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十一章 花边新闻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十一章 花边新闻

纠正上章错误,春节是2005年的,不是2006年,感谢热心读者。

信封并没有用胶水黏住封口,侯海洋打开一看竟然是孟宪国的照片,照片中孟宪国满脸通红,和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包房喝酒,环境很像是夜总会,侯海洋把照片放回信封,心道:“这张照片如果不是合成的话,那孟宪国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都屎(死),信是李华德亲自送来,他显然是看过了,他是赵力的人,这个意思很明显,赵力想借我手来处理孟宪国。”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孟宪国和几个领导不对路,侯海洋已是心里有数,心道:“到底该怎么办?要是上报到市纪委调查坐实后给个处分,孟宪国轻少则记大过,重则免职;而如果坐视不管,赵力很有能由此做文章,说我不履行工作职能。看来这是出一道选择题给我。”

侯海洋思索半天,决定给孟宪国打个电话:“孟厂长,打搅了。”

孟宪国刚刚在宾馆洗了澡躺下,道:“侯书记,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侯海洋道:“我就直接说吧,我这边收到一张照片,上面有你和女子在夜总会亲密的照片,不知孟厂长还有没有印象?”

孟宪国一听感觉不妙,他想清怎么回事后道:“侯书记,我就去过一次夜总会,而且是和厂里几个领导一起去的。”

侯海洋道:“我手上只有一张照片,你的脸也很清晰,我请你这个怎么解释?”侯海洋在厂里位置是低于孟宪国的,但他的追问毫不客气。

孟宪国开始冒汗,他已经觉得事情不妙,从床上坐起来,道:“侯书记,我记得是去年年中,当时是山城摩托厂来谈一个笔大业务,我和几个人一起去的,那边客人好那口,我们也不好拒绝,我喝不得酒,又被他们灌了几杯,于是,唉……侯书记,你应该知道社会上谈生意这些都难以免俗,而且那些女子一来就往你身上贴。”侯海洋并不是不懂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当年在巴山政府办的时候,那些矿老板最喜欢玩那一套,涂三旺给的VIP卡,里面内容可比照片上丰富得多。关键是孟宪国算是世安厂唯一值得信赖的伙伴,也看得出是真心为了世安厂的做事的领导,所以侯海洋内心并不想因为这些花边事件毁了他的前途。侯海洋道:“既然你说很多人都去了,都是谁去了,你有东西证明吗?”

孟宪国道:“当时李华德带的路,王选也去了,地点是花样佳人。要说干坏事,谁的坏事都没有王选干得多!侯书记你是明眼人,应该看得出。”孟宪国想到某人为这事摆自己一道,语气有些失态。

侯海洋没有必要隐瞒这件事的棘手之处,道:“这个照片是李华德转给我的,说明有这张照片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人,我很难不秉公处理。”

孟宪国道:“他妈的,大不了鱼死网破,他们看我不惯,我还看不惯他们。就说王选,当年技校改制……”

侯海洋打断道:“孟厂长,你先不要说这么多,这个事情我先给你压着,现在厂里是关键时期,不要自毁大局,我建议你在山东、江苏好好考察,回来后就你刚才说的,我们再单独聊。总之,从世安厂的大局出发。”

孟宪国挂了电话,很是后悔,他心里认定是王选要搞自己,但现在把柄在王选等人手里,他一夜无眠。

此时,在广南某市一家五星级宾馆,赵力和李华德刚刚享受了特种服务,又开始做起了男士前列腺保养,赵立喉头有点发干,喝了一口凉茶道:“李老师,你硬是会找地方,这两个小时的车没有白坐。”

李华德嘿嘿笑道:“老板,明天您就不要去东安厂考察,这边好好休养下。”

赵立被按得舒服的紧,道:“嗯,这几天从湖南杀到广南,脚板都走大了,要好生休息一下。明天晚上你再来接我,给他们说我身体不适。对了,照片那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在启程前往湖南之前,李华德把照片给赵力看了,得到授意后,便把照片给了侯海洋,对于照片的来历,赵力还真不太清楚。李华德道:“去年夏天,山城摩托的人来谈业务,我们几个带着他们去了花样佳人,当时找了些陪酒小姐,本来以为这就是很平常的业务活动,但是后来有人拿着一叠照片来敲诈王厂长,说拿10万消灾,不然就把照片寄到纪委。”

赵力道:“一叠照片?还有王选?”

李华德道:“我们厂里去的几个人都被拍了。后来,王厂长和勒索的人约好地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赵力道:“这个事,他没给我说嘛。”

李华德道:“当时,王选拿了10万算是舍财免灾,也就没有说,照片他拿到以后,估计留了一张有孟宪国的。”

赵力道:“嗯,他们两爷子不对路,王选这是留一手。”

李华德道:“最近在采购的事情上,他们还在顶牛。王选这个时候把照片给侯海洋,估计是第一步,如果厂里没有动作,他还会继续往上面交。”

赵力眯着眼睛道:“这个王选,心眼这么这么小,倒不是我帮姓孟的说话,王选他自己屁股也不干净。我回去要给他说一下,这个事到此为止。”

李华德道:“但是侯海洋已经收到了……”

赵力道:“也怪我没有考虑周全,要是侯海洋要追究,我就给姓孟的说句好话,花花世界,大男人谁能免俗,关键是不要姓孟的狗急乱咬人,相信侯海洋那小子也不会小题大做。”

李华德道:“还是老板想的周到,要是真的姓孟的出来乱叫,场子还不好收。”

赵力道:“马上我就要到点了,任何事情都要平稳。另外以后去耍,要安全第一,大不了就不耍,鬼晓得哪个又来偷拍!妈的,这个地方有没有摄像头。”说着,赵力还四下打量了一番。

四月,两路考察大军从广南和江苏返回,刚到茂东,孟宪国便约侯海洋进行了一次密谈。

在一家普通的茶馆,孟宪国和侯海洋从照片入手,开始交流。孟宪国道:“作为党员,我不找客观理由,我肯定有不对的地方,要向组织检讨。”

侯海洋道:“孟厂长,我来世安厂也有好几个月了,看得出你是真心为了厂里、为了职工在操持,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做任何事情都要谨慎啊。”侯海洋的话,不轻不重,但“苍蝇”二字他说得格外有力。

孟宪国也是聪明人,接过话道:“我原以为这个事情这么久了就完了,当时我和王选都收到这个照片,我和王选商量该怎么办,他说我们一人交五万舍财免灾,我东拼西凑把钱给了他。记得那天晚上,他当着我把照片全部烧了,哪晓得这个龟儿子还有这一手。”

侯海洋道:“照片谁照的,你知道吗?”

孟宪国道:“听他说是一个叫林幺鸡的私家侦探,当时来收钱那个小子被许大马棒的人抓起来打了一顿,他招出来的。”

侯海洋道:“许大马棒是不是那个超社会的大哥?”

孟宪国道:“是的,他以前还是厂里的工人。”

侯海洋道:“这个事情,先到此为止,只要王选他们不做文章,我就先安兵不动。”

孟宪国道:“不让侯书记为难就好。”

侯海洋道:“对了,你上次电话中说的王选,又是怎么回事?”

孟宪国心道:“是你王选先玩阴的在先,不要怪我。”他道:“世安机械厂技校前年体制变革,由厂里交给地方教育局,当时有个交接期,市财政开始给技校拨钱之后,厂里还继续往里面投钱,而且这些钱比以往反而只多不少,除了老师工资,甚至还突击买了机床、车床等设备。王选是分管后勤的,学校归他管,老师有没有发双份工资,他最清楚。”

孟宪国道:“这个事情,知道人多吗?”

侯海洋道:“不多,除了厂里个别,应该都不知道这事,开始我不也不知道,是财务里面有人给我讲了这事我才知道。”

侯海洋道:“难道是小薛?”薛昭刚刚从财务调岗到新成立的纪委办,侯海洋这个推断也是顺理成章。

孟宪国点头道:“是她。”

侯海洋道:“空口无凭,你有没有证据?算半年的交接期,不算买设备的猫腻,光是100多个教职员工的工资都是大几十万,如果有证据王选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这种事情要是坐实了,管计划财务的一样脱不了干系。”

孟宪国无奈道:“目前没有,但只要他敢和我对质,就一定让他无话可说。”

侯海洋颇有些无语,道:“做事要讲证据,当场对质律师还有什么时候干?”

孟宪国叹了一口气道:“哎!我还说回来以后大干一场,哪晓得遇到这种事情。”

侯海洋道:“先这样吧孟厂长,还是那个观点,只要王选不继续放大这个事情,我先给你放着,明天要开技改大会,那边更重要。”

事已至此,孟宪国也只有告别侯海洋,为第二天的技改大会做准备,这次考察,他带领的第二考察组弄了不少干活,详细的技改方案已是烂熟于心。

孟宪国走出茶馆,侯海洋掏出电话打了出去:“洪平,麻烦你让康红找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