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十章 过年(三)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十章 过年(三)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洪平想念侯海洋,这并非是客套话,洪平先前靠着自己一股狠劲,再加上侯海洋的狐假虎威,在巴山县区域内很捞了一些工程,自己经营的洪昌建筑公司也渐渐上道。面对茂东矿企门槛逐渐水涨船高,洪平在年前将自己从刘德清手上抢来的洪顺矿业以500万的价格卖给了李晶,自己就专心搞建筑行业,目前又有了做房地产开发的想法。当然,这次邀约侯海洋并非要拜托侯海洋办事,而完全是出于对之前的感谢。

侯海洋半开玩笑道:“我现在身在茂东,巴山鞭长莫及,你是想我什么?”

洪平道:“不瞒蛮子,我能在巴山短期内立足,少不了你的帮忙。大过年的,纯粹就是想表示下感谢。”

侯海洋对洪平狐假虎威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自己也靠洪平摆平了小竹河开发区一帮跳得凶的拆迁户,算是扯平了。他道:“既然立了足就按照正规企业那一套好好发展,请些有能力的人来辅佐你,不能搞当年涂成功来阴的那一套。”

洪平笑着道:“蛮子的话,我一定记得,以前和我打打杀杀的人我陆续都打发走了,现在逐渐聘请一些专业对口的大学生,施工、建筑、监理那一块都要专业人才,我这点还是懂得起。”洪平顿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道:“蛮子,你在茂东人生地不熟,我看你还是骑摩托来的,我这里买了一辆普通车,你拿去开。”洪平拿出的车钥匙,正是停在外面的帕萨特。

侯海洋自然不会收下洪平的大礼,他推开钥匙道:“我现在是搞什么工作的,难道会傻到引火烧身?不过我今天来赴你邀约确实是有事要麻烦你。”

洪平铁了心要攀上侯海洋,最怕就是侯海洋啥都不要,听到侯海洋有事麻烦自己,拍着胸脯道:“蛮子有事,只管吩咐。”

侯海洋道:“我说的事情,你直管帮我办,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给任何人提是我叫你帮忙。”

洪平道:“那是当然,虽然我没有入过党,这些原则还是懂得起。”

侯海洋道:“世安厂里面你有没有熟悉的人?”

洪平想了一会道:“当年世安厂有个人叫康红,和许哥是死对头,他为了对抗许哥跟了我,此人在世安厂路子宽,还当过兵,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

侯海洋很满意洪平的回答,道:“好的,如果有任务我再通知你,一定保密!”再想起康红这个名字,侯海洋隐隐觉得似曾相识。

正月十一,侯国栋和张大山的到来,让柳河的二道拐侯家的院坝汇聚了不少人气。这是侯家的家事,侯国栋自然没有通知单位的人,包括自己的贴身秘书小池。张大山因为父亲张大炮和侯家特殊的感情也主动前来,他还亲自从单位开了一辆别克商务车,载上侯家人和来到柳河,在侯小冉的强烈要求下,张晓娅也来到柳河。

侯厚德提前两天从茂东回到柳河收拾老屋和祖坟,当天早上天一亮,他从村支书段三家里拿了年猪肉,又去堰塘边网了几条花鲢。侯海洋让母亲杜宗芬继续留在茂东照顾孩子,自己一大早赶在侯国栋之前来到柳河,帮助父亲侯厚德在厨房里准备午饭。

上午11点,侯国栋、张大山等五人从岭西风尘仆仆地来到二道拐的侯家院坝,侯小冉和张晓娅鲜有机会来到乡村,围着院子到处走,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侯海洋,张晓娅道:“蛮哥,我帮你剖鱼。”

侯小冉道:“你会剖鱼?”

张晓娅没有说话,挽起袖子,拿上刀就开始去鱼鳞、开肠、破肚,动作虽没有侯海洋那么熟练,但也是像模像样,一手的鱼血看得侯小冉张大了嘴巴。

侯厚德接过张晓娅杀好的鱼,不禁称道:“硬是没有想到晓娅还会做家务事,这个鱼弄得干净。”

张晓娅道:“侯叔叔过奖了,我爷爷喜欢吃鱼,爸妈工作忙,只要爷爷嘴巴馋,我就试着给他弄鱼吃。但自从蛮哥给爷爷做了尖头鱼,他就再也不吃我做的了。”

侯海洋边砍着鸭子边对张晓娅道:“要不要你今天你也露一手?让我们尝尝。”

张晓娅拒绝道:“不敢班门弄斧。”

中午侯家两父子做起了山南农村最传统的八大碗,张晓娅就在灶台边为两父子添加柴火、拉风箱。门外的冉萍看着炉火印照着三个人的脸,暗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饶是张大山吃过不少农家宴,当品尝着侯家父子的八大碗时,还是赞不绝口,他有着几分豪气,夹了一块蹄髈道:“也是我今天要开车,不然不喝两杯真是可惜了这桌子好菜啊。”

侯国栋一家长期在广南生活,口味与重口的山南不太一样,但吃起土碗盛装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八大碗时,依然是不吝夸赞,侯小冉还拿来与佛跳墙相比拟。

下午,在侯氏祖坟,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清理着墓碑边的枝桠,条石墓碑已经风化,泛着青色,向跪在碑前远道而来的广南人述说当年山南发生的故事。

张晓娅毕竟不是侯家人,她站在最外围的石头上,一阵风吹来,将她的风衣衣角吹起……

2006年的春天,茂东迎来了新任市委书记——原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赵东,原市委书记,52岁的杜立高升,任岭西省分管工业的副省长,也就是故去周昌权的位置。

当然,侯海洋还不足以会受到这次人事变动的影响,他的任务依然还是做好世安厂的纪检工作。

按照年前厂里的计划,五月份就要上报国资委经费的使用预算,以便尽快能使用那笔资金;国资委的要求也是很明白,就是要尽量详尽,尽量有理有据的申请这笔经费。为此年后,在副厂长孟宪国倡导下,世安厂发布了一号文,向所有职工干部征集今后扭亏增盈的合理化建议,搜集意见的信箱就放在办公大楼的门口。

和红旗厂一样,世安厂很多员工都是当年支援三线建设远道而来,在厂里一呆就是半辈子,经历了厂里的盛败兴衰,对于厂里还是很有感情的,因此各种建议和意见纷至沓来,既有针对产品工艺和结构的,也有市场开拓方面和工程建设方面的。厂办李华德负责整理这些意见,他将上百封建议书,分门别类的递到了分管领导的办公桌前,侯海洋也收到了一封。

三月中旬,世安机械厂召集班子成员召开了专题研讨会,定下了接下来二十天的考察行程:第一队由孟宪国带领,前往考察山东、江苏等知名的国有机械厂;第二队由赵力亲自带队,前往湖南、广南考察业界口碑更高的民营机械厂。

侯海洋并不在考察名单之中,等几位主要领导走了之后,他坐在办公室,打开抽屉,看到李华德给自己的信还没有打开,于是他打开了这封信……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