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十三章 日子还得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篇外 第二十四章 日子还得继续

10月国庆后,侯海洋的一纸调令下来了,收到通知后,侯海洋去县政府收拾东西办理交接,以往的老同事都纷纷围了过来,对于侯海洋的选择,他们并没有议论,更多的是留下临别的祝福。

大半个小时后,司机老赵也收拾好了东西,上了车,侯海洋叫老赵拐了一趟县委,准备专门给王涛道一声别,毕竟王涛这次也包容自己很多。见了面后,王涛也没多说什么,相处大半年,他确实能感受到侯海洋的能力,但对侯海洋的选择他持保留态度,甚至有些无语,竟然有争议也就没有必要再提,两个人打了一阵哈哈,说了一些祝福的话,侯海洋便回到实验学校家属院。

家属院的房间里,秋云的痕迹尚存,墙上的结婚照、衣柜的衣服、卫生间的瓶瓶罐罐、床头的英文书籍……让侯海洋又开始睹物思人,他仿佛看到在阳台上遥望远方的秋云,裙衫摇摆,若有若无,他闭上眼睛深呼,想再次重温那熟悉的气息,但终已远去,他知道是时候离开了。收拾好所有残存的记忆,侯海洋离开这个充满悲喜哀愁的地方。

冬天接踵而至,岭西街上的行人纷纷穿上了厚重的额大衣,张晓娅和楚小昭找了一家小资情调的咖啡厅,坐在靠窗的位置,边喝边聊。楚小昭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北京的研究生,两年多了,当年她对侯海洋单相思已经渐渐淡忘,即将毕业的她回到岭西市找工作,便约了久未谋面的张晓娅。

“小昭,你怎么变瘦了?北京伙食不好吗?”张晓娅道。

楚小昭道:“我以前太胖,瘦点正好。”长了两岁的楚小昭少了一些婴儿肥,但好身材的线条依然,羽绒服也掩盖不了凹凸有致的身材。

张晓娅道:“哎,我是长胖了,当记者老熬夜,熬夜就要吃,吃了又不动,不动就长膘。对了你等会去哪里面试?”

楚小昭道: “会去省计委面试,就是现在的发改委。”

张晓娅道:“不错啊,我爸认识一些里面的人,如果需要可以帮你问问。”张晓娅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因为侯海洋的事亏欠楚小昭,想到目前半闲赋的侯海洋,张晓娅有些不自觉的心疼。

楚小昭此时应景的问道:“对了晓娅,侯海洋怎么样了?”

张晓娅轻声回道:“他很不好,新婚妻子去世了。”

“啊!”楚小昭捂住了嘴巴,饶是她已经有了稳定的男友,侯海洋的家庭意外还是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忧伤。“现在呢?”

张晓娅道:“现在他去了茂东当地的一家企业当了党委副书记。”

“不从政了?”

“编制还放在市委的,估计是去企业先挂个虚职,也不算不从政了。他现在重心在带孩子,孩子是没有妈妈的早产儿,还没出院。”

“可怜的孩子。” 楚小昭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刚为面试而化的妆已经被泪水点缀,她起身去了卫生间补妆,过了一阵出来,看到张晓娅望着窗外走神,便道:“晓娅,你在想什么?”

张晓娅道:“小昭,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不隐瞒你,自从你读研走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喜欢上侯海洋了,我心疼他现在这样。”

楚小昭道:“怪不得你一直没谈男朋友,侯海洋这种有能力、有责任、有男子气的人当然会吸引你,我觉得可以去争取。”

张晓娅摇摇头:“侯海洋对死去的妻子情深义重,我不会这样做。”

楚小昭道:“时间是疗伤的良药,时间长了,便过去了。我建议你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

喜欢侯海洋的事情,张晓娅没有和任何提及,包括陈秀雅和杜建国再三追问都是如此,今天和楚小昭说了后,感觉轻松不少,两人又谈了一会,张晓娅便送楚小昭去了省计委大院。

2005年的元旦节,是侯思云出生一百天的日子。在侯思云出院后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侯海洋、赵艺的照顾下,侯思云茁壮成长已经长到了八斤多,她的五官逐渐清晰,像极了幼儿时期的秋云,一家人疼爱不已。

为了在新的一年中让弟弟一切都顺利起来,侯正丽以慰藉秋云的理由,在烟厂宾馆操办了一场侯思云的百日宴。

此时的侯正丽身怀六甲,最近都是杜小花在照顾,她和林海的孩子即将在春节后出生,李仁德两口子也从心里接受了再婚的侯正丽,带着李安健来到宴席,李安健难得看到外公外婆,拿着侯厚德做的木头枪跑来跑去。

张大山一家三口也来到茂东,张晓娅看到侯海洋抱着侯思云,跑去摸了摸熟睡中侯思云的小脸,顺带递上了一个红包。张晓娅上次见到侯海洋还是在巴山采访暴雨营救的现场,如今物是人非,唏嘘不已,一段时间的记者生涯后,张晓娅少了一些往日的羞涩,她对侯海洋道:“蛮哥,等宝宝大点了,带来岭西走走,胖墩师兄说要给你结亲家。”

秋云去世后,侯海洋很长时间郁郁寡欢,也不多于和外人接触,但今天充分感受到亲友对自己和孩子关心,心情不错,他扫去往日阴霾对张晓娅道:“他儿子以后肯定也是大胖子,我们家思云看不上。”

张晓娅看到侯海洋开了玩笑,打心里高兴,道:“蛮哥元旦后要去新单位了?”

侯海洋道:“我们终究是社会的人,自然要回归社会,元旦后就去报道。你呢?马上毕业了,去哪里?”

张晓娅道:“去省委宣传部,我爸还是希望我去政府,不喜欢我抛头露面整天到处跑,其实我还是喜欢报社。”

侯海洋道:“张叔叔是心疼你,女孩子家家还是安逸些好,我有个师兄在省委宣传部,和我关系不错,现在已经是处长了,以后可以多联络。”

张晓娅还想和侯海洋多说两句,侯思云突然哭了起来,侯海洋敏感地闻到一股酸臭,他把侯思云放到婴儿车上,开始熟练的换尿布,身后的张晓娅看着侯海洋忙碌的背影,一脸的爱怜。

“建国,你又来看我,有心了。”杨涟颤颤巍巍开了房门,看到邓建国,心情不错。

邓建国扶着杨涟坐下道:“杨老师,平时工作繁忙,但这过年过节还是要来看望您的,我走路10分钟就过来了。想起小时候杨老师煮的面啊,流口水啊。”

杨涟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老了,现在煮面都要煮融。”杨涟的儿子至今还在国外,一个人生活很有些凄凉。

邓建国道:“杨老师,你坐,我来烧两个家常菜。”

杨涟感动道:“能吃到市长的饭,我这个老头算个人物。”想到美食,杨涟不禁想到侯海洋的尖头鱼,他不由得舔着干涸的嘴唇继续道:“不晓得侯海洋那个小子在忙啥,好想吃他的尖头鱼啊。”

邓建国在厨房里道:“他才调到企业当党委副书记,最近他家里有些变故,等会再给你说。”邓建国是农村出身,工作、升迁以后一直保持着亲力亲为的习惯,当了市长后应酬多,大鱼大肉吃多了,所以只要有机会,他就在家里熬点菜稀饭,弄点家常菜。

一会儿功夫,青椒肉丝、干煸四季豆、回锅肉和一晚番茄汤端上了桌子。杨涟平时都是煮面居多,看到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食指大动,还起身去拿了半瓶茂东大曲。他看到邓建国要阻止便道:“今天也是过年,无酒不成席,建国不要挡我,我这个年纪喝一次少一次。”说着,夹了一片回锅肉嚼起来。

席间,邓建国对杨涟讲了侯海洋的境遇,杨涟听后连连叹息道:“小侯不到三十岁,受的苦不少啊,当年是优秀毕业生却被乡小流放,后面又蹲了冤狱,现在还承受丧妻之痛……他是有个有抱负有能力的青年,我视其为子,建国要多提携他。”

邓建国道:“他现在去了企业当书记,要怎么混,也要靠他自己的造化。”

杨涟道:“他当年流放乡小却没有矢志,后来去了广南创业;他蹲了冤狱不沉沦,出来后一年以后考了大学;相信经过这一难,他去了新的岗位一样会有一番。建国,你说是不是?”

邓建国点头道:“计划不如变化,他现在的这个岗位不好做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小乔老树与晏道理不同说道:

    小乔老树善良,让秋云活下来,生活幸福是人们永远的追求,符合普世观。
    晏道理虽说行文、文风丶人物性格都能让前文衔接,却残忍的让秋云死去……为了文章情节曲折,吸眼球,这样安排有失厚道,……希望不要比原著差太远

  2. 匿名说道:

    同意楼上的

  3. 匿名说道:

    基本上保持了原文的味道。最大的问题是更新太慢了,呵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