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二十八章 过年(一)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二十八章 过年(一)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杨涟的家门,是侯海洋在那段艰苦时间的精神寄托。自从上了大学到后面工作以来,侯海洋不是在岭西就是巴山,所以很少来到这里,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杨涟对自己的帮助侯海洋一直都记得,而对于没有子女在身边的杨涟,侯海洋的每次到来,他都是充满期待。

杨涟住在一楼,侯海洋推着婴儿车来到门口,他准备了一个红包,敲响了杨涟的家门。过了半天,杨涟才来开了门,看到侯海洋推着婴儿车,里面还睡着一个漂亮的婴儿,既意外又激动。

“小侯,快进来坐。”杨涟道。

“杨老师,新年快乐。”侯海洋随手递上红包。侯海洋来到屋里,看到餐桌上丢着一包方便面,心里有些难受道:“杨老师,家里有菜吗?中午我给你做顿饭。”

杨涟道:“有,有,我以前的学生年前送了一桶野生鲫鱼,我一个人要剖、要洗、又要烧,根本没有办法,你看嘛,还在池子里养起的。”

侯海洋往池子里看了一眼,道:“杨老师稍等,我先把女儿送回家,顺便带点配菜,中午给杨老师做顿好吃的。”说着准备带女儿离开。

杨涟道:“小侯,你等哈!”杨涟转身里屋走去。过了一会,杨涟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红包,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宝贝女儿,意思一下,希望她健康成长。”

侯海洋推迟一番,杨涟道:“我这把老骨头,给一次少一次,拿着。”侯海洋只得接过沉甸甸红包,上面还有杨涟刚写的祝福“新年伊始,喜气洋洋,祝快乐开心朝午暮夜。”

回到家,侯海洋将女儿交给杜宗芬,说中午将和老友一聚,然后在泡菜坛子里捞了一包泡椒,又从厨房里拿了些葱姜蒜,再从阳台上割了腊肉和香肠朝杨涟家走去。

在杨涟家的厨房,侯海洋熟练地剖鱼,再将泡椒剁碎,杨涟手脚慢,在一旁边看边帮着理葱蒜,不禁对手脚麻利的侯海洋赞不绝口,道:“认识你是通过当年的书画作品,当时我就感叹到底是谁的手可以把毛笔运用的如此纯熟,没想到这只手弄起菜来更是不逞多让。”

不到一个小时,一大碗剁椒鲫鱼,一盘泛着光泽的香肠腊肉就端上了饭桌。

杨涟望着色香味俱全的菜吞了一口口水,道:“酒柜里面有瓶茅台,小侯陪我喝两杯?”

侯海洋道:“杨老师,你血压高,还是……”

杨涟伸出手打断道:“你怎么和建国一样,我党老一辈领导人命长的就是那些又喝酒又抽烟的。人生苦短,不要自我禁锢。”

杨涟既然这么说了,侯海洋也就开始倒酒,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水,陪着杨涟慢慢喝。杨涟道:“好久没看到这么色香味俱全的菜了,我要先夹一筷子。”于是,他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覆盖着碎泡椒的鱼肉,又蘸了一下汤汁,道:“我喜欢吃有味道的,人老了,嘴巴淡。”将鱼肉送进嘴巴,杨涟又细品了一会赞道:“太好吃了。”

侯海洋看着杨涟的样子,把将鱼端到杨涟的身前道:“好味道要好食材,就像是好马要配好鞍,这个鲫鱼是正宗土鲫鱼,剖开后腹部没有黑网,生活的环境一定是没有污染的。”

杨涟道:“你说的没错,我这个学生当年就是弃政从商,辞职去了郊区的三岔湖搞的啥子纯鱼儿生态养殖。”

侯海洋叹息一声道:“她在的时候,我也曾和她有过这种想法,找个山清水秀的所在养尖头鱼……”

杨涟道:“人生就是如此,既然天不遂我所愿,就得直面现实。我知道你去了世安机械厂,那边当纪委书记可谓孤家寡人,不容易啊。”

侯海洋道:“世安厂历史遗留问题多,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厂领导官官相卫,如果真查就是窝案,我单枪匹马,无从下手。”

杨涟道:“市委的这个决定肯定是正确的选择,国企的纪委不能让内部的人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你现在的靠山是市委,要多寻求上面的帮助,如以一己之力去对抗当然是螳臂当车。”

侯海洋道:“谢谢杨老师的建议。我观察到世安厂的孟厂长是真心为厂里好的领导,接下来我准备和他多接触,争取合作。”

杨涟道:“前期多观察,少说话,任何人都不要交心,有用的消息你可以告诉建国,于公于私他都会帮你。”

两人边吃边聊,一顿午饭时间侯海洋收获良多,人生不同阶段和杨涟的谈话总会给他有不同的启发。收拾了碗筷,侯海洋还给杨涟写了一副对联才离开杨涟的家门。

晚上刚躺下,侯海洋手机就响起来,侯海洋一看是侯卫东的电话。道:“卫东哥,新年好。”

侯卫东道:“兄弟,近来还好吧,这段时间我忙于北城区建设,也没有怎么关心你,今天都还在茂云值班。我准备明天回岭西,你有空吗?后天一起去国栋叔那边拜年,我还有话给你说。”

侯海洋道:“换了新岗位我也挺忙,没有及时给卫东哥汇报,那就初三,到时候我先来你家拜年。”

侯卫东道:“好,那就说定了。”

春节拜年,是官场人士乐此不彼的固定节目,特别是对于能决定自己命运的人更是要格外重视,通常从过年前一个月就要开始准备,根据当年的流行趋势和拜年对象的家庭构成,来决定以什么样的形式、带什么礼物、挑什么时间,可以说和打仗一样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初三上午,侯卫东被张小佳推醒,张小佳道:“侯海洋今天中午要来,早点起来,我要收拾一下家里。”

侯卫东难得回一趟岭西,和张小佳同时在岭西家中更是难得,张小佳正处于35岁“黄金年龄”,所以虽然天气寒冷,前日晚的云雨还是免不了的,侯卫东不免有些体力透支。他起床去了一趟卫生间,又刮了胡子,出来就看到餐桌上的牛奶、面包已经准备妥当,心中难以抑制的生出对妻子的愧疚之情,同样,愧疚的还有在米国和沙洲的她,“这个新年,你们过的还好吗?”

张小佳把走神的侯卫东拉回现实之中道:“上周我陪我们吴海县的劳模去省委授奖,碰到你以前提到的晏琳了。”

侯卫东道:“哪个晏琳?”

张小佳道:“你以前不是给我说过吗?你和宁市长还和她吃过一次饭,一说到侯海洋她就还流泪了。”

侯卫东道:“哦,我知道了,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咋了?”

张小佳道:“我后来才知道她还没有结婚。”

侯卫东道:“你难道想撮合他们?”

张小佳道:“晏琳和侯海洋是同学,那至少也是28,9岁了,这么大年龄的优质女青年还不结婚,肯定还是念着旧爱,只要侯海洋点头,我们就做了一件好事。”

侯卫东道:“哎,你们女人就是天生的媒婆,侯海洋对秋云情深义重,你又不是没见过,现在秋云才去世半年,这个事情我劝你不要提。”

张小佳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给你讨论嘛,不过,要是他们再次错过怪可惜的。”

侯卫东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感情生活自己会去操持,我现在觉得像他那样单身也很好,伸缩自如,也没有人会去盯着。”

张小佳故意生气道:“你也想像他那样咯。”

侯卫东道:“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没有你我都不晓得该咋过。”

张小佳娇怪道:“算了,你估计也是和我过腻了,我走了。”说着起身准备出门。

侯卫东拉住张小佳道:“你干啥,这么小气。”

张小佳道:“我去接小囡囡回来,你这个大忙人,下午去国栋叔那边,好好汇报工作。”侯卫东嘿嘿一声,送张小佳下楼开车。

下午,侯卫东开着奥迪,载着侯海洋往省委家属院驶去,车中放着熟悉的旋律《离家五百里》。侯海洋道:“卫东哥,你这个车音响不错啊。”

侯卫东道:“八个喇叭的混响当然不错,但如果是顶配,带的就是12个喇叭的BOSS音响,效果更是霸道。”侯卫东对车颇有研究,讲起来头头是道。

侯海洋道:“那顶配要多少钱?”

侯卫东道:“看经销商了,55-65万这个区间吧。”侯卫东瞟了一眼侯海洋,见其眼神飘忽,似乎如有所思,便道:“干什么?纪检工作干多了?我这是严格按照标准配的,不存在超标!”

侯海洋道:“呵呵,卫东哥说笑了,我就随便问问。对了,卫东哥要给我讲什么大事?”

侯卫东道:“你们杜立高书记要调走了,新来的书记年后就要发文件,悄悄给你透露下,是省委的大秘赵东。”

侯海洋道:“我才从巴山出来,二号首长这种高位,自然是可望而不可求。”

侯卫东道:“既然在官场混,看到梯子就要上,看到藤蔓就要爬,赵东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等会去了国栋叔家,我带你去见见他。”

侯海洋心道能和新人市委书记搭上线当然是好事,但毕竟还没有发文,道:“这样好吗?”

侯卫东道:“这不算泄密,赵东前不久还问我在茂东有没有什么熟悉的人,我当然要推荐老弟。”

侯海洋暗道:“难道要推荐我给赵东当秘书?不管怎么样,这个机会难得,见了赵东再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