

“要开颅,准备签字吧,不然救不了了。”向来中气十足的侯海洋已经没有了底气,人颓废到了极致。

赵艺听到秋云要开颅,吓得腿一软,倒在秋忠勇身上,侯卫东和张小佳得知情况以后也是吓了一跳,毕竟,开颅手术对于非学医人员来说就是无法承受的酷刑,但侯卫东毕竟见过大场面,也不太算局中人,还保持着八九分的理性,道:“事不宜迟啊,赶快签字吧,院长是行业权威,尽早争取时间。”

手术从中午11点正式开始,由于茂云有紧急公务,侯卫东吃了一个盒饭餐之后匆匆离去,留下张小佳陪着侯海洋。冬季的岭西天黑的很早,“手术室”的灯显很刺眼,终于,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副院长脸色灰白地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对守在门边的家属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一时间,侯海洋觉得天旋地转,他不能接受秋云就这样永远离开了自己,自己苦等八年才回来的秋云,就这样匆匆一瞥就离开,他不自主地退到墙边,摊坐在椅子上,无法呼吸,他使劲攥着双方结婚时买的钻戒,让尖锐的棱角肆意刺破他的手掌。张小佳看到侯海洋如此,心里也是难受的紧,她一边擦着自己眼泪,一边劝慰着侯海洋。

秋忠勇和秋劲扶着瘫到在地的赵艺,赵艺好不容易稍微缓了过来,张口便道:“小云啊,妈妈对不起你,要是当年不隐瞒侯海洋找你的消息,你又怎么会去米国,又怎么会遭到车祸?啊……”这是赵艺一直如鲠在胸的心结,这一刻,像决堤一样爆发出来,一家人哭成了一片。

此时的另一栋楼,嫂子吴明红正照看着这个闭着眼睛吮吸着牛奶婴儿,小女孩纤细手脚不停的舞动,她又何尝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永远离她而去,他也是秋云留给秋家和侯家唯一的血脉。

死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残酷的,都是不可逆转的。在伤心欲绝之余,秋家和侯海洋不得不开始料理秋云的身后事,秋云在入院之前还留了一封信给秋家,表明一旦自己离开之后,所有身后事都由丈夫侯海洋定夺。秋云是侯家媳妇,更是侯海洋最深爱的女人,于是,秋云被安葬于柳河的侯氏祖坟旁边。

头七的日子,侯海洋让所有的拜祭完毕的亲人先行离开,自己独自守在秋云的坟前。天气渐黑,侯海洋再次点燃一炷香道:“秋云,你还好吗?你一定等着我,来世我们再相会。我们女儿还在保温箱,但你放心,她现在很好,也长大了不少,我给他取名侯思云,等她大点,我再带她来看你……”

深夜,巴山迎来了入秋之后的第一波冷空气,天空无云,只留下一轮凄冷的弯月;遍山无人,只留下星星点点的香烛之光。

“一弯残月,思念过世人。
一碑青石,黄沙埋亲骨。
一缕幽魂,轻飘在云中。
一世轮回,痴痴想亲人。”

心绪难定的侯海洋一夜无眠,他独自在二道拐的老屋里,拿起毛笔继续抒发对秋云的思念。

失去秋云,侯海洋很难回到工作状态,他请了长假24小时在医院,守护着保温箱里生来就没有妈妈的小云。侯家人看着侯海洋日渐消沉、荒废怠工,却又久不能劝,很是着急。

“笃笃笃”病房传来了敲门声,侯海洋起身开了门,看到父亲侯厚德和姐姐侯正丽带着侯国栋前来。侯国栋初来山南之时,身份敏感,和侯海洋、侯卫东又是同姓,所以刻意回避之间的联系,从侯卫东口中得知刚刚结婚的侯海洋丧妻之事很是意外,他今天过来除了表示慰问之外,更是代表侯家人鼓励侯海洋尽快走出悲伤的状态。

侯国栋拍着侯海洋肩膀道:“节哀,相信秋云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悲伤。”

侯国栋在侯海洋心中的地位颇高,他礼貌回道:“国栋叔,秋云走了,我心里很乱,实在很难回到工作的状态。”

侯国栋道:“海洋,我相信秋云如果知道,一定希望你早点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这才是对她正正的慰藉。”

侯海洋道:“丧妻之痛,无人可以分担,望国栋叔理解。”

侯国栋听出了侯海洋言中的坚定,也从侯正丽那里知道侯海洋是个有主见的性情中人,既然劝不得,便退了一步,望着玻璃对面保温箱中一点点大婴儿道:“也罢,你自己注意身体,先把孩子照顾好。”说完留下一个给孩子的红包便匆匆而去。

侯正丽从小和侯海洋一起摸爬滚打,是最理解侯海洋心情的人,他知道弟弟爱之深,痛之切,她轻声道:“以后怎么打算?”

侯海洋摇摇头道:“孩子从小没了妈妈,我只想先陪着她长大。”

侯正丽劝道:“二娃,你要有个思路,组织不会让你无休止的放大假,你要尽快给个定数,有什么想法你也可以给国栋叔叔直说,要是不想走仕途,陈强的公司也是一条出路。你这样闷起,不是个办法。”侯正丽看侯海洋还是不说话,便无可奈何离去。

茂东市委组织部黄久龙部长的案头放着一封侯海洋的辞职信,这是刚从王涛那边转来的。按照常理,如果不是因为有升迁、调动、被调查等特殊原因,很少有县委常委辞职的情况,他觉得有必要再给一把手请示一下,要不要做挽留或者其他的操作。

就在这个时候,黄久龙的座机响起来,黄久龙接起电话道:“池秘,有指示?”池浩东是侯国栋刚选不久的秘书,之前是省委组织不受待见的角色,他是广南人,当年山南大学毕业后,为了女朋友留在人生地不熟的岭西,混在省委组织部十余年,如同鬼魂野鬼一般,但侯国栋就是要选个这种没有派系的秘书,加之又是广南老乡,池浩东经过考核就意外上了位。

池浩东道:“黄部长,哪里敢指示。我想问下你,你们那边有个叫侯海洋的副县长是不是提了辞职信?”

黄久龙道:“是的,池秘。”黄久龙不傻,池浩东问道侯海洋,那就是侯国栋问道侯海洋,脑袋里迅速发出射线,把两个姓侯人的人串了起来。

池浩东道:“侯海洋是省里优秀的选调生,组织不希望人才流失,能不能给他换个环境,先让他韬光养晦。”

黄久龙道:“池秘放心,我们马上研究方案。”

经过大半年的适应,侯国栋已经大致摸清了岭西官场的套路,加之中央的配套政策,他已在岭西站稳了脚跟。最近静了,他也在思考,侯家的两个优秀青年人似乎因为同根同源反而会让自己刻意回避,这样有必要吗?都说举贤不避亲,任人唯贤,自己行的正,坐得端,扶一把青年才俊还要管他姓不姓侯?退一万步,如果有人喜欢联想,也不可能看到侯厚德手上仅存的那张族谱。所以这次,他授意池浩东打了这个电话。

黄久龙不敢怠慢,心里先是盘算侯海洋的现状:首先侯海洋是一个有能力的干部,第二由于家庭原因让他暂时消沉。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个位置倒是不错,可曲可伸,想混日子也完全没有问题,要是想做出点成绩,也是大有所为。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2 条评论

  1. 忐忑说道:

    你妹的怎么把秋云写死了

  2. 粉丝说道:

    秋云不是最终回二道拐奍魚去了吗,怎么搞的?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