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十四章 初来乍到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外篇 第二十四章 初来乍到

邓建国继续道:“侯海洋要去的单位是世安机械厂,杨老师肯定不会陌生。”

杨涟道:“我当然不会陌生,一塌糊涂,当年我还专门写了一篇调研,那个时候就是要死不活的样子。侯海洋是地方干部,咋跑哪里去了?”

邓建国道:“世安厂以前是部委下属的央企,计划经济体制下是旱涝保收,前几年由于体质的原因工业部逐渐放手,没有靠山的世安厂,还是依照以前的班子和思路,自然是日落西山。”

杨涟道:“我前不久看《岭西都市报》,看到世安厂的工人去省政府静坐。”

邓建国叹了一口气表示默认,从工业大学来茂东从政,他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真的是下了水,才能感到水有多深、有多凉,他继续道:“世安厂现在有2000多工人,大多都是在家待岗状态,加退养的足有2500多人,一个月领三五百块生活费,工人意见大,经常在市政府、省政府上访,说政府不管他们死活。这次十几个工人把建国省长堵在省政府下不了台。”

杨涟道:“哦,还有这种事情?”

邓建国道:“我和利高书记为这个事情被请去省政府喝茶,分管工业的周副省长最近去世了,省长大人没有那么多耐心,直接给我们一个选择题:要么宣布正式破产将员工分流;要么省财政给予一定支持,世安厂的权属也就发生变化,让国资委参与控股,茂东政府参与管理。”

杨涟了解茂东企业的情况,摇头道:“开玩笑,2000多工人分流谈何容易,要多大盆子才装得下,要说当年还有个红旗厂,现在红旗厂也跑到岭西去了。再说了,世安厂这些人都是大老粗,基本没有可塑性,悲哉。”

邓建国道:“红旗厂是大型的三线厂,当年在茂东也是不温不火,哪晓得在他们新厂长晏定康的带领下一挪到岭西就整活了,现在是岭西高新区纳税大户。当年茂东的决策层嘴上不说,心里后悔得紧,也被骂得要死。”

杨涟道:“你们到底怎么选择?”

邓建国道:“我们觉得世安厂差的就是一个现代化企业的理念和管理人才,总觉得世安厂也不是没有希望,所以最终,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杨涟道:“所以侯海洋是作为市里派过去的?”

邓建国道:“关于设立这个职位,我们也是研究了很久,既然世安厂有了国资委的入股,为了体现市里的权重,加强企业内部管理,世安厂的纪委书记一职由市委委派,可以说年轻的侯海洋是个探路者,干不干得好我们都有心里准备,世安厂的水有好深,需要他先去踩一踩。”

杨涟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拭目以待吧!”

元旦之后,侯海洋的心情慢慢趋于平静,秋云的离去伤痕犹在,但他痛定思痛之后深知还得开足马力往下走。1月5日,重组后的世安机械厂召开了新一届班子的成立大会,作为企业主管部门的领导,市长邓建国陪与省工业厅领导亲临现场,在会上宣布了来自市委的干部侯海洋担任新世安厂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一职。任命宣布结束以后,由于工业厅的领导另有要务,邓建国匆匆与之离去。

关上会议室的房门,世安机械厂的厂长兼党委书记赵力当仁不让的拿过麦克风准备讲话,侯海洋的眼光也就开始打量起这位以后的班长,赵力年纪约摸50岁,脸色红润,头发梳的油亮,中等身材,穿着皮衣,打着领带,皮衣的光泽和他的发型倒是相得益彰,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同仁,大家好!在省里和市里的关注下,我们世安机械厂将得到前后2个亿的扶持,想必刚才大家都听邓市长说了,2亿元不少,但对我们世安厂这个大厂来说也并不多,因此,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下一步,先解决一定程度员工拖欠的工资,剩下的大部分怎么用,我建议先成立一个技改小组,过了年去全国几个先进的同行企业走一圈,研究下一步怎么走,师夷长技以制夷嘛!各位有什么意见,都来说说。”

主管生产、技术的副厂长孟宪国是山东人,是70年代的大学生,他操着普通话道:“我们世安机械厂的底子厚、是老牌的机械厂,是有过辉煌的,这次扶持力度与往日不可同日而与,我赞成厂长的建议,学先进技术,深化改革,革新产品,争取早日扭亏。”

一二把手都表了态,桌上人都纷纷附和,新人侯海洋并没有说话,赵力就点了侯海洋的名,道:“侯书记,讲两句?”

侯海洋微笑着用手比了一个谢绝的手势。赵力散了一圈烟后,对侯海洋道:“你是市里来的干部,眼界和我们土八路不一样,以后熟悉环境了,要多提意见,多监督。”

会开了两小时,大家达成共识,成立以副厂长孟宪国为组长的技改小组,在年后前往山东、河南、湖南等机械厂参观学习,而后拿出技改方案,力争于年底开启新一轮的生产。

侯海洋倒是很久没有开过这么长的会议了,他的重心工作是党务纪检,今天大家讨论的内容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外,特别是厂长还兼任党委书记,可以说自己的工作原则上是在厂长的监督下,以后的工作要怎么开展,值得深思。

会议结束后,侯海洋快步离开烟雾缭绕的会议室去了趟厕所,从厕所回到楼脚下,他才开始打量起这座办公楼,这是一座80年代末的三层建筑,看得出当时的世安机械厂应该算效益不错,外墙不是红钻,而是贴着白色瓷砖,厂名的题词还出自当年总装的某个将军,有几间办公室的窗外还挂着空调外机,发出哐哐哐的运转声音。

“侯书记!”侯海洋发现迎面走来一个30多岁的干练男人。“我是厂办的李华德,您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请你过来做指示。”

侯海洋随着李华德边走边道:“有个地方办公就行了,我要求不高。”随着李华德来到办公室,侯海洋觉得格局和光线到时候和当年的巴山档案局有几分类似,茶瓶、水杯等生活用品都是些新的旧款,桌面上甚至摆着一只久未见过的蘸水钢笔和墨水瓶,倒是生出些许怀旧的感觉。

李华德道:“电话下午邮电局的人就来安,可以打长途。还有什么需要给给我说,我就在当头那件办公室。”

侯海洋道:“你们办公都不用电脑吗?”

李华德道:“我们只有少量的电脑,搞财务、搞设计和打字员都是抢到在用。效益不好,经济困难,厂长都没有专用电脑。”

侯海洋摇摇头,他也不再评论什么,拿起桌面一本世厂的册子,道:“好吧,我想熟悉下厂里的情况,你去找些近几年的资料给我看看。”

李华德道:“好的。对了,侯书记在市里住哪里?听说是你巴山过来的,要是茂东没有房子,可以去我们厂里的干部楼住。”

侯海洋道:“不用了,我有地方住。”

李华德道:“中午吃饭,在伙食团后面的小餐厅,到时候我来请侯书记,大家要给侯书记接个风。”

侯海洋道:“好的,辛苦你了。”

李华德叽叽歪歪讲了半天走出了办公室,侯海洋开始翻阅起世安厂的小册子,世安厂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年出了一大帮混世青年的轻工楼,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来到了这里工作。

从资料侯海洋了解到世安厂先前是兵器工业部的下属企业,主要生产发动机的气缸头,在90年代初期达到巅峰,产值和利税在茂东都算一枝独秀,进入新千年后迅速衰败,年年亏损,目前负债已达2亿。侯海洋在担任县领导的时候花了一些时间去研究宏观经济,知道市场化后给很多企业带来的冲击,但这些当年屡屡能在部委得到表彰的独家产品,为什么说不行就不行了,的确值得深思。侯海洋习惯性的坐下准备开电脑找资料,却发现桌子除了茶杯钢笔,空空如也。

中午饭时间,李华德准时来请侯海洋就餐,来到小食堂,七个位置已经准备好。头头闹闹们搓着手从寒冷的户外来到暖和的食堂,不一会儿,八菜一汤端上桌子,品种丰富算是丰富,主食有山东大馒头,西北锅贴,主菜有糖醋鲤鱼、红烧肉,也有岭西当地的腊肉香肠和土豆烧肥肠,汤是一锅飘着异香的老鸭汤。赵力打着哈哈,道:“侯书记,今天你上任,我给食堂打了招呼,弄了几个特色菜,平时我们的伙食可没有这么好。”

孟宪国拿起一个馒头道:“小侯,我看你的身板倒像是北方人,来吃个馒头。”

侯海洋接过馒头,咬了一口,感觉和市面的馒头确实不一样,而是货真价实有嚼劲的北方馒头,又端起碗喝了一口老鸭汤,只叹汤味浓郁,和市面上的味精汤是大相径庭。一顿饭下来,侯海洋倒是对世安厂的小食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菜虽不是生猛海鲜,但每道都是用料考究做工精良,如果世安厂的管理者能像食堂的管理员那样肯去花精力调研用户的需求,量身打造产品,应该不至于如此。

下午五点半,厂里的下班喇叭响起,响起了长久不衰的厂歌,侯海洋走出办公室房门,发现办公大楼已经空空如也,估计厂里没有活大家也散漫惯了,可还真是个混日子的好地方。他挂念着家里的小思芸,准备给赵力打个招呼就回公安局家属院,刚起身,桌上的新电话响起来,电话是副厂长王选打来的,王选是分管后勤的副厂长,中午饭也是王选亲自安排的,他道:“侯书记,晚上有没有安排,领导指示了,要把书记的后勤安排好。”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